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十章 死士出动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彭“的一声枪响,那名中年头目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大洞,要是仔细看,可以看见一个乌黑的枪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

    再看格桑,格桑手中厚厚的桌面被打出了一个洞,幸运地是子弹并没有打中他的要害,只是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道口子,那名中年头目见一击不中,干脆掏出抢来,对准格桑准备开第二枪。

    这时,一旁的黄成看到这种情况,一个箭步冲到他的面前,手起刀落,锋利的刀锋把手腕斩断。一只还握住手枪的断手落了下来。断手之痛谁能忍受啊,那名中年头目立马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格桑瞪着牛眼,冲到那名受伤的头目面前,举起桌面,将并不锋利的桌角对准他的头,狠狠地刺了下去。

    嘴里还骂道:”小人,偷袭我。“

    虽然说桌角并不像刀那样锋利,可是它有力道啊,只见那名头目的脑袋被刺穿,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血的刺激,让格桑的猎Xing爆发出来。

    他扔掉那个血迹斑斑的大桌面,赤手空拳,杀进敌方阵营,如无人之境地穿来穿去,所到之处,神咒弟子纷纷避让。

    如果说格桑是让人胆颤的野兽,那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人就是俩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他们没有格桑的力道,但和他们拼杀的神咒弟子一点不比其他人轻松,甚至更加恐惧。

    他们没有看他们是怎么出刀的,但实际情况是身体会无缘无故地多出几个血窟窿,特别是那个手拿软剑的白衣青年,他打斗的姿势煞是好看,像跳舞一样。可是和他交过战的神咒弟子就知道,这种好看是要命的。

    那兵器就像毒蛇,粘上就逃不掉。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神咒弟子别说占领据点了,就是打不打的进都困难。又过了十几分钟,神咒弟子开始出现溃逃,一旦出现大规模的溃逃现象,那就不是韦德可以控制的了。

    ”你们给我冲,谁要是逃,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英)

    韦德对着几个逃兵,大声吼道。谁知那名小弟并未听他的话,还一边走,一边骂道:”你是什么东西,婊子养的,不就是个条子吗,有什么资格命令我。“韦德听完了这句话,气的直哆嗦,他对着旁边的一个堂主说道:”把他给我抓起来。(英)“

    可是那名堂主并为听他的话,而是把头扭向一边。

    韦德见到这种情况,有些吃惊地说:”你还在为当年的那件事,耿耿于怀?“(英)

    只见那名堂主转过头,厉声说道:”当年,我们是多么好地朋友,因为你,因为你,我的多少好兄弟在那场交易中,被警察打死。要不是教父,要不是社团现在有危险,我早就杀了你了。(英)“

    ”我答应你们,如果我们可以度过这次危急,我一定给大家一个答复,即使你们要杀我,我也无话可说。"(英)韦德说道。

    又有几个神咒弟子逃了出来,他拿出枪,厉声说道:“给我回去。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英)

    可是,韦德并没有他哥哥乌德的威望,那几名逃出来的神咒弟子并没有理会他,仍然拖着卷了刃,满是血迹的刀片从韦德面前走过。

    “砰砰”两声枪响,子弹从韦德的手枪中射出,打在两名逃跑的弟子身上。那两名小弟被当场打死。

    这一枪,可以说是开的很及时,它及时地稳住了溃败的场面。

    不少从洪门据点逃出来的小弟,看见门口不远处的那两具尸体,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呆呆地停了下来。韦德拿着手枪,说道:“都给我冲,老子今天杀红了眼,谁不给我拼命,我活不了,你们也得死。”(英)

    那些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得已又返回了战团,不过他们脸上是一个比一个的苦,谁知道回去会不会比这更好呢。

    韦德感到奇怪的很,己方明明就有五百多人,而敌方的据点的人员早就被派出去了,现在正疯抢己方的地盘呢。那么据点就剩下了一个空架子了,他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没办法,看来只有出动王牌了。

    他一招手,叫来那名情报头目。“出动我们的后备力量,现在快。(英)”韦德急切的说道。

    那名头目迟疑了以会儿,说道:“韦德兄弟,现在动用我们的战魂兄弟不太好吧,昨天的那场偷袭,已经损失了我们大多的死士,看现在这种战况,敌方来了极为精锐的帮手,如果这些兄弟有些什么意外,教会里那些本来就对你有敌意的人,就会借机除掉你的。”(英)

    韦德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没有退路,谢文东也不会给我退路,就像今天,逼我回到帮会。没有选择,只有决一死战

