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龙巡天下 > 第十五章 进攻韩国洪门

龙巡天下 - 第十五章 进攻韩国洪门

所属目录:龙巡天下      发布时间 : 2015-7-19

上了街。

    吃的中自然是少不了当地的特色。

    当谢文东一行坐下,所谓的美味端上来了。

    别的食物到还好说,就是一样东西,谢文东怎么也不敢去品尝。听所带的翻译道,这种食物叫做炒年糕。一种像鱼肠一样的东西,用长签串着沾酱吃。

    当炒年糕作为他们的特色,第一个被端上来时,格桑一看到那东西,胃里的东西马上开始翻滚,他连忙摆手,还捂住了口,坚持要服务员马上把这玩意儿撤走。

    连一向好吃的格桑都是这个表情,其他的人就不必说了。谢文东的心里也是极度不自然,不过他的自制力很强,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另外一种东西倒是味道相当不错。对于咱中国人来说,生鱼片本来是吃不惯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加了什么,味道倒是很好。

    生鱼片是日本料理,可是韩国也很盛行,在海边很多人专门处理切鱼。这些生鱼片是早上天蒙蒙亮刚被运过来的。

    桌上,谢文东和五行都吃的不多,黄研儿和高强对着眼,也不说话,他们吃的也不多。

    倒是那个刚从望月阁学成归来的小弟,身材比较矮小的青年熊樟庆和格桑吃的最多。整张桌子的三分之二的东西都被他们俩个人扫光了。

    一边的李松达对熊樟庆的吃相很是不爽,也没有吃太多。只是一个劲的对他翻白眼。可是熊樟庆丝毫不理会。该吃吃,该喝喝。

    最后,李松达是在是受不了了,骂道:“樟庆,注意点影响,东哥在这里呢。”

    一旁的谢文东摆摆手,表示无妨。

    李松达笑了笑,说道:“东哥,你不知道,樟庆什么爱好都没有,不赌不嫖更不吸毒。就是对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很感兴趣,什么东西都想往口里塞。属于饿死鬼投胎的那种。”

    听到李松达这样形容自己,熊樟庆一把把口中的食物全部咽下去,说道:“你懂什么,这叫补。”

    对于熊樟庆的这种习惯,李松达特别看不顺眼,乘着谢文东在这,李松达像是告状似的,把熊樟庆的那点子事全部抖了出来。

    “呵呵,”李松达放下汤匙,说道:“东哥,我想你也知道望月阁那种地方,什么都没有,倒是蛇啊,蜈蚣什么的特别多。”

    谢文东点点头,他不明白这个李松达到底要说些什么,只得接下去听。

    李松达道:“这个家伙,对一般的东西倒是不敢兴趣,却对那些虫啊,蚁啊什么的着迷,一天到晚除了练功,就是找吃的。我看啊,要是他在望月阁住上十年几载,那么方圆几里的动物什么都得灭绝。”看到李松达说的起劲,谢文东点点头,没有打断他。“

    就拿上个月来说把,几位门徒在巡逻的时候捉到了一条大蟒蛇。蟒蛇不知道叫什么,但是个头大的很,足有三四米长。几位门徒见蟒蛇这么大,八成有几百岁了,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大家都感到好奇。有人就提议,把那玩意抬回去炖了,尝尝鲜。蟒蛇被抬回望月阁,一名长老见了,忙摇头,说这样的神物,吃了会折寿的。恰好当时我们也在附近,蟒蛇最后被放了,却又很不幸,被捉又落到他这小子的手里,只是五秒的时间,那条蛇的蛇胆被他取下,就生生的往口里塞。可伶那只蛇还是活的,我倒是不明白,他怎么吃的下、、、

    ”听到李松达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串,熊樟庆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是来揭自己的老底来了。

    熊樟庆双手连摇,说道“东哥,你不要听他乱说。”

    “乱说?你吃蜈蚣的事也是乱说的?”李松达道。熊樟庆以极度鄙视的眼神看了李松达一眼,又抓了抓头发。对谢文东笑了笑。

    “什么?你吃蜈蚣?”金眼大为不解,他知道蜈蚣可是有毒的。

    “恩,”看到是五行的老大金眼问自己,熊樟庆老老实实的回答:“那玩意补得很。”

    “哈哈。”谢文东大笑,这两个兄弟倒是有意思的很啊。

    一行人玩到很晚,太阳就要下山了,大家这才意犹未尽的散步到酒店去,老实说韩国这个地方,发达而唯美,倒也是个玩乐的好地方。

    谢文东一行走在大街上,周末街边酒醉的行人很多。

    谢文东一打听,原来这里的人喜欢喝一种叫真露酒的酒,真露酒到处都是,那名翻译说到这个时,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民族没有酒品。”

