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六章 来不及了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或者?或者什么?”分局长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或者嫌疑人就是杀死乌德的凶手,但他的心理素质太强了,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达到的地步。

    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作为朋友,我忠心地劝你一句:“不要去招惹这种人。(英)”

    “你问的问题,谢文东不是全答对了吗?我们难道不可以根据这点,定他的罪?(英)“还不行,测谎仪是靠数据说话的,他可以说是猜对的…那名医生还没把话说完,就被谢文东打段了:“你们讨论完了没有,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

    (英)”那名分局长转过头去,看道谢文东的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一个犯罪嫌疑人还满面红光的。他急步走到谢文东的身旁,一把按住谢文东的头,大声说道:“谢文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不好好合作,别怪我心狠手辣,我对待不是朋友的人,向来不会客气。(英)谢文东的头被按住,手脚也被烤住。无法动弹。

    看道谢文东的样子,那名分局长笑了:“你不是***的大哥吗?

    你不是很有能赖吗…他本来还想说我就动你了怎么着,可是,还没说完,只感觉手在慢慢向上抬,谢文东的头渐渐把他的手顶起。他吃惊地看着谢文东。

    想不到,看起来身体瘦弱的谢文东暴发力这么,还没等那名分局长想明白,谢文东一把甩掉按住头的那只手。

    将环臂套进他的勃颈里,然后使劲向下一拉,用膝盖用力一顶,强大的疼痛从面门上传来,那名分局长捂住脸,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嘴角留出血迹,嚎叫道:“你们给我做证,他这是袭警,这是袭警…(英)

    看起来他被撞的不轻,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一旁的警员畏畏若若地答应着,心里却在大笑地骂道:“活该!这是,那名分局长用手帕捂住缺了几颗牙的大嘴,颤颤微微站了起来,朝几名警员一摇头,说道:“把他带到二号审讯室(英)”说完,还别有‘深情’地望了谢文东一眼。

    谢文东朝他笑了笑。那名分局长心想道。:“看你还能得意多久。”这时,一位漂亮的警花走到分局长的身边,伏耳道:“分局长先生,刚才局长打电话来说,不要讲任何理由,马上释放犯罪嫌疑人谢文东。(英)

    “混蛋,中国政府的动作够快的啊。这么快就向己方施压了。看来事情得抓紧啊。回复局长,我马上放人。”(英)

    他急忙来到二号审讯室。这是一件不大的房子,全部密封,四周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样式有点像谢文东当年被囚于中国的中情处的那间房子。

    正中央铸着一个大号的大铁环,一般的人看起来,这个大铁环也没什么奇怪的,实际上,这个大铁环的下部连接的是一个高伏特的电源,在这个大铁环上拷过三十几个终极杀人犯,间谍,杀手,还没有一个人可以扛过十分钟的,此是谢文东正被锁在大铁环上。

    谢文东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分局长拍了拍手,这时走进几名身穿警服,皮肤能力黝黑,肌肉顾得老高的汉子。

    他们手上都套上了指环(一种徒手进攻人体的的工具,凸起,对人体的骨骼,肌肉有很强的打击能力)谢文东对此毫无惧色,双臂环绕,背靠在墙上,两眼散发出撩人的精光,手指对着几人微微勾动,示意他们动手。

    一群人看到这蒙了,他们不知但谢文东到底玩什么把戏,一时间竟无人上前,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名分局长看到这种场景,大骂道;真是白痴,时间不多了,赶快动手啊。《英》说完还拔腿踢向一个人的屁股几人被逼无奈,硬着头皮朝谢文东慢慢走去。四个挂着劲风的拳头,四个夺命的指环,打向谢文东的身体。在分局长看来,这对于常年处于黑道拼杀的谢文东来说,避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让人奇怪的事谢文东并不避让,四个大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谢文东的身上。谢文东倒也听话,随着"彭"的一声,谢文东重重撞在墙上。

    其实谢文东根本不把这几人放在眼里,自己身上的防弹衣,连一般的子弹都拿他没办法,更别说血肉之躯的拳头了。

    他这么做主要是拖延时间,要不然就凭他的身手,即使在手被拷住的情况下,谢文东仍有把握在最短时间内,干掉眼前的四人。"

    “谢文东,你不是很厉害吗,动手啊。”《英》

    说话间,一名警员一计上钩拳打向谢文东,谢文东一闪身,轻松避让,又一记下阴脚撩向谢文东,谢文东单脚轻松制住。

    “分局长先生,总局长有电话给您。”<英>那名分局长的年轻秘书了进来。说完递给了他一部电话。分局长接过电话,示意他们继续。然后走了出去。谢文东看到他的紧张的神情,明白了大概,堂堂的中国大陆政治部中校,在没有犯罪的情况下被扣押,这是很严重的政治事件,想来洛杉矶的警方顶不住了,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必要对眼前的这几位客气了。呵呵,谢文东笑了,笑得让几位警察毛骨悚然。