    。”“唉,好吧。”那头目答应道。韦德拿出一把军用匕首,听走到据点门口,这时大约二十名身穿迷彩装的汉子跟了过来。

    这些人是神咒的死士,不过他们和昨晚谢文东消灭的那批不同,这群死士是苍狼最早训练长达两年的那一批,在神咒吞并洛杉矶大小帮会时,那些差得都被淘汰掉了,可想而知这群人的实力。

    这群人手握MOD(美国黑衣特种部队主要用刀,MOD外表颜色为淡蓝色,刀刃上有一排锯齿,刀背上有一排倒刃,利于拔出时皮肉被撕扯下来,造成大出血。),神色严峻,目露凶光。和普通的神咒小弟完全不一样。神咒小弟随着这批人员的到来,变得不再混乱,开始稳扎稳打起来。

    这时从楼上下来六人,为首的是一位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嘴角微微而起,眼神柔和而深邃。让人一眼见不到底的青年。这时,任长风:格桑:袁天仲见到谢文东下来,轻松摆脱纠缠的神咒弟子,来到谢文东身边。

    “东哥,你怎么下来了?“格桑傻傻地问道。

    谢文东答道:“听手下兄弟说我们的老朋友来了,所以,我下来看看,对了,情况怎样啊?”说完,看了看一脸惊奇的韦德。

    “唉,打得真没劲,难道神咒就只有这两下子吗,真让人失望。”格桑摇了摇一双大拳头,叹息道。

    格桑的这句话茶点让任袁二人吐血,这个格桑看起来傻乎乎的,抢起攻来到是一点不含糊啊。看到任袁二人火燎般的目光,格桑干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谢文东(英)“韦德看见来人后大吃一惊,他想到敌人来了援军,但想不到时谢文东亲自来了。

    “谢文东,我找的你好苦啊“韦德恶狠狠地说道。”有人想过来送死,我也没办法。“谢文东眯眼笑道。

    “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

    “看起来,韦德后面的那些人应该不错吧。有二十个。呵呵,我全包了。“格桑掰了掰手指,笑道。

    “什么,格桑,功劳都被你抢了,那我们还玩个屁啊,任长风挥了挥唐刀,”我不管,我要十个。

    看到这两个活宝,就这样把韦德手下的几大高手分掉了,始终没动嘴的袁天仲站了出来,“不行,不行,你们两都包了,那其他的兄弟呢。就是我答应,期他兄弟也不会答应;就是其他兄弟答应我也不会答应。

    “袁天仲的一番话把格桑和任长风说傻了,好一会儿,任长风才回过味来,他嘟嚷道,”说这么多,不就是你也想分杯羹嘛。““呵呵。”袁天仲挠了挠头。三双眼睛,盯着谢文东。那意思很明显,就等着谢文东下令呢。

    谢文东看着手下的三位爱将,笑了,说道:“看我干嘛,他们答应就行,”谢文东指了指韦德的那群手下,“我没意见。”

    “好嘞。”三人好像中了五百万似的,走上前想会会他们。

    “哎哎,算我一个。”

    人群突然又蹦出一位,仔细一看,是玄武堂的黄成。“

    这家伙。”任长风小声嘟嚷了一句。随着韦德等人的出现,战场由最先的群战变成单挑。

    韦德的死士走出十位,迎上谢文东手下的四位弟兄。和袁天仲交战的三位,其中一位是黑种人,圆脸,肌肉发达。另外两个是白种人,不像传统的欧美汉子那么高大。非常娇小,像个女人一样。

    那两个白种死士对于袁天仲来说,没多大威胁,但是那个圆脸汉子就不一样了,他出手敏捷,力道极大,就是袁天仲也不敢大意。好在袁天仲的功底太好了,和三人交战,丝毫不显慌乱。

    袁天仲短时间内拿下他们很困难,同样的他们想尽快解决掉袁天仲也是不可能的。相对袁天仲,任长风的情况就好的多。虽然他也是和三人交战,但是和他对阵的除了一个身手不错外,另外两个就相对较差一点,力道和准确度都稍逊一筹。任长风打着打着就有点感到不对劲了,袁天仲他们三位都打的不太轻松。自己这边却格外容易。他倒退一步,定眼看了看面前的这几位。

    只是"他们“的脸都被厚厚的油彩盖上了,根本看不清什么,再仔细看看,她们的前胸稍稍隆起,腰部也相对较细,手上皮肤白皙。。。

    “妈的,是三个娘们。。”任长风收刀,对着他们说道:“我不跟你们打,给我换几个人。”

    别说那几个女人听不懂,就是听的懂,她们也不会停。

    三把刀,分袭任长风,剑走偏锋,刀挂强势,下手凶狠。

    她们不留情面,任长风也不客气了,虽然他一般不打女人,但是像这种母老虎,不教训教训,她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该出手时就出手,路见不平一声吼。任长风大脚抽射,一脚踢在一个女人的胸部上,任长风那感觉像是踢在一堵墙上。

