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八章 斩草除根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斯洛克知道谢文东的底细,更知道他的做事手段,以他的Xing格,他一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当他答应神咒,对付谢文东时,他就知道有可能是这个后果,但是金钱的诱惑太大了,他心存侥幸地希望找出谢文东的弱点,借助警方的力量,铲除他在美国的势力。并利用外交部,迫使中国政府对谢大包里文东下手。

    他想的太天真了,事件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发展,没办法,他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跑了。

    他驾车飞快地回到家里,准备带上家人,尽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斯洛克回到家时,妻子去接刚上学的儿子还没回来,他急忙走进卧室,打开保险柜,把一摞一摞花花绿绿拿出来,装进一个大包里,这是他用命换的钱。

    拿完了第一层的钞票,接着就是价值的不菲珠宝,珠光宝气,让斯洛克一阵眼花缭乱,他把这些统统塞进包里。

    这时,门铃响了,斯洛克狐疑了一会,心想不会是谢文东的人来了吧。一想有安慰自己道;“不可能,他那有这么快的速度,准是妻子忘了带钥匙了。”

    他从门缝里看去,只见妻子提着一大袋东西站在门外,“谢天谢地,他们没事。”斯洛克急忙打开门,门开了。

    令斯洛克想不到的是门前站除了妻子和儿子,还有几个黑衣汉子。“亲爱的,你的朋友来看你了,真奇怪,我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中国朋友。

    ”斯洛克的妻子疑问道。“斯洛克分局长,你好。”一个声音传来过来。说话的邹加强。“是你,你来干什么。”

    斯洛克心中一惊,他知道邹加强是美洪门的人,心里感叹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请。你走,我们这不欢迎你。”

    “那你欢不欢迎这个。(中)”

    说话的是姜森,他听的懂,但不会说,只见他手中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斯洛克见到这,连忙伸手去摸后腰的手枪。

    ”“彭”一名血杀兄弟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

    他当场飞出几米远,枪也掉在地上。一旁的斯洛克的妻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大声尖叫起来。姜森眉头一皱,手一扬,血杀兄弟急忙捂住她的嘴,把她推进房间,门关死。

    斯洛克五岁大的儿子,走到他父亲面前,蹲下,哭道:“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一旁的斯洛克听到儿子的哭声,心里一急,哇的吐出一口血,他明白今天这个灾难恐怕很难过得了,他很清楚,刚才自己受的这一脚,看起来很平常,实际非常凶狠,下手的力道和位置,都十分精准。

    远非平常的黑帮小混混可比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斯洛克挣扎着站起来,厉声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你只要知道今天你们今天都会死。如果你不和我合作的话。”姜森阴阴的说道,一旁的邹加强帮他翻译。

    “会会,你说什么,我们都答应。”斯洛克的妻子听到要杀了他全家时,忙惊恐地回答道。“这是一瓶安眠药,这是一把手枪。

    是你一个人吃下这瓶药,还是三个人一人一颗子弹,你自己选吧。”说完吧两样东西拍在桌上。“你们要什么,我们有钱,可以都给你,只要你们不杀我。”

    斯洛克的妻子挣扎着,想要到丈夫身边,可是她的身体被血杀死死地制住,丝毫动弹不得。“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超过时间,我就默认你选择了后者。

    那么,我很乐意送你们一起去见你们的上帝。现在,开始计时。

    ”姜森一撸袖,说道。一分钟,很短,这时的斯洛克感觉更是如此

    。“时间到,我再问你,你想好了吗?”姜森问道。

    斯洛克死死地盯着姜森,没有说话。“好,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么,再见,不,是永远不见。”一名血杀兄弟抽出枪,对准了斯洛克的儿子。

    “不,我吃,你我吃啊。”斯洛克歇斯底里,叫道。

    “好,请吧。”一旁的姜森敲了敲脑袋,说道:“我忘了,小孩子,看这个不好。”

    一名血杀兄弟吧斯洛克的儿子带了出去。”“哼,你还真好心啊。”斯洛克看到这冷笑道,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对方是怎样想的,他可以肯定儿子不会有事,因为他对方要是想把他们全杀了,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希望,你能遵循你的承诺。”“姜森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要啊,”看到丈夫要服毒。斯洛克的妻子摊在地上,晕了过去。

    几分钟后,看见斯洛克口吐白沫地倒在沙发上,邹加强笑道,这种新型的安眠药真是药力十足啊。“姜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帮他家打扫卫生啊。”姜森回到。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说打扫?为什么啊?”邹加强吃惊的问道。

    “我们要制造一个斯洛克和妻子吵架,然后想不开自杀的现场。这样,警方就怀疑不到我们头上。”“姜兄,高啊。"邹加强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兄弟们,去把斯洛克的妻子和他儿子的衣物全部拿过来,我们给他来个偷天换日。”

    “是,就名血杀兄弟领令而去。”姜兄,我们把她怎么办?

