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十二章 替死鬼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格桑兄弟,黄成边给格桑边简单包扎边说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明天我请你喝酒。

    怎么样“”哈哈,没什么,我们是兄弟嘛。

    那就让你破费了“格桑高兴地说道,他和李爽是同一种人,听到有人请喝酒,那是来者不拒,不过喝酒归喝酒,酒桌上,格桑从来不多话,只一个劲的喝酒,别有用心的人想从脑子不太灵光格桑的口中套出点东西,那是比登天还难。

    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在谢文东手下做事,这点还是懂的。”

    今天打得真是带劲,不到两百人对五百多人,对方还有二十几位身手高强的死士,这在以前,简直不可思议,洪门好久没打过这么大的胜仗了。

    “黄成看看躺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清理的神咒弟子高兴地笑道。

    格桑听了黄成的话,老神在在地上说道:”这没什么,在东哥身边,这种仗打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你们以前也打过这种仗?“黄成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那当然,比这差距更大的我们都胜过,要是今晚东哥的两大王牌也加入进来了,那今天韦德就是有十个脑袋,再带够八百人,他也逃不了。“

    ”恩,“黄成点头表示同意,要是他以前光只是听说过血杀和暗组如何如何厉害,他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昨晚的行动,就是以血杀暗组区区一百多人就连锅端了神咒接近三百的死士,虽然偷袭占了蛮大的成分,但这还是不难看出谢文东的实力有多强。”

    要是老爷子把帮主之位传给东哥就好了。

    “黄成由衷感叹道。等到警察到时,洪门这边早已清理干净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虽然有警方的配合,洪门的上下打点,看起来做的天衣无缝的事情,却还是引出了很多麻烦,当然这是后话。

    在激战了整整两个小时后,美洪门和神咒的火拼才算停止,兵多将少的神咒根本抵不住兵强马壮美洪门弟子的冲击,加上有高强李爽这样的人物指挥,战场很快就出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这一战,直接导致两大黑帮的地位变化,美洪门在五年后,重拾洛杉矶第一大黑帮宝座。

    而神咒从一个人人敬畏的大黑帮,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都想踩上一脚的落水凤凰。

    谢文东和受伤的兄弟到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消毒后,就返回了总部。只有任长风伤的重了点,他在谢文东的几番劝说下,才肯留下来住院,谢文东留下几名暗组的弟子保护他的安全。

    等回到总部时,李爽和高强等人已经先到一步了,见到谢文东和兄弟们多多少少都挂了点彩,李爽问道:“东哥,是谁这么厉害,大家都受伤了。”

    谢文东坐了下来,抢过高强手中的茶,泯了一口,称赞道:“好茶,就是没国内的味道纯正,有些清淡。”高强接过谢文东手中的空杯子,担心道:“长风好像没来,东哥他是不是。。。。

    看见高强和李爽不解的表情,谢文东有些好笑,他微笑道:”强子,不要担心,长风没事,只不过受了点伤,留在医院。

    “”哦,没事就好。“

    高强松了一口气。“不会吧,那个家伙身手不错,就是比我差点,他怎么会轻易受伤呢,东哥,你们是不是碰上什么高手了,还是长风那小子看上对方那边有什么漂亮妞了,光顾着看美女,把正事给忘了。。。”

    李爽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串,谢文东和在座的兄弟盯着李爽看了好几十秒,然后同时发出笑声。木子更是离谱,他听了李爽的话,直接趴到沙发上去了。

    谢文东收了收有些失态的笑声,满脸笑容地说道:“小爽,你倒是不谦虚啊。,不过你说的对也不对。”

    “恩?”

    听到谢文东这么说,李爽更加迷惑了,什么叫住对也不对啊,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

    “看到李爽茫然的表情,站在一旁的袁天仲笑了笑,说道:”长风是一位女人所伤的,这点你说对了,但他不是被那女人所迷惑,而是他太大意了,被她被飞镖刺中。

    “哦,“李爽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那些人也没什么本事咯。”

    “你这点说错了,那些和我们交手的死士,还真有两下子,我们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解决掉他们。”这有点意识了,让袁天仲说不错的人,还是比较少的,看来神咒还是有点实力的。

    “东哥,到时候,我也想会会那个什么死士。””这有些困难,因为神咒的死士已经被我们消灭的差不多了。“”不会吧,真是让人失望,早知道今晚和东哥在一起就好了。“李爽有些失望道。谢文东说道“小爽,你不要担心,就算以后没有神咒死士,还会有其他的死士,活士什么的。那是杀不完的,我们要做的就只有让他们感到害怕,让他们恐惧,那样我们才能成为王者。””东哥,我知道了。“李爽点了点头。

