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乾坤顿变 > 第四章 复仇之战(一)

乾坤顿变 - 第四章 复仇之战(一)

所属目录:乾坤顿变      发布时间 : 2015-7-19

  把格桑带上车,文曲颜如玉摘下眼镜,喃喃道:“谢文东手中巾帼那张王牌已经没有用了,现在我们要进行第二步计划。”

      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坐在车里的人还是能听的清清楚楚。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冰泉搓搓手,微笑问道:“颜小姐,我不明白为什么抓住了格桑谢文东就没有王牌了?还有我们损失了那么多的兄弟,要是可以用枪,他们早就完了。”

      颜如玉打了一个响指,神秘道:“格桑绝对不能杀,一旦被杀,势必挑起谢文东心里复仇的怒火。到时谢文东势必纠集全部人力,倾巢而动,韩洪门也逃不了灰飞烟灭的命运。我们阻挡谢文东吞并的步伐也就落空,到时要完全打垮他,就相当的不容易了。

      至于为什么说谢文东手中没有王牌了,那是因为格桑在他心中的地位,和巾帼在金燕婷心中的地位一样,都很重要。两边都有各自的把柄,谁也要挟不了谁。”

      一旁始终没有说话,在那里闭目养神的武曲突然开口道:“纠正一下,刚才死的也不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六人不是完完整整的在这辆车上么。”

      “哈哈……”一阵得意的笑声从车内飘出,汽车载着青帮的六位中高层,稳稳的朝韩洪门的分部而去。

      抓住了格桑,黑衣人中马上给金燕婷去了电话,报告了这个好消息。当听到格桑被自己抓住的时候,金燕婷连说了三个好字。

      她夸奖道:“现在你们只要安全的把他带回来,我们就大功告成了。我马上吩咐酒店,为你们接风!”听到帮主要亲自接风,那位打电话的小弟受宠若惊,忙回答用自己的脑袋担保,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挂断了电话,金燕婷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几天的示弱,果然有了效果。文东会的稍微一放松,给自己献了一份大礼。”

      “帮主,弟兄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文东会的兔崽子刚来抢人,我们绝对让他们有去无回。”一位头目通报道。金燕婷点头道:“很好。”三个小时过后,青帮的六人早已到达,而载着格桑的汽车却迟迟没有到。这点让金燕婷感到很疑惑,当确实感到不对,给那位小弟打去电话的时候,得到了堂主曾卓艺已经把格桑接管,妥善安置的消息。

      这点倒是让她感到有些奇怪,不过金燕婷并没有深究,毕竟格桑还在自己的手上。这只是整件事情的一个小插曲。

      谁也没用想到就是这个小插曲,为以后韩洪门的覆灭,埋下了祸根。

      远在美国洛杉矶的谢文东得到了格桑被活埋的消息,马上着手安排返程的飞机。

      他留下刘波,为议员和JIA钞的事情做好准备。虽然这个议员是个有名无实的职位,但好歹算是自己对美国政府迈出的第一步,下出的第一步棋。无论如何都不能有闪失。

      而从黑人大汉拿过来的JIA钞来看,这绝对是个一本万利的东西。对于急于建立金融帝国,需要大笔资金的谢文东来说,同样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草草安排了这几件事,再匆忙在电话里和黄坤告别,谢文东便踏上了回韩国的行程。

      期间,金眼提醒谢文东,说下午两点去杀手集团的事情怎么办?

