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卷土重来 > 第七十五章 火攻(下)

卷土重来 - 第七十五章 火攻(下)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 2015-7-19

  听到敌人的撤退命令,青帮的小弟们一阵狂喜。他们抓住这个好机会,当即咬了上去。混乱中,文东会的兄弟被砍倒十人不止。

      谢文东知道和敌人纠缠越久,那么己方的危险就增加几分。

      他没有选择,只得迈开大步带着手下的几十号兄弟一路狂奔。

      每跑一步,都能带起一阵烟尘。“东哥,敌人上当了。我们是不是要四散开来?”金眼喘着粗气,大声问道。

      谢文东一边调整心率,一边迈着稳健的步子回答道:“不用只要我们一会儿,促使文曲摆出鸳鸯八卦阵。

      那样一来,我们就一把火把他们烧个干净。”“我知道了。”金眼简单的回答道。

      文曲的鸳鸯八卦阵出来的很是迅速,随着灯光一阵打量,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的驶了出来。

      他们行进的速度非常快,一看就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摩托车虽然多,但却一点不显慌乱。

      很快,手持狼酰的青帮阵士也出来了。他们神情肃穆,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撩人的杀气。

      从文曲的鸳鸯八卦阵摆出到构建,远处的张研江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阵法看。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看完之后,顿时感到心惊不已。

      这样的行军布阵,是自己无法望其项背的,就是古代的军事家也只能止此吧。

      小小的空间顿时变成了一座杀阵,困阵。第一阵法,第二阵法,核心阵法三阵配合的天衣无缝。没有间隙,没有死角,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戮。

      “张哥,文曲的这个阵法能困住多少人?”一位对阵法也比较感兴趣的干部理智的问道。

      张研江嘴角一撇,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依照古书上参照,至少五千人。”

      “五千?”那位小干部唏嘘不已,四五百人对阵五千人,这是一种什么概念?

      张研江对小干部的惊叹并不是很奇怪,他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这没什么奇怪的,三国志记载,诸葛亮用几堆石头,几批老马困住了江东的十万精锐。”小干部听完沉默不语。

      接着,张研江再次将双目汇聚于阵法之中,原来,第一阵法,第二阵法,核心阵法果然都是缩小版的鸳鸯阵法和奇门八卦阵法。

      想着自己的猜测没错,张研江却像大出意料之外的大声喊道:“快,快给东哥发信号。让他们赶紧跑,敌人的困阵和杀阵已经布置完成。他们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危险之中。”

      “是,是...”那位干部连连道是,不敢有半点马虎。伴随着一声悠长的斑雀声,张研江向谢文东等人发了预警信号。

      当然,这个时候,谢文东等人正以极快的速度往后撤。

      激战的气氛一触即发,张研江让几位兄弟拿着金眼准备的秘密武器,赶忙前去接应。

      两边都在争分夺秒,他们都在拼,拼的是谁在这场追逐中,赢过对方。

      十分短暂的时间,在青帮和文东会的帮众看来,都十分漫长。

      两条腿终究是跑不过两个车轱辘的,很快,文曲的阵列前锋便扫荡至谢文东等人的身后。

      他们像一台嗜血的机器,疯狂的吞噬着速度慢的文东会小弟。很快,数十位小弟便淹没在严谨的鸳鸯八卦阵中。只是非常短的时间,他们便被乱刀分尸,砍了个血肉模糊。

      因为有狼酰的率先突击,三米长的大家伙其实早就身躯开了数个足以致命的大洞。

      这是一场异常血腥的屠杀,喊叫声就像一阵哀乐,从交战开始,就持续不断。

      “东哥,天仲困在阵里面了。”金眼突然一回头,大喊一声。

      “什么?”谢文东马上刹住了脚,瞪眼问道。

      金眼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一挥手,指了指身后。

      谢文东扭转过头,发现袁天仲果然被困在阵法之中,虽然他的身上高强,身法飘渺,但是在眼花缭乱的战阵中,却显得应接不暇。

      “东哥,敌人不追了。”高强警觉的说道。

      谢文东投眼一看,果然,敌人不再追击,只是围住袁天仲环形旋转。

      隐约间,大家还听到有人在大声叫喊“星君有令,放弃追杀。擒住袁天仲,人人有赏。”

      “狡猾的颜如玉,”谢文东一握拳,骂道。

      “东哥,我们去救袁大哥吧。”一位小干部望了一眼还剩十几人的残部,怒气道。

      谢文东一点头道:“制造自己控制不了的麻烦,那样总会付出代价的。五行跟我走,其他的人撤~~”

