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乾坤顿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金库

乾坤顿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金库

所属目录:乾坤顿变      发布时间 : 2015-7-19

  迎面而来的是一堵屏风。屏风雕龙画凤极为精致漂亮。

      不过,屏风吸引人的并非它的古朴典雅,而是上面被沾连的几个字。所有的人都知道“文东会”三个字怎么写,也都见过被拼排成各式各样的“文东会”。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由一沓沓美钞组合的“文东会”三个字。

      由美金组合的这几个字恢宏大气,就连边边角角被切割的极致无比据程风所交代,光是拼成这三个字,就花费了足足七八十万美金。

      “七八十万?”当听到这个字的时候,李爽高声惊叫。

      程风点点头,笑着回答:“七八十万对于我们来说,是真正的九牛一毛。有的兄弟上厕所都用有些残损的三十二张连体钞。”

      李爽大手一摆,有点等不及了:“兄弟还是直接带我们到金库吧,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真想马上见到钱山到底是什么样的。”

      程风点点头,抬腿而上。

      格桑咧着大嘴,笑嘻嘻的说道:“东哥,我可以带一些钱出去吗?”

      谢文东一转头,感到好奇:“怎么,格桑你缺钱用?”

      “不是,我只是觉得用钱上厕所太浪费了。”格桑老实回答。

      谢文东微笑着说道:“你要是想带,就带吧。”

      格桑搓搓手:“谢谢东哥。”一行人走了大约有十米的距离,直直的通道九十度拐弯。

      越过拐弯处,众位兄弟才算是真正到达厂区的核心位置。灯光刺目.嗒嗒声不绝于耳。

      面前的成品区说大不大,只有大约两百平方。可堆在这两百平方里的钞票,那可谓是浩如烟海。成品区里放上了十来张大桌子,每张桌子的后面,都有一个工作人员在疯狂的把美钞往验钞机里放。原来这不绝于耳的嗒嗒声就是从验钞机里传出来的。

      谢文东的钱多得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拿钱出来的时候,他可谓是眼都不眨一下。

      几百万,上千万在他的眼里都是洒洒水,小意思。可是今天,他看到这么多钱的事情,还是受到的强烈的触动。银行卡上的一千万,一个亿还没有面前这实体的一百万来的让人惊撼。

      太震撼来了,那种感觉根本无法言语,钱山.钱山.还是钱山。当一个人拥有的金钱可以卖下所有有价值的东西的时候,这种纸一样的东西已经代表不了它真正的意义了。

      角落里,堆满了成捆成捆的美钞。只要越过几步,便可以亲手触碰到,这让众位兄弟有些神智错乱。大家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要是真是梦的话,他们真希望这个梦不会太早醒。

      首先神智错乱的是李爽和木子,再接着是格桑他们。这些家伙是直接跳入钱山。左边拿着五沓美金,右手捏着七万美钞。志得意满的说道:“东哥,我不走了。这种感觉太好了,好多的钱好多的钱啊。”

      李爽满脸堆笑,嘴都快咧出口水了。

      格桑一边拿一边笑道:“我今天至少要拿二十万。”

      李爽看到格桑在塞着钱,也是准备开拿…几位兄弟像个孩子一样,抱着美金直接开嘴亲。倒不是他们如何如何的守财奴,如何如何的喜欢钱,只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别说是手下兄弟们,谢文东都有天上掉下大馅饼的感觉。

      看来自己当初那不经意的一个念头,真的得到了回报。突然,李爽感觉有些不对,在没有得到东哥的允许钱,自己拿钱是不是不太合适呢。

      想到这,李爽像捡了元宝似的,眼睛啪啦的走到谢文东的面前,满脸赔笑说道:“东哥,我们可以拿吗?”

      谢文东笑着说道:“当然,只要你们拿的动,顺便你们拿多少。”

      听到谢文东的这句话,李爽木子还有格桑三位兄弟,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比一个的动作快。

      谢文东转过头来,对手下的兄弟们说道:“你们也去拿点美钞玩玩,就当是留个纪念吧。”

      “是,东哥!”袁天仲和任长风齐声道。刘波一边开捡,一边笑着对姜森道:“我说老森,这捡钱什么感觉。”

      姜森眼皮一翻,“去去,一边玩儿去,别打扰我。”刘波被气得不行,抓起一大叠美钞就往姜森身上砸,姜森轻松闪过。这个时候,任长风也‘运动’到了刘波的面前,他回答了刘波的问题。

      高傲的脑袋扬了扬,“我怎么有种采蘑菇的味道,好像这根本不是钱,而是蘑菇。”

