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龙巡天下 > 第十九章 竹魂阵(下)

龙巡天下 - 第十九章 竹魂阵(下)

所属目录:龙巡天下      发布时间 : 2015-7-19

“东哥,我去帮帮樟庆。”同是望月阁出来的文东会兄弟,李松达虽然喜欢和熊樟庆打打闹闹,也喜欢开他的玩笑。

    但是真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能豁出命去,助他杀敌。

    “千万小心,只要是救出人来,我就算你大功一件,这个阵法极为不简单。”谢文东小心叮嘱道。

    “是。”李松达道,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小巧的精致匕首。

    兵谱里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在对自己极为不利的情况下,李松达还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熊樟庆,这足可见两人的关系之深。

    李松达没有像熊樟庆一样,直接跳进阵里面。而是找了个离熊樟庆最靠近的位置,慢慢靠近,想从那个地方打开一个缺口。

    可是当他离“竹魂阵”还有不到半米的,铺天盖地的枝桠飞了过来。

    枝桠上还有没干文东会兄弟的血。

    李松达一个翻滚,生生的被逼了回来,好在对手不敢轻易换动阵型,要不然,刚才的一翻滚,就是敌人下手的最好时机。李松达踮着脚。跳跃着站了起来。

    太可怕的阵法,太霸道的武器。这是李松达的第一感觉。

    “东哥,我去。”格桑抢过旁边兄弟的一把砍刀,迎了上去。格桑一般是不用武器的,因为他的拳头就是最好的武器。但是今天,看到面前更本没见过的东西,再看到阵营里挟持一个韩洪门小弟,四处躲避的熊樟庆,格桑也是一阵发憷。格桑握住刀片的右手加了加力,开始慢跑起来。

    竹魂阵。

    阵内,熊樟庆甩开那名小弟,一把把他的脑袋削掉。可是还没有喘口气,杀机四伏的场景重现。

    更加让熊樟庆应接不暇的是,人群中,那些手拿盾牌和大砍刀的人,也在向他靠拢。一旦被这些人形成包围,就是你外面有几个师团,人群里的人,照样把你干掉。

    熊樟庆此时也是惊出一声冷汗,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大哥的话,后悔自己做事怎么这么冲动。

    求生的本能,让熊樟庆愈发疯狂。他大叫一声,用尽全力,一挥刀,把面前的几个竹子削断。

    可是没用,竹子虽然削断了,但是竹上的枝桠没有。

    锋利的铁片制成的刀锋,把熊樟庆的的身体,划得遍体鳞伤。

    此时的熊樟庆都快要绝望了。

    这时,突然传出了喊杀声,熊樟庆趁着混乱,眼神往吵闹的地方一瞥,就是这一瞥,让他认定了一个一生都值得为他卖命的好大哥——谢文东。

    原来是谢文东亲自带着人,拿着砍刀杀了上来。

    格桑和李松达为前锋,正向他所在的方向靠拢,看到这,熊樟庆眼睛一酸,不过,眼泪没有流下来。

    他怒吼着,把面前的敌人消灭,可是当他打到了一个,又有另外一个人补上来。无穷无尽,杀不完。

    另外一方面,谢文东那边的情况也不比熊樟庆这边好,只见到处都是谢文东的人,但是倒下的,韩国洪门的人,却很少很少。

    谢文东的手下,被分割成几十份。

    几百人,竟然被区区的二百人打得不能露头。

    看到无边无际的竹竿,谢文东也是一阵的绝望,照这样打下去,还没对金燕婷的洪门正面开战,自己就得撂在这儿。

    也不知是谢文东对手下的那份恩情感动了上天,还是事情就是有这么巧。

    就在韩国洪门的“竹魂阵”稳稳占据上风时,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眼镜男眉头大皱,嘴里还大骂道:“他-妈-的,该死的警察,坏了我的好事,差点就取下谢文东的脑袋,回总部领赏去了。”

    警察竟然来了,这仗就没法打了。虽然和当地的警察关系很好,但是他们也不做的太过火。

    ”给我退下。“眼镜男下令道。不管事情进展的如何,韩洪门毕竟是大的帮派,纪律异常的严明。只是五六秒的时间,韩国洪门的人就从争斗中退了出去。

    看到黄韩洪门的人退了,文东会的兄弟知道,这是比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正当他们要追杀时,谢文东大喝一声:“退。”谢文东不是傻子,他不可能,也不会当着警察的面杀人,那样和找死没分别。

