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十一章 决战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珰琅”两把精致的匕首掉在她的脚边,

    在看她的那只发飞刀的手,从那根细线缠绕处到指根,手背上的皮肉全部被削了下来,连带着五根手指的关节处被齐齐切断,五根断指带着血迹,掉在地上。

    那把在手背上的金色小刀已不知去向。”

    啊。。。“那名女死士瞪着大眼,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可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倾倒下去,当场昏了过去。

    “几名神咒小弟大喊着要冲到哪名女死士的身边,想要救下她。可是他们还没走几米,就看到眼前惊人的一幕。

    那个昏过去的死士突然睁开了眼睛,于此同时,她的口中溢出大量鲜血,手脚动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两名小弟想要把她抬起来,送去医院。可是当他们把她抬起来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手中只抱起了一段,身体从腰部分开了。伤口平整如滑。

    ”啊。。。“有鬼”

    那两名小弟扔下残尸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上帝,救救我们,魔鬼啊。”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都吃惊地谢文东。谢文东一扬手,将刚刚擦拭好的金刀,收入袖中。

    他对着手下数以百计的敌人,面无惧色地说道:“动我兄弟者,必诛之。”那份气势,气吞四海,震荡山河。

    任长风五行兄弟等人听到这,都一阵温暖,不管东哥对敌人多么凶狠,不管东哥的地位有多高,不管世事如何变化,他还是那个为了兄弟,可以豁出Xing命的大哥。

    这辈子能在东哥身边,已无憾了。任长风扯下一些布,包住受伤的伤口,走到谢文东的身边,眼圈一阵红道:“东哥。”

    “长风,你的伤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谢文东关心道。

    “东哥,放心,一点小伤。他们这群人不是号称死士吗,今天我们就让他们成真真的死人。”

    “好,谢文东拿出开山刀,准备迎战。

    这时神咒那边的人终于知道是谁杀了刚才的那个弟兄,全部冲向谢文东,想为他们报仇。

    洪门这边的人看到这,不干了,也都迎了上去,场面由开始的单挑变成的群战。

    这也变的更加血腥。

    神咒大汉看到谢文东身材瘦弱,浑身上下看起来没几辆肉,有软柿子捏,哪有不动手的道理,一时间,至少有十名小弟杀了过来。

    谢文东单手持刀,轻松解决掉跑在最前面的两名小弟,身边的五行小弟下手极狠,被他们碰上,不死也得残废。

    在一旁观战的韦德越看越不是滋味,己方的兄弟至少把谢文东等人围了三圈,而且人数还在增加,可是谢文东等到好像越打越勇,由于人数太多,他们随便的一刀,往往就可以扫掉好几人。

    必须赶快解决他们,要不然,等到谢文东的手下的那几大高手解决掉那些死士,到时的问题就不是杀不杀的掉谢文东,攻占据点了,而是自己能不能脱身了。

    他下了下决心,对着身边的那些死士说道,你们去。

    十二名死士,除了保护韦德的两人,十人全部杀向谢文东。

    "你们给我让开。“一名满是胡子的死士对着神咒弟子喊道。

    为了不影响他们,神咒弟子自觉让开一条道,他们进去后,又围了起来。

    谢文东和十几名兄弟被围在了里面,而包围圈外的格桑,袁天仲等人解决掉面前的敌人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谢文东他们的处境变得艰难起来。

    八名死士,杀向谢文东,无行每人迎上一人,两人与任长风对挑。

    就这样,还是有三人对上谢文。

    三人同时出刀,并且专挑要害部位。

    手段干净利落,一定都不拖泥带水。

    谢文东不好与之硬碰硬,只得抽身后退。一名身体瘦弱的死士,仗着自己身手敏捷,率先出手。尖刀狠狠地刺向谢文东的心脏。

    谢文东被他的蛮力顶倒在地。那名死士大声笑道:”看你还死不死。(英)“

    同时还暗暗加力。正当他欣喜若狂大声叫道时,他奇怪地发现,刀刺进了衣服,但是在也刺不进了。”

    不好“那名死士吗上意识到谢文东身上一定穿了防弹衣之类的东西。他马上收力,想要倒退开。

    可是谢文东哪会给他这个机会,一道刀光而现,谢文东反手劈下那个瘦弱死士的脑袋,同时他来了个鲤鱼打滚,避开另外的两把刀,那名瘦弱死士的断头掉了下来,掉在地上。

    另外两名死士见自家兄弟一刀杀不死谢文东,马上意识到谢文东穿了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一般的武器伤不了他,于是他们又该攻他的头部,四肢等。