    “邹加强指了指昏在地上的斯洛克的妻子。”

    “斩草除根。'至于那个小孩,我们就在美国其他的州,帮他找个好人家。”

    “为什么。。?邹加强欲言又止。”

    姜森知道他的意识,为甚么不吧他们一起杀掉,省得麻烦。“他说道:“我们是坏蛋,可以对什么诺言不在乎,但我们不是混蛋,对于没有威胁的人,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哦“邹加强点了点头。本来姜森以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的东西不会很多,可是,这次,姜森想错了。

    斯洛克家光是大衣柜就有五个,还有很多衣橱,衣服堆在一起,像小山一样,后来连姜森和邹加强也加入进去,几个大男人忙活了十多分钟才搞定。一名血杀兄弟提了一个大袋子走到姜森面前,说道:“森哥,这些钱怎么办?”

    “留下五十万放到保险柜里去,其余我们带走。”

    “是”一行人留下一个“两袖清风”的分局长,绝尘而去。

    斯洛克死了,死于他的贪心和不自量力,所以说别人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有时可能有命拿钱,没命花。

    “哈哈,老森,干的漂亮。”任长风听完,不禁伸出大拇指,笑道“斯洛克死了也会感谢你的,至少他死后不会被别人骂做贪官。

    对了,老森,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呢?”“女的,被手下兄弟拉到郊外杀了后就埋了,至于那个孩子,我要洪门的兄弟送去了纽约,并给了他们一百万。”

    “不错,不错。”任长风举起一杯酒说道“敬你。”

    哈哈。。。。谢文东的醒来已经是五点钟了。这一觉睡的算是到美国以来,最安稳的了。

    谢文东走出卧室,木子就迎了过来。说道:“东哥,刚才刘哥打电话来说,他已经查道了那盘录影带的下落,是在一个叫堪萨斯平的福克斯广告公司的编辑手里,这是他的住址,木子说完,递过了一张纸条到谢文东。

    “哦,谢文东看完后,又把纸条还给木子,”说,“木子,把长风叫过来,我要我他办件事。”“是,东哥,木子应道,东哥,还有件事,邹加强已经在外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哦?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谢文东有点责怪道。“东哥,木子挠了挠头,说道:“是他不让我叫醒东哥的,他说东哥这段时间来,够劳累了,就让东哥多休息休息。”

    “哦,是这样啊。”谢文东疾步来到客厅,看见邹加强这是正半躺着睡在沙发上,谢文东并为做声,示意金眼去房间拿件毛毯过来。

    金眼点了点头。谢文东在沙发上坐了大约十五分钟,邹加强醒来,看见自己身上的毛毯,感到很疑惑,又再一抬头,看见谢文东正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眯眼看着自己,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忙施礼道:“东哥。”

    “坐。”谢文东应道。“有什么收获吗?”

    “恩,邹加强缓缓地坐下,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韦德和乌德确实是亲兄弟,不过在六七年前,乌德和韦德因为仇恨,大吵了一架。

    刚入道的乌德由于手下兄弟的背叛,在一次毒品交易中,被警察赶到,乌德幸运地跑掉了,可是,他的几个心腹手下被抓了个正着。

    全部被判了重刑,而那个背叛他的人就是他的亲兄弟韦德。后来虽然那些兄弟被乌德重金保了出来,但兄弟两反目怨恨并未结束。

    从此,他们两个走上了两条不同的路。他们自己也不承认自己有过什么兄弟。”“看起来这个韦德还是个好人啊。”

    ”站在一旁的金眼说道。谢文东笑道。“这个世界,好人是斗不过坏蛋的。“恩,要怪只能怪他有一个挡我们路的大哥,而他不自量力地介入进来。”邹加强说道。“对了,东哥,我们的人发现韦德出没神咒总部,估计神咒还是接纳他了。”

    谢文东说道:“要是我也会这么做,现在的神咒是虾兵蟹将多,领头的骨干少。

    来了个有些能力的,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东哥,那我们该怎么办?“邹加强问道。”

    谢文东看了看邹加强,说道:“明晚,我亲自会会他。阿强,传出消息,明晚,我在福满楼酒店,开庆功会,庆贺我们的首战告捷。(福满楼是洛杉矶一家中国人开办的酒店,菜的味道纯正,谢文东在洛杉矶的这几个星期,还就在这吃的习惯)“

    ”是,东哥。”邹加强施礼,后转身离去。

    “一会儿后,任长风和李爽走了进来。

    “长风,小爽来了,过来。我有事交代给你们两,这件事不像平时,得现在去做,你们快去快回。”

    “东哥,有什么事?”任长风和李爽不约而同地问道。

    这是哪个叫堪萨斯平编辑的地址,你们这样做。。。”“东哥,我们马上去办这件事。”说完,两人齐声告辞。”

