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龙巡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拯”风“行动(上)

龙巡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拯”风“行动(上)

所属目录:龙巡天下      发布时间 : 2015-7-19

  听着屋外惨绝人寰的喊叫声,在座的大哥都是脊椎骨冒冷风。什么交易,什么钱。

      都不要了,现在大哥们最希望听到的是谢文东,不怀任何犹豫的告诉他们,“你们可以走了!”(英)一个大哥哆哆嗦嗦的拿着手中的杯子,茶水洒出杯外却不知。谢文东笑着走到那位大哥的身边,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那位大哥。谢文东的好意,他也不能不接受。

      接下了手帕胡乱擦了几下,便递还给谢文东。谢文东摇摇头,笑着说道:“送给你了。”(英)

      要是在平时,那位大哥肯定是会委婉的拒绝。当此时他却不敢多说话,深怕谢文东把怒火引到他的身上。

      一百多人,说全部杀掉就杀掉,这种疯子就算是脾气最爆的大哥也不想惹他。静,会场静得可怕。没人知道谢文东心中在想些什么,也没人可以猜到下一步谢文东打算做些什么。刚才那一百多人的死告诉他们,谢文东的笑容也是可以杀人的。

      看着胆颤不已的大哥们,谢文东有必要说清一些事情。他脸色一正,指着身后的四人道:“这些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最得力的干将——五行。我想你们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字。而今天有一位兄弟却躺在医院,生死不知。血杀——文东会的一把尖刀,在昨天今天两天内损失了六人。两人死亡,四人重伤。这些全都是他们的愚蠢造成的。”(英)

      说完了这几句话,谢文东有些伤感的指向门外,大哥们知道他说的是刚才那一百多人。

      谢文东说的有些夸大,但却是真实的。除了土山的事情外,其他的确实是真实的。洛杉矶各大帮派的杀手层出不穷,杀招不断,让人防不胜防。虽然抓住了那么多的杀手,但还是以六名兄弟的性命为代价的。这些兄弟在谢文东的心中全都是无价之宝,不管什么时候,损失了一个都会让他伤心不已。别说刚才站起来的只有二十二人,就算刚才站起来三十二人,四十二人、、、谢文东依然会照杀不误。

      谢文东继续道:“没错,那些个东方人就是我和我的兄弟。而他们刺杀我的原因,只是因为有人给他们提供大笔的资金和准确的情报。这些笨蛋,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便下手。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用。”

      说这话的时候,谢文东的语气有些哽咽。眼角也不经意落下几滴泪。精彩的演讲和完美的表演,直让各位大哥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不少的大哥在心里已经原谅他了。看到谢文东的样子,他们也就想到了自己。是啊,谁死了自家兄弟不得疯啊。略微夸大的表演,只是进到了一个小高潮。

      谢文东知道要想这些大哥服服帖帖,这还不够。必须给他们一些利益才行。

      谢文东又道:“至于交易的事情,全部按照你们要求的办。死人剩下的货,他们也带不走了。这些货我也可以先提供给你们,等你们把囤积的二号出手后,再付钱也不迟。”(英)

      “哗啦”听到了这句话,场面也一下子沸腾了。

      大家简直是见到仁慈的耶稣了。大哥们确实是手里没钱了,而先拿货后付钱这样的做法确实不合道上的规矩。想不到谢文东竟然这么大方,这怎能让他们不意外。

      “谢先生说的是真的?”(英)一旁的罗列问道。

      罗列问的问题也是大家最关心的,别不是谢文东开个玩笑,最后闹得个乐极生悲,失望而归的状况。

      谢文东很坚定的说道:“当然,要是你们想现在就交易的话,现在就可以。”得到了谢文东的肯定,大家把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钱。”罗列笑呵呵的说道。他笑的很开心,也有他的理由。不是他没有收到乔纳森的钱,而是当时有点事情给耽搁了。

      这才没有派出杀。也就是这样一次错过,挽救了他的性命。要说运气这东西,还真说不准。

      有时只是一步之差,前面的天堂便会变地狱,地狱也会变天堂。大哥们也一一回答说交易会尽快进行。看着大哥们满是感激的表情,谢文东吸了最后一口烟,把它放到烟灰缸里。今天杀死这百十来人,谢文东真正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报仇,而是名正言顺的把势力介入美国。