    他们没有时间为死去的兄弟难过,现在他们只想要谢文东的脑袋。

    死士们的报仇心切,让谢文东捡了大便宜,这样他就可以利用对手慌乱时出现的弱点,实行点刺。不多一会,谢文东的手臂多处被划伤,不过多是皮外伤,对他的影响不大。

    那两名死士的情况和谢文东茶不多,血没少流,但是离死还很远。

    他们攻不下谢文东,谢文东也杀不死他们,这好像又回到了先前的焦灼状态,可是胜利的天平正在朝谢文东一方倾斜。

    表现最明显的是袁天仲和格桑等人相继干掉了那些死士。

    袁天仲踩着一名神咒弟子的肩膀,凌空飞进那个包围圈,一剑就刺进了与水镜交战的那名死士的后肩。刀尖从前胸探出,那名死士当场死亡。

    他一个箭步来到谢文东的身边,双手护道:“东哥,你先歇着。我来解决他们。”谁知谢文东一把推开袁天仲的手,说道:”天仲,你快去找到韦德,杀掉他。“

    “可是东哥,你。。。”

    我没事,现在是杀掉韦德的最佳时候,错过了,以后就难了。

    “是。。。东哥,那你小心。”袁天仲不情愿地和那两名死士打斗了几招,找了个空挡,退了出去。

    乘着敌方还没在袁天仲突然离开回过神来时。

    谢文东把手中的开山刀扔了出去。同时射出金刀,一名死士很轻松地打掉了飞驰而来的刀,但是他没有注意到,飞过来的刀不仅仅只有一把,在他想有进一步的行动时,他的肚子上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一把金黄色的小刀正没入他的整个身体,他慢慢的倒了下去,眼带着不甘。

    谢文东一收银线,小刀又回到了谢文东的手中。在谢文东还想用金刀结果另外一名死士时,那名死士好像知道金刀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所以他抢在谢文东出手之前,率先发动攻势,一刀接一刀,让谢文东没有机会下手。

    不知是兄弟死亡的刺激,还是求生的本能,那名死士像疯了一样,乱劈了三四十刀,好像还没有一点累的。这时的谢文东,真的感到有些应对不如了。

    就在这时,格桑的一句话,像平地一声雷,把在场的神咒弟子的震心惊胆战。

    "洪门兄弟全部让开。“他说的是中文,洪门兄弟多多少少基本上都听的懂,和这相反,神咒就没几人听的懂了。

    厮杀的洪门兄弟急忙退下,给他让出一条路。

    只见格桑手拿着神咒弟子撬门时用的那根三四米的大铁棒,像战神一样。舞起那根铁棒,向神咒弟子的脑门扫去,”

    彭彭。。。。“”啊。。啊。。

    “被打中的人,脑浆迸裂,即使是用手挡住了,也逃脱不了那种厄运,而且有些神咒弟子手上还攥着刀片,那些刀片被直接拍进身体里。

    肋骨断裂声,尖叫声混合在一起。脑浆血液混合在一起,红的白的流了一地。还没等受伤的兄弟爬起来,又有数十的兄弟被格桑打倒在地。

    成片成片的人被砸死,上百人的队伍,被格桑一个人打的落花流水,在场的洪门弟子欢呼雀跃,而神咒的弟子则吓出了冷汗,什么叫做独挡一面,这就是。什么叫做实力,这就是。

    怪不得堂堂的死士组织战魂还没顶上一个晚上就灰飞烟灭,武功高强的教官苍狼也被杀,怪不得有数十保镖保护的教父乌德会被杀死在自己的地盘上,这就是偌大的大陆第一大帮派洪门的实力。

    神咒弟子被逼的没路可走了,也许真应了那句话,情急生智,几名神咒小弟在躲避格桑的大铁棒时,抓起身边的椅子啊,酒瓶啊,就往格桑身上扔,破裂的玻璃碎片把格桑的皮肤划出一道道口子,那些碎片虽然说比不上钢刀,但也差不多,好在四周还有虎视眈眈的洪门弟子,要不然他们扔出手中的刀啊,钢管啊,格桑的处境就真的不妙了。

    见这种情况真的有效,其他的神咒弟子也纷纷效仿,一时间,格桑有点抵不住了。

    “虽然说谢文东和一名死士拼杀,但长年的练习曲清庭的吐纳之术,让谢文东养成了眼观四方的好习惯,他看到格桑的情况不妙,心中很是急,这是那名死士又一刀砍向谢文东,本来这一刀出刀仓促,而且对方进攻了这么久,明显力道不足,应该是很容易避开的,就在刀片快要接触到谢文东的手臂时,奇怪的是谢文东并没有避让,而是随势一转,退开了几步。