    “你这个婊子养的,我让你笑。”《英,以下略》

    一名警察甩掉指环,掏出枪,指向谢文东的头,大声吼道:“谢文东你到底交不交待你犯得罪行。”

    凯迪,你干什么,快把枪放下。你不能成为和谢文东一种人啊。”其他三名警察见到那名叫凯迪的警察要做傻事,连忙制止道。

    “我不管,他杀了我最要好的兄弟,我要他偿命。”他明白今天如果不能置谢文东于死地,以后就再难有机会了,按照谢文东的身份,自己这几人都得死,即使谢文东不杀他们,他手下弟兄也会动手的。

    “我们都知道你和维德,乌德两兄弟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但我们要相信美国政府,区区的一个流氓怕他做什么,要不然连上帝也会看不起你的。”

    哈哈.......几名警察听到这都笑了。

    “真是一群白痴。”那名叫凯迪的警察心里大骂道。说着又拿枪顶了顶谢文东的脑袋;一旁是始终微笑的谢文东,眼光突然变冷,转过头,对着他柔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的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你得死。

    “我就指了,你能把我怎样?”说着还故意戳了几下。

    “你能怎样。。。。。”那名警察还没说完,谢文东的脚已经出去了,那名警察可能找就防着谢文东的这一脚,他后退一步,避开了谢文东的锋芒。

    谢文东可能也有点意外,他竟然可以避开这一脚。谢文东反映极快,他一把握住铐住自己的大铁环,身子直立,双脚飞出,一脚打掉那名叫凯迪的警察手中的手枪,顺势夹住他的脖子,一个漂亮的大翻转,那名警察成九十度倒下。

    “咚”的一声,把另外三名警察看来,谢文东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做困兽斗,简直是不要命了(他们以为),谢文东一用力,那名警察顿时涨红了脸,无法呼吸的痛苦不是谁都可以忍受的。在那几名警察发呆之际,谢文东一脚根打在那名叫凯迪的警察面门上,当场把他打晕过去。这一连串动作都在瞬间完成,在场的几位警察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凯迪躺在地上,嘴巴里的血迹混杂着唾液,流了出来。

    “现在,该轮到你们了。。。。。”谢文东眼都不看一下躺在地上的警察。冷峻的说道。

    那一瞬间,几人都有这种感觉,在他们面前站着的是魔鬼。

    另一方面,分局长接到局长电话后,走到个寂静没人的地方,摁下接听键。

    “喂,我是斯洛文斯洛克,局长先生,有什么事吗?”斯洛克先生,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不释放谢文东,现在我的办公室里坐着的是中国大使馆的外交部部长的助理,他说他代表中国政府,强烈要求我们释放他们的中校,你到底想干吗?

    局长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让斯洛克无话可说。他结结巴巴的说;“好,局长先生,我马上放人。”“不用了,我亲自过来。你只要保证,这段时间里谢文东不出什么事就好了。”“我。。。。”斯洛克还没说完话,就听到了“嘟”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看来自己的从政生涯结束了,谢文东不会放过自己,美国政府不会放过自己,看来自己的跑路了。好在自己的钱够多,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足够一家人舒舒服服得过一辈子了。真不甘心啊,自己好不容易混到这个地步,该死的谢文东一来就什么都泡汤了。

    想到这,斯洛克无奈的摇摇头,一步一步走向二号审讯室。只听见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都没有,难道谢文东被他们四个杀掉了,要是那样可就糟了。

    他走到审讯室的门口,一把拉过身旁的一个警察,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从里面传出几声大叫,接着就没动静了,由于二号审讯室是审讯重大案件的地方,偶尔可能会使出一些特殊手段,我们也就没太在意。”斯洛克感到奇怪,他打开门,只见地上躺着四个人,一个个不是眼肿,就是鼻青,再者吐血手脚耷拉着。

    而一旁的谢文东正好好的靠在墙上,一双丹凤眼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他打了一个激灵。问道:“是你干的?”

    “当然”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来美国,这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你错了,只要我喜欢,我就会去做。不管会有什么困难.”

    “我说过,我不会对不是朋友的人手软,你,不是我的朋友。。。。”说完,掏出了配枪。“你要杀我?”谢文东问道。

    “是,我说了,你不是我的朋友。”说完,举起了枪。

    “杀了我,你逃不掉。”谢文东心里虽紧张,但表情任然装着很平静。

    “不,现在杀了你,我就有机会离开。”“呵呵,迟了。”“什么迟了?”“杀我。”“哈哈,谢文东,不要在拖延了。

    你的那点小伎俩还是留给上帝吧”说完,作势要开枪。”