    那个女人揉了揉胸部,愣了会儿,又提刀杀了过来。

    “我靠,这娘们真是没手感。

    哦,不,没脚感。”任长风骂骂咧咧道,同时,挥起唐刀,砍向那名女子。

    那名女子提刀接住,但是任长风的力道不是一般的人抵的住的,刚才的较量只不过是想试试对方的深浅,既然对方就只有这几下子,她们又激不起任长风怜香惜玉的热情,没办法,只有下死手了,省的世界的粮食始终紧缺,也算是为人们做了一件好事了。

    任长风尽全力的一刀,别说是人体了,就是几毫米的钢板也得刺穿,果然,只见一声脆响,那名死士的MOD大砍刀被震飞,又是一道寒光,冰冷的刀锋刺进了那名死士的肚子。

    任长风抽出刀来,习惯Xing的甩了甩上面的血迹。本应该倒下的那名死士,出乎意料的冲上来,紧紧地抱住任长风,嘴里还大叫的说:“快刺啊。(英)”

    只见那两名死士犹豫了一下,两把MOD刀从那名女死士的背上刺入,刀尖刺穿那名女死士的身体,也刺进了任长风的身体里,好在她们出手仓促,刀尖只进入了不到两公分。要是任长风少穿了几件衣服,(洛杉矶较冷,人们多穿大棉袄)现在他可能就去见上帝了。两名女死士还想进一步的把刀彻底刺进他的身体,但是任长风不会给她们这个机会,他一甩手,唐刀像剑一样飞进一名女死士的喉咙里,“噗”一支血箭从她的喉咙里喷出,另外一名死士看见突然面前飞过一团血,洒在前面的那名女死士的背上,她惊呆了,一时竟忘了接下手把刀刺进去。

    这给了任长风宝贵的时间,任长风抓住那名抱着她的死士的手,反手一拧。那名受伤的女死士吃痛,松了下来。

    任长风一记重脚,那名受伤的死士直接飞了出去。

    “啊。。。”那名惊呆了的死士终于反应过来,拔出刀,想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由于MOD刀后有倒刺,她倒是把刀拔出来了,可是连带着撕下一大块皮肉,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那名女死士也不理会,一刀砍向任长风的脖颈,任长风一侧身,刀刃从肩部划向腰部,连带着,他的一件羽绒服的被划开。

    “啊,好险啊。”任长风感叹道。不过他可没有时间想什么,那名女死士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刀接着一刀,让任长风没法去取死尸身上的唐刀。

    这样一来,任长风应对起来就略显仓促。

    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只脚,一把就把那名死士踹出几米远,在看那只脚的主人,只见一位吨位级,强壮似犀牛的大汉正对着任长风笑,“呵呵,长风,抢你生意了。”

    “这样的生意,我情愿不要。”

    任长风慢条斯理的走到那名女尸体的喉咙出取下唐刀,走向还在昏迷的那个女人,看来格桑的一脚把她踢得不轻。

    “再见吧。”任长风提着刀,刀尖朝下,想要一刀把她劈穿。

    这时,昏迷的那个女人突然就地一滚,同时从左手飞出两把匕首,直插任长风的胸膛,任长风眼前一闪,感到有什么危险,只是凭感觉得把唐刀往心脏处一档。档得一声,一把匕首射中了任长风的唐刀,掉落下来。另外一把匕首深深地刺进了他的手臂。

    这一变化,让场面上的所有人都感到吃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首先那名女死士被格桑踢上一脚,还有能力发出暗器。

    更不可思议的是,任长风在那种情况下,竟然可以躲过致命的一刀。

    那名女死士见一刀竟然杀不死对手,又从腰间拿出两把匕首,准备再次射杀。

    这时的任长风真有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他实在是太大意了,想不到身手平平的女人,竟然在暗器方面这么有造诣。

    这时那名女死士得意的笑了笑,对方的身手实在是高强,就是在人才济济的洛杉矶第一大帮派神咒中,也可以排进前三位。

    就在那名女死士要动手时,意外发生了,手背上无缘无故地多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小刀,好像刀柄还连着一根细细的银线。

    就在她定眼看那根莫名其妙的线时,发现那根线好像又动了,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细线肋住了,她暗笑:“就这样一根小小的线还想拦住自己,真是太可笑了。”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杀掉眼前的这个人。

    至于那把刀。她也没管那么多。用力的一抬手,两把匕首发射了出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一章 决战            上一篇  第九章 并肩作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