    谢文东对黄研儿说道:“小研,你马上交代兄弟们,要做好新地盘的防御,防止神咒反击。”“是。”黄研儿回答。

    第二天,谢文东早早起来,吐气打坐,要不是死去的曲清庭传授自己的这套吐纳之术,自己可能早就被重重的担子压垮了。

    谢文东身兼多个地区的大哥,多个集团的总裁,肩上的担子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他做完了功后,又到后院打了一套太极,再后来又举了会杠铃,做完了这些,他已经满头大汗了。谢文东接过金眼递给他的毛巾,随便擦了擦,就丢还给他。

    他端起桌上的一杯牛Nai,边喝边翻开报纸,看着看着,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很难看,但是不一会儿,笑容又重新回到他的脸上,他扔开报纸,豪气又好笑地骂道:“我看你们还能蹦跶多久。”袁天仲捡起报纸,看了看,他越看越气愤,报纸上几乎一整版都是昨晚火拼报道,而且把矛头直指谢文东和他的洪门,什么中国第一大黑帮大哥插手美国经济,想要扰乱美繁荣稳定。

    建立他的第二地下王国,创建新的黑帮秩序,报纸上还把文东会的那就口号写了上去,什么黑帖现,血光见。

    乱七八糟的,真不知他们是那打听到的。

    反正就是听到什么有影的没影的,都乱写一通,还说警匪勾结,局长莱恩。卡鲁德收了谢文东的几百万美金的贿赂等,稽查局严重失职等。

    黑道事情是最见不得光的,世界上的每一个大的黑帮,行事都不会太高调(日本的山口组除外),因为那些高调处事的黑帮一般都被国家当靶子灭掉了。

    袁天仲知道在郊区发生火拼,媒体未必会知道,但在繁华的商业街发生大的火拼,是很难不会被媒体知道的,但是按照常理,他们应该会在这件事情上,有所保留,毕竟谁也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嘛。

    可是他是彻底的想错了,他想不到美国的记者这么不要命,更想不到堂堂的局长会被几个小小的记者,骂的体无完肤。

    “东哥,我们该怎么办?”金眼知道这种报纸发表出来,在美国会引起多大的震动。

    而且现在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你总不可能堵住他们的嘴吧。

    怎么办?呵呵,不怎么办?谢文东笑了笑:“知道今天是几号吗?“好像是一号吧。”袁天仲有些疑惑地说道,他不知道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没错,谢文东打了个响指:”是一号,四月一号,也就是美国的愚人节。

    '“”啊,东哥,你是说我们的事可能会被美国人看做是福克斯公司和他们开的一个玩笑?袁天仲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恩。”谢文东回答。

    “哈哈,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值得庆贺一下。

    袁天仲笑了笑,但笑的有些无奈:“真是麻烦,我们什么时候把小小的几个记者放在眼里,东哥,我们有没有必要送他们一份大礼。

    “谢文东知道自己兄弟想要干什么。他摇摇头,回到:”不妥,我们现在的底子太薄了,要对他们动手,至少得站稳脚跟。那样才是明智的。

    “”恩,东哥说的对,袁天仲表示赞同:“我也知道这个理儿,就是现在感觉太。。。"”太窝囊了吧,“谢文东说出了袁天仲的心声。

    “呵呵。”袁天仲笑而不语,就是表示赞同。”

    “自古成大事者,就要学会忍气吞声。谢文东回答。”“那东哥,是不是我们以后得放松对神咒的打压了吗?”袁天仲听到谢文东这么说,感觉东哥是这个意思。

    “不,神咒这条落水狗,现在不打,等它回过神来,没准就会反咬我们一口,所以我们现在就得把它一榔头砸死。”

    “那东哥,你刚才。。。。”

    袁天仲听到谢文东这么说,是一个头两个大,东哥说要打,但又说成大事要学会忍气吞声,这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哈哈,谢文东笑道:”天仲,我刚才是说成大事者要学会忍气吞声,但我们不是成大事者,我们只不过是一个黑暗世界的坏蛋,有人想骑在我们的脖子上拉屎拉尿,我们就会把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后嚼碎他的骨头,喝干他的血。

    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告诉你,有些事虽然我们想做,但不能做,我们缺少的是时机。”

    “恩,袁天仲对东哥所说的话表示赞同,但有一点,他觉得东哥说错了,那就是他们也是成大事者,如果跟在东哥身边的话,即使是坏蛋。

    “袁天仲的想法没错,如果谢文东都不算成大事的人,那那些号称办了什么什么大事的狗屁贪官就更算不上了,至少谢文东不会拿着大把大把的公款包小三,还在电视上大言不惭地谈什么反腐倡廉。”

