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十五章 毒品买卖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接收工作全面进行,为了不让自己兄弟辛辛苦苦打下的神咒被其他的社团趁火打劫,谢文东令人给洛杉矶的各帮会的老大,送去请柬,请柬上说的很动情,大意就是针对最近的黑道风波引起的动乱,他向大家表示道歉。

    解释一到美国就对神咒动手的原因,神咒的战魂老大苍狼在中国和自己结下梁子,为了不留后患谢文东先下手为强,把苍狼杀掉了。

    可是神咒的老大乌德为了给他报仇,派遣死士前来刺杀自己,好在手下兄弟来的及时,就这样,我不得已借助美洪门的兄弟(谢文东还不是美洪门的大哥)向他们宣战。现在洛杉矶还很混乱,希望各位大哥不要插手神咒的事,要不然误伤了兄弟们,可不好了。

    为了表示对各位老大的歉意,谢文东将在福满楼酒店大摆筵席,来的就是兄弟,当然要是有事不能来的他也不会勉强。”

    谢文东的语气看似很委婉,实际上就是警告他们,不要抢夺属于美洪门的地盘,要不然他们会不客气的把他们看做是神咒的残余势力,正大光明的灭掉。

    各位老大接到谢文东的请柬都明白谢文东的意思,本来打算趁乱分一杯羹的老大们,又重新考虑其实不是该动手。很多的大哥都在犹豫。

    不过还有要钱不要命的,有几个大哥派出了手下兄弟,趁乱抢占几块美洪门还没来得及接受的地盘。就在他们还在欢喜势力又增长了一大截,嘲笑其他老大的不果断白痴时,一张漆黑的卡片送到了他们的手中,他们根本没见过这是什么东西,随手就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他们不懂,可是斩首行动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在收到黑帖不到三个小时,有三位老大失踪,一名老大被汽车撞死。

    而这一切,正应了那句:“黑帖现,血光见。”

    黑帖索命在这时才真正被欧美黑道上的人知晓,随着谢文东的势力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黑帖逐渐成为一些人恶梦,它维护者谢文东开创的黑道法则,制约着全世界的黑暗世界。谢文东的这一记敲山震虎,可是把洛杉矶的老大们震住了,蠢蠢欲动的他们,不得已静观其变。

    美洪门也乘这个大好机会,大张旗鼓的接受神咒地盘,几乎是没付出什么代价,就把神咒的势力全部瓦解,洪门的地位在洛杉矶乃至美国,都提升了一大截。晚上,谢文东把聚会地点设在福满楼,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昨晚在此,神咒就是在这,把洛杉矶的乞丐们杀的是人仰马翻,也是在这儿一败涂地,可能谢文东是为了让他们记着这个血的教训吧,很多大哥都是这样想的。

    不管怎样,既然谢文东发出了邀请,那就不好不去了。晚上,大大小小帮会的老大们,都带上了帮会里的好手,他们这样做是防止谢文东在聚会上突下杀手。其实,要是谢文东真的有那个意思,即使是带多少人都是枉然的。

    毕竟福满楼所在的位置是谢文东的地盘,事实上他们多心了,谢文东并不想一到美国就引起美国政府的反感,之所以把他们都请过来,一是为了在洛杉矶同道面前正式宣布洪门的立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还有一个就是开辟一条新的白粉之路,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毒品销售市场,谢文东可是垂涎了很久了。

    还没到约定时间,就有很多老大就提前到了,他们都想看看这个在中国翻手为云,翻手为云的地下皇帝,他们想知道谢文东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就把洛杉矶堂堂的第一黑帮——神咒给灭掉了,连教父乌德都死于非命。

    来参加酒会的都是洛杉矶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都熟得很,主人家还没到,他们那倒是聊得火热,基本上都在谈论谢文东把他们找来到底有什么事,谢文东到底长什么样等等。

    场面人声鼎沸,就像菜市场一样,八点,谢文东准时出现在福满楼,由于太多的人,很多人为了看看谢文东到底是谁,长什么样,都踮起脚,挤上前去。

    “那就是谢文东啊。。。太年轻了像个学生。。。那就是中国最大的黑手党老大啊,真是不相信。。。

    看看,那好像就是袁天仲、任长风啊,那个站在谢文东身边的那两个。。。我还是欣赏格桑,那瞧那身板,真是羡慕啊。。(以上全为英)

    众人七嘴八舌,像个怪物一样看着和讨论兄弟和手下的兄弟们,他们不敢相信谢文东竟然比传说的还要年轻。看多了这种反应,谢文东也见怪不怪了,他和手下兄弟们穿过人群自动让出的一条道,走到一张长长地餐桌边停下,金眼提起椅子,让谢文东坐下,而他们自觉分散地谢文东的两边。

