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十九章 传煤大王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哈哈,“那个高大的黑人头目笑了,胖胖的脸都扭曲在一起,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他笑的很是让人毛骨悚然。

    ”因为这个,他拿出了一个像遥控器状的小物件,看起来很是精致,这是次声波发射遥控器,当频率小于二十赫兹时,会使人产生昏厥,甚至死亡,尤其是体制差得女Xing。

    当然仅仅只有这个还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他走到黄研儿乘坐的汽车后尾边边,把手伸进车牌号的内侧,从那里面拿出一个乌黑透亮的小玩意,“。。。次声波发射器。

    “当然,把这个东西放到你们的车子上,我们还是费了一番手脚的,毕竟美洪门的车库不是一般的人可以进的了得”

    (他说的没错,一般大型的帮会都把己方出行的工具得管理,当做是社团的一件大事来抓,要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都可以接触到帮众出外的主要工具,那谁不也能保证什么时候车上不会多出几包Zha药。)

    “那我的兄弟们为什么没有昏倒?"黄研儿问道。黑脸大汉用不太熟悉的国语解释道:“我已经说过了,体制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黄堂主近段时间忙于神咒的大小事物,劳心劳力的,当然只要是被这个刺激了一下,那不昏厥才怪呢,而你手下的兄弟可以说都是精英,他们顶多感到会有些不适,仅此而已。”

    “那名黑脸汉子看起来,心情不错,唧唧呱呱的说了一大堆。

    黄研儿转向身后的弟兄,那几名弟兄都点点头,表示他说的没错,他们确实有过一种眩晕的感觉,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很多,当时局面又是爆炸又是冷枪的,他们一般都会认为那是气流爆炸后影响的结果。

    现在想起来,确实很奇怪,他们记得在那个时候感到头晕的厉害,不像是普通的头昏,而是那种难以言语的,从内心里发出的恐惧,唉,这难道就是就是科技的力量?”

    那些兄弟们感叹了一声,同时也感到极度的恐惧,这些人到底是些什么人啊,怎么如此厉害,所用的装备都是在黑道中少见的,而且看他们的阵势,绝对不像是为了钱而去绑架的绑匪,这是洪门兄弟以前根本没有遇到过这种对手,他们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啊?

    还有这些人的身份有是什么?

    黄研儿和手下兄弟们一样,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黄研儿现在是身不由己,她被那些大汉的冲锋枪逼住,坐上了对方的轿车,黄研儿手下的那些兄弟还想拼一拼,看是不是可以救下堂主。

    黄研儿不是傻子,她看的出来,要是硬碰硬的话,自己和兄弟们一个也活不成。她记得谢文东说过一句话,那就是自己和兄弟们都是瓷器,而那些敌人是瓦罐,瓦罐要和瓷器同归于尽,那是白日做梦。

    实际上要是真的要动手的话,以黄研儿的身手,就算最后中弹,那个黑脸头目也绝对逃不过自己的子弹,就在那些弟兄准备返回总部报告事态的严重时,一名弟兄接到来自黄研儿的电话,至少是用黄研儿的手机发过来的。

    那名弟兄定了定自己的情绪,接通了,对方说话的是个男人,听口音好像就是刚才那个带队的黑脸大汉。

    对方怪异地用中文说道:“三天后,给我备齐价值十亿美金的债券,记住,只要谢文东和黄坤两个人过来。地点到时自然会告诉你们。,那名弟兄还没有说一句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高强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给谢文东听,谢文东一边静静地听着高强的话,大脑也在飞速运转。

    这件事看起来是一件普通的绑架案,可是仔细一想,事情根本不可能那么简单,在对方明白黄研儿是什么身份后,敌人还是毫无畏惧地实施计划,这说明敌人一定在什么地方有什么优势,又或者是有什么依仗,再看敌人要求要自己和黄坤去送赎金。

    这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高强见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停了下来,问道:“东哥,你在听吗?”

    谢文东这才回过神来,回到:“强子,我在听,你告诉黄老爷子,我会坐明天的飞机赶到洛杉矶。

    “好的,东哥。”强子,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不现在赶回去吗?“谢文东问道。

    “我想东哥一定有东哥的想法。“高强相信谢文东一定有他的打算,所以即使很好奇但是他也没表现出来。

    “现在可以断定敌人的目标一定是为了我和黄老爷子,甚至是为了整个美洪门,在我没到美国之前,黄研儿应该是安全的,而且澳大利亚的事情对于美洪门也很重要的,我不想半途而废。

    “好的,东哥,我现在就把你的意思传达给黄老的。”