    东哥,那我们今晚的行动怎么办啊?”袁天仲问道。

    “我自有安排,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得给我们的记者朋友送份大礼,不过不是现在。“谢文东悠然而笑。晚上九点,谢文东和手下兄弟驱车来到福满楼大酒店。福满楼灯火通明,来往穿梭的除了一部分是黄皮肤的中国人,很多都是金发碧眼的欧美人,还有不在少数的黑种人,简而言之就是什么色儿都有。谢文东身穿一件黑色的中山装,手上戴着黑色的皮手套,从一辆白色的劳斯莱斯轿车中走下。天还在下着小雪花,金眼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特大号的伞,遮在谢文东的头上,其他的兄弟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神情严肃的跟在谢文东的身后,雪花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好像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谢文东。四位堂主早早地到了,见谢文东进来,忙施礼。

    战浪看着谢文东,目露凶光,心里暗暗骂道:“看你今晚还能得意多久。”

    他已经和神咒的代理帮主雷克沛斯拉(韦德被他以临阵脱逃,执行家法解决掉了,他对几年前韦德背叛的事还怀恨在心,要不是乌德还在,他早就令人动手了)说好了,他帮助神咒解决掉谢文东,而神咒帮他登上洪门帮主之位,他惦记帮主之位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谢文东的出现,他是最有可能接替黄坤的位置的,他的玄武堂是美洪门四堂中最大最有实力的,

    而且青龙堂堂主黄研儿太年轻,根本斗不过老Jian巨猾的战浪,朱雀堂堂主年龄也大了,他还是和黄坤一起打天下的老人,威望过剩,野心不够,最有实力和他一拼的是白虎堂堂主狼歌,狼歌身法矫健,足智多谋,不过加入社团的时间相对较短,其堂实力相对较弱。

    为了干掉谢文东,他不惜出卖社团,把谢文东的瞒天过海计划透露给雷克佩斯拉,还说谢文东真正的藏身地就是在罗斯福大街的波尔酒店,可以在那动手。

    战浪想的倒好,天衣无缝,这下谢文东逃不掉了。不过头脑精明的谢文东哪是说杀就好杀的。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从酒店门外又走进了几百人,守门的兄弟一见这阵势,吓了一跳,忙摸出刀来:“大声说道,你们干嘛,你们是什么人?”

    那些人根本不理会,一拥而上,冲了进去,他们的目标就是那满是大鱼大肉的酒桌。

    “哎哎哎哎。。。”你们听到了吗,我让你们出去。。

    “一名守门的小弟大声喊道。”别囔了,自家兄弟。“一名副堂主骂道。“哦,那名小弟挠挠头,小声嘀咕道。”

    “怎么饿的像乞丐样一样,看那吃相,真没出息。

    “这是厨师又端了些菜上来,后面来的这群人双手齐用,心里暗笑道:“真是败家子,乞丐用还可怜,真好笑。”

    这时,洪门弟子接到命令,全体从后门走,说是有警察要过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洪门弟子不少人身上都背了通缉令,要是警察来了,还真不好说。

    所以,他们也没多想什么,悄悄从后门出去。

    狼歌看了看在场的那群人,冷冷地笑了笑:”自求多福吧。“他一面撤退,一面悄悄地给雷克佩斯发去消息。可以动手了。

    谢文东这时正坐在波尔酒店旁的一家小酒吧里悠闲地喝着酒,他喝了有五六杯,越喝越没劲,这美国的蓝天伏特加还是没有国内的白酒好喝,毕竟中国的酒业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哪是只有区区几百年历史的美国赶得上的。

    他和李爽高强三人看着不错的伏特加,都感到兴趣缺缺。

    “算了,不喝了。”谢文东把酒杯一扔,走出了酒吧。

    金眼掏出钱包,拿出五张美金,放在桌上,跟了出去。谢文东掏出手机,打给黄研儿,交代了一些事情。

    一旁的李爽听的清清楚楚,他感到很疑惑,问道:“东哥,你刚才好像是说我们要在波尔酒店和境外的买家进行大宗的毒品交易。这不成啊,我们在美国根本没货啊。”

    当然,谢文东答道交易这是个幌子,试探才是真的。

    试探?李爽的脑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恩,以后我们的重心会放在美国,这就要内部和谐稳定,还有就是外部因素,就是警察。“”这和交易有什么关系啊?我还是不懂“”

    你啊。高强敲了敲李爽的脑袋:“真不知道,你长这么大脑袋是来干嘛的,那就不会动动脑子啊。”

    “强子,你知道以前有一个人敲了我的脑袋,后来那个人的下场吗?”李爽呼呼地瞪着高强道。

    “洗耳恭听。”高强环绕着手臂笑容满面地说道。”

    李爽看到高强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恶狠狠地说道:“我把他的手指全部切了下来,然后把他的脑袋打开,把手指全部放了进去。

    你要是想尝尝那种滋味你就试试。“”我就试了,你怎样啊,死胖子。

    “高强撸起衣袖,又朝李爽的脑袋处游走,李爽实在是比的没办法,打又打不过,只得扔下一句,”你给我等着。

    “”哈哈。“谢文东看到孩子气的两大臂膀,笑道:“小爽,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还是我告诉你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三章 局长之死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决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