    谢文东不在意这个地方是不是有没有酒品,他在意的是如何把韩国洪门的势力,全部吸纳进来。

    晚上刘波带来了韩国道上的消息,“东哥,根据情报显示,韩国是国际黑社会组织活动频繁的地区之一。目前共有个国际组织渗入韩国,其中包括我们的老朋友——日本山口组。住吉会,俄罗斯战斧和雅库特派等黑手党组织在韩国也有势力,不过这些组织把从“黑道”上赚来的钱大量投入到房地产、建筑服务业或教育文化等行业。当然黄赌毒也有涉及,只不过分量较少罢了。”

    谢文东点点头,道:“韩国洪门的情况怎样?”刘波说道:“韩国洪门的势力主要集中在离韩国南部地区,当然,首都首尔也有他们的堂口,大哥金燕婷,二十七岁,其父亲是上一代大哥的核心干部,位居副帮主。

    金燕婷在黑道上有一个称号名叫黑寡妇。就是说,她为人机敏,好打斗狠。

    在她的管理下,这一年的韩国洪门的发展也是最快的。这是她的资料。刘波几张纸递给了谢文东。

    刘波拿起桌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接着补充说:“金燕婷手下有三个极为厉害的人,女人。”

    刘波特意加重了”女人“这个字的读音。

    谢文东眼皮都没抬,眼睛还停留在刘波给他的资料上,喃喃道:“女人,总是很麻烦的。”

    “恩。”刘波很肯定的说道,又接了下去:“三人没有名字,只要代号,她们是:巾帼,水晶,木槿(木槿是一种花,也是韩国的国花。花开时节,木槿树枝会生出许多花苞,一朵花凋落后,又有花苞接着开。因此,韩国人也叫它“无穷花”。)”

    她的杀手在本地的黑帮中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叫做天使军团。“天使军团?“谢文东疑问道。

    刘波说道:”恩,天使军团是个由男女参半的杀手组成的组织,其男Xing杀手倒是没干过几件出彩的事,倒是她们的女杀手,诱惑却狠毒,办事也雷厉风行。”

    不会这个韩国帮的那些核心全是女人吧。“听了刘波的介绍,木子乐了:”还可就太有意思了。“

    看到木子那色迷迷的样子,一旁的土山大摇其头,”玩了,这个家伙思想大大的坏了。“

    刘波回答:”不是,还是男人占大部分,她手下的各位堂主除了那个杀手组织“天使军团”是个女的以外,其他的堂主无一例外,全是男的。“

    ”谢文东才不关心什么男女呢,管他是男是女,只要档他的路,他会毫不犹豫,一脚把他们踢开。“

    那金燕婷手下的那些人还不得郁闷死?一大群男人还没有一群女人厉害。”当然,能说出这句话的人,除了木子,就没有其他人了。

    “这也这能说人家有魄力,女人混黑道本来就相当艰难。”谢文东道。“哦,对了,东哥,还有一件事。”刘波补充道。

    “后天是韩国最大黑帮“七星派”老大李康焕的儿子举办婚礼,到时金燕婷也会去祝贺。”

    谢文东抬起头柔柔道:“那你的意思是、、?”刘波没有说话,只是做出了一个横切的手势。

    谢文东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知东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刘波好奇的看着他。

    谢文东的嘴唇动了动,悠悠道:“不是干掉金燕婷,而是干掉那个老大的儿子。”

    “恩?”刘波迷惑了,东哥好像没有和这个‘七星派’有什么过节啊。

    谢文东摆摆手,没有说明原因,只是淡淡道:“老刘,到时你就明白了。去准备吧,我们要给他们来份大礼。”

    既然谢文东不想说,刘波也不好勉强,习惯Xing的点点头,回到:“是,东哥,我这就去准备。”

    离暗组的杀手动手还有一天的时间,而暗组在这里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情报系统,刘波丝毫不敢耽搁,马上去安排。

    这时,他倒是想念起了和他一起玩到大的兄弟——姜森。要是他在这,麻烦的是肯定可以减轻不少。

    只不过,姜森这几天去安排一件很重要的事了,所以搞情报和动手的担子都交到了他的身上。

    对于刘波来说,这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自己安排人手,找枪,蹲点。时间消磨的很快。

    事实上,其他的倒还好说,只是这个搞枪让刘波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时间。

    韩国是个对枪械管理很严的国家,当地的黑帮争抢地盘,用的最多的不是枪,而是刀。

    这点倒是和中国比较相似。当手下兄弟拿着几把从黑市上高价买来的手枪,递给刘波时。

    刘波和手下兄弟的脸上的表情一样,都是相当的无奈。

    不过,也没办法,有总比没有强吧。按这种情况,也只有将就了。

    谢文东抵达韩国首尔的第三天,韩国最大的黑帮,‘七星派’的老大,在当地最豪华的乐天酒店,为自己的儿子举办隆重的婚礼。

    婚礼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上午九点。

    离婚礼还有一个多小时,谢文东一行乘坐豪华的保时捷轿车前往乐天酒店,而另外一方面,刘波的杀手也在同一时间,出动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六章 七星派            上一篇  第十四章 都是爱情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