    高强回到。和高强通完了电话,本来谢文东还想要李小芸和喻超想想法子,把问难解决。

    可是现在时间不等人,谢文东打定主意,明天自己亲自出马,一定要搞定默多克旗下的福克斯广告传媒帝国。

    第二天一大早,知道东亚集团的总裁谢文东会前来拜访,默多克很是意外,不过一联系到昨日东亚银行的副总裁和洪武集团的CEO双双来到公司谈收购的事,他也明白了七八分。

    肯定是自己的态度强硬,没办法,他们才不得不请来谢文东亲自来谈。默多克冷哼一声,就是你把中国的主席请来,他也不会答应,更何况是他谢文东。

    (谢文东在黑道的名气大,但是和黑道未打过交道的默多克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决定是决定了,但人家毕竟是大集团的老总,既然人家发过邀请来说,要来拜访他。

    在礼貌上还是的接待一下,默多克让人做好准备,接待谢文东。上午九点半,谢文东这时正在达尔文东兴集团旗下的酒吧里喝酒,看样子,他把去默多克别墅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一旁的金眼看了看手表,提示道:“东哥,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时间差不多了。”

    谢文东拿起一杯酒,但是并未喝下,晃了晃,悠悠地说道:“不急,我们先杀杀他的气焰,何况咱们的礼物还没到,就这样空着手去不太好吧。”

    谢文东笑了笑,不过笑的很是诡异。

    下午五点,谢文东一行才离开达尔文,前往默多克的别墅。

    汽车行驶了差不多俩个钟头,七点钟接近了默多克的别墅群,在远远看去,前方就像一个小镇,可是,经刘波的情报显示,这里全属于默多克。草草估计恐怕有上万方,即使在地广人稀,土地廉价的澳大利亚也是不多见的。

    别墅群四周上百公里都没有人家,四周砌上了了高高的围栏,就像古时的城堡一样。

    场面煞是壮观,就连见多识广的喻超李小芸等人都唏嘘不已。

    看来这个这个默多克hi是个相当会享受的人,四周幽静,绝对是个享受生活的好地方。

    谢文东一行走到门前,就看到那扇大铁门自动打开了,五行等兄弟都有些奇怪,也没看到什么人在控制啊,怎么回事。

    谢文东开始也有些奇怪不过他很细心,他仔细看了看那扇门,很快就发现门侧上有一个小圆孔,就像家里的猫眼的那种,不过这比猫眼小多了,要是你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谢文东之所以发现的了,是因为他到过政治部的总部,那个总部的大门的设计和这很是相似,他记得当时摄像头就是安装在门侧的位置,(他曾问过东方易的小秘书,知道这是按照视觉的黄金比例设计的,能杜绝视觉死角。)

    再一对照这里。就看到那个小小的摄像头,看到兄弟们还有些茫然,谢文东给他们指了指,他们这才明白。

    走进别墅,看到的不是五步一岗,十步一梢的保镖,而是吐着舌头,露出锋利的牙齿,在黑夜里发出精光的德国牧羊犬。

    粗看起来,起码有三四十头。不过那些牧羊犬看起来并没有要攻击他们的意思,一只只地坐在地上,像个怪物似的看着他们。

    五行等人何种场面没见过,什么可怕的敌人没见过,向来只有让别人害怕的份,可是现在看到这些牧羊犬还真是是有些发憷,他们知道德国牧羊犬以速度和攻击力闻名,要是这些牧羊犬一起冲上来。

    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大家伙全部杀死,而要是它们没被杀死,那倒霉的可是自己了,只要几秒,他们就可以咬断自己的喉咙。

    谢文东也是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众人的担心,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微笑,那种从眼中射出的精光,比牧羊犬的眼睛更让人胆颤。

    喻超看到这些,老神在在地说道:“要是小偷来这偷东西,我肯定他会后悔一辈子当初的决定。”

    “是啊,李小芸说道“这些牧羊犬对于任何人都是个噩梦。”

    就在众人谈话之际,一位管家装扮模样的人,开着那种观光车,来到了谢文东的面前。他下了车,招了招手,很客气的说道:“谢先生,默多克先生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谢文东坐上那辆观光车,五行等人也跟着上去了。

    虽然他们对默多克的住所有多大,也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深入其中,还是发现有些意外。

    里面就像一个小镇一样,大的离谱。观光车行驶了是十分钟到一栋白色瓦房外,他们再一次的见到了一扇一模一样的大门。

    不过见到他们来,那扇门可没有半点想开的意思,那名管家模样的人脱掉戴在手上的黑色手套,把手按在一个“大瓷砖”上,然后就弹出了一个小巧的装置,让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那时个望远镜。

