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巡天下 - 第八十三章 大小姐

所属目录:龙巡天下      发布时间 : 2015-7-19

  汽车一路飞驰,谢文东一行很快就来到了机场。

      韩国是个多山的国家,山地美景应用今有,美不胜收。

      本来,坐车时间既疲劳又无趣的事情,有了这一路的山山水水,倒也是一种享受。要上飞机,武器是不能带的。

      但是一路上危险难测,不带又不安全。所以在离机场十来米的地方,众人下了车,把身上的手枪啊,匕首什么的,全部打包,扔到一个水塘里。

      谢文东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物盒,把金刀放进去。

      这种方法他用过很多次,每次都安全通过,出不了什么意外。

      没了这些武器,众人全身轻松。还真的像一般的游客一样,大包小包的又重新坐上了车。

      扔掉了那些东西,李松达感叹道‘有时做个普通人也不错。听出了李松达的无奈,谢文东也是点点头,确实如此。

      对于这句话,他感触远比一般的兄弟要深。金盆洗手何曾艰难啊,退出江湖又岂不是一句空话。

      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谢文东一行人找了个位置坐下。

      大清早的,机场的人还不是很多。几位稀稀拉拉的乘客正在买票,一边的保安打着哈欠。一切是那么的平常,平常的不会给人半点涟漪。

      谢文东拿起一章韩国版的报纸,有意无意的扫几眼。确实无聊的很,报纸上除了几个身着露骨的影星,便就是像蝌蚪般扭扭曲曲的字。

      谢文东看了几眼,便把一报纸扔到一边。看这种东西,确实累眼睛。

      等着等着,候机室突然吵闹了起来。这种无聊的时段,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加吸引人呢。

      候机室的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报纸,把目光汇聚到声音传出的地方。

      谢文东也很是好奇,因为他好像隐约听到了几句中文。

      目光汇聚处,是一副奇怪的画面。

      一个戴着墨镜的漂亮少女正对五个大男人呵斥着。男人们低着头,连正视她一眼都不敢。

      少女像个高贵的公主,而手下的那些人却像奴仆。任凭她使唤,也无半点脾气。

      不少的人都开始指责那个她,说她打扰了秩序,影响到了他人。

      没曾想她的声音不但没有降低,还暗暗加大了。最后,整个候机室都可以听到她洪亮的声音。大清早的,碰到这样一个人,你说谁的心情会好。

      不过,机场里还没有那种冲上去,给她一巴掌的人。不少人为了避免噪音,戴上了耳机,打开了音乐。

      有些人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去保安室找保安。两位保安在一位女性乘客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个少女身边。少女摘下墨镜,好奇着看着来人。

      在保安室,那位女性乘客把大吵的那个人描绘的怎么怎么可恶,怎么怎么讨厌。

      可是当保安们提着警棍,要把她强行带出去时,他们又不忍心了。

      因为面对如此一个精致模样的人,他们根本不忍心使用暴力。

      面前的人眉目如画,清丽难言。眉尾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无半点赘余。好漂亮的一个美人痣,更胜西湖画子。皮色雪白衬之象征着高贵的隆鼻。加之飘逸的秀发,无处不透示着高贵与典雅。她的打扮并不算花哨,也不显摆。只项颈中挂了一串小水晶,发出淡淡的彩色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

      两位保安是怎么都搞不清楚,这么一个漂亮打扮如此优雅的大小姐,脾气会这么大,跟吃了枪药似的。

      保安们也不能只顾怜香惜玉,而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一位保安委声规劝道:“这位小姐,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不高兴,但是请小点声好吗,毕竟这机场不是你家开的。”(韩)

      那位保安的态度很是诚恳,这一点还是很符合机场工作人员的行为规范的。至少在这件事上是这样的。

      谁知,那位年轻的大小姐非但不领情。还大怒道:“你说对了,这机场就是我家开的,我想怎么吵就怎么吵。你管的着吗?”(韩)

      少女撂下狠话还不算,临了还给了那位说话的保安一巴掌。

      “啪”五个指头深深的印在那位保安的左脸上,立马见红。保安被打傻了,从业这么多年,见过的人也多了。他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待遇”。

      俗话说‘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更别说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

      那位保安当场怒了,尤其是看到女郎正心疼她的手时,使劲摆动时,他的气愤被少女点燃到了极点。

      “你给我过来,今天不给我赔礼道歉,我们就**局见。”(韩)

      那位保安一把抓住女郎的手,就要把她带到保安室里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女郎,怎会是训练有素的保安的对手。

      只是微微的一用力,那少女的身体便被拉动了。“吴昊,你个混蛋,还不动手?他弄疼我了。”(中)

      女郎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位扣住她手的保安,可是保安的右手像只铁钳似的,把她紧紧制住。

