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四章 神父之死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小研,”谢文东靠在车座上悠悠地说道,“美洪门在美国各地都设有堂口吧,但是那些堂口顶多只能算是洪门的拳头,而控制这些拳头的就是现在位于洛杉机的洪门总部,拳头打散了还可以再握,可一旦控制这些拳头的总部有什么散失,那就什么都玩完了。

    所以,我们要清除洪门总部附近的一切不稳定因素。而神咒,就是这这因素之一。”

    “恩,东哥,我懂了!”黄研儿答道。“东哥,等干掉了乌德后,我带你去到处看看吧。这里的海可是很美的哦!那可是养眼的好地方”黄研儿笑道。“呵呵。”谢文东不置可否。“对了,黄小姐忙活了一晚累了吧,我叫水镜送你回总部。”

    “哎,等等,你不回总部吗?”黄研儿一会儿才意识过来。

    “我们还有事要办。”谢文东神秘的说道。

    “噢,我明白了!”黄研儿装出一副我理解的样子。“你个小丫头,想什么呢?”谢文东说道。“那你们去干吗?”

    “看戏!”看戏?”这么晚了看哪门子戏啊!”黄研儿不解。

    “明天你就知道了!”“爱说不说。”黄研儿嘀咕了一下。

    夜,真静。大街上除了几个浓妆艳彩的小姐来往地穿梭,没劲地抽着烟外,几乎看不见行人。谢文东一行十几人走在街道上,冰冷的街道被走的咔咔作响。

    几个小姐眼前一亮,扔掉手中的香烟。

    向谢文东一行走去,几名暗组成员想走上前去赶走她们,谢文东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后。有一种说法:“世上有三种人看人很准,妓女,出租车司机,小偷。”他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们的猎物。

    这不,她们看的出这个年龄不大的青年就是这伙人的头。于是,几个小姐都往谢文东走去。“先生,可以请我喝一杯吗?(英)

    一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女子说道。“很乐意!”(英)

    谢文东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这天晚上,对于乌的来说,注定是个难熬的夜晚。一场战斗,输的彻低。办公室。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低着头,一位体型微胖,身材魁梧的汉子正在对他们指指骂骂!这个就是大名顶顶的神咒教父…乌德。

    “你们这群饭桶,到底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人?滚啊,去嚓啊!”一行人逃似的离来了办公室。这时,一位小弟拿了一个报表走进来,说道:“教…教父,这是刚统计出来的各堂口的损失情况…”(英,以下略)

    乌德一把接过报表,一页一页地翻起来,越翻越来火,看了几页,乌德一把扔掉,大骂:shitshit。原来,情况比乌德想的要严重的多。

    实际情况比乌德想的要严重的多。

    根据报表来看,神咒各堂口的地盘丢了差不多两成,人员损失差不多三成,这还不包括那批还没音讯的战魂人员,在乌德看来,这些损失还能接受,毕竟己方是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战斗的,关键是苍狼和他的战魂组织不能有事。

    地盘丢了还可以再抢,人员没了还可以再收,但要是花了大力气训练的战魂都没了,那就什么都完了。

    可是,俗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正当乌德着急知道神咒情况时,神咒情报部门头目推门进来了。

    “教…教…父,战魂兄弟们…全部战死了…”(英)“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他门有三百人,三百啊,就算他们是一群猪,敌人要抓也得抓三天,何况他们是我们最精锐的战魂兄弟啊(英以下略)。

    “下手的是中国大陆的文东会的血杀,在现场发现了文东会的信物~黑帖。”

    血杀是文东会的杀手组织,其成员精通破坏,暗杀等活动,且身手高强。远在战魂兄弟的整体水平之上。根据部分逃出的兄弟交待,他们是遭到了敌人的偷袭,大部分的兄弟是被杀死在睡梦中,兄弟们还没来的急反抗,就被杀了,真是太可怜了…情报头目难过地说道。

    “shit,谢文东!”乌德大骂。

    给莱克警长打电话,告诉他要不谢文东死,要不他死。

    “是”情报头目说道!(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有人说一个黑帮老大就敢这么要挟堂堂的警察局长,那美国不就太不安稳了,这也太假了吧。实际上这是有可能的。美国是民主资本主义国家,控制国家稳定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钱。有钱就有了一切。另外美国是允许公民携带Qiang支的,警察被杀死在街头的事是常有的,所以美国警察没中国警察那么威风。其警长很多都是黑白通吃,八面玲珑的角色,美国官商匪勾结的情况也比中国要严重的多。)

    忙活了一晚上,乌德要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免有些疲惫,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假。

    一旁的保镖关心地说道:教父,天快亮了,想毕敌人不会有什么动作了,您该休息了。”“恩,给我准备车,回去!”

