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卷土重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屠灭武曲(下)

卷土重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屠灭武曲(下)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 2015-7-19

  “杀!”血杀,暗组的兄弟如同黑白无常,冲进青帮阵营,杀人如同削断莲蓬那样简单。

      和莲蓬有一点不一样的是,削下莲蓬后,这里掉下的不是莲蓬叶而是人头。

      随着这两支精锐的加入,青帮打手组成的阵营被分割的七零八落。

      在分成七八块之后,文东会,洪门的兄弟一点点的蚕食着敌人。直把他们打得鬼哭狼嚎,哭爹喊妈。

      在雷霆般的轰击下,不少人被压缩到了墙角,楼梯边。

      在尝试了什么叫做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有人扔掉手里的武器,弃甲投降。见有人开了这个先河,其他的青帮小弟们也纷纷效仿。

      “我投降,我投降....”随着兵器铃铃朗朗的掉地声,青帮帮众跪倒一大片,纷纷告饶投降。

      已经精疲力尽的他们,在强大的心理压力和攻势下,精神防线已经被击垮。

      精神垮了,也就顾不得什么情意了。什么社团,什么情意,都不管了。

      “他妈的,谁要是敢投降,我就吸干他的血。恩???”武曲亮出狠话,尤其是哼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瞪大的眼睛都快迸裂开来了。

      青帮那些跪倒的小弟被吓得一哆嗦,他们知道武曲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

      想着重新捡起地下的武器,和文东会的人一战到底。可是,后者怎么可能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在武曲喊出狠话,青帮打手有一些死灰复燃的苗头时,文东会的兄弟一拥而上,将开山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不许动,再动,我做了你们。”

      感觉到脖子上的丝丝凉意,那些想拿起武曲的人,纷纷低下了头。

      投降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只剩下几百人还在拼死抵抗。

      见大势已去,武曲心里猛然一紧张。

      他急忙挥动手臂,将褚博攻开:“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再一次见你,我一定会要你的命。”

      “哼,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褚博冷哼一声。

      说着话,那些个白衣血杀,黑衣暗组的兄弟自动形成包围圈,将周围的窗户挡住。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让武曲跳窗逃走的计划落了空。

      冷眼看了眼前这么多的精锐,再认真感觉了自己身上所受的伤,武曲把注意力从他们的身上移开。

      “武曲,我劝你还是投降吧。只要你投降,我保证你死的不会很痛苦。”褚博一挥花剑,壮了壮胆气说道。

      可以说,武曲是在交手的人中,身手最为高强的一个。除了望月阁的长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唐寅,他还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敌人。

      表面看,现在自己已经控制了武曲,切断了他的后路。

      但实际上,会场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轻轻松松的拿下他。

      他那挥舞的钢刀,只需要一点点的机遇,便足以削下所有人的脑袋。

      “既然这样,那今天我们就决一死战。”说话间,他再次挺刀而上。两人又混战在一起,不过,这次的战事有点奇怪。

      和先前紧张的气氛相比,这次,褚博感觉到无比的轻松,只感觉压力全无。

      在一番挑,勾,撩,削,刺之后,武曲越打越退,越逼越后。两人战事紧张,来不得半点分心。

      文东会的兄弟见他们往自己这边打来,纷纷避让,给他们一个打斗的空间。

      就在武曲身上多出了两三个口子,被褚博逼得上蹿下跳的时候,他大喝一声:“给我滚开。”

      刀锋一改刚才的软绵无力,变得异常霸道。褚博见势不好,马上避让。可就是这样,他的鼻尖还是被削掉了一小块肉。伤口不大,但足以流血好一阵子了。

      感觉到的刀锋的阴凉,褚博直感觉掉进了万年的冰窟窿里。再慢一点,只需要一点点,自己的整个鼻子就没有了。

      “我会回来报仇的!”武曲一收刀势,放弃了再一次的进攻。说着话,他转过身,冲向身后的楼梯处。

      当武曲跨上七八阶台阶的时候,褚博才反应过来。情急之下,他迅速掏出谢文东递给他的那支银白色手枪,对着残影连连开枪。墙上的水泥被子弹冲击,粉尘纷纷剥落。武曲的速度太快了,褚博也只是凭感觉开一枪。他也不知道刚才的那几枪,是不是打中了对方。