    “东哥,东哥,你在哪?”离老远就传来了李爽高八度的声音。“该死,就差一分钟。一分钟。”斯洛克有点后悔和谢文东扯了几分钟,他不情愿地收起了枪。

    他斯洛克不是傻子,现在如果开枪,那这一枪下去,要的可就不是谢文东一个人的命了,枪声传出,他根本就走不了。

    “我说过。杀我,迟了。”谢文东暗自松了一口气,微微笑道。

    “你这么知道,他们来了。”斯洛克有些疑问问道。“听的”谢文东这不是说假话。在和曲清庭学习静坐养Xing修身后,加上常年的练习,六识都超常人。

    他隐隐听到了李爽他们的谈话,所以很有把握地说那些话。“谢文东,看来医生告诫我是对的,你,我真的不该碰。。。。。”这时,一群人走了进来,李爽看见谢文东被铐住,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他娘的,是个王八蛋做的,老子非干死他。”

    他用的是中文,只有谢文东的兄弟们和那位外交大使助理听的懂,不过看到李爽的表情就是傻子都知道,他说的不是什么好话。那名局长看了看谢文东,指了指地下躺着的几位说道:“谢先生这是什么情况?”哦,贵国的精英想和我切磋一下,都怪我,下手重了点。”“哦,既然是切磋,那就难免有受伤的。”那名局长连忙应到。

    他还真怕谢文东追究起来,他知道这个二号审讯室不是什么好地方。“把他们送去医院。”那名局长招了招手,几名警察走了进来,把躺在地下的几位带走。谢先生,这绝对市场误会,你说对不对。”

    “对你妈,要是我把你拷起来,在打一顿,最后说,先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说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任长风可以听得一点英语懂,但是不会说,只得又学李爽一样,用中文骂了一顿。

    一旁的灵敏和高强心里同时生出一个词:“两个笨蛋。”

    谢文东见李爽和任长风好像还有动作,连忙用眼神这制止。

    二人看到谢文东好像生气了,头不约而同地转向别处。

    一旁的大使馆助理看见谢文东还带着手铐。对那位局长说道:“局长先生,既然是误会,何不打开谢上校的手铐呢。”"对对,来人,把谢先生的手铐打开。”谢文东对着局长说道:“快到中午了,不知助理先生局长先生,分局长先生可不可以赏个脸,一起吃个饭呢?”“那名助理抱歉道;谢先生,我还得向大使先生做报告,就不去了。谢文东一拱手,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挽留了,帮我向大使先生问好,就说我到时一定登门拜访。”“一定。”那名大使助理说完就转身而去。

    “谢文东,你真的很聪明。”那米分局长说完也甩袖而去。

    这句把在场的人说的一愣一愣的,只有谢文东明白那是什么意识。谢文东之所以不追究事情的责令,一是自己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仰仗警察的庇护。

    这样做可以给当地的警方一个好印象,二是这样可以不打草惊蛇,秘密做掉分局长斯洛克,尽管谢文东对分局长斯洛克恨得牙痒痒,但还是不得不装着很大度。

    谢文东不是大度之人,有仇必报一直是他所信守的,不管是谁,只要是有人敢动他的朋友和自己身边的弟兄,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在这个世界消失。

    “既然分局长先生有事,那我就不强求了。局长先生,我已在希尔顿大酒店定好了座位,请。”谢文东说道“请”。那名局长答道。在他们走出房间时,谢文东趁警察局长转身之际,向旁边的姜森甩了甩头,目光瞄向刚走的斯洛克,然后用手在脖子下面比划了一下。

    他这个动作很隐蔽,连一旁的五行兄弟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姜森却注意到了。和谢文东常年呆在一起,对于谢文东的每个眼神和动作都很清楚。

    他点了点头,默默的带着几位血杀兄弟走了出去。

    谢文东和警察局长笑嘻嘻的走了出去,开车驶向希尔顿,在路上,谢文东给姜森发去短信,在做掉斯洛克的同时,做掉今天带队的那个警察组长,尽管姜森很困惑,为什么要麻烦做掉一个小小的警察组长。

    但是他没有问,他知道谢文东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在他的字典里,只有执行这两个字,没有为什么。

    来到了早已定好的豪华套间。

    警察局四周看了看,暗道谢文东有钱,他整整包下了一层餐厅,偌大的餐厅只有一张桌子摆放在那。谢文东和警察局长分别落座。“局长先生今天的事麻烦你了,来我敬你一杯。”谢文东拿起一杯就说道。

    “不,谢先生你是东亚银行总裁,到美国来考察投资,是我们的荣幸啊,这一杯我为今天的误会向你抱歉。”说完举起了酒杯。他这几句话说的铿锵大气。“哦对了我叫莱恩。卡鲁德。今天认识你真的很高兴”“哈哈,好,莱恩局长干杯。”

    两人在一起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谈天说地,喝的红光满面,场面气氛融洽,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各自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酒足饭饱后,莱恩。卡鲁德走到窗前,看向窗外,重重的叹了口气。“莱恩局长好想有什么心事。”谢文东没有放过这一细节,问道。“呵呵,不说也罢。”“我的原则,只要是朋友的事,我一定尽全力帮。如果莱恩局长把我当朋友的话。”“谢先生说的是真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七章 福克斯            上一篇  第五章 测慌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