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乾坤顿变 > 第十六章 兽首死亡密码(上)

乾坤顿变 - 第十六章 兽首死亡密码(上)

所属目录:乾坤顿变      发布时间 : 2015-7-19

  “难道中央打算明天对我下刀子?”谢文东心里猛地一抽。

      要是那样,事情可就太糟糕了。可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太可能。zhongyang要对自己动手,就是带上几万人去,也没用。

      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上面的老头子一声令下。洪门、文东会不到一星期就可能瓦解,犯不着一定要自己去北京。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几乎是瞬间便冒出了几种可能。虽然想通了几种可能的几率都不大,但他还是很好奇东方易想要说什么。

      东方易回道:“不是,是孔繁森。”谢文东没有接话,他在等东方易把话说完。

      “听说,孔繁森秘密调了一队迅雷小组成员。而我们近期没有什么任务。所以我担心,他是为了来对付你的。”

      “对付我的?我好像和他没什么过节吧。”谢文东道。

      谢文东的确和孔繁森没有过节,反而,孔繁森帮过谢文东不少的忙。

      那还是在谢文东刚进入政治部的时候,自己与东突的人做生意,他为自己开了不少的放行单。

      东方易道:“你的地位现在越来越高,明天到BJ,袁部长会宣布把你的职位提升一级,从原来的政治部中校,提升为上校。这么快的升迁速度,简直算是绝无仅有。有些人当然会眼红了。这次大调整职位,他就没有份,还是中校。要是你站在他的位置上,你会看一个黑道头子成为自己的上司,而无动于衷吗?”

      现在,谢文东终于知道东方易为什么说话犹犹豫豫了。他是个谨慎的人,一般不确定的话,是不会乱讲的。这也是作为他那一行的准则。现在他把顾虑对自己托出,已经违背了他的准则了。

      谢文东点点头,暗道这家伙还算有良心。看来自己的顾虑不是多余的,这次BJ之行果然不简单。虽然他最后一句话,说的不怎么样,但整体说的还算有道理。谢文东摇头而笑,道:“感谢东方兄提醒,我会注意的。对了,从政治部实质调人,要是有人出了事,甚至死了。他应该会受到处罚吧。”

      “文东,你可不能胡来啊,那些人毕竟是属于国家。要是你杀了他们,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东方易慌道。

      他当然知道谢文东心狠手辣,别说几个特种部队战员了,就是副省长,省长。惹到了他,动起手来,他眉毛都不会眨一下。

      这种事他干的出来,也绝对有那个实力。谢文东悠悠道:“要是谁想我死,我当然也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上。”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就算明天动手的确系孔繁森无疑,你也不能杀他。杀了他,国家是不会放过你的。他好歹也算是中校,要是他真的有什么意外,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东方易情绪激动的说道。谢文东吐气若幽道:“东方兄,放心。我不会亲自动手的,要杀也得国家去杀他。”

      “恩。”东方易点点头:“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那样对大家都好。”

      谢文东不置可否,爽朗道:“东方兄,我从韩国给你带了点小礼物,希望到时喜欢啊。”

      “什么礼物?”东方易好奇的问道。“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谢文东微笑道。

      谢文东曾经送给东方易和袁华不少东西,两人也接受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时一些小东西可以拉近双方的距离,方便以后做事,这也无可厚非。

      “对了,还要小心兽首的安全。部长已经把这个消息报告上去了,要是明天拿不出东西,我们的脸上可就挂不住了。”东方易补充道。

      谢文东神秘而故意道:“这个我已经有准备了。我倒是很希望明天出点事,那样有人就要倒霉了。”

      “扯淡,疯子。”东方易撂下电话,骂道。

      挂断了电话,谢文东把手机收入怀中。一旁的姜森询问道:“东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明天可能有人要来杀我。”谢文东舀了一勺子汤,如无其事的说道。、、、、、好像他说的是别人。

      谢文东话即一出,姜森差点把口中的饭喷了出来,他快速的咀嚼了几下,把饭咽入肚中。问道:“什么人?”

      “我们的老朋友——孔繁森。”

      “是他?”一旁的刘波叫出声来。大家都以好奇而震惊的看着谢文东,那样子好像看个怪物似的。谢文东把电话的情况娓娓道来、、、

      与此同时,BJ海淀区的一栋小别墅内,正在谋划一栋惊天的抢劫案。

      为首的一人年岁约摸35、6的样子,在他右手边和左手边坐着两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孔上校,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左手边的中年男子问道。

      他并没有把话全部说出,只是在偷偷的观察孔姓男子的表情变化。男子悠然而笑,语气却是绝对的阴深:“你在质疑我的命令?”

