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三章 斩杀苍狼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东哥,我们是不是把他们逼得太紧了,我们刚到美洪门,脚跟还没站稳,这样恐怕会有人怀有二心啊,姜森有些担心地问道。

    “有时候硬比软好很多。谢文东说道。老森回去准备准备吧,明天晚上,我们上山宰狼。

    “是,东哥。”

    第二天晚上,谢文东召集美洪门四堂和血杀暗组骨干,在会上,谢文东发布洪门一号动员令,将洪门级别开主战斗级别的红色,各方力量及洪门附属帮会统一由谢文东调遣,在谢文东的安排下,美洪门开始了对神咒征战的第一步_除去苍狼及其糜下的死士组织战魂。

    、谢文东安排血杀部分人员埋伏在苍狼所居的别墅的必经点,一来刺杀带队的神咒骨干,来阻挡神咒缓军,为谢文东拔掉神咒的这颗毒牙赢得时间。

    根据暗组的情报,苍狼的死士是分两部分居住的,一部分是和苍狼住在一起一来可以保护他的安全,二来可以防止敌人个个击破,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应,这部分人数是最多的,大概占了总人数的六成。大约两百人,另外一部分居住在距离别墅大概五百米的另一栋房子,人数大约有一百人。这就迫使谢文东分散血杀手力量,这让谢文东犯了难,血杀人员本来就不多,况且那些死士的战斗力又不弱,战斗可能会很难打。

    幸好刘波给谢文东提了个醒,黄妍儿枪法如此之高,其手下也一定有一批枪法出众的兄弟,由黄妍儿带领那些兄弟去对付那两百人肯定会绰绰有余。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谢文东于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黄妍儿。

    黄妍儿到是没什么意见,就是有一个要求,她要求和谢文东同行。

    谢文东幼不过她,也就答应了。

    另外,在谢文东与战魂交手后,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堂对与洪门交界的神咒地盘发动进攻,攻占神咒据点,把洪门势力连成一片。

    凌晨两点动手。谢文东看了看表,九点整还有五个小时,他要求所有兄弟都去休息,养精蓄锐,准备凌晨的那场恶战。凌晨两点。谢文东一行十多辆汽车浩浩荡荡向郊外压去。车队在别墅附近停下。谢文东下了汽车,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别墅。

    小声地对刘波问道,老刘,别墅附近的眼我赶快清理一下。已经清理了,东哥,做得好,说完拍了拍刘波的肩膀。

    上。谢文东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只见血杀人员从口袋中取出了黑色的面罩,面罩上绣着一个鲜红的杀字。带上了面罩和黑色手套的血杀人员散发出强大的强势,黄妍儿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支军队。

    一行人猫着腰急行到别墅围墙下,将近三米高的院墙对于他们来说如履手地,只见他们双脚一点,两手一握,一个漂亮的空翻人就到了另一边。如果是一两个人有这个娴熟的动作还没什么,要命的是如果上百个人都是那样就非常可怕了。

    几分钟,数百人就潜伏进了别墅,并且对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太可怕了,黄妍儿回过身,看了看谢文东。

    在月光下,那双散发着精光的眼睛是得更加神秘,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Xing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黄妍儿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吱的一声响,问开了。

    走。谢文东从腰下拿出一把明晃晃的手枪,冲了过去。黄妍儿也跟了上去。这时候,听到了声响的神咒士打开了灯。妈的这么晚了,谁还在外面。还让不让人睡了?看到大厅里突然多了上百个黑衣人,几个衣衫不整的神咒人员差点尿了裤子。

    你~你~你们是什么人?要你命的人,任长风一甩唐刀,锋利的刀身划过那几个人的脖子。咕噜咕噜,鲜血从脖子里喷射出来,几个神咒人员用手拼命地捂住脖子,不想让血液流出来。可是,无济于事,血液还是从指缝里涔出来,不一会儿,就进气的少出气的多了。

    杀,尽快解决战斗,能用枪的尽量用枪,声音不大,可在场的人员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见他们打开背上的皮包,拿起清一色的mpo德国造的冲锋枪,冲进各个房间。这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房间里不时传来惨叫声。格桑和袁天仲护在谢文东身边,生怕他有个闪失,毕竟子弹不长眼。短短的几十分钟,一二三楼就被清空,几名杀手正要向四楼走去,这时从楼上伸出几只冲锋枪管,一名血杀兄弟闪躲不及,当场被打成了筛子。随着神咒死士的反击。战斗到了着状态,不一会儿,双方的子弹全面告急。谢文东急,不知道对方的援军什么时候会赶到。苍狼更急,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他们都想尽快解决战斗,而楼道太过狭小,各自的实力难以施展开来。只有退到院子里和他们一块雌雄了。

    退,退到院子里去!谢文东喊到。血杀人员听了谢文东的命令,像潮水一样退了回来,有种的,就到院子一决高下。谢文东对着神咒人员大喊。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敌人残忍地杀害在睡梦中,神咒人员红着眼睛,扔掉早已打空的Qiang支,拔出军刺,疯了一样地往下冲,苍狼看了看被愤怒燃烧的毫无理智的手下兄弟,厉声说道:“回来!”

