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七章 福克斯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当然,我虽然刚到美国,没什么实力,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有比较多的朋友的。他们应该会很乐意帮忙的“谢文东答道。

    “谢先生太客气了,谁不知道谢先生刚接手了天辉集团(美洪门旗下的白道产业)啊,天辉集团可是洛杉矶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啊。

    莱恩。卡鲁德笑道。”不知,莱恩。卡鲁德突然一转话题,笑嘻嘻的问道:“谢先生的天辉集团和FOX(美国福克斯广告公司)有没有打过交道,在一件事上,他们的记者可能对我有些误会,如果有可能,希望谢先生可以从中调谐一下。

    “哦?什么误会?”谢文东好奇道。

    “就在几天前,我和几位同事在调查一桩跨国案件时,赴险和犯罪分子谈判,但是被乔装录像的记者录到了我们和犯罪分子的谈话。

    他们以为这是我和不法分子在交易,其实我们是故意麻痹对方。

    这样我们就可以抓住他木后的大鱼。可是那群记者不明白事理,还说要曝光这段本世纪最黑暗的交易。。。。”莱恩。卡鲁德说了一大串,让听他说话的谢文东云里雾里,谢文东的英语并不是很差,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尤其是本土英语,夹杂了很多方言。

    一旁的黄研儿见到这种场景,连忙为谢文东翻译起来。通过黄研儿的转述,谢文东终于弄懂了莱恩。卡鲁德的意识。

    听完后谢文东的心里骂道莱恩。

    卡鲁德真不是东西。什么误会,一准就是莱恩。卡鲁德干了见不得光的买卖,运气不好被记者发现了,而自己又不好出面,于是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自己,他对记者是深有体会,有些文人软硬不吃,为了自己的信仰都可以把命都豁出去。何况这个福克斯是全球知名的媒体,一旦自己做的太过分,它就可以依靠舆论的力量,迫使政府打压自己。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嘛。

    “莱恩局长,既然这是误会,你和他们说清楚就行了。”

    谢文东虽然打定了主意接下这个山芋,(他要想在洛杉矶有所作为,警察局长是不能放弃的),但他还是想试试莱恩。看看这个局长还有什么鬼把戏。“关键是搞不定,莱恩。”卡鲁德叹了口气说,

    “美国不像中国,是提倡以国为本,美国的最大特点是提倡民主自由,我们无权干涉其他行业的动作。这就是我们与你们不同的地方。”

    那局长先生难道没有想过用什么特殊的手段,解决这件事。“”莱恩。卡鲁德看了看谢文东明白了他的意识,摇摇头无奈道:"这么做是有悖法律的,退一步说,即使真的那样做,也是没用的,路透社又不是只有一两个人的。

    “恩,这到时个问题。谢文东说道,莱恩。卡鲁德局长,按一般的规律,路透社的记者什么时候会公布那段录影带。”

    明天上午九点。“

    ”好,莱恩。卡鲁德局长,我会尽全力把事情办好的,你只要在家等消息吧。”

    “太好了。我的朋友,我敬你一杯。(胡某此一游)哈哈,”莱恩。卡鲁德笑了,笑的很阴险。他其实对那段录像带根本就不算太在意,报道出来,顶多只会是渎职,大不了让他下台。

    (他自己有自己的产业,资产过亿。根本不用考虑以后的生活。)一盘小小的录像带也根本不会成为他犯罪的证据,他这么做,一是为了探探谢文东的深浅,如果谢文东拿到那盘录像带,那就最好不过了。

    不过即使他有本事拿到,福克斯广播公司的人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虽然他们没什么实力,但还是那句话,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到时的舆论也够谢文东头痛的了。如果谢文东没能力拿到录像带,那莱恩。

    卡鲁德也没必要和谢文东合作了,没有警察的庇护,谢文东将寸步难行。这样看,无论怎样做都不会吃亏。

    本来莱恩。卡鲁德是打算要神咒帮忙的,可谁承想偌大的洛杉矶第一大黑帮,还没顶住谢文东的一轮冲击就被打残了。

    看这个中国人在美国这么猖狂,莱恩。卡鲁德有意找找他的麻烦。美国人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中国人的。

    "谢先生,我。。。。”“滴滴滴。。。”一段铃声打断了莱恩。卡鲁德想说的话,

    “对不起,谢先生,我可以接个电话吗?”“请便。”谢文东答道。”“喂,你好,我是莱恩。卡鲁德,请问有什么事?什么。。。斯洛克。。。。”

    莱恩。卡鲁德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额头渐渐渗出细细的汗珠。他的语速极快,连谢文东都有点听不太懂,更别说是在座的兄弟了。

    李爽更是听的一个头两个大。他大瞪着眼看着谢文东。谢文东更是茫然的看着李爽,那意思很明显,“我也不懂。”不过他渐渐的的猜到了电话的内容,他听到了"kill"这个词时,就大约明白了。