    韩洪门的速度够快,只是眨眼间,伤者死者就被抬起,送到了车上。其他的人也坐到了车里。

    临行前,眼镜男对谢文东做了个开枪的动作。嘴里还喃喃自语了几句。

    透过唇形,谢文东知道他在说:“事情还没完。”谢文东收起刀片,自言自语的回了一句:“下次,我肯定,死的一定是你。”不过,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当他们正要坐车走的时候,警察便到了。

    三辆警车带着几辆大卡车,出现在谢文东和韩洪门的弟子面前。

    “你们这是干嘛?打架吗?”一个矮小的警察局队长,拿着一把枪,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你们活的不耐烦了,敢当众斗殴,是不是都想去吃免费的饭啊。”

    “哎呀,原来是朴队长。你好啊,是在执行任务吗?”眼镜男拿掉了那副眼镜,下了车眯眼笑道。

    本来他的眼睛就不大,这样一眯眼,直接变成缝了。眼镜男这是在说废话,有谁没事,跑啊这个鬼地方来。那名队长眼珠一转,傲气道:“有人反映,这附近有人持械斗殴,有没有这回事啊。”(韩)

    警车队长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就在他的面前,还躺着不少人。活的或者是死的。

    眼镜男点点头,表示知道规矩。他拿出自己的皮夹,从中抽出一大沓的韩钞,直接就往那名队长口袋里塞。

    那名队长根本不难为情,爽快的收下,即使在场还有几百双的眼睛看着他。“绝对没有,纯属胡说。(韩)”眼镜男忙道。

    警车队长没有接话,只是一个劲的往眼镜男的手上瞄。眼睛男看了看手中的皮夹,又看了看对方的表情。

    狠下心来,道:“好,钱我都给,都给你。帮我给你们的兄弟买杯茶。只不过今天的事、、、”

    警车队长吧皮夹往口袋里一塞,正气道:“以后注意点,违法的人我们向来不对他们客气。”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看了看谢文东,像是在告诫什么似的。虽然他说的话,对于谢文东来说,全是听不懂的鸟语。

    “一定一定。”眼镜男点头哈腰,表示可以。

    “那还不快走。”警车队长大声道。

    “好,走。”眼镜男一挥手,下令撤退。几十辆车以极快的速度,慢慢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你们还在这干嘛?还不快走。(韩)”警车队长边上车,边对谢文东和他的兄弟道。谢文东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来,走进了那间酒店。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韩国的孤雁格外白。这句话就是讽刺韩国警方的。连首都首尔的警察都是这样的,就更加不要说别的地方的了。

    看了两拨人离去的汽车,谢文东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们说那个戴眼镜的头目现在在干吗?”

    “在问候那个警察队长祖宗十八代。”李松达走上前,笑着说道。

    “哈哈。”大家都被李松达的话,逗笑了。

    不过,看到满地的伤者,又是满脸的无奈。

    从来都是文东会的兄弟绕着敌人打,哪有今天被人围着打的情况。

    说敌人厉害也行,时运不济也可以。这时,熊樟庆被两位兄弟抬了上来,开口的第一句便是:“东哥,你罚我吧。”谢文东叹了口气,道:“今天的事,也不能全怪你。就当是个教训吧,以后做事可不能这么鲁莽。”

    熊樟庆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伤的如何?”谢文东道。熊樟庆说道:“皮外伤,死不了。”

    不过,看熊樟庆血迹斑斑的衣服,谢文东还是有些怀疑。

    谢文东说这就当是个教训,可这次的教训,代价太大了。短短的十几分钟,就有四位兄弟死亡,二十几位重伤,还有五十多位轻伤的。连谢文东的手臂上,都被锋利的铁片划过一道口子。从这次的战斗中,大家总算是体会到了,没有根基在异国他乡的艰难。

    晚上,谢文东召集所有的核心兄弟,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李松达问道:“东哥,这次一战,兄弟们减员较少,增援又还没到,恐怕这些天的战斗会很艰难啊。”

    李松达说的委婉,实际上,岂止是艰难,简直是很危险。一个不注意,就可能被金燕婷的人聚歼。要是谢文东没有好的方法克制对手的“竹魂阵”,己方全军覆没都是说不定。

    谢文东摆摆手,道“想要克制这个阵法很简单关键是,我在考虑,怎样才能让我们得到更大的利益。”

    “那东哥,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金眼问道。谢文东说道:“什么都不用做,等老刘的消息就行了。我已经让老刘去秘密给我办件事去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章 破阵(上)            上一篇  第十八章 竹魂阵(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