      “东哥...”众人齐声喊道。

      谢文东没有时间说那么多,只是大喝一声:“这是命令,都走。”说完话,他丢掉手上的开山刀,拔出了腰间的银白色手枪。

      这个时候,敌人已经不可能和自己发生枪战了。为此,他选择了用枪这么一种相对大杀伤力的武器。

      五行兄弟看到谢文东的动作,也学着他的样子,拔下枪,扔掉手上沾满血迹的刀片。六人拖着有些酸胀的四肢,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杀了过去。

      依照文东会兄弟们的脾气,当然也要跟上去。只不过这个时候,被高强的左手拦住了:“你们没枪,去了也是送死。”

      “可是...”有小弟心有不甘道。

      高强何尝不想挥刀杀进去,但当前的情况不允许他这么做。理智压抑着情感,他冷道:“等救兵。”

      说完话,仅剩的十来位小弟和小干部都一脸的茫然。

      画面切回到文曲所布置的鸳鸯八卦阵中,此时的袁天仲正应对这滔天巨变。

      场景突变,袁天仲只感觉身处在一处白茫茫的未知空间中,周围都是闪烁的车灯光和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刀片。

      而且,这个空间无限大,就算是飞也飞不出去。

      短短的一分钟,袁天仲的衣衫上,便多出了好几条血口子。这在以往,是不可能出现的。就算在对阵唐寅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狼狈着。听着周围的叫喊,他好像是被鬼压身般——身体完全不能动弹的任人宰杀。

      本来,袁天仲的身法是走轻灵一脉,可以依照其飘逸的身法游走在敌人的阵营里,寻找着杀死对手的契机。

      但今天可不一样,不管他怎么窜动,都好像处在敌人的杀机之下。他的剑没有接触到一个敌人,但敌人的武器却能在第一时间迎面而来。

      到这,袁天仲是慌了。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不敢逞能,想试试这种阵法了。

      厮杀还在继续,袁天仲仓促应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招。混乱中,他也杀死了两个人,但这却是以两条血口子为代价换来了。袁天仲强忍着剧痛,想要从刚刚打开的口子中,找到破阵的机会。

      在一阵武器的当啷声过后,他失望了。文曲的鸳鸯阵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修复,在还没等他突破两人的缺口时,便有数十人从外围补充上来。

      而且,这种补充并不是随意的,这种补充是严格按照训练的。

      虽然人数上有了缺失,但对阵法的威力却一点没有削弱。

      太可怕了,袁天仲的脑海中冒出一连串的这样的词。他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正当他满头大汉,心如死灰的时候,谢文东五行六人杀到。

      六人分散成一面,抬手便开枪。

      “砰砰砰....”枪声不绝于耳,只见布阵的阵员一个个的倒下,前者倒下,但又被补充。一堆一堆的挤在一起,好像浪潮一样。六人越开枪,便越心惊。怎么能想象,竟然有枪破不了的诡异的阵法。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神叫喊起来:“谢文东来了,抓住谢文东,每人赏一百万。”

      “啊...谢文东来了。这可如何得了。”阵法之人纷纷探头而视,果然只见一个身着中山装的青年正一步步的靠向阵营中央。在青年的左右两旁,还有五个保镖似的高手正开着枪。

      嗜血的兴奋让他们调转枪头,围向谢文东。一时间,袁天仲的压力减少不少。知道是东哥来了,袁天仲非但没有半点欣喜,反而内心猛的一抽。他大声喊道:“东哥,快走。这里很危险。”

      他的声音很大,但还是被四五百人的吼叫给淹没了。连挑来三人的攻势,袁天仲终身一跃,将一辆摩托车上的两人踹开。强大的力道将两人掀飞,两人飞起来,冲向斜立的尖锐的狼酰。一人的心脏被直接刺穿,一人的脊柱被跳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两人,变成了挂在狼酰上的两具尸体。

      看着两位青帮阵员挂在狼酰上,鲜血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布阵的人简直都要疯了,他们像打了激素似的环转着阵法,想以最快的速度切割掉袁天仲。

      “他妈的,”袁天仲大骂一声,扶起倒地的摩托,一马就垮了上去。

      虽然他不是很精通开摩托,但是一般的发动和驾驶还是没有问题的。只听见马达腾的一声,一阵黑烟喷出。

      摩托车发动之后,袁天仲驶入鸳鸯八卦阵阵道,和敌人一起“完善”了阵形。这样一来,袁天仲暂时躲过了一劫。

      文曲在设计阵法的时候,深刻思考了如何在混乱的交锋之中,不伤到自己人。袁天仲正是凭着这点,才捡回了一条命。

      “东哥,我没事,你没事吧。”袁天仲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也真亏了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句话,袁天仲的话被谢文东听到了。

      后者大声喊道:“天仲,找准时机快走....”

