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二章 美国洪门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飞机在美国上空盘旋,谢文东从舱口往下看,高楼林立,现代化的大厦气势宏伟,这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啊,以后的生活一定会更精彩。谢文东从怀中取出一张卡片,卡片通体漆黑,正面一个鲜红的杀字格外醒目。

    “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黑帖既出,绝无空归。勾魂索命,威震江湖。”

    谢文东握了握拳头嘴角微微上,一旁的黄坤从谢文东的身上感到了惊人的气势,虽然那只是一种感觉,可它却真真切切存在着。

    “把洪门交给这个年轻人一定不会错。”黄坤心中感叹道。

    一路无话,专机在美国洛杉矶的国际机场缓缓降落。一行人从飞机上慢慢走下,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黄坤说道:“文东啊,到了美国,就当到了自己家一样啊!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谢文东答道“:那就麻烦黄老了。”

    “什么麻烦啊,我们是一家人嘛,哈哈”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机场门口。

    人群中一位兴目朝路口摆了摆手,只见街道两旁驶来二十多辆清一色的雷克萨斯轿车,场面犹为壮观,任长风咧了咧嘴,用手捅了捅袁天仲,轻声说道:“天仲,黄老头”真有钱啊,任长风眼高过顶,在他眼中只看得上谢文东还有就是上任掌门金鹏。

    这不,身为洪门老大的黄坤辈分不知道比任长风高了多少辈,可任长凤在和底下总是叫他老头。袁天仲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灵敏一把拉过他,顺势给了他一脚,怒气冲冲地对他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任长风眉头一皱,低声说道:“小敏,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还是更年期提前到了火气这么大。”灵敏涨红了脸,过了好久才憋出一个字:滚。然后坐上轿车,轿车启动。“哎哎哎,等我一下啊,这该死的女人”任长凤嘟嚷了一声。

    车队在一懂三四十层的大厦门前停下,大厦两旁站着数十位膀大腰圆的壮汉,每人黑衣黑裤,一个比一个精神。这时,车门被打开,黄坤和谢文东纷纷走下车。“掌门好!”“嗯”黄坤摆了摆手。招呼谢文东进内堂。

    此时内堂里早就坐满了人,黄坤拉着谢文东在一张长形檀木桌前坐下。这时,美洪门各位堂主也纷纷入座。黄坤首先说道:“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大陆洪门大哥,谢文东。是我的好友金鹏的孙女婿,也就是我的孙女婿,大家以后要多和文东亲近啊”

    “爷爷”一个身穿披风,戴着墨镜,弯眉如月,白净如玉,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给人以眼前一亮的人突然站起来,“你不是开玩笑吧,要我嫁给他,你还是干脆一点,杀了我算了,”说完真的掏出一把枪。

    “小妍,不得胡闹,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黄坤说道:“文东,让你见笑了,这是我的孙女黄妍儿,小妍自幼父母双亡,被我宠坏了。”

    “黄小姐Xing格直爽,让人敬佩,何来见笑之说啊。”谢文东答道。“哦,对了,小妍是青龙堂堂主。”

    “嗯?堂主?”

    “不可思议吧,其实小妍自小就对枪械有很高的天赋,为洪门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个堂主的位置是她一步步爬上来的。”黄坤笑道。

    “真的很不可思议,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她是个学生呢”谢文东接着说:“不知黄小姐能否露几手让我和我的兄弟们开开眼界。”

    “切,懒得理你这个瘟东东。”黄妍儿答道,“哈哈”谢文东笑道。一旁的五行兄弟也笑了,这个女孩胆真够大的,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东哥说话,她是开了先河。

    小妍,不得无理,在辈分上,文东不知道比你高出多少辈,他要你露一手,你就露一手。爷爷,黄妍儿不情愿地拿起枪。

    只见她拿起桌面上的枪往地上一扔,砰,砰两声枪响,那把枪掉在桌面上,纯铁打造的枪管和枪上各有一处弹浪,再看黄妍儿,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把乌黑小巧的子母枪,枪口向上,如果不是枪口在冒着青烟,恐怕没人知道是谁开的枪。

    这时,谢文东的脑中划过一个人的名字,前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枪法排名世界第三的战龙。好,果然好枪法。谢文东赞道。

    连一边的五行兄弟,姜森,刘波这样的高手都自愧不如。还好黄妍儿不是敌人,要不然就凭这一手好枪法就是天王老子也得死在她手下。灵敏不禁感到万幸。

    文东啊,这位是白虎堂堂主狼歌。这位是朱雀堂堂主雷震,这位是玄武堂堂主战浪。人群站出三位壮汉。还有就是各位副堂主,这里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以后你会慢慢熟悉的。过几天,我打算去英国拜访英国洪门老大亚拍,可能会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由文东代理帮主之位,你们几个堂主要尽力协助他,明白吗?

