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五章 测慌仪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们以前并无恩怨,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很简单,寻求发展。”“我今天会死?”“会!”他们两个用的是英语,谢文东的兄弟们不懂英语,只有灵敏和刘波能听的个大概。两名白衣青年解决掉乌德的保镖们,大步走到谢文东的身旁,其中一个青年说道;“东哥,和这洋鬼子多说什么,让我杀了他!”说话的这位正是任长风。

    乌德看都没看他,对谢文东说道:“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英)“不行!”谢文东冷峻地说道。这回他用的是中文。

    乌德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也猜到了。“哈哈…”乌德大笑,“谢文东,你相不相信,今天,我会和你一起去见耶稣。”(英)“阁下恐怕没那个本钱。”(英)谢文东环视了一下被杀的待尽的乌德保镖们。

    “不知谢先生是否听说过我手下的战魂死士。(英)乌德说道。“是的,就在几个钟头前,我刚杀了他们,是全部!(英)

    谢文东特意加重后面几个字的发音。“不,你错了,他们并没有全死…”乌德笑了,眼中散发精光,谢文东看的出来,那是临死前的喜悦。

    一个黑影突然从乌德后面高高的货物堆中跃出,直冲向谢文东。速度极快。一旁的姜森和刘波率先反应过来,

    “砰砰…”两颗呼啸而来的话子弹怒吼着射向那个黑衣人的胸膛。

    可是,那个黑衣人只是倒退了一步,又冲了过来。

    这大出姜刘两人的预料,按理说,那两颗子弹足够要他命了,可是那个黑衣人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不好,东哥,有Zha弹,快跑!”眼尖的刘波隐约看到杀手身上的导火索。

    可是,这时,杀手已经离谢文东只有几步远了。谢文东想跑也跑不了了。这时,三名血杀兄弟急忙挡在谢文东面前,拦住那名杀手。这为谢文东和他的兄弟们赢的了宝贵的几秒钟。

    “兄弟,放开,快跑…”谢文东的话音还未落,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血杀的三名兄弟被炸开,断手断脚被分散的满地都是。

    强大的气浪把谢文东掀出几米。在场的所有人都震趴在地上,由于大部分的弹片射进了血杀兄弟的身体里,其他人只是有些轻微的刮伤,并无大碍。

    只是耳朵胀的厉害,常年习武的袁天仲首先适应了这种感觉。他挣扎着起身,掏出软剑,控制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乌德,不一会儿,谢文东和其他人也慢慢站了起来。任长风甩了甩酸痛发胀的手臂,骂道:“这就是神咒的死士?真他~妈变~态。”

    姜森走上前去,看到被炸的不成人形的兄弟,差点哭出来。自己把他们从中国带过来,就有责任把他们完好无缺地带回去。谢文东拍了拍姜森的肩膀,轻声地说道:“兄弟们的荣耀,要用敌人的血来jianzheng,乌德会为他的愚蠢付出应有的代价!”

    刘波走到那名奄奄一息的杀手面前,感到很奇怪,杀手竟然没死。

    他用开山刀挑来他的衣服,原来,那名杀手穿了防弹衣。怪不得子弹杀不死他。不过,这时防弹衣都被炸开了,杀手的肠子都流出来了。

    看起来活不了多久了。刘波走到谢文东的跟前,说道:“东哥,他们怎么办?”

    “老规矩,发帖。”

    “是!东哥。”黑帖和子弹同时落下,乌德,堂堂的洛杉机第一大帮神咒的教父,就这样死在谢文东的手下。

    一行人绝尘而去。乌德的援军在十几分钟后就到了,不过他们找到的不过是乌德的尸首,还有一张沾满血迹的黑色卡片。

    第二天,谢文东从梦中醒来,已经到中午了。他摸了摸正在打鼓的肚子,招呼五行下楼吃饭。下了楼,客厅里早已人满为患了。

    看见谢文东下来,众人纷纷施礼。“各位兄弟,大家都饿了吧,我们去吃顿好的,走。”谢文东笑道。

    “东哥,我都饿了。”人群中传出一个特大号的声音。

    “啊,小爽,你怎么来了?”谢文东大笑道。“是强子拉我来的!”李爽笑着这拉了拉身旁的一位黑衣汉子,这不是高强还是谁。“拜托找个新理由,每次都是说我拉你来的!”高强挑了挑眉毛道。

    “呵呵”李爽干笑道。“东哥,我们都三个礼拜没见你了,我和强子就商量了一下来看看东哥。”三个礼拜?有这么久么?恩,好像是。为了应对神咒,己方建立情报网,找情报,备战,确有两三个星期了。”谢文东点了点头。

    “兄弟们,别站着了,去吃饭吧。”

    “东哥,手下兄弟已经把酒店预订好了。”黄研儿说道。“哇,东哥,好漂亮啊,她是谁啊?李爽对着黄研儿色咪咪地笑道。

    黄研儿确实是少见的美人胚子,自来美人,不是温雅秀美,便是娇艳姿媚,这位黄小姐却是十分美丽之中,更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态,同时雍容华贵,自有一副端严之致,令人肃然起敬,不敢逼视.,怪不得李爽看了大点其头,