      谢文东简单回答道:“我不会把我兄弟的命,去换一场白痴的表演。”

      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谢文东赶到韩国富川,已经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来机场接机的人很少,只有熊樟庆和几位底层小头目。这是谢文东的意思,他要兄弟们都给他做好准备,晚上势必会有一场恶战。金燕婷会为她的愚蠢,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段时间,熊樟庆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对于谢文东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

      他拍了拍熊樟庆的肩膀,脸色有些黯然道:“没事就好。”一路无话,谢文东乘车回到富川文东会的临时总部。

      在总部里,当李爽,张研江,等人看到他时,真是又惊又喜,又想哭又想笑,百感交集。李爽上前,一把搂住谢文东,咧开大嘴,哇哇的痛哭起来。

      这样的场景,只有当年在高强生死未卜,谢文东下落不明的时候出现过。看到了自己久违的东哥,李爽的眼圈一阵通红。

      这十多个小时,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要不是谢文东下令,所有人坚守不出,不得出战。他们早就豁出命去,和韩洪门一绝死战了。

      “东哥,格桑他死了,死的好惨!”李爽表情痛苦,身音也在微微的颤抖。

      十几个小时的煎熬,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瘦了一大圈。

      谢文东十分肯定的说道:“格桑他还没有死,我相信我的兄弟还活着。”李爽一愣,众人也吃惊的看着他:“可是他真的被活埋了,他-妈-的这群混蛋真的把他给活埋了。”

      说完,李爽早已泣不成声。谢文东挥手打断道:“别说格桑他还没死,就是死了。老子也要挖开地府,把他给救出来。”

      谢文东是个很特别的人,他一般不会说粗话。今天他破例了,如此一来足可以看得出,韩洪门把他逼成什么样子了。当然这样的做法,是要血的代价来偿还的。

      “恩,”李爽擦擦眼泪,哽咽道:“对,东哥说的..没错。格桑..他还没死。”谢文东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像神一样,他说的话,大家也是深信不疑。见气氛稍缓,谢文东话锋一转,问道:“跟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对于现在的详细情况,最有说话权的当然是姜森了。

      刘波去了洛杉矶,但是他的大部分手下,还留在富川监视韩洪门的一举一动。暗组兄弟每天把得到的消息进行一个筛选汇总,再直接报告姜森。两人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发生越组代职这样的事倒也不奇怪。

      姜森如是说:“昨天晚上韩洪门全程戒备,直到今早九点才撤销戒备。格桑被埋的位置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只是知道可能的位置是在附近的小岛山上。我已经派出‘行风’对小岛山进行全方位的搜索。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谢文东目光幽深,一挥手:“给我打出来为止。”“好,我马上去准备。天色一黑,立刻对他们动手。”

      谢文东道:“不是等到天黑后,而是现在。格桑等不起,我们也等不起。”“可是..现在是..”姜森没有把‘五点“这两个字说出口,但他知道谢文东应该会懂的。

      谢文东不置可否,只是抬起头,望了望天花板。暗伤道:”当年我把格桑从内蒙到东北,今天我就有责任把他带回去。作为兄弟,我们要相信他还活着。

      “听完谢文东的话,姜森同样眼睛湿润,坚定的点点头:“恩!”在飞机上,谢文东已经做好了针对韩洪门的打压计划,他的打压对象指向了韩洪门富川分部。

      十几分钟后,谢文东便把具体的作战计划向大家说了一遍。点兵完成,战前的激励也已经完成。文东会几乎是倾巢出动,把近五千的力量调往韩洪门分部。

      谢文东的动作很快,当韩洪门发觉文东会异动时,还没太在意什么。毕竟这是光天华日,谢文东敢造反?很明显,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要知道,谢文东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把他的心思揣摩透的。文东会成员迅速向韩洪门分部集结的时候,两大执法才匆匆带着近两千人的队伍赶到。

      加上开始分部里的人,韩洪门也有将近五千的人。当听到谢文东亲自带着文东会近五千人前来的时候,金燕婷的第一反应也是文东会的人是不是疯了。这可是光天华日下,虽然韩洪门分部的位置比较偏僻,但是来往的人流还是很多的。而且,自己不就是抓了个格桑嘛,想要救人,也不差这几个小时。

      终于,有人告诉了她答案。一位小弟神色慌张的跑来告诉她:“帮主,曾堂主他……他把格桑给活埋了!”