      这时,褚博终于知道了武曲为什么刚才的攻势软绵无力。

      “好一个狡猾的武曲。”褚博一握重拳,牙根一咬,气的直哆嗦。

      褚博一拍大腿:“给我追,别让他跑了。”

      文东会的兄弟们听到命令之后,才如梦方醒来,一个个端起两条腿,追了上去。

      武曲跑上了三楼,别的地方没去,只奔位于东厢的一间卫生间。在这间卫生间的下面,是一个大的垃圾堆,垃圾堆里堆了不少的垃圾。

      从将近八米的地方跳下去,要不是有什么东西作缓冲的话,那和找死没两样。

      此时,武曲的肩膀上一直在滴着血,鲜血掉在地上,滴滴答答的撒了一地。

      虽然褚博是凭手感开的那几枪,但还是有一粒子弹,射中了武曲星君的残影。

      鲜血慢慢流逝,要是不干净去医院止血,那么这个小小的枪伤口,就会要了他的命。

      深知自己的伤马虎不得,武曲拖着受伤的身体,急转而上。

      他奋力站上了卫生间的窗台,一低头发现楼下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真是天助我也...”武曲大喜,就在他准备终身而下的时候,追军顺着他的血痕,撵了上来。

      “碰”门被一只大脚踹开来了,一张满脸胡茬的大脸,出现在了武曲的面前。

      胡茬大脸先是一愣,接着爽声道:“哈哈,武曲你逃不掉了吧。这里可是三楼,七八米高,你想跳楼?”

      “跳楼又怎么样?”武曲反问了一句。

      胡茬大脸好像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叉腰笑了起来起来:“哈哈,你有种。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跳的,你跳啊,你倒是给我跳啊。”

      这个时候,其他的追兵也赶到了。看到武曲被逼到了一个狭小的卫生间内,所以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一样——狂喜,中了彩票一样的狂喜。

      众位兄弟纷纷停下脚步,他们倒想看看,这个武曲是怎样被摔成豆腐渣的。

      “一群笨蛋,老子走了,不过,我保证,我还是会回来的。”跳楼之前,武曲撂下了这么一句狠话。

      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武曲终身一跃,好像跳水健将一样来了个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

      “不要...”胡茬大汉一时紧张,竟然喊出这么一句话。

      虽然他不相信武曲从七八米的高楼上跳下,还一点事也没有。但是,当看到对方自信满满的样子时,他的心里还是没底。

      几乎在武曲纵身而下的时候,胡茬大脸第一个冲了过去。

      低下头,他看到武曲已经着地。他的身体倒在黑色的垃圾袋上,根本没有摔成肉泥。

      “不好,楼下是垃圾堆,武曲跑了,武曲跑了。”立马感到不对的胡茬大脸当大声喊道。他的话,像一颗重磅炸弹,在卫生间这窄小的空间里炸响。武曲跑了,这怎么可能。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不由的,卫生间外面的兄弟也冲到了窗户边,俯视而下,想一探究竟。一时间,小小的卫生间竟然涌进了四五十号人。

      当那些占据好位置的人将注意力集中到楼下时,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副非常奇怪的画面。

      武曲还活着,他还好端端的活着,这点,可以从他大刀飞舞的动作上,可以看出。

      更奇怪的是,他的脚好像被定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虽然武曲没有传出凄惨的喊叫,但是大家从他的动作中,可以猜测,这堆用黑色垃圾袋包住的垃圾中,另有玄机。