    “这是黄老爷子的孙女黄研儿,小爽,你要不要我帮你搓和搓和啊?”谢文东好笑地看着李爽和黄研儿。只见黄研儿和李爽脸都红了。

    黄研儿嘟嚷道:“我可不希望我的未来老公是个几百公斤的大胖子。”她的话,其他的人没听到,一边的高强听的清清楚楚,高强摇了摇头,暗道这个黄小姐倒是个直爽之人。“李爽低着头轻声地说道:“还是不要了吧…”

    站在一旁的高强看见李爽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骂道:“瞧你那个怂样,没出息。”李爽怒目而视。

    “好了,我们先吃饭吧。”谢文东说道。听到吃饭,李爽精神为之一震,“好,东哥,我们去吃西餐。”就在这时,一对警察走了进来,带队的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他走向前来,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谁是谢文东?”

    “找东哥干吗?”

    “到底有什么事?”…众人七嘴八舌地问道。

    “你是谢文东吗?”(英)那名带队中年人指了指正在说话的一美洪门小弟说道。

    “不是。”(英)“不是就不要说话。”(英)

    “委德队长,好久不见。”青龙堂副堂主杰克琼斯说道。“你是谢文东?”带队警察问道。杰克琼斯一愣说道:“亲爱的委德,你不认识我,我是琼斯,你怎么了?”“把谢文东叫出来!”(英,以下略)一名警察大声说道。

    谢文东向前一步,说道:“我是谢文东,有什么事?”我们怀疑你和昨晚的惠特尼山庄火拼案,华盛顿大街凶杀案,以及叶尼商业街的黑道火拼案有关,这是逮捕令,请跟我走一塘。”

    眼看着他们要带走谢文东,谢文东的兄弟们那里肯答应,一个一个涌上前去。

    “怎么,你们想袭警?(英)一名警察拿出手机想要增援。”

    “他~妈~的”李爽一把扯住那名警员,厉声说道:“动我东哥,你试试看?”那名警员虽然听不懂李爽说的话,但看李爽的表情,面露凶光,好像一口要把他吞了似的。他的手好像僵住了,再也没有勇气按下电话键。“你们想干吗?造反吗?”(英)那名叫委德的带队组长一招手,所有的警员都把枪上膛,一起围了上去。

    “在场的洪门兄弟看到这种场面不干了,全都围了上去,高强更是直接,一把开山刀抵住那名组长的脖颈,这下好了,警察围着谢文东,而洪门兄弟又围着警察,真应了那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谢文东,你到底想干吗?这是美国,不是中国。”(英)

    “谢文东挥了挥手,示意兄弟们退下。他走到那名组长的面前,说道:“当然,我当然知道这是美国,你问我想干什么,我倒想问你想干什么,我是中国人,别说你们没什么证据表明那是我做的,即使有证据,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不是吗?哼哼(英)

    谢文东的一番话把那个叫委德的组长,说傻了,按照国际惯例,本国人在他国犯了法,他国是没有权力处罚的,需要引渡回本国受审。

    可是,谢文东在中国根深缔固,搬倒他的机率很小,要是在美国掌握了他犯罪的铁证,到时就可以利用外交手段向中国政府施压了,想道这,委德忙陪笑脸;“谢先生,刚才是一场误会,我们只是要谢先生配和调查一下!把枪都收起来!”

    (英)“脸还变的挺快!”谢文东眯了眯眼心里想道。

    “东哥,小心有诈!”高强警惕地说道。

    “放心,我心中有数!”谢文东拍了拍高强的肩膀。“我们走吧!(英)乘走过李爽身旁时,谢文东低声说道:“快联系中国大使馆。”李爽微微点了点头。

    谢文东和委德坐上同一辆警车的后座。车子起动。谢文东看了看委德,微笑说道:“乌德和你是关系不错吧。”(英)

    一旁的委德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随之取代的是愤怒。他也看了看谢文东,哈哈大笑道:“谢文东,你很聪明。”我好像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吧?(英)”

    “确实没有,猜的,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了。(英)”“呵呵,委德笑的有点勉强,“你可知道我和乌德的关系?”

    “愿闻其详。”(英)“我们是兄弟,亲~兄弟。(英)”“乌德,委德,我早该想到。”“你现在知道也不晚,放心,你现在不会死,不过接下来~就难说了~哼哼(英)”

    ““哈哈,没人能让我死,现在不行,将来也不行。”谢文东大笑道。

    同时扣住金刀,打算有什么情况就抢先下手,干掉委德。”可是,一路什么事情都没事发生。这不免让谢文东有些迷惑。难道委德是想在他回来的时候下手?