    看到谢文东入了座,各位老大也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今天谢文东一改以往的装束,穿了一件纯黑的西装还披了一件与之配套的披风,长长的刘海半遮住了一双狭长的龙凤眼,但遮不住的是从眼中散发出的那股霸气,微笑着的脸庞,给人的却是冰冷的感觉。那种感觉特别不自在。谢文东看了看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笑着举起一杯酒,说道(英)

    谢文东的幽默让现场的气氛改变不少,众人举起酒杯,向谢文东表示祝贺,祝贺他灭掉神咒。谢文东摆了摆手,谦虚的说道:”我只是个小人物,以后有机会到美国来发展,还得仰仗各位老大啊。“(英)

    ”听说你们中国人很狡猾,“一名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的陌生人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酒把玩着说道:”今天我倒是见识到了,谢先生明明已经大张旗鼓的进军美国了,还在这说什么将要,我真不知道你在掩饰什么,难道等我们都死了,你才承认你的势力发展到了美国。(英)

    他这一番话,引起了一连锁反应,这不是明着向谢文东挑衅嘛,首先发难的是玄武堂副堂主黄成向他发难,他腾的一起身,一个锁喉制住了旁边的那个对谢文东不敬的老大,见到老大有危险,那名老大带来的十几名手下,拿出随身携带的武器逼住黄成,见到自己兄弟被别人逼住,附近的美洪门兄弟一拥而上,把枪口对准来人。

    这一下,双方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要是哪方的兄弟有沉不住气的,只要是一声枪响,就会引发枪战,到时在场的老大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谢先生,这。。。有事好好商量嘛,何必动刀动枪的呢?”(英)

    老大们见情况不对,连忙劝谢文东。“谢文东,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待客之道?'那名大哥指了指黄成,又眺了眺周围刀剑相向的洪门大汉。谢文东拿起一杯茶,悠闲地抿了一口,后下令道:“退下。”洪门弟兄听到谢文东的命令,纷纷收起武器,退了下去。黄成看了看谢文东,见到他微微的点了点头,黄成这才把锁喉的手放开,场面的紧张气氛这才稍放松了一些。

    “刚才这位老大的话有些错误,我有必要纠正一下,我并不打算插手美国黑道,现在不想以后也不会想,受黄老所托,我只是暂代美洪门帮主一职,只要是黄帮主一回来,我马上就会回中国。这也是我和黄老的约定。”

    既然你们不相信,你们可以亲自去问问他嘛。(英)

    谢文东的话半真半假,外人还是听不出来的。见他这么说,不少老大的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们就怕谢文东灭掉神咒后,把苗头指向他们,他人的生死和他们无关,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稳定的环境,这样才好发财嘛。

    “要是你借助美洪门的力量,把势力发展到美国,甚至接管美洪门,挑起黑道战争,那我们到时是不是可以直接分掉你们的地盘呢?(英)

    那名不知趣的老大又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英)“

    脾气本来就不好的黄成一拍桌子,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谢文东听了他的话,眼睛扫向黄成,两眼散发出的精光可以把人刺穿,黄成好像感到谢文东的不悦,像个做错的孩子,低着头一屁股坐了下去。

    谢文东环绕着桌子来到那名老大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人贵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很聪明,有些人却很愚蠢,愚蠢的人要怎么改变,我想只有死可以做到,你很像幸运,可以亲自接受到文东会对待”贵客“的礼物。

    谢文东用的是汉语,那名老大听的是云里雾里,不过,他马上就会知道谢文东说的话的意思。

    只见谢文东从怀中掏出一张卡片,卡片通体漆黑,一个血红的“杀”字刻在卡片正反两面,上面还有一行竖写的金色小字:“黑帖现,血光见。”

    那名老大见到卡片后,眼色大变,语无伦次的说道:“这。。。这。。是黑帖。”

    他最近这段时间没少听说过黑帖的神奇,传说只要是接到黑帖的人,就会被死神眷顾,不管你是谁。

    ”哼哼,谢文东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你很愚蠢,所以。。

    谢文东抓起桌上吃西餐的餐叉,狠狠地刺向那名大哥的眼睛:”你得死。“锋利的叉尖从他的右眼眶刺入,从太阳穴处穿出,那名老大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倒在了桌子上,雪白的餐上布立马被染红,血腥的让人想吐。“啊。。。大哥。”(英)