    “是,保镖应道。乌德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正等在他回家的路上。”

    已经是零晨五点了,街道上清洁工已经开始工作了,街尾的几辆旧捷达不显山不露水的停着。车内,谢文东正半眯着眼靠在后背椅上养神。

    “东哥,你觉得猎物会来吗?

    这已经五点了,我们都等一个多小时了。金眼不解的问道。”会的,他一定会的。根据老刘的情报,此人好色如命,且神咒老大作惯了,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他今晚一定回他情妇那里的。我们等着就是了。谢文东说道。没过几分钟,几辆黑色的小轿车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金眼说道:“东哥,来了!”金眼神色紧张地说道。

    “劳拉小姐麻烦你了!(英)“没问题(英)!那名小姐爽快地答应道。要是她能听的懂谢金二人的谈话,就算拿枪指着她,她也不一定会去!

    东哥,她杀的了乌德吗?金眼问道。

    “万事都的靠自己。”

    “那东哥为什么还…”

    “呵呵,就算先给乌德一份见面礼吧。”谢文东笑道。乌德一行乘坐三辆汽车而来。突然,前面那辆车子一个猛刹车,差点使乌德乘坐中间那辆汽车撞上第一辆车的车尾。

    “shit,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下去看一下。”(英)乌德指了指身边的保镖。“是!”保镖下了车。他走到前面那辆车子面前,问下了车的弟兄:“出了什么事?

    ?有人拦车。一名神咒人员回答,就是她。(英)”

    并指了指身边一个早已被控制的女子。“放开我,我只是送信的。放开。(英以下略)那名女子挣扎着。

    “送信?送什么信?那名保镖问道。

    “这封,但我们看不懂,好像是中国字。”一名神咒人员拿出一张纸。“拿给我看看,我懂一些中国字。”那名保镖说道。

    “给!”

    “恩,让我看看…这好像是说:乌德…教父…一份薄礼…请笑纳。k_Zha弹,应该不错…k…k…什么,k.快跑…还没说完,不远处的金眼微笑着摁下了一个小巧的开关。“轰”爆炸声从那名妓女的钱袋发出,当场炸死五人。连后面的乌德都震动不小。

    说起来k这种Zha弹在黑道极为少见的,这种Zha弹威力小,杀上力也不大,但是其优点在于隐避Xing能好,只有一张纸的厚度。

    一般是被特工用于暗杀行动。谢文东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搞到的。谢文东一行把那个妓女带到路旁的酒吧里,要求她帮他们送一封信,并许诺一万美金。

    听到有这么简单的事,还给一万美金,这真是天上掉馅饼了,所以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可是她到死都不知道,让人为之疯狂的钱里居然藏了k这种Zha药。所以说天上不会掉馅饼。

    乌德听到爆炸声,立刻意识到不好,“调头!调头!”乌德大喊。汽车赶紧回调。

    “给总部打电话,叫人过来支援。”(英)车子里的人有的打电话话,有的忙警戒,乱成一团。

    “哧……刹车声顿起。该死,什么事?乌德问道。“前面有车挡道。”一名神咒人员答到。“什么?退…转弯,快点…”

    乌德算是吓破胆了,见着弯就转,见路就进,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闯。“哼,乌德这是自寻死路。”

    在兵法中讲究以不变应万变,乌德在不知道敌人的情况下就盲目地逃生。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他这时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地形好的地方,倚仗有利地行和敌人周旋,尽量拖到己方的弟兄过来增援,这样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乌德一行被逼到一栋刚施工的小楼内。

    “什么人?”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看守工地的工作人员提着警棍说道。

    “砰,砰”回答他的是两声枪声。那名保安一下子就瘫了下去,在看他,额头上多出两个血洞。

    “喂,兄弟门都到了吗?

    什么,你们的车子的轮胎被铁钉扎爆了,那你们赶快到克林顿大街号附近。我们和教父被困在这了…“什么,没车子,你是猪头,你不会用两条腿走过来啊。”这名保镖也是急了,在平时他哪敢和堂堂的副堂主这么讲话啊

    。那名带队的副堂主听出了保镖的语气,意识道了教父的处境艰难,他也不理会。对手下说道,下车,跑步去。可是,时间不等人,谢文东不会让他等太久的。

    “东哥,要不要冲进去?灵敏问道。“小敏,你说现在乌德最想干吗?谢文东说道。“当然是拖延时间了!