    谢文东被带到一个黑暗的审讯室,审讯的是洛杉机联邦警局的分局长。

    (美国各州的警察职衔是各不同的,就拿纽约和洛山机来说,纽约的警察职衔有十级。洛山机的职衔有九级,分别是:局长,副局长,分局长,上尉,组长,巡官,刑警,巡佐,警员)“谢文东,我还是劝你早点交待,要不然…”(英)胖胖的分局长叼着雪茄说道。“要不然怎样?(英)”谢文东反问道。那名分局长走到谢文东身边,悄悄说道:“中国政府都就保不了你。”(英)谢文东,说说吧,你是怎样杀死乌德的,说吧。”(英)

    给我一支烟,谢文东对着那名分局长说道。那名分局长暗笑一声,“有门。”一般的罪犯考虑交待真相时,会向警察要烟来冷静地想想。可是谢文东不是一般的坏蛋,他是黑道之主。

    那名分局长给谢文东点燃一支雪茄,笑道:“你们中国人不是有一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吗。’还是和我们合作的好!说着将雪茄递了过去。谢文东接过雪茄,说道:“局长先生,乌德平时给你的好处不少吧?(英)

    那名分局长茫然地看着谢文东。谢文东挥了挥手中的雪茄,说道:“限量版的古巴蒙特雪茄,市场价每支一千五百人民币,约合两百五十美金,你一个小小的警察恐怕抽不起吧。美国的《时代周刊》应该对这件事会很感兴趣的”

    “混蛋。”那名分局长大骂道。

    美国和中国不一样,其公民有绝对的言论自由,官员无权干涉媒体内部,所以,在美国,腐败官员最怕的不是稽查局,而是媒体,一旦让媒体盯上了,不死也的扒层皮。

    这就是民主的好处”那名分局长暗叹谢文东精明,凭着一根小小的雪茄就判断他和乌德的关系不正常,这太可怕了,就在昨晚,神咒二号头目给他送来了大笔花花绿绿的钞票,不过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谢文东,我问你,你昨晚在哪?(英)

    谢文东吐着烟圈,翘着二郎腿,悠然的说道:“我的律师会和你说的。”

    谢文东没和美国警查打过交道。不过他也看过美国电影,知道这样美国警察就拿他没办法。”“你给我老实交待昨晚到底到哪去了?”(英)那名分局长语气有些急迫。怎么,沉不住气了。谢文东暗暗想道。脸上微微而笑。

    “谢文东,我劝你不要做傻事,把我惹火了,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老大,我对待不是朋友的人绝不手软。(英)”…

    不管那名分局长如何威避利诱,谢文东都摆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架式,气的他直跺脚。“白废了二三十分钟的口舌后,那名分局长实在是没奈心了,他冲上前去,一把按下谢文东的头,怒声说道:“我已经受够了!谢文东,你是找死。”

    谢文东的头被制住,但是手没有,他的手肘一发力,直接撞到那名分局长的嘴吧里。“啊…”那名警察分局长一只手捂住满是血的嘴,一手指着另外几名警察说道。

    “你们做证,他袭警。”那几名警察煨煨诺诺地答应着,心里却大骂,活该!”

    这时,一名警察走进来,看了看那名警察分局长,说道:“局长,心里医生来了。(英)“好,把他带进来!”谢文东奇怪了,要心理医生有什么作用。”还没等谢文东反应过来,几名白衣大夫进来了,一伙人一股脑儿把谢文东围了起来,在他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导线,各种仪器都被码放整齐。一名大夫走到审训桌旁。

    “你是谢文东吧。”说话的是位外国人,但却是一口流利的中文。

    “有事?”谢文东反问道。

    “我们来做一个游戏,我问问题,你来回答,你不回答也没关系,全随便你。”

    “好啊。”谢文东被他的话提起了兴趣。“

    “好,现在我们开始第一个问题:凶手杀乌德时用枪了吗?谢文东这时有点明白了,原来绑在他身上的这些乱七八糟东西就是国内不常用,但发达国家常用的测谎仪。这种东西之所以有些国家不常用,是因为这种东西技术含量相当高。

    一般的第五代测谎仪测量效果还是不太理想,但用在谢文东身上的这台,是最新研制的第六代测谎仪。由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凯文发明。

    被测试者任何心理的微渺变化都可以被捕捉,传递到电脑上。“用枪。”谢文东答道。“为什么?”

    “枪的杀伤力大。”

    第二个问题:“乌德死时一共有多少人和他在一起?十人,十一人,还是十二人?(真实为十二人)“十二人”谢文东答道。

    接下来又问了谢文东数十个问题,那名心理医生感到越来越不对劲。谢文东回答的问题大多数正确,只有少数几个是错误的,这是应为谢文东也没在意那些,但他的各项生理指标全部正常。

    这太奇怪了,就算谢文东不是凶手,他的心理也会受环境因素而引起变化。那名医生不相信这个结果,又从头测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谢文东身体的各项指标均正常。

    回答问题声音的流畅Xing(在指定时间的吐字速率),身体颤抖值,眨眼次数均正常(人在撒谎时会有意无意的眨眼)。

    他告诉那名分局长,嫌疑人没有犯罪可能。“什麽,不可能,你的破机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英)那名医生说道:“测谎仪是不会有问题的,这是我导师凯文的毕生心血,不可能出问题。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嫌疑人没有过犯罪行为,或者…”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六章 来不及了            上一篇  第四章 神父之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