    看到此时苍狼的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血白的脸色也涨得通红,知道他动怒了,神咒人员垂头丧气地退了回来。

    苍狼掏出手机向神咒教父打去电话,要他派出人员支援自己,没想到还没等他说话,就传来乌德的急迫的声音,麻,赶快把你的兄弟带过来,刚才底下兄弟报告说,据点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袭击,手下兄弟损失惨重。

    是,教父。苍狼挂了手机,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得靠自己了,这时他又拿起电话,打给另外一百兄弟,电话接通了,可是电话那头异常吵闹。

    麻大哥,我们受到袭击了,对方很厉害,枪法很准,我们的兄弟死得差不多了……还没等对方说完,对方就传来一声惨叫声,接着就是电话落地的声音。“啪”手机就没了声音。

    兄弟们,我们可能要来生再见了。说完,甩掉了手机,掏出袖剑,杀,苍狼发出了进攻的命令。等得就是这句话,神咒人员像猛虎下山一样,冲下楼来,此时,谢文东正在院子外面等着他们。谁是你们的头目,叫他出来说话。

    一名神咒人员拎着军刺,指向谢文东的兄弟们。又来一个送死的,我去!袁天仲踏着稳健的步子向对方走去。你是谁?

    对于一个死人来说,有必要知道对手的名字吗?袁天仲笑道。

    嗯!那名神咒人员有些疑惑,突然,一道剑光映入他的眼睛。只感觉自己的头部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接着身体就不自觉的摊倒在地上。他到死都不知道袁天仲是怎么出手的。啊!看到自己的兄弟还没出手就被对方给杀了,这青年他还是人吗?不过吃惊归吃惊,毕竟战魂他不是一般的小组织,成员有着极强的组织纪律Xing,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的对手,可还是有十多个神咒人员向袁天仲杀去。

    “真麻烦,”袁天仲眉头皱了一下。掏出软剑,一段电光火石之后,那十几号神咒人员就再没人站得起了。

    这时,神咒人员分开了一条道路,苍狼从人群中走来,阁下好身手啊,不知阁下的师父是谁?袁天仲看了看那张苍白的脸,虽然他没见过苍狼,但从谢文东的描述中,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就是被谢文东砍掉一只手,受伤逃走的苍狼,袁天仲冷眼看了看苍狼说道,你还不配知道,说完,把软剑向上一挑,准备会会他。天仲,回来。谢文东制止了他。

    不知道谢文东为什么阻止他杀苍朗。袁天仲有些疑惑,不过他还是退了回来,谢文东走上前,对袁天仲说道:“天仲,你先休息一会。”说完拍了拍袁天仲的肩膀,弄得袁天仲一头雾水。

    谢文东走上前,笑着对着苍狼说道:“苍狼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看清来人的面容后,苍狼气得发抖,但他的自控力很强,表现出来的只是指尖很轻微的战栗。

    要说他和谢文东有深仇大恨也不过分,谢文东杀死自己的两个弟弟不说,还把自己弄得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苍狼厉声道:“谢文东你真是阴魂不散,一直以来,我都不敢忘记当年的耻辱,药不医假病,酒不解真愁,我想今天是该结束的时候了,谢文东你的命今天是我的。”

    苍狼兄,好的的口气啊,我找你可是找得很辛苦啊!你的两个弟弟应该在九泉之下会很寂寞,我想是时候,你该下去陪他们了。“谢文东幽幽道。”

    谢文东……苍狼拿着袖剑,向谢文东冲过来,谢文东拿出一张黑帖,向前一飞,黑帖即出,就是下达进攻的命令。

    杀~~

    血杀兄弟拿出开山刀,向神咒人员杀去,谢文东身旁的任长风,袁天仲,格桑三人迎上苍狼,而五行等人保护在谢文东身边,生怕谢文东有些闪失。谢文东悠闲地点燃一支烟。饶有兴致地看看激战的四人。

    只见苍狼一剑刺向赤手空拳,看起来傻呼呼的格桑。格桑也不避让,把砂锅大的拳头圆了,朝苍狼的面门打击。即使苍狼可以一剑刺伤格桑,格桑挂着劲风的拳头也可以把苍狼的面门打碎。意识到情况不对,苍狼忙避让。身体下意识地向一边倾倒。

    可被谢文东伤过的那只腿严重减唤了他的速度,他的头是避让了,可是他的那只被砍掉手的肩膀就没那么幸运了,格桑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苍狼的肩上。

    啪地一声,骨头碎了。苍狼咬了咬牙,趁被打飞之际,把袖剑往前一递,格桑躲闪不及,被刺中了肩膀,好在苍狼出手仓促,对手皮粗肉厚的格桑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大伤。

