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卷土重来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大阵法(下幕)

卷土重来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十大阵法(下幕)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 2015-7-19

  数千人对决的对决,让空旷的战场肃杀萧瑟。

      大风起兮云飞扬,两帮帮众身上的衣衫被撩起。发丝拂过冷硬的脸颊,雪亮的开山刀在略有些昏暗的路灯下,闪现着森冷的寒光。

      没有叫阵,两边冷然而立,杀意正浓。

      其实,这个阵法是文曲根据兵书《薛仁贵演绎》构建的。原阵法气势如虹,光是侧翼的骑兵,就有数万人。

      构建整个阵法的人数更是达到了十多万。千军万马,军鼓撼立,光是摆出,就能让敌人畏惧三分。

      这么大的规模,在现在的黑道拼杀中出现,基本是不太可能的。

      就算她有能力完成这上十万帮众的训练计划,她也不敢那么做。

      故此,她将原阵法缩小非常多倍,想以这奇妙的阵法,起到出乎意料的效果。虽然这一千五百人的小阵和那十几万的大阵无法相比,但是杀伤力同样不一般。

      谢文东眯眼看着前面的方阵,努力搜索脑海中关于一字长蛇阵的信息。

      关于这个阵法的事情,他是听张研江偶然提起的。当年瓦岗寨罗成就破过这个阵法,在此之前,此阵法将战功彪炳,声名显赫的瓦岗五虎困于其中而不得出。

      现在谢文东有些后悔了,他要是仔细听了张研江讲述的破阵之法就好了。现在这关,恐怕过起来不易啊。

      “真该带沿江一起来,要是他在这里,一定能够有破阵之法。”谢文东暗嘀咕了一声,眉头皱了皱。

      “长风,告诉兄弟们,这个阵法不简单,要他们一定要注意一下。”谢文东侧脸对任长风说道。

      任长风眼睛一翻,道:“东哥不用担心,这个什么鬼一字长蛇阵,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华而不实,不足为惧也不一定,看我搅乱他们。”

      谢文东低吟一声:“长风,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不知道敌人的虚实,先不要轻举妄动。你让兄弟们排列成方阵,以铁桶阵对付他们。”

      虽然对韩非所谓的阵法不以为然,但是任长风却不敢违背谢文东的命令。

      简单的抻了一下眉毛,他朝身后数千兄弟挥了挥手。

      那是一个手势,一个列阵排列的手势。只听“霍霍霍霍”阵阵呐喊,文东会,洪门的数千兄弟归于一体。

      谢文东深深的知道,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没有选择,唯有带着兄弟往前冲锋。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要是他们足够幸运,解决掉敌人,那庆功宴上,一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如果他们遭遇不幸,和这么多的兄弟一起上路,那也不会孤单。

      等待谢文东列阵完毕,韩非高手手臂,接着又重重的扬下。

      “吼吼吼”青帮小弟们齐声发出嘶吼,响起的节奏催促着阵法的开启。

      猛然间,一字长蛇阵开始发挥威力。战场上,青帮两翼的摩托车骑兵发动了油门。

      强势的铁甲骑兵领军开路,中央的步兵如同苍龙出洞,盘身游动,势不可挡。

      长蛇蛇头探如文东会阵营,如劈山开地般将谢文东的阵营一分为二。长蛇穿过,文东会的人被打下一排。

      “扑扑扑”尖刀入身,鲜血飞溅。一千五百人组成的战阵如同一只狡猾的大蛇,在文东会,洪门的阵营里冲杀。

      蛇阵速度如风,从对方阵营里掠过之后,灵巧的一个迂回,再次进行了第二次的打击。

      众兄弟不敢大意,纷纷避让,刚刚组成的战阵也因此而破开。

      虽然这次的轰击没有第一次杀敌多,但是谢文东这边仍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血战中,两边拼命的拼杀,与其说在拼杀,不如是在屠杀。

      在短兵交接之际,谢文东这边损失了上百人,而青帮那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兵戎相见时,以血祭月日。