    一定是姜森那边得手了。暗道一声老森的动作够快的啊。

    莱恩。卡鲁德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鸟语历程,令在座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他摁下挂机键时,面容严峻滴说,”斯洛克死了,自杀死的。”

    “哦”谢文东应道。

    “谢先生好像不太意外啊,难道谢先生知道斯洛克会死?”莱恩。卡鲁德问道。

    谢文东不高兴的说道:“局长先生,斯洛克分局长会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局长先生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话,那就告辞了。”说完起身就要走。

    “哎哎哎,谢先生,真是太对不起了,你知道,斯洛克是我多年的同事,也是我多年的朋友,刚刚听到他的死讯,情绪有点激动,望谢先生理解。

    听了他的话,谢文东起身要走的身子又转了回来,说道:“当然,我可以理解。”其实谢文东要走也是做做样子,要是谢文东和莱恩。卡鲁德闹翻了,第一个高兴的就是神咒和大大小小的洛杉矶帮派了。

    “来,我敬你一杯,向你道歉。”

    “干。”“干”

    莱恩。卡鲁德在喝酒时,瞄了瞄谢文东,只见他眉宇坚定,气若泰山。这就是霸气,却无处不在。

    虽然莱恩。卡鲁德在商场,官场混迹多年,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但没有一个人让他有今天的这种感觉,压迫,威慑,无法比拟。

    “谢先生,我还要处理斯洛克分局长的事,福克斯广播公司那件事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

    “恩,小研,送客。”莱恩。卡鲁德走的飞快,一刻也没有停留。过了一会儿,谢文东也起身返回总部。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姜森风风火火地回来了。一进门,谢文东就看见姜森无精打采的表情。“怎么了?”谢文东关心地问道。

    “对不起,东哥,我没有杀掉那个叫韦德的警察组长。”

    我和邹兄(全名邹加强,美洪门情报头目)赶到他家时,发现他家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是的,东哥。姜兄说的没错。”一个黑衣汉子向前一步说道。我们已经在会内招呼过了,要是谁发现了韦德的踪迹,就马上向我们报告,请东哥放心。”

    “恩,此人倒是不错,有胆有识。”谢文东想道。

    见姜森还低着头,他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事不能怪你,要是就这样杀了他,那就太没意识了,以后多留意这个人就是了,不要让他坏了大事。”

    “东哥,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姜森疑问道。

    “匪浅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花力气除掉斯洛克和那个小小的警察组长把。”

    “恩。”姜森答道。

    “首先,斯洛克和神咒关系匪浅,要想在洛杉矶立足,他绝对是个障碍,至于那个警察组长韦德,呵呵,他是乌德的兄弟,亲兄弟。”谢文东特意加重了后面三个字的读音。

    “啥,姜森瞪大眼说道。接着就是跺地声,后悔啊,要知道是这样,先杀韦德就好了。”

    谢文东摆摆手道:“这也不能怪你,当时那种情况,也不允许我们这样做。””恩,”姜森点点头,想想也是这个理。

    “东哥,我去调查一下韦德的详细情况。很奇怪,在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乌德有一个亲弟弟,还是个警察。”那名情报头目说道。

    谢文东问道:“兄弟叫什么名字?”那名情头目施礼道:“我叫邹加强,东哥叫我小邹就行了。”

    “好,小邹,你务必调查清楚韦德的情况,快去快回。”“是,东哥。”邹加强领令而去。“等等。”谢文东喊道。“东哥,还有什么事吩咐?”邹加强又退了回来。“兄弟辛苦了。”谢文东笑眯眯的回答道。刚忙活完,又要去做事,弄得谢文东怪不好意识的。

    邹加强受宠若惊,结结巴巴道;'谢。。谢。。。。东哥。''“好了,去吧。”“是”邹加强走了出去。“小敏,要你办的事办好了吗?”谢文东问道。“东哥,人已经来了。”灵敏答道。“恩,把他叫进来我有些事问他。”“是。”

    一名身穿西装,眼带金丝眼镜,皮鞋擦得一成不染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来人是美国社会学教授大卫。克博尔,专供社会学,人学,在这两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克博尔先生,请坐。”谢文东招呼道。“谢谢。”克博尔坐了下来。谢文东问道:“克博尔先生,找你来,只不过有点事要问你。(英)”

    “谢先生请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全力奉告。”

    谢文东问道:“我想知道福克斯广播公司的相关情况,越详细越好。”

    “好的,一定会说的尽量详细。谢先生我想多问一句,您是打算进军媒体业吗,说实话,我是很敬佩谢先生的,年纪轻轻就开办了自己的银行。

    东亚银行的大名谁不知道啊。”