    那名老大带来的十几名手下终于反应过来,忙想拿出刀枪,和谢文东拼了。他们快,可是有人更快,几声枪响过后,在他们拿武器的那只手上,毫无避免的多出了一个血洞,“连白色的骨头都可以看的见。

    “啊。。”那些所谓的洛杉矶道上有一号的人物,现在成了令人宰杀的羔羊,看到这种场面,人群中有高兴的,高兴自己以后少了个对手,有震惊的,震惊的是谢文东如此心狠手辣,谈笑间杀人,比黄坤有过之而无不及,震惊之余,众人齐刷刷的看向谢文东,他们也想知道谢文东该会怎么处理。

    谢文东一瞧众人的眼神就明白了,谢文东眼珠一转,感觉着也是个好机会,他反问道:“各位大哥说说觉得我该怎么办?(英)”

    想不到谢文东竟然会反问,在座的大哥都有点没回过神来,呆坐之际,一位高高瘦瘦,头发梳的铮亮,脖子上挂了一个又大又粗的金项链,好似爆发户的大哥叼着一只雪茄,慢条斯理的说道:“谢先生还留这些白痴到世界上浪费粮食干嘛?杀了算了。(英)”

    谢文东暗笑,还真有人上道,但是他任然装作很茫然的样子,说道:“这位老大,多谢指教,可是我一个外人,对这么多人下杀手,恐怕又有人会说我插手洛杉矶的黑道了,我可不想再被人误会了。(英)”

    “谢先生多虑了,刚才泽安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你把他杀死,我想同道的兄弟也不会说什么,对吧?”

    那名大哥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大哥们,好像是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众望所归似的。“是啊。。。洛兄弟说的没错。。

    众人一见到这种架势,也不想因为这得罪谢文东,反正不是自己的弟兄,他人的死活,管自己什么事。”这个。。。“谢文东故意装出一副犹豫的样子。”竟然谢先生有顾忌,我就帮帮你吧。“(英)”

    杀。“那名老大对这这自己的手下下了命令,此时那些受伤了的大汉那是对手啊,没几个照面,地上就多出了十来具尸体。

    “这位老大,你这是?'”谢文东有些疑问道。“人是我杀的,就不关谢先生的事了,对了,我叫格列,罗彭格列的老大。现在正式认识一下。(英)”

    谢文东轻轻地叹了口气,好像有些难过的说道:“他们本不该死的,算了,人死不能复生,不要让他们影响我们的心情。(英)

    他拍了拍手,十数名的洪门兄弟把尸体清理走,并把血迹搽干净,地面干干净净,谁能想到这刚才躺着十几具的身体。谢文东对这名叫格列的老大,颇有些想好好谢谢他的冲动,即使他不杀这群人,谢文东也不会放过他们,斩草那有不除根的道理,之所以在哪些大哥面前变现的很犹豫,就是为了让他们以为他谢文东不是赶尽杀绝的人,现在好了,自己没有动手动手,麻烦就解决了,这哪能不叫人舒坦啊。

    当然,格列也不是个傻子,他冒着风险帮谢文东也是有打算的,因为谢文东身上有他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让无数的人为之疯狂的——海洛因。

    今年,指着世界四大毒源地(金山角,银三角,金新月,还有位于黎巴嫩的第四产地)的吃饭的大毒枭的日子都不好过,位于安第斯山地区的银三角,以生产可卡因,大麻为主,今年的一场百年不遇的蝗灾,几乎把百分之六十的古柯(可提炼出生物碱,这种碱就叫可卡因)的叶子的吃光,可卡因的产量比以往降低了百分之六十上,哥伦比亚等地的市场的可卡因的价格比以往高出了五倍,这还是供不应求。

    而伊拉克的银三角,由于塔利班政权的动乱,产量达到了历史最低,只有高峰时期的百分子三十左右。

    而第四产地倒是货源充足,不过由于世界毒品市场的走高,意大利黑手党为了囤积居奇,牢牢控制毒品的流出,这就让那些毒枭受不了了,所以他们把目光瞄向了金山角,但是结果很是让他们痛苦,今年的货并不是很充足,前段时间的干旱让海洛因的产量减少不少,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主要的是谢文东几乎包下的全部的八成,而谢文东本身又是多个地区的老大,大陆政治部的中校,实力雄厚的东亚银行总裁,更是中国最大的黑帮——洪门的大哥,找他的麻烦,要他吐出一些来,那是不想活了。

    于是,就有很多像格列一样的人,想和他套近乎,希望可以从他手中购买一些。现在的状况是有钱,买不到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十六章 疯子            上一篇  第十四章 神咒被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