    是。众堂主应道。瘟东东,爷爷有事找你。

    一大早,黄妍儿就扯着嗓子大叫,谢文东换上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走下楼来。你怎么穿得像个老头一样,呵呵,真有意思。黄妍儿笑道。

    谢文东笑着说:“也许,我是真的老了,哈哈”黄妍儿瞪着眼睛,像个怪物似的看着谢文东。你看着我干吗?我可对小妹妹不感兴趣啊,谢文东孩子气地说。

    “鬼才对你感兴趣,我只是想看一看认为自己是老头的人长什么样,对了,我对你这种老头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黄妍儿瞪着杏眼,怒气冲冲而去。

    谢文东摇头无奈而笑,这个黄小姐真有意思。在一名弟兄的带领下,谢文东只身一人来到黄昆住的地方、看到黄坤坐在沙发上,谢文东连忙施礼。黄坤摆了摆手,在一阵寒暄过后,黄坤慢慢进入了正题,他给谢文东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说道;文东啊,听说过神咒吗?”

    神咒,什么组织?谢文东脑中没有一点影响,在他的记忆里也从来没和这样一个组织打过交道。看到谢文东奇怪的看着自己,黄坤解释道:

    “神咒就是洛杉矶最大的黑手党,和我们的势力犬牙交错,与我们素来不合,他们可能会趁我不在的时候趁机占便宜。你要小心啊!知道了,老爷子,我会处理的。嗯,黄坤对谢文东的实力还是很放心的。不过,这一次黄坤的预料错了,知道谢文东的势力不可小看,神咒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相反的,谢文东不仅要和美国中情局(CIA)周旋,更要面对美洪门内部的敌视,而且是相当可怕的阴谋。

    美国洪门总部。

    谢文东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正在等手下兄弟把黄妍儿叫过来,商讨神咒的事。想深入了解神咒,没有比经常和神咒打交道的青龙堂堂主黄妍儿更合适的人选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直是谢文东屹立不倒的法则。、

    不一会儿,灵敏领着黄妍儿进来了。灵敏悄悄走到谢文东的身边,俯下身对着谢文东轻轻说道:“东哥,人到了。”

    嗯!谢文东缓缓睁。

    一旁的黄妍儿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谢文东,她发现谢文东长得非常清秀,虽然不帅,可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气势,眼神透出的那种自信,显得非常神秘。像是一团雾,抓不着,看不透,虽然此时谢文东就坐在她面前。

    “黄小姐,看够了没有?”谢文东微微笑道该死,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再想到了昨天自己说的话,不由的老脸一红,为了掩饰这种尴尬,黄妍儿赶忙转移话题。

    “文东东,找我有什么事。”我想知道神咒的相关情况。谢文东说道。

    黄妍儿问道:”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谢文东没有回答,背后的双手也没有任何动的意思,只是一个劲的望着她。

    黄研儿对那种感觉极度不舒服,像是有一只手在无形中压迫者她,让她喘不过起来,黄研儿见谢文东没反应,只得小声嘟嚷道:”不说就不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神咒是洛杉矶最大的黑帮。以经营黄毒赌为主,实力还是相当大的。不过,神咒五年前还是一个二流的帮派,自从这一任的教父乌德接手后,短短几年,突然崛起。先后吞并了数十个大小帮会,凌驾于洪门之上,速度令人之快咋舌。

    谢文东说道,那这个乌德不简单咯,有意思,呵呵。确实不简单,此人心思慎密,机警狡猾,很是难缠。

    由于洪门总部设在这,要是上面还有一个比洪门更加大的帮会在这,那就太不好看了,所以爷爷多次想灭掉神咒,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

    “:那这个叫乌德的教父平时有什么习惯啊什么的。”黄妍儿摇了摇头,耸耸肩道:“这得靠你去查了,反正猎鹰(美洪门的情报部门,其头目是一个叫做邹加强的四十岁大汉)兄弟是没有提供这方面有用的线索。”

    不过,”黄研儿眼珠子骨碌一转,接着又神秘的说道,”我觉得有一个事情可能对你有帮助。”什么事情?“

    谢文东感觉这个黄研儿还是很有意思的,就是喜欢钓你的胃口。

    据说此人经常去郊外,具体去做什么不知道。有言传说他去见一位世外高人,这个神秘人物负责神咒内部一批死士的训练,而这批死士就是的组织就叫做战魂。”

    “战魂?”谢文东问道。

    也许认为谢文东没听清楚,黄研儿又重复道:“战魂是神咒的杀手组织,它的老大相当神秘,我想要是真的确有其事的话,抓住这个神秘人,不愁乌德那个老狐狸不现身。

    嗯,确实好方法。”谢文东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做?黄妍儿有些急迫地问道。以后你就知道了。谢文东微笑着说,爱说不说,谁稀罕!黄妍儿嘟嚷了一下,转身离去。

    老森,.战魂就交给你了。。。有困难吗?’‘有东哥支持我,就算是美国政府,我也可以拼上一拼,何况一个小小的战魂’

    哈哈,谢文东笑了笑。自己的兄弟虽然没什么文化,可说出的话却比那些吃软怕硬的官员要硬气百倍。对了,老刘,小敏。你们尽快建成在洛杉矶的情报局,着重调查一下那个乌德见的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何许人也。谢文东说道。

    是,东哥,已经着手办理了,好在有美国洪门的支持,虽然不比国内方便,但一个星期内应该就可以大功告成。刘波回答道。

    嗯,对了,血杀和暗组的兄弟到了吗?