      大家的感觉不错,武曲之所以动弹不得,确实是因为他的双脚“被定住了”。

      堂口大院,楼下。

      谢文东带着五行等兄弟,慢慢的走到那堆垃圾旁边。垃圾里,武曲表情扭曲,显得极为痛苦。

      那种痛苦,好像如钢入肉,万箭穿心。让武曲动弹不得的关键,其实就在那堆垃圾里面。谢文东早早的让人在垃圾里面埋设了非常密集的顶板。每块顶板上,都被钉上了十几个尖头朝向的铁钉。

      在他庞大的身体落到垃圾堆里后,锋利的钉子将他的双脚刺穿,七八个铁钉的钉尖从他的脚背冒出头来,殷红的鲜血和锋利的钉子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我说过,你制造了自己不能控制的麻烦,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现在,你输了...”谢文东背着手,慢慢的走到武曲的面前。

      “我不服,谢文东,我不服你。”武曲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大声冲着谢文东喊叫道。

      谢文东柔柔的说道:“兵不厌诈,服不服是你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复仇。现在,我做到了。”

      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绝望,武曲很快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高傲和冷冽。他突然一收刚才的愤怒,冷笑道:“是啊,你做到了,我也做到了。我们干掉了你最亲密无间的兄弟——姜森,李爽。有这两个人为我陪葬,也算是值了。哈哈,你现在还敢说我输了么?”

      谢文东眉头一挑,两只眼睛散发出刀子一样的精光:“你还是输了,老森和小爽并没有死。我让人传出他们死亡的消息,就是让韩非相信,我的目标将是他。我一定会为了给两位兄弟报仇,亲自去找他算账。”

      其实,谢文东也不知道姜森是死是活,只是他打心底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最亲密无间的兄弟,就会这么远离自己。

      如果老天是要给他以惩罚,那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要是老天真的想带走两位兄弟,那就是该死的上天瞎了眼。

      自己做的事,自己造的孽,就应该自己承担,为什么要把这种罪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听了谢文东的话,武曲先是一愣,接着发出朝天的大笑。

      众人分明听得出,这笑声尽显无奈。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大家都想看看,这个青帮战力第一的高手,是怎样死在东哥的刀下。

      望了一眼刚才和自己决斗的褚博,武曲用手里的陨铁寒刀强行撑起自己的身体。

      庞大身体每一点点的抬升起,都是他硬撑着,冒着鲜血流离做出的动作。

      武曲的两只鞋里已经灌满了红红的液体,颤抖的双脚让大家都不忍再看。现在的武曲,就算谢文东不杀他,他也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不得不说,武曲的意志力非常强悍。平常人在经过这样的遭遇后,早已经昏死过去了。他不但没有昏死过去,反而一点点的站了起来。但从对手这层面来说,武曲确实是个很好的对手。

      再一次的注视谢文东的脸庞,武曲竟然吃吃的笑了起来:“我现在终于明白,帮主为什么两次败在你的手下了。”

      “哦?”

      “你是个坏蛋,而他不是。这个时代,只适合坏蛋,只适合你!”

      武曲还没说完话,褚博便挥刀将武曲的两只手臂砍下。这样的厉害角色,留下来始终是个大患,必须尽快除之。刀锋落下,那把锋利无比的陨铁寒刀也掉了下来,当啷一声,和垃圾堆中的一个铁板钉子来了一个亲密的碰撞。

      失去双臂的武曲再也压抑心里的那份痛楚,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谢文东没有说话,只是蹲下身,捡起那把还沾满鲜血的陨铁寒刀。

      学着武曲的样子,他一舔刀上的鲜血。鲜血入口,他慢慢咽下。闭上眼睛,他眼略含泪花,淡淡的说道:“兄弟们的血,是甜的。”

      说话间,他一百八十度旋转刀锋,反手将武曲的头削下。人头掉地,谢文东又说了一句话:“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坏蛋。”

      武曲死了,死在谢文东的刀下。也可以说,武曲的死,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他的高傲,让手下的兄弟对他产生惧怕,产生距离。所以在据点内,才上演了那一场投降事件。