    否则,里凭苍狼的身手,这一剑足可把肩膀刺穿。

    这时两位杀神任长风,袁天仲赶到。

    看到受了伤的格桑,任长风心中感叹到这苍狼果然不一般。在腿受伤,独臂的情况下苍狼竟然可以伤到东哥手下排名靠前的格桑。其武功到了骇人的地步。

    格桑,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收拾他,任长风说道:“没事,我没事”说完还故意甩了甩手臂,证明他真的没事,唉,真拿你没办法,袁天仲看了看苍狼,说到:“苍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哼,你们三个一起上,把本事都使出来吧,苍狼对他们一笑,不过笑得有些无奈。那就不要怪我们以多胜少了,兄弟们上,三人联手围攻苍狼。

    苍狼不仅要应对格桑的拳头,还要防着任长风的唐刀和袁天仲的剑。不一会儿,苍狼的额头上就见了汗,一个不留神就被任长凤的唐刀刺穿了手臂,可苍狼也算是个汉子,连吭都没吭一声,硬生生地握住了唐刀,把它从血肉里拔出来了,失去了兵器的任长风只得抽身而退,而一旁的袁天仲抓住这个时机,舞动剑花,以敏捷地速度来到了苍狼的后面,把剑伸到沧狼腋下以其霸道的力量砍掉苍狼另一只手臂,啊_苍朗发出凄惨的叫声。

    三人走到谢文东面前,问道,东哥,是不是留下他?谢文东悠悠地笑了,苍狼对于神咒来说,确实很重要,不过,他现在已经成了废人,想必乌德不会为了一个废人而轻易上当,留着他也无用。长风,送他上路吧。

    是,东哥,任长凤走到苍狼面前,对着他说:“记住,老子叫任长风,到阎王那儿,就说是老子送过来的。”

    接着,便是锋利的一刀,苍狼的头被一刀砍掉,掉在地上,在场的血杀兄弟和神咒人员,都停下手来,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几名神咒人员最先反应过来,怒喊着冲向谢文东,砰砰砰。几名神咒人员的脑袋突然炸开来了。红的,黄的,绿的,白的洒了一地,在场的人员虽然杀过不少人,可还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场面。

    哇_一个人吐了,接着就传来大片呕吐声。谢文东有些奇怪地转过来,刚才和神咒交战时,兄弟们的子弹都用光了,现在唯一的手枪里还有子弹的只有自己的银枪了。难道有兄弟剩了子弹。谢文东看了看来人。

    一双蓝色的眼睛,金黄色的头发还有高挺的鼻子,这是典型的美国人嘛!

    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来历,看出了谢文东的疑惑,黄妍儿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属下,青龙堂的堂主杰克琼斯,这群兄弟刚完成了干掉其余战魂人员的任务”哦,谢文东点了点头。

    看到对方又来了上百人,还携有Qiang支,神咒人员吓得差点尿裤子。这仗还怎么打,最好的办法就是投降了,纪律一向严明的神咒人员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保命要紧,一个个扔掉武器,大喊投降。想到堂堂洛杉矶一大黑帮神咒的成员是如此的贪生怕死。谢文东不禁有些失望。

    黄妍儿看到如此狼狈的神咒人员,心里特别高兴说道:“文东东,既然他们说投降我们就回总部吧”

    不,还有件事没做。什么事?黄妍儿有些好奇。那就是_杀了他们。谢文东说道,什么,为什么?黄妍儿大感意外。

    为了确定洪门的威望,要让洛杉矶大小帮派都知道,我们才是王者。文东东……这…辞行命令吧。别忘了,我现在是代理帮主!

    谢文东说这话时,眼睛散发出了精光,流露出一股王者风范。是~东…东妍儿答道。接着传来一连串的机枪扫射声和惨叫声。这不是战斗,而是赤裸裸的枪决。

    谢文东啊,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黄妍儿心里疑问道。结束了一晚的战斗,谢文东留下姜森和部分血杀人员配和青龙堂副堂主杰克琼斯及其手下人员打扫战场。其他人先行回堂口。说是打扫战场,实际上就是把死了的,没死的神咒人员通通拉到一个大坑里就地掩埋。

    再在别墅的里里外外浇上汽油,在一把火烧个干净。姜森做这种事得心应手,谢文东还是很放心的。谢文东一行人踏着夜色,缓缓向总部驶去。车上,黄研儿忍不住问道:“东哥(由于黄研儿见识到了谢文东的做事风格,再也不敢对他不敬了,倒不是因为怕他,而是敬佩,她相信谢文东对于洪们来说决对是个契机。)你为什么要灭掉神咒呢?

    虽然神咒于我们素来不合,但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有必要倘这趟混水吗?黄研儿问的也是美洪们内部关心的问题,这关系着美洪们的发展趋势,也影响着洛杉机的整个黑道,这不得不让黄研儿想弄明白。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四章 神父之死            上一篇  第二章 美国洪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