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卷土重来 > 第三十五章 彰化第一夜(下幕)

卷土重来 - 第三十五章 彰化第一夜(下幕)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 2015-7-19

  “嗖嗖!”正当四人打斗之际,突然从堂口大门处飘来十几张漆黑的卡片。

      卡片落在激战场地的最中央,在场的人很自然的将目光投向卡片。当卡片上的字体映现在他们的眼帘时,一种无名的触动让青帮阵营一阵大乱。

      卡片通体褐色,一个嫣红的“杀”字赫然朝上。在“杀”的右下角,还有一行用纯金颜色构成的字体,字体很小,但清晰异常。

      这行字便是让无数人魂飞魄散的一句箴言: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

      这种小卡片曾经被相当多的黑道分子模仿,想要借助它的威名吓倒别人。但真正的黑帖,见的人却很少。

      尽管没有见过黑帖,但是青帮的小弟们一样看出,这就是传说中能够“勾魂索命”的黑帖。也只有谢文东旗下文东会的两把尖刀散出的这种东西,才代表着死亡。

      “是...黑帖..”有小弟失声叫了出来,还没等青帮帮众反应过来,只见洪门阵营自动分出一条道路。道路被分开后,一群全身漆黑的黑衣人手拿霍亮的开山刀突然冲了出来。这些人也不和对手打招呼,挥刀就砍。

      他们的开山刀钢口好,力道大,每一刀都是冲着人命去的。

      直到这个时候,青帮的小弟们方才吵闹着动手。

      见到敌人悉数动手了,洪门的兄弟们当然谁也不客气,纷纷抬刀而上。本来的单挑又变成了群殴。

      洪门青帮两个社团的帮众纠缠在一起,“铛铛铛”的武器碰撞声和砍杀声交织在一起,构筑世界上最为惨不忍睹的乐谱。当时的场面何止一个混乱了的。

      暴力.血腥.野蛮.兽性,是这场战斗最好的诠释。

      正当两帮的混战开始全面爆发的时候,彰化堂口突然走出一行人。

      这些人的最中央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男人左手金刀,右手开山刀。整个身体散发着浓烈的杀气。一颦一笑,一片杀意弥漫开来。这个年轻男人的前后左右,都有身着白衣,肩背两把雪亮的唐刀的神秘人物压阵。

      一开始,青帮的小弟们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到青年的身上。谢文东的样子太普通了,普通的好像一个底层小弟。反观这些白衣人,连带肉色的面罩,身上穿的是葬礼白的衣服,在他们的背上,皆背着两把铁森森的唐刀。

      唐刀并无刀鞘,只有光秃秃的刀身。不过,正是那略略反射过来的寒光,让青帮的小弟们全身打颤。

      那是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在漆黑一片的黑夜,突然冒出这么一行身着白衣的人。

      这些白衣人神情严峻,杀气腾腾。没人会把他们当做人看,更多人更觉得他们是一群来自地狱的使者——飘荡千年的白无常。这群使者带着地府的死亡召集令,前来带走大家的亡魂。

      这种感觉说震撼也好,说害怕也罢,总之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心灵触动,这种触动是无法用言语,文字表达的。

      只有身临其境,方能贴切的感到那一股来自地狱死亡的湿气。

      太可怕了,确实是太可怕了。青帮的小弟们还没和这么一般人交手,便已感觉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其实,血杀和暗组的整体实力还是差不多的,只不过白衣血杀给人带来的视觉震撼太强烈了。心生畏惧,当然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

      有人会说,为什么谢文东不让两个组织的兄弟都换上这种装扮,那样岂不是更好?谢文东在这方面当然也有考虑,暗组负责打探情报,传送消息,这就注定了他们不能太过扎眼,溶于黑夜的黑色,当然是这些人最好的打扮。

      而血杀负责暗杀,他们的装扮当然要以震撼,威慑,杀戮为主。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但却体现出了谢文东的睿智。

      几乎每一个改朝换代的开国皇帝,皆是在细节方面取得成功之人。朱元璋如此,刘邦如此,清太祖努尔哈赤亦是如此。闲话扯远了,书归正传。

      “我是谢文东,叫武曲过来说话。”谢文东对台下之人高声喊道。

      “谢文东??!!什么?谢文东在这里?”青帮的小弟们听到谢文东这个名字,刚刚稳定的阵脚又大乱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青帮帮众没有见过他真人的人非常多,但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人,几乎没有。

      谢文东他是谁?!是当今世界第一大黑帮的龙头老大,跺跺脚世界世界都要颤三颤的人物。就连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得对他礼让三分。可以说,谢文东就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如当年的日不落英国般。因为还没有一个人的势力,能够辐射到世界各地。