    这是哪名死士才意识到谢文东这么做是想要出刀的前奏,他吓得一身冷汗,赶紧收身,想要快点保持刚才的近身攻击战术,这样谢文东就不能用飞刀,那他无可奈何了。

    他想的挺好,但是太晚了,当他正准备向谢文东的方向靠过去时,一道金光闪入他的眼帘,出于本能,他提刀就挡,很幸运他竟然避开了,正当他有些欢喜时,脖子处传来了细线勒肉的感觉,接着就是皮肉断裂的声响。

    那名死士倒下了,和那名女死士一样,伤口像一刀切得一样,平滑无比。死状惨烈。

    不过他倒是不怎么遗憾,因为他终于知道,刚刚把头同门兄弟拦腰切断的是什么东西。

    谢文东来不及擦掉银线上的肉丝和血迹,紧紧地把金刀扣在手里,他抓住身边的一张桌子,扔向和格桑交战那些人的中心。

    那些神咒小弟深知这种木桌的分量,纷纷避让。他们很奇怪,谢文东看起来实在是瘦弱,怎么会这么轻松吧桌子抓起呢。

    那种桌子不像我们平时用的那种,是那种长长的红木桌,很是沉重。他们不知道谢文东虽然不是很强壮,但是他的爆发力太强了,手臂的肌肉尤其发达,这样的一张桌子完全不在话下。

    乘着这个时机,谢文东靠向格桑,安慰道:“格桑,你怎么样?”

    看到谢文东受伤的手臂还在不停地流血,格桑眼圈一热,但还是忍住没流下眼泪,他哽咽道:”东哥,我没事,你的伤。。。

    “谢文东看了看格桑,没有什么大的伤口,安心道:“小意思,这点小伤,家常便饭。”坚强的格桑终于忍不住了,他眼圈一红,留下泪来。

    “东哥,对我真好。”

    别的老大在兄弟们浴血奋战时,都远远地躲在后面,只有自己的老大,那里的兄弟有危险,就去哪里。格桑没什么文化,他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表达自己的情感,唯一能做的,只有拼命杀死敌人,为东哥扫清障碍。

    “哭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只能流血,眼泪只能是敌人的。”谢文东笑着对他说道。

    “恩。”格桑一挥那根铁棒,对着神咒弟子说道:“伤我东哥,我就要谁死。”

    “杀。。。”这时格桑和谢文东都用尽全力,打跨他们只得称这个时候,一举钉死。格桑不再畏手畏脚了,担心东哥的安全了,也不管什么酒瓶玻璃,他舞着那根棒子像下山的猛虎,上串下跳,打的他们根本毫无反手之力,他们的酒瓶什么的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因为格桑的行踪漂浮不定,盲目的扔过去不但伤不了他,还有可能伤到自己兄弟,这就让神咒弟子苦恼不已。

    谢文东和格桑等兄弟的奋勇杀敌,激起了美洪门弟子自信,他们拼了命的挥舞着刀片,砍向神咒弟子。这下神咒弟子真的扛不住了,全线败退。

    几乎是踩着己方兄弟的尸首,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命,也不管什么帮会,大哥了,活下来要紧。

    他们这一乱,门口又狭小,叫骂声不绝于耳,洪门弟子拽住这个时机,兜住他们的屁股杀出去,很多小弟的刀片,钢管什么的在混乱中都不知去向,就被勇猛的洪门弟子砍翻在地。

    这一战,神咒留下了五六十具的尸体,还有上百名伤者,其他逃出去的小弟也被打的乱串,躲到洛杉矶的各个地方不敢露头。

    这是场面上还在战斗的还有袁天仲,他正和一名死士在那混战,地上还躺着另一名死士的尸体,场面僵持不下,看起来,两个人都精疲力尽了。

    这也不能怪袁天仲,毕竟他是以疲惫之躯战旺盛之躯,要不然,那名死士也活不了这么久。谢文东一招手,金眼一抬手一颗呼啸而过的子弹射入那名死士的眉心。

    他扑通一下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袁天仲一收软剑,歉意的走到谢文东的身边,说道:“东哥,对不起,让韦德跑了,只留下了两个替死的死士。“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天仲,这不怪你,你太累了,就留他的脑袋在他身上几天,记住他的脑袋已经不属于他了,我们的东西是迟早要拿回来的。”

    “恩."袁天仲点了点头。”

    东哥,金眼拿着一个电话跑了过来;“刚才莱恩。卡鲁德打电话过来,说警察十分钟后出动。”谢文东听到后说道:”这个莱恩。卡鲁德到是很准时嘛。通知其他的兄弟,全部撤退。“”是。东哥。“”快点打扫战场,警察就快来了。

    “洪门弟子马上兄弟起来,运水的运水,拖地的拖地,场面热闹一点不比刚才火拼的差,不过少了呐喊声,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洪门好久没这么大的胜利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二章 替死鬼            上一篇  第十章 死士出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