      这种势力不是白道的揽钱手段,而是谢文东最根本的黑道实力。

      送走了各位大哥,谢文东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借人,问黄坤借人。第二件是把乔纳森尸体的照片和这百十来人死亡的照片,制成片段发到美联储的执行主席办公室里。

      当看到触目惊心的死亡照片和照片背后的一行字的时候,美联储执行主席足足呆了十多分钟,他不会想到。

      自己如此精密的一个计划,竟然帮了谢文东的一个大忙。谢文东正好可以打着报仇的旗号,正式进驻洛杉矶。

      能抓住点点滴滴,进行反败为胜的人,才是最强劲的对手。美联储执行主席罗格发呆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照片后的一句话:“愿上帝与你同在!”(英)

      这本是一句在美国很普通的语言,可罗格不这么认为。字里行间,罗格隐隐读出了让人巨寒的杀气。

      罗格觉得自己已经被谢文东盯上了,呆坐后几十分钟,他给罗切思尔得家族打去电话。说需要保护。

      罗切思尔得家族的人也不含糊,给他派来了三十多名D集团的杀手,全天二十四个小时保护他的安全。

      如此多的保镖、杀手保护一个人。情况好像比较难办了,可对于谢文东又是怎样的一个挑战呢?这些都还是个未知数。

      谢文东只是知道游戏已经开始了。

      另外一方面,那个小弟带着一批人去营救程风。可去了四五个小时,还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十多个小弟,就这样凭空消失了。那个带队的小弟不知道,对方并不是一般的小帮派成员。

      而是训练有素的美联储驻洛杉矶杀手集团组织。正午的时候,谢文东正在吃饭。突然一个奇怪的电话打来。

      谈话内容始终只有一句话:“我现在有十二个人质了,哈哈!”

      “不好,那十几个兄弟出事了。”这是谢文东的第一反应。

      挂断了电话,谢文东连饭也没再吃,只是披起黑色的风衣,对金眼他们道:“兄弟们有危险,我得去救他们。”

      李松达匆忙扒了几口放,用含糊不清的话说道:“东哥,他们明显是有目的的,你去太危险了。而且你忙了几乎一晚上,该是你休息的时候了。”谢文东根本没理他,只是边扣着扣子边说道:少睡几觉不会死,但我们要是去晚了,就绝对得死人了。”

      谢文东语气坚决,毫无半点商量的语气。看到东哥满是血丝的眼睛,李松达咬咬牙,做出了一件让大家都震惊不已的事。

      他立手为刀,照着谢文东的脖根处劈了下去。他用的力道刚刚好,既可以让谢文东昏迷,又不至于伤到他。谢文东还是第一次尝到这种待遇,身体有些接受不了的倒了下去。李松达忙接住谢文东的身体,把他好好的放在沙发上。“李兄弟,你这是干什么么?”金眼瞪大着眼睛问道。要是别人这样对谢文东,他早就冲上去拼命了。不过,下手的是李松达,他有必要吧事情问清楚。

      李松达耸耸肩,无奈道:“东哥需要休息,而我没事情做。原因就这么简单。”虽然李松达说的很简单,但金眼还是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此行凶险难测,东哥不去最好,可是照他的脾气,要想去的话,没人可以拦的住他,因为他的名字叫做谢文东。

      金眼拍了拍李松达的肩膀,说道道:“好兄弟,我和你一起去。”“好!”李松达爽朗的回答着。同行的还有木子,三位血杀兄弟和十来名普通的小弟。

      水镜和火焰两人留下来照顾他。李松达几人要去的的地方叫山泥大街十一号。山泥大街是条著名的金融街。这里的人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大老板,大资本家。动辄几千万,几亿美金的资产。而且这个地方离洛杉矶市政府相当的近,一旦这里发生一点风吹草动,警CHA可在十分钟之内,赶到这里。

      这也就要求李松达等人下手的时间必须是最短的。而要达到这种地步,必须得对山泥大街的情况很是熟悉。

      这点,貌似有点困难,真不知道对方把位置选在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目的。证明他们有钱?还是证明他们不要命?想要把事情办得更好,李松达把主意打到了刘波的身上。他千叮嘱万嘱咐的请求刘波无论如何都得帮他这个忙。自家兄弟何必说什么客套话。

      刘波答应的倒是相当的爽快,不过,他并没有派出大量的兄弟去盲目的找。

      那是一张在晚上用高清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画面。照片上,程风的手脚被绑着,表情即痛苦又疑惑。