      现在面前的这位青年说他是谢文东,这怎么能让人震撼啊。不由得,青帮的帮众向后退,那是一种机体对危险的自然反射。就连青帮的小弟们都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胆怯的动作。别说是普通的小弟了,就连武曲见到谢文东,都是一阵吃惊。

      文曲颜如玉曾经提到过,谢文东可能会出现在彰化.云林二县。他也有一些心理准备,可当真的见到谢文东了,武曲还是大感意外和吃惊。

      武曲没有回答谢文东,因为任长风在他愣神之际,迅速的给了他一刀。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很快让他清醒过来。他几个落地旋转,避开了四人的围攻。“砍谢文东一刀一百万,卸他一只手一千万,砍他一只腿五千万。杀死谢文东者,奖励一亿,连生五级!”

      武曲一挥刀片,大声吼道。这个样高额的暗花,恐怕是世界恐怖大亨——本拉登也无法望其项背。

      一百万一刀,一只手一千万,一只腿五千万,一颗人头一个亿,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荒唐,但仔细想来对方也不是在瞎说,谢文东真的值这个价格。区区的一个亿,谢文东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又怎么能买下他的人头呢。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并不是绝对的。冷哼了一声,谢文东朗声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所谓。今天你们都得死。”

      也不知道是被武曲的那个一个亿吓倒了.还是被谢文东的这句话震撼到了,青帮的近三千人,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前。他们只是手忙脚乱的应战着洪门兄弟,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兄弟们,给我上!”谢文东大喝一声,一马当前冲进战阵。手起刀落,一刀就砍下了一颗人头。

      五行.刘波.白衣血杀.暗组的兄弟护卫在谢文东的身边,这样一拨人出入如无人之境,将青帮帮众杀的是人仰马翻。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当青帮的小弟们畏手畏脚的应付着谢文东等人的时候。只听门外一阵大乱。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突然冲过来,对讲青帮的这三千人团团围住。

      “我们的兄弟到了,兄弟们杀啊------。”刘波说话间,已经一刀砍向两人。

      来的这些人正是谢文东从彰化堂口调集过来的一千五百人,这些兄弟蓄势待发,已经等待多时了。两边夹击之势已经形成,青帮的溃败也只是早晚的时候。望着外面人头攒动的敌人,武曲心里猛地一抽。

      他大吼一声:“兄弟们,向外面撤---”说着话,放弃围杀谢文东的计划,掉头就奔向门外。

      听到大哥撤退的命令,本来就慌乱的青帮小弟们更加无心恋战,一个个提溜着刀片挤向门外。要知道门只有那么大,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就能出去好几千人。

      见敌人要跑,还挤在门口出不去,洪门的兄弟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他们放弃防守,兜着敌人的屁股杀了出去。他们见人就砍,遇人便劈,这痛乱杀,直把青帮杀得一塌糊涂。这可真应了兵败如山倒那句话了,现在的武曲的失败挡都挡不住。

      前后两边都是洪门的人,青帮帮众只得硬着头皮以别人的死亡为代价,见缝插针的乱窜。

      一个个如丧家之犬,狼狈不堪。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青帮的人员却不堪一击。洪门帮众上下一个个斗志昂扬,憋足气力都不想放过这个棒打落水狗的好机会。

      他们并未停歇,直接追了出去。这一场战斗,惊天动地,鬼哭神嚎,直把青帮打得一泻千里,苦不堪言。

      武曲仗着自己的好身手,逃出去没有问题。可是他忘了自己的手下并无像他一样的本事。等到他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困在据点里的青帮小弟也惨叫声不断。

      “兄弟们,我们回去去救他们。”武曲刀身一挥,凝声道。“不行啊,大哥。我们已经输了,再过去只有找死啊。”

      几位和他逃出去的手下连忙阻止道。武曲听言,破口大骂道:“你想让我当逃兵,哼,你们怕死,我可不怕。”说着话,他正要跨步折回去。

      几位手下看到这种情况,换了。他的一位心腹保镖苦着脸道:“没机会了,我们这次败了。大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谢文东手下的高手众多,你一去就真的回不来了。”

      “是啊,我们会回来的。”一位小弟道。

      ........................

      几番劝说,武曲终于微微的的点点头。这场战斗,青帮确实输的很惨,除了挂掉的,重伤不起的.被俘率的,真正逃出去的只有不大五百人。

      首战胜利,洪门的兄弟都欢呼雀跃,今天确实是打了个打胜仗。手下兄弟高兴不已,谢文东的脸色却趋于平静。

      隐隐的,还有一丝担忧,他知道,困难的日子还有两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十六章 奇怪的撤退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 彰化第一夜(上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