      谢文东也在战阵中央,他左手金刀,右手开山刀,用尽全力绞杀敌人。

      可是,他砍倒一人,又有数人踩着前人的脚步,冲杀过来。一个一个,一批一批,好像永远也杀不完一样。

      看到人头攒动的青帮帮众,谢文东心惊不已。

      要是在这么下去,可就糟糕了。再奋战下去,非得全军覆灭不可。一开始,众位兄弟想要攻打“蛇头”,可还没等他们腾出手,“蛇尾”就卷了过来。一番劈杀,丢盔弃甲。

      攻打“蛇尾”,“蛇头”又以迅雷之势,担首而来。一番混战,血雨腾飞。

      攻打“蛇身”,蛇头,蛇尾并进,将那些挥刀的兄弟完全绞碎。一番围攻,残肢碎肉。

      越打,大家越不是滋味。文东会,洪门的兄弟都是个顶个的精锐,可面对这样奇怪的阵法,他们还是彻底的束手无策。

      谢文东一边挥杀着敌人,一边思考道:“自己这几千人现在的状况就想深入泥潭一样。折腾的越厉害,待的越久,死的就越快。”

      在交战五分钟之后,谢文东大手一挥:“兄弟们,撤。分散突围。”

      这倒不是谢文东的性格,一直以来,都是他让敌人丢盔弃甲,四散而逃。今天韩非能让他如此狼狈,足以证明这个古老阵法的杀伤力。

      那是一种死亡迫在眉睫的感觉,任何编剧都无法完全的在电影里诠释那种感觉。

      只有真正参战的人,才能体会到那一刻的气场。

      冷峻,死亡,无奈..这些一点点磨掉军心的东西,在那一刻,都被无限放大。

      那是一种被动挨打,无法还手的压迫。只几分钟,

      短短的几个回合,就让文东会,洪门损失掉一二百人。

      再混战下去,死掉的人更多。听到东哥终于发出了撤退的声音,众位兄弟都松了一口气。

      环视战场,大家都快哭了。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地面上就躺满了兄弟们的尸体。

      举目望去,满地的刀具,棍棒,残肢鲜血混在一起,构成了一副现实版的《人家地狱彩描》。

      众兄弟伤心之余,还格外的气愤。他们对韩非,对文曲气的直咬牙。不过,从他们复杂的眼神中,那种阴狠的冷光始终是那么坚定。

      文东会,洪门的兄弟开始全线撤退,一点点的摆脱青帮阵法的纠缠。

      这时,躲在一边观战的韩非看到谢文东正在奋力挣扎,想要摆脱他的“一字长蛇阵”。

      冷笑一声,他对身边一人道:“如玉,谢文东想跑,换阵吧。”

      如玉是个女人,长辨垂肩,一身鹅黄衫子,革履青马,旖旎如画。夜风中,衣袂飘飘,澄清透亮的紫眸被蒙上一层梦幻的白雾,迷离诱惑却杀意弥漫。

      这个“智慧与美貌并存,邪恶和魔鬼常伴”的女人,便是青帮七星之一的文曲——颜如玉。

      颜如玉听完之后,轻轻的俯下胸,柔声回答:“是的,韩大哥。”

      她拿出一红一白两面旌旗,对着正在对谢文东施压的一字长蛇阵发号施令。

      那种感觉很像是古代排兵布阵的谋士,飘逸,神秘,让人琢磨不透。

      此时,一字长蛇阵首尾相交,将一大批的文东会帮众包围在里面。

      得到了号令的青帮帮众开始换阵。这一次,他们将蛇身中央向前,形成“天地三才阵”。

      天地三才阵机动能力非常强,如同三个箭矢,迅速的咬紧了本来就要挣脱束缚的谢文东等人。

      谢文东等人本来以为暂时撤退是最好的方法,可是随着青帮阵法的变化,这种美好的想法,只能是想想而已。

      再一次,青帮和,文东会,洪门交上了手。延续着刚才混战的惨烈,谢文东痛心的看着手下的兄弟一个个的倒下。

      低吼,惨叫,血腥,屠戮,这里上演着人类与人类最为原始的屠戮。为了灭掉对方,两方都拿出了全部的气力。

      “东哥,你快走吧。我们拼杀也要给你开一个口子,你快撤...”任长风一抹脸上的血水,大声呼喊道。

      说话的时候,他双手架住三把开山刀。因为力道太大,他的双腿压的都出现了弯曲。

      “我不走,我不能扔下自己的兄弟。”谢文东一抽身,三把开山刀霍的一声砍了过来。

      “碰碰碰”因为躲闪不及,谢文东的后背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三刀。虽然有防弹衣的保护,但防弹衣卸不了开山刀的力道。

      “呼呼呼”谢文东的身体好像个沙包一样,刷的一下飞出两米。

      见自己的一刀把鼎鼎大名的谢文东砍翻在地,三人皆是一喜。他们几乎是同时瞪大了,再一次的朝地下砍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金眼朝三人的脑袋开了三枪。