      在他的后面是一扇窗户,一扇被窗帘遮住的窗户。正是这个看似极度平常的画面,让刘波看到了玄机。

      窗帘上除了本身的纹饰外,还有一些红光。

      这种红光不是红灯区的那种红灯,是一种直接从外面射进的红光。而能造成这种效果的,只有一种灯——霓虹灯。

      只要能找到发出霓虹灯的地方,就能锁定这个程风到底关在哪里。找到了程风,就基本可以找到失踪的十一名兄弟了。

      很快,六人便赶到了山泥大街十一号。他们分成三组,一组两人分散开来。偌大的山泥大街,要想在白天找一盏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暗组的精英也不会傻到一条街一条街的去找。他们用了一个很简单,却很实用的方法——问路。

      虽说美国政府霸道,但这一点不影响某些美国人的自身修养。

      以为他们是迷路的外国游客,被问到的当地人都很耐心的听取两人的描述,知道的就说情况,不知道的就把他们带去找警CHA。

      其中还有两位兄弟更加幸运,一位六七十岁看起来精神还相当矍铄的老者,直接把他们带到自己居住不远的一家宾馆。

      还很确认的说道:“这是整个山泥最大的霓虹灯了。”

      那件宾馆的玻璃门上方,还真的有一个巨大广告牌。广告牌是一个大型倒置的霓虹灯。

      经过一番打探,六人最后锁定了目标。他们认为杀手就在宾馆前面的那栋银白色大厦里。

      银白色大厦有一个相当响亮的名字——死亡之谷。“死亡之谷”真实的面积很大,除了那栋大厦,还有面积相当可观的游乐场。简而言之,“死亡之谷”就是以冒险为主题,吃喝玩乐的好地方。在这个地方藏上几个人,确实是件相当简单的事。

      通过电话,暗组的兄弟把附近的一些情况报告给刘波,再由刘波把信息传给金眼等人。

      金眼,李松达木子三人不走动一步,便能接收到最为详尽的信息,就如同外面放了一个同步雷达一样。听着刘波传过来的情报,大家脑中对“死亡之谷”的画面构成渐渐清晰。李松达对刘波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直说事情办完后,要请他吃饭。

      刘波坦然道:“兄弟之间不用那么客气,要是这次安全救出十多位兄弟,我请你吃饭。”

      刘波出身农村,虽然身任anzu老大多年,但骨子里的那种朴实和不摆架子还是不曾改变。就是这两样重要的东西,让他在社团赢得了极高的威望。大家也都乐意和他相处,就像这次。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兄弟。

      听完刘波的话,李松达心中一暖,有些激动的说道:“刘哥放心,我一定安全把兄弟们带回家。”

      刘波简单的回道:“恩!”

      挂断了电话,李松达对金眼道:“金眼哥,木子哥,刘哥已经把情况都说完了,现在该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我们去”死亡之谷”。

      早已检查完枪龘支的金眼、木子点头而应。金眼一招手,十几位黑衣汉子整装出发。

      在美洪门一个小弟的带领下,大家驱车前往那个叫“死亡之谷”的游乐天堂。没用三分钟,大家便出现在宾馆门口。

      六名暗组兄弟早已在那等候,金眼等人到达后,直接被迎进宾馆。

      他们已经订好了一件间大的包间,包间的位置就是二楼霓虹灯的位置。金眼看了看窗外的“死亡之谷”大厦。

      根据刘波的描述,程风的位置是在和霓虹灯差不多平行的一个房间。“这样符合条件的,暂时有六个。

      看到金眼正在仔细寻找着目标,身旁的一位暗组兄弟提醒道:“杀手的位置应该是在那两个红色窗帘房间的其中之一。”

      “哦?”金眼拿开望远镜,好奇的看向那位暗组兄弟。那人道:”我们观察过了,其他的房间都没什么异常。就是这两间房有相当的古怪。大白天的里面打着灯,外面的光线这么好,却不知道打开窗帘。“那位暗组兄弟说的是“死亡之谷”大厦的三楼和四楼的两个房间。经由他的提醒,金眼又拿起望远镜,把他说的这两个房间再仔细观察了一遍。当金眼的眼睛扫过这两处地方时,他的第一个感觉便是这两个地方确实很反常。