      “把她放开,要不然你会输的很惨。”五人中站出一位瘦弱的青年,浑身上下没几两肉。

      这是个极为普通的人,属于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要说很特别的,就只能说他的手指了。普通人有十个,他却有十一个。右手的大拇指好像被什么劈开似的,分成了两半。两只大拇指在一起,好像一个大大的铁钳。

      不过,没人注意到他的手指,保安也一样。

      那位保安冷冷道:“我只要她道歉,要不然我只有送她去**局了。”

      “黄小姐从不会说抱歉,还是把她放开吧。我不想对你动手。”那位叫吴昊的保镖淡淡道。

      保安实在是不想顾客闹得很僵,今天的事一出,他也看出来了,这份工作是做到头了。航空公司不会留一个和顾客发生冲突的工作人员。

      知道事情是这个结果,那位保安不管不顾了,为了争口气,他坚持道:“要是我今天偏要她说呢?”

      “那我只有向你说对不起了、、、”话刚说完,那个叫吴昊的保镖便一个凌空,冲到那位保安的身边。

      顺势而来的是他坚硬的手肘,没人知道他用了几层力道。只是看到那位保安飞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完美的落地和昏死。

      “你去死、、、”另外一名保安抄起警棍,就要往那位叫吴昊保镖的身上砸。看他龇牙的模样,想必是用尽了全力。那名保安一棍子打在那名保镖的手肘上。

      这样的狠招,在黑道仇杀中见的不少,但在日常生活中确实不多见。很明显,此时他的愤怒也蒙蔽了心智,已经到了不管不顾的地步了。

      还没等收棍,那名保镖挑起一只脚直踢那人的肚子。当脚尖接触到那名保安的的肚子时,他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对方用的不是脚,而是一只飞驰的离箭。又有人像沙包般飞了出去。这次的那名保安滚出的更远。

      再看那位叫吴昊的保镖,他拍拍身上的衣衫,脸不红,气不喘的。丝毫没有半点不适。

      这一切,被在不远处的谢文东等人看得清清楚楚。

      金眼相当震惊道:“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看到如此高手,真是奇怪。”

      听了金眼的话,谢文东感到有丝丝的好奇,他问道:“你觉得他很厉害?”

      金眼点点头,认真道:“刚才那三秒,他撂倒了两人。而且出手相当的迅速,简直如闪电般。我想他应该属于’绵派‘的。但是又看到他的硬气功,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怎么可能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出现。而且都不是那种三脚猫的功夫。”

      这下轮到谢文东诧异了,他还真的不知道武功分什么“绵派”和“硬气派”。

      简单说,绵派主走轻灵路线,讲究的是技巧和速度。而硬气派走的是稳重和力道。

      谢文东在武功方面并无多大的造诣,碰到一般中上游的角色倒还可以对付。但是碰到那种顶级的高手,就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了。所以,他不知道武功的流派倒没什么奇怪的。

      谢文东不知道,但是一旁的李松达倒是看出了点门道。虽然在望月阁他学的主要是射术,但是对那些武功还是了解一些。

      李松达摇头道:“好像用的不是中国功夫,有点像泰拳。”

      “泰拳?”众人齐声问道。“恩,泰拳讲究力道和速度,打斗起来相当的霸道,习惯一招毙敌。不过,这样的打斗是相当损耗体力的。泰拳多次败于中国武术下,这点的原因很重要。”

      “泰拳!有意思,有时间见识下。”木子掰了掰手指,不屑道。

      众人讨论着,说话间飞机场的监理过来了。他身后跟着七八个保镖,看样子事情闹大了。

      那位女郎苦着活动活动手腕,大骂刚才那两个人不知好歹。“谁在这里捣乱啊?(韩)”还没见着闹事者的面,那位监理便脆生问道。

      听到又有人来了,少女一转身,道:“是我,怎了了?(韩)”、

      “你是什么、、、、”当看清闹事者的相貌时,那位监理没有吐出最后那个“人”字,刚到嘴边的话,也生生的咽了下去。

      监理恭恭敬敬道:“黄、、黄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那位姓黄的少女瞪大了眼,眼神中尽是不悦。

      听出少女的不满,那位监理重重的点下头:“能,当然能。不过上面的人没有停止您要来啊?”(韩)

      少女懒得搭理他,傲慢道:“哼,去,把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我押上来。”(韩)

      两位保安被迅速的押到了年轻女郎的面前,她冷笑着说道:“告诉你们,我叫黄金利。我爸爸是黄氏集团的总裁。”

      “黄氏集团?韩国第一大财团?”那位保安惊出声来,他知道这座机场就隶属于黄氏财团。

      (求收藏,推荐。大家砸票啊)[完]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八十四章 六指奇才            上一篇  第八十二章 演戏(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