      “英雄所见略同啊”刘波感叹道。

      看到众位兄弟疯狂的举动,程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大眼瞪着他们,表情夸张的很。

      谢文东走了几步,喃喃道:“随他们去吧,他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反正这都是假钞,就当让他们玩玩吧。”

      “玩玩?”这是文东会.洪门双料大哥谢文东说的话?程风感到相当的不可思议,在他的眼里,黑社会大哥不都是那种懂不懂就杀人,张嘴就玩女人杀人的人吗。

      可今天看到谢文东手下的这些高层们,十足的孩子气。这不免让他生出一股好奇。好奇之余便是理解,这这也许就是谢文东不同于其他的人的原因吧。看到自己身边这个长相稍瘦,除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外,并无特别的年轻人。

      程风咽了咽口水,虽然他明明站在自己的身边,可给人往往以千里之外的感觉。没人能猜得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唯一能窥探的便是他那对深不见底的眸子,邪魅而悠然只让人看的发凉。

      谢文东转过头,柔柔道:“有什么问题吗?”

      “哦,哦,没有。我只是想说这只是点放的地方,计算入库后的钱在后面。”程风动了动自己有些呆滞的目光,反应放音道。

      “哦?还有钱吗?”谢文东疑问道。

      程风点点头:“这是当然,现在我们看到的其实并不多。绝大部分的钱都在后面的保险柜里。”程风答道。

      程风没有把话说完,语气也变得犹豫不决。见程风还有话要说,谢文东笑脸以对,淡淡利导。

      程风继续说道:“我们每次和lisha做买卖的交易额在一个亿,这些还远远不够数。”

      “哦,是这样的啊。”

      谢文东点点头,赞赏道:“兄弟们都辛苦了,你安排一下,从公司的帐上提出一批钱,分给那些有功劳的兄弟。”“好的,谢先生。”程风一点没有犹豫答道。

      程风一抬手,指着一扇大铁门道:“谢先生请到这边来,我们的保险柜在这扇门的后面。”谢文东摇摇头,“算了,我就不进去了。我怕管不住自己开拿,把美金都拿回家。”

      “可是,这都是你的啊。”程风奇怪道。

      谢文东呵呵一笑,微微摇头:“是社团的,不是我的。”这个时候,李爽跑了过来。他的身体已经胖了一圈,就差四肢和脑袋没有等比例放大了。虽然在开捡,但是他的耳朵还是灵敏的很。听到程风说还有什么保险柜,这让本来就兴奋的李爽快要崩溃了。

      李爽着急忙慌道:“风,东哥不去,我去。快,快把前面的门打开吧。”

      程风望了望谢文东,又望了望李爽道:“好吧,不过我一个人打不开门。打开这扇门要两个人的钥匙,我只有其中的一把。”

      “那还有一把呢?”李爽问道。

      这个时候,一旁的那名叫徐安的主管走了过来,笑着说道:“爽哥,另外一把在我的身上,请等一下,我们这就开门。”

      说这话,两人一起走上前去。把各自的钥匙插进钥匙孔,一番秘密设置取消后,门被两人用力的推开。

      其他的兄弟也是好奇,看着门被打开,兄弟们鱼贯而入。跟在谢文东身边没有进入的只有五行,五行兄弟其实都没拿什么,刚才拿的钱都放回了原处。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要的只是那种美妙.从来没有的愉快感觉。

      和五行都差不多,袁天仲和姜森等兄弟只带了一小部分留作纪念。在他们的心目中,能够找到像一个东哥这样的人,并且尽心辅佐,这就是最大的财富。千金易得,知音难求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等到兄弟们都进去的时候,谢文东找了个地方坐下。时不时的,可以听到从里面的尖叫。光从这些叫声,人们很容易判断,那是某个花季少女被一大群流氓蹂躏的时候,从内心歇斯底里发出的求救。他们心中也会升起这样几个字眼“禽兽”。

      可知情的人知道,那不过是“见钱眼开”时的吼叫。如果高兴你就拍拍手,如果高兴你就跺跺脚,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在印钞厂没有待很久,谢文东一众便从坟地里走出来。临走前,谢文东向负责印钞厂的程风和徐安两人提了一些建议,两人更是虚心接纳。走完了在美国的最后一战,谢文东打算返回中国。他当前最大的敌人不是青帮,不是美联储,而是韩洪门。

      已经快到元旦了,韩国已经进入了新年前期的“严打”阶段。(韩国人过年在1月1日,和中国政府一样,为了维护这段时间的稳定,他们也会进入严打)

      谢文东总算找到了一丝可以放宽心的理由。去中国看看兄弟们,看看社团,看看金老爷子。

      确实,他有点想家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戴安妮局长            上一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坟地里的印钞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