    “金眼,通知小研,给我准备五百套服装和找五百个乞丐。”

    “五百套服装和找五百个乞丐?要这些东西做什么?”黄研儿听到金眼的这些话,感到疑惑不解。

    “东哥没说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吗?”“东哥告诉黄小姐说,自有妙用。”“好,你告诉东哥,我明天就去准备。”

    金眼说道“不,东哥的意识是现在。”现在?好”你告诉东哥,我马上办。“晚上六点,谢文东召集洪门骨干,商讨进攻神咒方案。

    谢文东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洪门四堂继续进攻神咒,并且是用尽全力,必须给神咒施加足够的压力,迫使他们在明晚的美洪门庆功会上,挺而走险,用尽全力打杀我们的兄弟。而我们的兄弟在进入福满楼时,要大大方方地进去,而后尽快从后门悄悄出来。一小部分兄弟留下来,埋伏在去往福满楼的路上,趁那批神咒杀手无功而之际,在半路阻击干掉他们。"

    "东哥,要是那批杀手发现福满楼中没有我们一个兄弟,他们就会意识到中计了,可能根本不会照原路返回,那我们的击杀行动就没有意义了."

    姜森问道.谢文东笑道"老森,这个问题提的好,我已经要小研去找五百套服装和找五百个乞丐了,到时我们把他们安排在福满楼的一楼,明晚我们给他来个偷天换日."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赞道""东哥好计谋啊."一旁的战浪也笑了,不过他笑的很诡异."明晚,我在罗斯福大街的那家波尔酒店,等候大家功成痛饮.谢文东说道。”

    估计他们到死都不会知道,我们明天会在他们刚刚扑空的地方隔着几条街的地方庆功。“邹加强笑着说道。散会后,谢文东又感觉有些不妥,出了会议室,他又向黄研儿打去电话。

    晚上九点,任长风和李爽带着两人走了进来,然后大大咧咧的坐下,很有默契地吼道:“怎么没个人给我来杯水啊。”

    说完,他俩对视了一眼,笑了。

    在房子震动了十秒后,终于有人才敢过去给他们倒水。谢文东从楼上走了下来,笑道:“回来了,事情办得怎样?”

    “事情办好了,照东哥你的意识,东西拿到手了,还把这两个洋鬼子带过来了。这鬼地方,办个事还得清翻译,麻烦。”任长风埋怨道。

    “呵呵,做的好。他们人呢?"谢文东问道。李爽摸了摸嘴,然后放下杯子,说道“在外面,我要人把他们带过来。”

    “好。”谢文东坐下说道。两个小弟押着两个人进来了。

    “还没扥谢文东说话,其中的那个男人就骂道:“你们这群土匪,强盗,为什么要拿我们的东西。为什么要把我们抓到这儿来?我要去告你们。。。。”还没等那个男人说完,一名小弟一挥拳,把她剩下的话打进了肚子里。“谢文东坐在沙发上,说道:”你是堪萨斯平编辑吧,请原谅我们的冒犯,我们找你,有事。“”

    我劝你们把握放了,要不然我保证,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你们这群流氓的。

    那名叫堪萨斯平的编辑大声说道。“谢文东没有说话,但是目光越来越冷,冷的都可以冻死一头牛。

    任长风听不懂他们的谈话,当他听完了身边的兄弟的翻译,气的火冒三丈,他腾的一下起身,一脚就把堪萨斯平踢倒在地上,骂道:”你事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起身的还有李爽,不过他太胖了,速度没任长风快,可他的速度也不慢,他一脚踩住倒在地上的堪萨斯平,一双大脚慢慢加力i,直到堪萨斯平喘不过起来。

    一旁的堪萨斯平的妻子看见丈夫被踩住,用力去拖李爽的腿,想把它从丈夫的胸膛上拖走,但那双大脚像长在堪萨斯平身上似的,文思未动。

    ”小爽,差不多了,把他放开吧。“谢文东说道。

    李爽不情愿的挪开脚,但是他并为走开,只是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他们二人。堪萨斯平的妻子吧堪萨斯平从地上扶起,再看堪萨斯平,一张白色的脸此时变成的酱干色,大口咳着,好像要把非都咳出来似的。

    谢文东点燃一支香烟,说道:”清堪萨斯平先生来,是因为我有件事需要你做。“”什么事?“堪萨斯平不痛快地说道。”

    忘掉今天的事,你不会有事。“谢文东语气坚定,不容反驳。”如果我不呢?“堪萨斯平反问道。”你会死。谢文东回答。“我不怕死。”堪萨斯平反答道。“加上你的妻子。”谢文东补充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莱恩。卡鲁德的手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九章 并肩作战            上一篇  第七章 福克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