      “不、、、不会。我是孔中校提拔起来的,当然是遵照你的意思做了。

      “那好。”男人道:“准备去吧。记住,我要的是猪兽首。这次的行动相当的特殊,成员要全部是没有见过谢文东的人。”

      “是!”两人齐声,敬礼回道。

      “还有,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杀掉谢文东。”男子又道。

      杀掉谢文东这一招棋,是孔繁森不想走的。那样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处理不好,麻烦也会很多。谢文东本身的势力不说,就是政治部这边也不会放过他。孔繁森这么冒险的举动,并不是没有目的的。凭自己一己之力,要整垮如日中天的谢文东,那太难了。

      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上面那些老头子对谢文东这个名字反感,从而渐渐放弃对他的支持。而让谢文东失信失信就是他做的第一步。孔繁森这招狠啊,把自己隐藏起来,而把中央推到前面出来。好处他拿,黑锅丢给中央,一招便打中了谢文东的命脉。要是事态正如他所构想的那样发展,谢文东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第二天下午两点,谢文东带着熊樟庆,五行,姜森等兄弟启程出发,前往BJ。

      这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刘波带领大批的文东会精锐跟随。血杀兄弟现在主要是在韩国,而暗组则更加分散,几乎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有这么多的兄弟跟在自己身边,就算前面是深渊。他也敢跳下去。

      谢文东选择下午走,并不是随意,而是有目的的。

      从BJ到DL大概要走十个小时,而下午两点出发,在天亮之前,谢文东一行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的。在半路,谢文东计划在一家酒店休息,给来人杀自己的机会。他不是个逃避的人,既然别人上赶着来送死,他当然要成全人家了。两辆半新半旧的汽车在柏油马路上飞驰,四个小时后,发动机熄灭。

      汽车行驶到一家还算大点的农庄,一行人有说有笑的下车,像一队几位普通的游客前去吃饭。农庄是用来举办农家乐用的,现在不是礼拜天,庄园里只有他这么一队的人。

      庄园里的男主人兼厨子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和谢文东等人没说几句话,便忙去了。女主人倒是很健谈,左一句右一句的拉着水镜,问这问那的。

      女人之间,永远有相互的话题。就是一个杀手和一个庄园的老板娘之间也不例外。

      两人聊得很起劲,只把金眼看得一愣一愣的。

      在他眼里,自己的女朋友好像除了谈起枪来,有这么兴奋。还真没什么东西让她这么开怀。

      金眼怔怔的问道:“东哥,你说水镜是怎么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谢文东抬起头,用手指指天花板,说道:“天知道。女人终归是女人,我又不是女人。”

      听完东哥的回答,金眼暗自翻翻白眼,无语。

      一行人中,除了熊樟庆,其他的人都蛮兴奋的,这其中便包括谢文东。看到熊樟庆神经兮兮的样子,姜森把他拉过来,安慰道:“樟庆别急,怪事总在后半夜出来。”

      熊樟庆当然知道他说的怪事到底是什么,但只要一想到杀手可能马上过来,他的神经还是不自然的绷紧。他就弄不懂了,东哥明明知道有杀手会来杀他,为什么还执意要到这休息。而且照现在的样子,众人还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熊樟庆跟谢文东的时间短,又重伤住院了那么久,他不了解谢文东的行事风格倒也没什么奇怪的。

      要说这家农庄的酒菜味道还真不错。饭桌上有不少的野味,獐子啊,野兔啊什么的。平时大家没少吃这玩意,但这次在这吃的东西,味道比大酒店里的不知要赞多少倍。

      纯天然的泉水制的美酒,纯天然的风,纯天然的菜,只是听到这些词,便让人精神振奋,身心舒畅。

      “对了,你们这有厕所吗?”木子捂着肚子,着急道。整个饭桌上,他是吃的最多的,一大盘野猪肉让他吃了大半。

      “满屯,快带这个大哥哥去外面的厕所。”老板和老板娘都在厨房里洗碗,听到了木子的大声问话,老板扯起嗓子,冲着楼梯大喊。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跑跑跳跳的从楼上走下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型的奥特曼。

      “快,快,带我去上厕所。”木子大急道。

      小男孩伸出他那只胖乎乎的小手,顶着凌乱的头发对木子道:“五十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七章 兽首死亡密码(下)            上一篇  第十五章 做生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