    只见那名管家模样的人把眼睛凑到那个”望眼镜“上,接着就听到那扇门吧嗒一声,就开了。

    大家伙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李小芸看了看众人茫然的表情,解释说:“那个“望眼镜”一样的东西其实就是眼睛识别器,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造假,就是指纹都可以。

    可是眼睛就不一样了,眼睛的幅度,透光Xing都是每个人特有的,就像是每人都只有自己的一套指纹系统一样。这种装置就类似于指纹识别系统。

    不过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人买的到的,就是你有钱都不行。“听完了李小芸的话,谢文东悠悠地说道:”这个默多克看来还是有些实力的。“”当然,想成为一个传媒大亨,没有背景就意味着找死。“喻超接着道。

    那个管家模样的人把谢文东一行带进了默多克的住所,远远看去,只见一位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老人,正满怀耐心的浇着花。

    那样子好像没一点等了十多个小时的急躁,谢文东看了看他朦胧的样子,点点头,这老头还真有点意思。

    到默多克所在的大厅有十几米的路程,不过面积可是太大了。

    在这几十米短短的路程里,不时有牵着牧羊犬的保镖来回巡视。谢文东什么场面没见过,丝毫没把那些凶狠的猎犬放在眼里,踏着方步,慢慢走了过去。那名管家模样的人点点头,暗道这东亚银行的老大真不简单,不单单是他的年纪太年轻了,就好像一个学生,更重要的是这份气魄,一般的人可能看到这种场面早吓得趴下了。

    默多克别墅。

    在谢文东等人进来时,他已经停下来,坐在沙发上有滋有味的喝着咖啡。"

    走进客厅,谢文东环视四周,偌大的客厅里的人还真不少。不过一般人看起来多是下人,很普通的那种。

    可是谢文东不这样看,因为她们的眼睛很警戒的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目光很是阴冷。谢文东感觉她们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有可能是贴身保镖,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

    谢文东在打量默多克,同样默多克也在打量谢文东。两人相互对视了一会儿,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还是默多克先开口说道:“你就是谢文东。(英)”

    谢文东含笑地点了点头。默多克又问道:“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说:“远来是客,谢先生来的够远的啊。(英,以下略)”谢文东知道他的意思,是指自己不按时到,晚来了十几个小时。谢文东说道:“中国还有一句话,君子不拘小节。我看默多克先生不像很着急啊。“

    默多克笑了笑不置可否,问道:"你为什么来找我?”“谢文东回到:”即使我不说你也知道吧。“

    默多克摇了摇头,我不明白。谢文东耸耸肩,回头给了金眼一个手势,金眼会意,从一个黑色的包中拿出一张报纸,正是四月一日那天愚人节的报纸。

    默多克狐疑了一会儿,拿起那张报纸,说道:“这是我旗下的福克斯公司在愚人节开的一个玩笑,谢先生不会是因为这个来找我讨说法吧。”

    “当然不是,”谢文东答道:“我告诉你吧,没错这上面说的全是真的,不过我想报道的不是时候,所以我今天来是来解决问题的。”

    “福克斯找的麻烦一直都不少,”默多克听了谢文东的话,感到很是吃惊,想不到堂堂的东亚银行总裁竟然是黑社会的大头目,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如果今天自己要是出事了,那么明天在全世界的报纸的头版头条上一定会出现谢文东的名字,到时候就算谢文东的势力有多大,那他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再联想到谢文东亲自登门拜访,那么说明谢文东一定是个聪明人,不会在自己家里把自己给杀了,想到这,默多克的底气更足了,“福克斯不会因为谁而放弃它”还原事情的真实Xing“的宗旨,一直以来福克斯也不会怕来自外来的威胁。”

    谢文东看到默多克的表情就知道这老头在吓自己,不过他也不点破。

    他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今天是带枪过来的,我不想对一个老人动手,但要是他挡了我的路,我也不会介意送他一程的。“

    默多克听到这话,心里一紧,但是他也算见过世面的,老头子把手中的报纸往桌上一拍,给自己壮胆道:“你以为我会怕你的威胁?实话和你说,我敢把你带到家里来,就有能力让你留在这。”

    这时外面的的保镖听到屋里的情况有些不对,冲了进来。

    不过他们手中拿的不是什么Qiang支,而是一人手中牵了几只德国牧羊犬,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里,屋里多出了三四十条的牧羊犬,还有两只非洲豹。双方的火药味也随之浓了起来。

    五行看到这种情况,想也没想,五把枪在同一时间,指向默多克的头。

    这时在一旁的那些“下人”从衣衫中拿出小型的手枪,指向谢文东。看她们的动作迅速,端枪的姿势,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谢文东看到这,暗道果然。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章 坦克开炮            上一篇  第十八章 绑架黄研儿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