      袁天仲大声回答:‘知道了,东哥。我安全了。”

      “好...”谢文东连连开枪,换弹夹,打退敌人一轮又一轮的进攻。眼看子弹将要全面告罄,谢文东等人就要被生擒活捉的时候,张研江带人杀到。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的前方还有四个肩扛“火箭弹”的小弟。

      小弟神情专注,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峻和严肃。丝毫没有一点对战时的慌乱。

      当看到有人带着“火箭弹”对准“鸳鸯八卦阵阵营的时候”,青帮小弟第一个反应便是对方是不是疯了。不管怎么样,谢文东还在这里,他们敢“开炮”?

      事实证明,他们没有疯,但他们还是敢“开炮”。随着张研江的一声令下,四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只见四条火龙从抢管里探出,直飞青帮大营。火焰射流四处飞溅,顺着几乎笔直的轨道冲了进去。

      当即,着火的人多大数十人。惨叫声和肌肉被烧烤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夹杂在一起,让人的精神感到无比的震撼。

      没等青帮小弟反应过来,四位肩扛“火箭弹”的文东会小弟又扣动了扳机。

      “嗖嗖嗖嗖”四条火龙再一次的出现,这次,它们的目标是那些骑摩托车的摩托车车手。

      燃烧油料形成的猛烈火焰粘附燃烧,杀伤预期的目标。一时间,好几辆摩托车因为高温燃烧而发生爆炸。

      青帮阵营里一片大乱,趁着这个时候,谢文东等人马上撤出了被围困的鸳鸯八卦阵。

      等到七人都撤了过来的时候,四人再也没有顾虑。毫不犹豫的扣动着扳机。

      火龙探着火舌,烧向摆阵的那四五百人。数十辆摩托车受热发生爆炸,除了当场被炸死的百八十号人外,从车子上飞离出来的废铁将数十人的脑袋掀飞。

      狼酰被烧着,化成一堆灰烬。高温滚烫的燃料粘在刀上,将刀身烧得通红。

      当然,这种燃料可不单单于倾斜在他们的武器上。数百度的高温燃料滴在青帮小弟的脸上,身上,将他们的衣物烧着,将他们的皮肤脱水碳化。

      只是短短的二十秒种,面前有着困下数千人的大阵——鸳鸯八卦阵便乱作一团。

      组阵的小弟扔掉手上的武器,捂住被烤焦的脸大声的惨叫着。

      那是一种让人听了无比惊悚的惨叫声,光是被大火烧死的人就多大六十多人。至于被烧伤的人就更多了。

      文曲精心研制的“鸳鸯八卦阵”就这样被四件简单的东西打垮。烤肉的“香味”散发过来,让人感到无比的毛骨悚然。

      扶着袁天仲受伤的身体,谢文东平静的看着被烧熟的前方战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谢文东一直记着这句话,所以他对面前的敌人没有一点的怜悯。

      他暗暗的抬起头,心里暗暗对韩非说道:“不要制造自己控制不了的麻烦,那样你会付出代价的。你在我兄弟身上拿走的,我会十倍百倍的拿回来。”

      凄惨的一幕上演,堂口内的文曲僵立在一旁,是彻底傻眼了。她眼睛含着泪水,拳头紧紧的攥起,一字一句的喊出:“喷火器!谢文东!”

      没错,谢文东的秘密武器正是喷火器。先前文曲用鸳鸯八卦阵大破李爽.格桑,甚至杀死彰化堂主马腾。今天大破文曲的鸳鸯八卦阵,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喷射火焰射流的近距离火攻武器。又称火焰喷射器。主要用于攻击火力点,消灭防御工事内的有生力量,杀伤和阻击冲击的集群步兵。喷火器有便携式和车载式两种主要类型:①便携式喷火器。由单兵背负使用,压源为压缩空气或无烟火药,全重23千克左右,装油料10~18升,可持续喷射数秒钟或3~10次,最大射程为40~80米。

      ②车载式喷火器。亦称机械化喷火器。安装在坦克或装甲车上,可携带200~1500升油料,能持续喷射数十秒或数十次,最大射程为200米左右。此外,还有手提式喷火器.重喷火器.地雷式和堡垒式喷火器等。此段来源于百度百科。)

      望着青帮慌乱不堪的阵营,谢文东接过身边一位小弟的开山刀,大喝一声:“杀~~~”

      潜藏的另外五十多人会合这十来人,一起杀入让人魂断的青帮“鸳鸯八卦阵”。

      半夜孤魂半夜鬼,浩浩荡荡几人生。谢文东没有花费太多的代价,便再一次夺回彰化堂口。

      搜查堂口后,手下兄弟告诉谢文东,文曲跑了。

      (这一章是大章,近五千字,就算是两更吧,呵呵,三少抱拳一拜!)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现状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 火攻(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