    “聪明,谢文东笑道,“那我们就给他这个机会。”““给乌德喊话,就说我想跟他谈谈。”谢文东向一个翻译招招手。

    “是,”翻译大喊,“乌德教父,我们东哥要和你谈谈。“有什么好谈的,有种的就进来。”里面传出一个声音。

    “呵呵,金眼,你去把他们停在外面的车开进来。”谢文东说道。“是!”谢文东在金眼去开车的时候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乌德谈着。

    “即然你想拖延时间,我就陪你玩。”谢文东心里想道。乌德和谢文东越谈越感到疑惑,己方在拖延时间,而谢文东也好象在拖延时间。

    这不对啊,按理说,这个时候是进攻的最佳时机,等到己方的兄弟到了,那他就没机会了,到时谢文东能不能走出去都是个问题,谢文东不是傻子吧。”谢文东当然不是傻子,相反,他比世界上很多人都聪明。正当乌德疑惑不解是,一辆车冲了进来。出于本能,两名保镖抬枪就射。“轰。。。”一声巨响把那辆车炸成了废铁。强大的气浪把乌德掀开了几米。手下兄弟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玻璃划伤。还好,他们反映够快,要不然,他们的活活炸成碎肉。

    几名保镖顶着双耳嗡嗡叫,身上流血的痛苦,成半圆形围向那辆汽车。

    “有什么情况?”(英)

    乌德向一名保镖招了招手。那名保镖收起枪跑过来说道“教父,汽车被洒上了汽油,汽油箱的盖也打开了。刚才的那一枪引起了爆炸。”(英以下略)。“

    “那车里的人呢?”乌德问道。

    “车子里没人。可能早跳车走了!”

    “该死的…”乌德还没骂完,又一辆汽车冲了进来。这一回,乌德的保镖们们学聪明了,再也不敢乱射了,只得小心翼翼的瞄准轮胎射击。轮胎被打暴,汽车一转,撞上了墙体。“嘭”墙体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恩,乌德学乖了,呵呵。谢文东悠悠而笑。还没等乌德缓过神来,又一辆汽车冲了进来。“该死的谢文东,真把我们的车当废铁了。”一名保镖说完还可惜地望了望那两辆被谢文东毁掉的林肯轿车。来不及多想,他又和其他保镖瞄准了轮胎射击。他们认为和先前两次一样,这一次又是“无人驾驶”和“汽油炸蛋”。

    可是他们错了,这一次迎接他们的不是汽油,而是冰冷的子弹。

    正当保镖们“很努力”地射击着轮胎,弯弯扭扭行驶的汽车快要撞上水泥基柱时,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使汽车停了下来。神咒的保镖们大为不解。怎么可能没人的汽车会自己停下来呢?

    正当神咒保镖大为疑惑时,从车窗上突然伸出了几把小巧的手枪…….。

    啪,啪,啪”几名保镖眉心中弹,一命呜呼。另外几名保镖乘血杀换弹夹时机,扔掉打空的手枪,冲向血杀兄弟。“还没有换好他们就冲过来了,血杀人员不得不扔掉枪和他们肉博起来。两名保镖迎上了一名血杀兄弟。两保镖分袭前胸和下体,那名血杀兄弟避开了来自下面的威胁,却无法避开上面的威胁。拳头重重地打在那名血杀兄弟的前胸。

    “哇…”那名血杀兄弟吐出一口血。正当那名保镖洋洋得意时,那名血杀兄弟忍住痛,朝那名保镖的面门打去。那名保彪一张口吐出两颗带血的大门牙,乘这个时机,他反手掏出匕首,深深刺进他的胸膛…这只是战斗场上的一角,姜森带领三个血杀兄弟把神咒的几个保镖打的是鬼哭狼嚎。

    一旁没动手的乌德看得是心惊胆颤,他不明白为什么敌人如此之强。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悄悄的掏出一把枪,扔给了附近的一名保镖,他明白自己的枪法并不好,枪在他身上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但对于那个保镖就不一样了,他的枪法可是数一数二的。那名保镖避开血杀兄弟的追杀,大退一步,准备开枪。

    “砰”一名血杀兄弟脸上贱满了血。在看那名拿枪的保镖,那名保镖脑门上多出了一个血洞。表情惊愕,手指正扣在扳机上,但他再也没机会开枪了。“妈的,想用枪?去你妈的!”那名脸上全是血的血杀兄弟狠狠地把尸体踢倒在地。“乌德教主,久仰了。(英)”声音从外面传来。乌德好奇地看着来人。“你是…谢文东?”(英以下略)乌德有点胆颤心惊地问道。“是。”谢文东笑着答道。“啊…啊…”乌德回头看了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见战团中不知何时来了两位白衣俊秀的青年,手中挥舞着不知道是什么兵器。两位青年下手极为狠毒,不是断手断脚,就是身体被斩成两截。乌德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今天的事全是你做的?明知道和谢文东有关系,乌德还是问他,他不相信一天之内,堂堂的洛杉机第一大帮神咒如此不堪一击。“是。”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五章 测慌仪            上一篇  第三章 斩杀苍狼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