      不过,这两个地方反常的程度不大,简而言之就是很细小。要不是太阳光在乌云的隐隐遮挡下,他们就根本看不到前面的房间里有灯光。从这点看,暗组的兄弟确实很细心的。

      金眼点点头,道:“兄弟们准备,我们就去这两个地方。”他把手指一伸,指向两处地方。

      确认好目标后,大家习惯性的把枪上膛,保险打开。该安消音器的安消音器,该擦刀的擦刀。

      两分钟后,大家都准备好了,就等金眼下令了。望了望十多名斗志昂扬的兄弟,金眼点点头,下令道:“我带一组,李兄弟带一组。出发!”“是!”十多名黑衣大汉朗声回道。

      正当大家准备开动,杀向那群杀手的时候。

      李松达突然冒出三个字:“等一下!”听到了李松达的话,大家都停住了脚,似有些好奇的望着他。金眼转过头,好奇的问道:“李兄弟,有什么不对?”李松达用指尖摸了摸下巴,有些思考的说道:“我在想,我们的方法是不是可以做些改变?”“改变,怎么变?”木子抢先道。

      李松达说道:“是这样的,木大哥,金大哥。我在考虑我们是不是换个方法,换一个更加柔和但同样有用的方法?”

      “哦?什么方法?”金眼被他的一番话提起了兴趣。

      李松达分析道:“你们看,现在罗切思尔得家族在洛杉矶的头头乔纳森被龘干掉,他的手下基本上就成了散兵游勇。我们没有必要用枪啊,只要用钱就可以搞定。”

      金眼,木子没有接话,只是耐心的等他把话说完。

      看到金眼和木子很有兴趣的表情,李松达顿了顿,把他想到的东西全盘托出。

      他道:“美国是个资本国家,钱始终是被摆到第一步。我想罗切思尔得家族旗下的五个****同样如此。

      他们应该扮演的是雇佣军的角色,换句话说,只要有钱。他们就很有可能把主人给卖了。”

      “那你的意思是、、、?”金眼好奇的问道。李松达道:“用钱,买通他们。”金眼略微想了一下,感觉确实是个好主意。

      他附耳对身旁的一位小弟说了几句话,便道:“好,这个方法可以试试。但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准备好钱,一方面也准备好枪。文的不行,我们就给他们来武的。”

      李松达竖起大拇指,说道:“好方法。”计划被重新划分,人员也得重新调派。

      本来金眼是把木子调派到李松达一组的,但被他委婉的拒绝了。

      李松达拒绝金眼的安排是有原因的,他知道自己有实力,但缺少的是表现的机会。这次就是表现的机会,只要把这件事办好了,他的地位肯定又得提升一节。没人不想爬到顶峰的位置,发展也是大家所希望的。

      毕竟舞台有多大,舞动的人生便有多广。

      李松达同样不例外,但要爬到顶峰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把上面的人给拉下来,另外一条是拼着自己的实力,让高层赏识,得到擢升。

      第一条路,是李松达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因为大家都是兄弟,没有必要玩那种阴谋手段。所以他要走的便是第二条路,展现自己的实力。

      金眼也知道李松达的心思,这点也无可厚非。是该给人家一个展现实力的机会。

      他很爽快的把木子拉过来,让他单独行动。

      在行动之前,木子开玩笑说道:“假如你去的那间房间里,有人在里面米西米西怎么办?”

      “米西米西?”李松达扰扰头,有些疑惑。等这四个字在大脑里被传送了五秒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木子指的是那种意思。

      李松达握了握拳头,回道:“要是碰到了那种事,我就把男的给阉了,女的带回来给木大哥米西米西。”

      知道他是在开玩笑,金眼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

      和金眼的表情不同,木子是满脸的感动,他动动嘴道:“这兄弟,从小就懂事。”

      听到木子的话,金眼踹了他一脚,骂道:“死性不改。”当金眼的大脚飞来时,木子就已经做好了闪躲的准备。

      多年的训练,他对这一招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他还是没有闪躲掉。因为他甩出的右脚是虚的,真正的“杀招”在左脚上。

      趁木子转身之际,金眼一脚便挑在他的屁股上。

      金眼收势,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木子摸着屁股,眼神中尽是邪恶。

      最后,终于蹦出了一句很爷们儿的话:“好男不跟女斗,咱们走!”

      一行人就这样,像孩子般打闹着出了宾馆。可是一出宾馆,大家都收了玩笑的心。

      正色过后,一阵肃杀之气迎面而来。[完]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拯“风”行动(下)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魂破(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