    “克博尔先生太客气了,我并没有进军媒体行业的打算,只不过是好奇,打听一下罢了。”“哦,是这种情况啊。

    FOX(福克斯广播公司)是澳大利亚媒体大亨默多克于年月新创办的电视网,短短二十几年,就成为美国十大知名媒体之一。FOX总部坐落在洛杉矶,FOX早期主要是以优秀的电影,电视进入美国市场,近几年才进军广告,新闻等行业。”“默多克,什么人?”“谢先生的产业没有涉及到传媒,不知道默多克很正常,默多克在传媒领域是顶顶大名的,在这个行业,恐怕没人不知道他的。他旗下的公司遍布全球,例如美国FOX,亚洲卫视,香港凤凰卫视,英国天空卫视,英国《太阳时报》《泰晤士报》等业是他控股的,英国%的报纸由他控制,他还控制了澳大利亚四分之三的报纸,所以他是当之无愧的传媒之父。。。。。”

    大卫。克博尔提到时默多克赞不绝口,好像是说他自己一样。“假如我想买下福克斯,首先我要做什么?”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

    “什么,你要买下福克斯,这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能了,太疯狂了。”大卫。克博尔连用三个太,表达自己的吃惊之情。

    他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令谢文东好笑。“克博尔先生,不要激动,我只是打个比方罢了。”“哦,克博尔舒了一口气,说道:“假如谢先生想买下FOX,首先,你得有足够的资金,再则需要美国政府允许你的办理资格同意书,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默多克卖出他手中的股份。这也是最困难的。”

    “好,谢谢克博尔先生,这是十万美金,”谢文东抽出一张支票,写上自己的大名,“希望,今天的事,不要向他人提起。”说着,大支票递了过去。

    谁知道,克博尔并没有接,他把支票推了回来,说道“能和东亚银行CEO面对面的谈话是我的荣幸,钱,我有。谈钱,伤感情。”

    这句话说的谢文东倒是一愣一愣的。“谢先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克博尔起身告辞道。“小敏,送克博尔教授一趟。”

    “是,教授请。”灵敏倩影一动。

    看着克博尔的背影,谢文东嘀咕了一声,“真是个奇怪的人。”

    其实,克博尔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谢文东除了经营东亚银行等,是个生意人之外,还有极为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他是威震中国黑白两道的大哥(这些事是他从中情局的朋友那听来的)。他不想和谢文东有什么瓜葛,所以当谢文东提出要给他钱时,他委婉地拒绝了。

    聪明人,往往活的久。

    '东哥,你刚才和这个鬼子谈些什么啊?"任长风一开口差点让在场的各位都吐血,敢情他老人家把东哥当成卖国的汉Jian了。

    在场的十几条火辣辣的目光看向任长风时,这位大爷才反应过来,忙改口道:“我是问东哥和这洋鬼子谈什么,洋的。”可是一说完,他又觉得说错了,急的他抓耳挠腮,看到任长风的窘态,谢文东笑了,说道:“长风,这事,你以后会知道的。”“说完后,走向楼上,休息去了。”一上午的折腾,弄得谢文东是精疲力尽,他是得好好休息休息了。任长风走在后面,拉了拉姜森的衣服只到他有话要说,姜森停了下来。

    "长风,有什么事吗?任长风疑问都道,“老森,“刚才东哥和那个美国人叽里呱啦说什么呢?”“长风啊,”姜森语重心长地说道,“不是我说你,东哥早就要你学英语,你不听,现在好了吧,出了国就成睁眼瞎了吧。”

    任长风挠了挠头说道;“我们到美国来是帮助东哥扫平障碍的,不是学外语勾搭外国妞的。老森,东哥到底说什么了,你倒是给我说说啊。”

    看来,任长风是真的急了,他不像李爽,格桑,不懂就算了,要他被蒙在谷里,真的比划上他几刀都难受。

    “好吧,我告诉你,东哥是说。。。嘿嘿。。其实我也听不懂。”“什么,该死的你,你不懂装什么蒜啊,我跟你没完,说完,拔出唐刀。。。哎哎哎。。你别跑啊。”

    “呵呵。。不跑?你当我傻子啊。。”姜森拔开腿就跑。他们两个人像孩子一样,相互追逐起来。不认识他们的人。有谁会相信,这两位一位是文东会王牌之一血杀的组长,一位是洪门排名前三的头目,、谁跺跺脚在中国黑道,以后乃至全世界,都会颤三颤的人物。

    最后,姜森终于被逼的没办法,不得不请任长风喝酒。

    “哎,老森。。你是怎样。。解决那个叫斯洛克的分局长来着。”

    任长风嘴里塞了一只大大的火鸡腿含糊不清说道。“当东哥使眼色要我跟踪并干掉斯洛克时。我和四名血杀的兄弟悄悄地跟了过去,本来我是想在路上吧他干掉的,但是我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妥,堂堂的分局长被杀死在大街上,美国政府一定不会善八罢干休,于是我们决定在他家动手。

    为了做事更加方便,我打电话给美洪门的情报头目邹加强,希望他协助我一臂之力,他对于洛杉矶的警察分局长的情况,应该是相当熟悉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八章 斩草除根            上一篇  第六章 来不及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