      “你说什么?”金燕婷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问道。

      那位小弟吓得舌头打结,结巴道:“曾堂主说要给文东会一点教训……所以……”

      金燕婷没时间和小弟废话,急道:“曾卓艺那个混蛋呢?”

      那位小弟说道:“他就在外面。”“把他给我叫过来。”金燕婷大怒道。

      “是..”那位小弟忙转身跑了出去。他一摸额头上的汗水,有点逃过一死后的庆幸。两分钟后,曾卓艺来到金燕婷所在的厅堂。

      还没等金燕婷说话,那位堂主哈哈大笑道:“帮主,我把格桑给干掉了。他也算是死有余辜了,杀掉我们那么多的兄弟...”

      没等曾卓艺说完,金燕婷劈手甩掉桌上的茶杯:“你说的倒轻巧,你知不知道你把祸水给引过来了。”

      曾卓艺一震,问道:“帮主,到底出什么事了?”金燕婷怒气冲天,指了指门外:“谢文东正带着五六千人往这里来,杀掉格桑高兴是吧,活埋高兴是吧。我看你今天该怎么办?”“五六千人,现在?”曾卓艺不可想象的说道。

      金燕婷一握拳,定了定心神道:“来人,把曾卓艺押到地牢,战后再对他处以家法。”

      “是,”两人闪过,把他扣住。“不要啊,帮主。我是为了社团好啊,你不能处罚有功之臣……”曾卓艺听到金燕婷要对他处以极刑,慌了。

      金燕婷哼了一声:“为了社团好?给我带走。”两位黑衣粗壮大汉点点头,强行把他带了出去。虽然打算现在就对韩洪门动手,但谢文东不是傻子。

      他不会不考虑到韩国民众可能引起的恐慌。有时舆论的力量可比刀剑的威力要强的多。

      他先派出一队身着韩国防爆特警的兄弟,对大街上悠悠荡荡的人群进行疏散,理由是他们要有行动,里面可能有犯罪分子。当然,他们还叮嘱道千万不要告诉媒体什么的,那样很可能惊动里面的人,让他么有时间逃跑。

      看到整齐划一的特警,马路上的人深怕一颗流弹伤到自己,跑得比谁都快。临了还留下一句话:“注意安全,要小心啊。我不会告诉那群,只知道每天报告国家领导人如何如何忙的混蛋的。”

      很快,大街上便没有了闲荡的人,又有一群警察服装的文东会兄弟在马路上设置路障,车辆只准出,不准进。当确实确定马路上没有什么闲杂人等的时候,谢文东一声令下,从街道四周涌出无数手拿开山刀的大汉。

      他们手里拿着清一色的开山刀,钢口大,型号大。光是看到这么多寒光闪闪的家伙,就可以让人发憷,更别说往人身上抡了。

      很快,文东会的兄弟便在广场上列阵,近五千人站在一起,那是一个什么画面。黑压压的不下于军队的气势。

      韩洪门这边当然也不甘示弱,有两千人守在大门外,三千来人镇守本部。还没交战,广场的肃杀气味愈浓。

      在谢文东下达命令之前,韩洪门方面派出一位说客。不知道金燕婷到底是什么意思,来人被检查完毕后带到谢文东的跟前。

      看着周围杀机顿现的大汉,那位说客强作镇定,用还算流利的中文说道:“谢先生,不要误会。处死格桑不是我们帮主的本意,那只是手下人私自动手的。帮主要我告诉你,她不是怕你,而是要把情况说清楚。”

      作为说客,眼前这人算是低等中的低等了。一点没有威吓的语气,语气生硬的想要找死。

      谢文东眼神冷冽的说道:“作为说客,你是幸运的。要是站在我面前的是他们,你早就躺在地上了。”话即,谢文东一指韩洪门分部门口前的那些人。

      听完谢文东的话,那位说客心里一紧,忙道:“帮主这次要我来,除了告诉你她的意思,还想告诉你格桑到底在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五章 复仇之战(二)            上一篇  第三章 活埋格桑(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