      这很奇怪,因为武曲当时还没死。大哥尚在,手下小弟就敢弃甲投降,这只能从另外一方面反应武曲在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博冷。

      手下兄弟投降,间接的把武曲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在遭遇“众叛亲离”后,武曲身死,也就不显得有那么奇怪了。

      武曲死了,谢文东在短短的五分钟之内,便夺回了东据点。

      这场战斗,青帮光是死掉的人,就达数百之多。那些受伤,俘虏的人更是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武曲一死,就相当于给青帮,给韩非重重的扎上了一刀。胜利的天平,也在慢慢的向谢文东这边倾斜。

      干掉了武曲,谢文东等人又马不停蹄去了任长风所攻杀据点。

      本想着帮忙的他,却在到西据点后,才被告知西据点已经被攻下。

      让人有些奇怪的是,当谢文东等人见到任长风的时候,后者明显的不高兴。

      一问,谢文东这才知道,原来是七星之一的巨门——杉林跑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巨门是怎么跑了的?”谢文东眉头深皱,语气有些不佳。可以说,杉林是伤害姜森和李爽的直接凶手。只有抓到了他,才算是真的给两人报了仇。

      任长风听出了谢文东的言外音,他低着头,好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东哥,杉林....巨门....他.....喝酒....还没有回来...”

      仰天长叹一口气,谢文东满是失落:“这也是他命不该绝啊....”

      “东哥,你别难过了,我一定会为老森和小爽他们报仇的。不杀了巨门,难解我的心头之恨啊。”

      任长风静静的握住唐刀的刀柄,一个男人的霸气和魄力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谢文东等人怎么也想不到,此时的杉林正躲在一间小旅馆的房间内,和一群心腹手下喝着小酒,抽着烟。

      “大哥,太险了,真是太险了。要不是我们今天在路上碰到的那个娘们,把她带到路边潇洒一番...我们今天就成了任长风的刀下亡魂了...”一位獐头鼠目的青帮小头目谄笑道。

      “白痴,他妈的,说的什么烂话。老子会怕任长风?哼,我就是有些可怜那些据点的兄弟,就这么死了,一点价值也没有。”武曲端着一杯茶,大声骂道。

      “哦,是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大哥说的没错,那些兄弟死的实在是太惨了,大哥真是宅心仁厚啊。”那位獐头鼠目的小头目讨好似的,轻轻掌了掌嘴,两样放光道。

      巨门杉林一晃头,表示不屑,但在心里,却暗暗表示庆幸。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仇恨的力量有多大。

      防守那么严密的一个据点,会轻而易举的被摧毁。这实在是太可怕,太让人心颤了。

      当然,这些东西不好说出口的东西,身边的小弟们是永远也无法知道的。

      说着话,那位獐头鼠目小干部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手机,他的动作马上变得严谨,恭敬:“大哥,是韩大哥的电话。”

      “哦,韩大哥快,快给我。”杉林一搓手上的油渍,在身上胡乱的擦了擦便接过电话。电话接通,手机那边传出了韩非雄浑,低沉的担心声:“小林,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韩大哥,怎么了?”杉林满脸的疑惑,不知道韩非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只听见电话那头长出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现在谢文东在找你,想要杀掉你为他的那两个兄弟报仇。小辉已经死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什么?武曲死了?这怎么可能?”巨门惊坐起,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身手那么高强,牛气哄哄的武曲,竟然会被杀,这怎么可能啊。

      电话那头,韩非没有多说什么。他一凝声道:“现在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你现在在哪,我派人去接你。”

      (这章是大章,近六千字。因为内容都是《屠灭武曲-下》,所以三少擅自将今天的内容并成了一章望兄弟们谅解。明天章节——《伯爵复仇》,敬请期待!)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伯爵复仇            上一篇  第一百二十五章 屠灭武曲(中)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