    谢文东说道差不多到了三分之一,由于人数较多,鉴证一时较难办下来。姜森答道。谢文东,鉴定方面可以叫美洪门这边想办法,另外,把那第一批在望月阁受过训的兄弟也调过来,有些事还是用自己的兄弟更为妥当,谢文东这样做无疑是明智,真是由于这批兄弟才帮助清楚了洪门内的不定因素,确立了谢文东在美洪门的领导地位。

    哦,对了,那批望月阁的兄弟到美国后先让他们分散开来,可以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是,姜森,刘波应道。

    一个星期以后,血杀和暗组的人员全部到齐,望月阁的四百兄弟也到位了(望月阁受训的文东兄弟本来有五百人,南北战争时,折损了三十余人,另外六十余人受伤未愈)这时谢文东的底气更加足了。此外,刘波和灵敏的情报网也已建成。

    暗组人员也在加紧收紧神咒情报,一场血雨即将开始。

    这天,谢文东正在喝下午茶,一旁的任长风正在擦拭他那把锋利无比的唐刀。

    这时,刘波和灵敏叩门而入。告诉东哥一个好消息,我们调查清了那个神秘人的底细,而且这个人东哥也认识,可以说是我们的老朋友。刘波有些情绪激动地说道。

    嗯?我也认识?我好像在美国没什么熟人啊。谢文东有些迷惑,看出谢文东的迷惑,刘波也不卖关子了,说道:“据我们的兄弟报道,那个神秘人奇丑无比,苍白色的脸,两只死鱼眼,五官扭曲,手臂断了一只,腿也瘸了一只”

    死鱼眼睛,那不就是~对!

    没错,他就是麻王,麻枫的哥哥_苍狼。

    啥?苍狼?任长风突然站起来。。和文东会兄弟相处甚久的任长风经常听到他们谈论起苍狼,说他如何如何厉害。心高气傲的任长风气不过,一心想和苍狼,比试比试。可是当听到苍狼受伤逃走后,任长风心里大感惋惜。

    现在听到苍狼在美国出现,他哪能不高兴东哥,让我去吧,我保证送他去见他的两个弟弟。说完,还故意甩了甩唐刀。看到任长风那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灵敏大感不悦,脸色一沉说道:“就你厉害,要不你直接要乌德把脑袋伸过来给你砍得了,多大了,还不知道改改你的臭脾气。东哥要是让你去,自然会和你说”

    你……任长风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他和灵敏,五行是一起长大的。彼此之间常说些不伤大雅的玩笑。

    好了,长风,一只没了牙的狼,杀他。脏了你的刀,我要的是乌德还有他的神咒,你放心,有你活动筋骨的时候。谢文东继续道,小敏,通知四位堂主开会,是该会会这个乌德了。是,东哥。

    晚八点,谢文东一行人到达内堂。而此时四位堂主早已等候多时了,谢文东招呼他们入座。四位堂主都有些疑惑,不知谢文东找他们来有什么事,谢文东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不多了,我们现在开会。近期我打算对神咒下手,各位堂主有什么异议啊”

    什么?除了黄妍儿对谢文东的计划不太吃惊外,其余三位堂主都感到吃惊

    “谢先生,我反对”玄武堂堂主战浪战了起来。

    “我反对对神咒开战。”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一双丹凤眼散发出精光,眼神中透露出不满,给我一个理由!谢文东柔声说道。

    谢先生你知不知道,神咒是洛杉矶最大的黑帮,两帮开战,不是说停就能停的,到时候你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个烂摊子,我没法向老爷子交待。

    战浪,说话注意点。狼歌扯了扯战浪的衣服,示意他说话不要那么冲,好歹谢文东还是黄坤亲任的代理帮主。那战堂主是打算反对咯。谢文东说道。

    是…砰一声枪响打断了战浪的讲话,战浪摸了摸脸颊,手上沾满了滚烫的血液,子弹在他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

    战浪有些惊恐地向谢文东看去,只见谢文东端坐在老板椅上,正悠闲地拿起一杯茶,再向旁边望去,一个身材健硕皮肤黝黑的人手中拿着一把沙漠之鹰手枪,枪口正冒着黑烟,看到这人的模样,战浪脑中划过一个人的名字_姜森,文东会血杀组组长。

    “也许神咒对于你来说很强大,可对于我,它就是一块小小的绊脚石。不把它搬开,我的道路就不能一直走下去。还有,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指手划脚,今天只是个教训,我不想看到下一次子弹射向自己人,”

    对了,我不是一个有始无终的人,美国很漂亮,我还不想这么早回中国。计划已经定了,各位堂主回去准备吧。说完,谢文东甩袖而去。

    除了一脸惊愕的战浪外,三位堂主心里都有一种感觉,这个老大很强,看着谢文东离去的背影,三人都叹了一口气。感觉谢文东一定会给洪门带来一个全新的高度,也渐渐心甘情愿地辅助谢文东,当然,除了战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章 斩杀苍狼            上一篇  第一章 山口组的背后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