      子弹在“砰砰砰”声响之后,迅速的穿透了三位小弟的脑袋。金眼开枪替谢文东解围,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他知道,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之下,稍有不慎死的就是自己的兄弟。只不过当时情况实在是太危急了,情节之下,他才开的枪。

      “东哥,你没事吧。”提着手枪,金眼迅速的来到了谢文东的身边。谢文东冲金眼一笑,简单的说道:“没事。”

      在报了平安之后,谢文东又迎上了一对摩托车骑兵。一道漂亮的利剑传出,两人轰然倒下。

      说话间,又有三人冲着谢文东杀了过来。

      后者毫不慌乱的掏出手枪,对来人连连扣动扳机。谢文东的枪法并不好,但在这么短的距离,还是没有问题的。

      三声枪响,又夺走了三条人命。

      在热兵器的面前,任何阵法,任何厉害的冷武器,都是不堪一击的。

      “该死的,我看你还能开几枪,有几颗子弹。”韩非听到枪声之后,暗暗的说道。

      他说的没错,文东会,洪门的枪械都在汽车里。

      本以为这么大规模的混战用不到枪,众兄弟也都没把那笨重的铁家伙搁在身上。

      当枪声响起,大家去摸身上的枪支时,才感到后悔莫及。

      战事还在进行,偶尔的几声枪响并没有扫清障碍,它们能做的,只是一些起到一些减缓敌人脚步的作用。

      此时此刻,众位兄弟都感到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这种想法不但地下兄弟有,包括谢文东在内的高层也有。

      看到谢文东那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在阵法的吞噬中倒下。

      青帮那些没有参战的兄弟别提多高兴了,要是此战擒下了谢文东,那在场的人人人都有功。

      此时的韩非和文曲,已经在考虑谢文东被擒后,他的安置情况了。杀与不杀,都得仔细斟酌。

      夜幕下,有几个黑色的身影观察者战局的变化。没人发现他们的存在,更没人知道这些人来自何方。

      “青帮这又是在搞什么鬼?”一个低沉男人的声音响起。

      回答他的是个女人的声音:“这叫做‘天地三才阵’,又叫‘三环套月阵’,是十大阵法中的第三阵。此阵为虚实之阵,在中路故意布上重兵,且循环传球不息,当对手注意力完全被中路的幻象吸引时,忽然放出冷传,由边路来回寻找机会来实施最后杀手的球员完成必杀一击。”

      “看来谢先生是遇到大麻烦了。”黑暗中,又有一个女人开了口。

      “大麻烦?不,这还不是大麻烦。”话音刚落,刚才那个解释阵法的女人又开了口。

      三四种男女声调混在一起,聚合问道:“怎么说?”

      女人道:“十大阵法,其中最为厉害的是最后一阵——十面埋伏阵。要是青帮的人换阵到了第十级,那我们的人就成了落网之鱼。也就说,不管我们再来多少人,里面的人都出不来了。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将被彻底清空。至此,十大幻阵结束。”

      “你说的十大阵法到底是哪十大阵法?”低沉男人的声音又想起。

      以前,他根本不相信有什么阵法的存在,认为那就是古代一帮子文人杜撰出来的,听起来威风凛凛,其实华而不实,一点用都没有。

      现在,他亲眼见识到了这一切,不信也得信了。

      女人顿了一下,说话道:“十大阵法每一阵都是由数字开头。分别是: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斗底阵.五虎群羊阵.六宇连方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父星观阵.十面埋伏阵。”

      “那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另外一名女人问道。这个女人的声音不用于刚才的两人,应该是黑影中的第三个女人。

      “十种阵法阴阳调和,乾坤顿变。攻打一字长蛇阵的头或尾,另一头转过来,形成二龙出水阵。中间向前,形成天地三才阵。两头回撤,形成四门兜底阵,互相穿插,变成五虎群羊阵。然后按照六丁六甲排列,即六丁六甲阵。随后一半拉成线,一半如同四门兜底阵一般,即北斗七星阵。环绕一圈,按八卦阵布阵,留八个出口,变成方形,即八门金锁阵。按九宫排列,每格兵将穿插,逐渐如同一体,互相交穿,即九字连环阵。最后变成十面埋伏阵。十阵变化无穷,难以抵挡.......”

      (深夜了,终于码完了这一章了。这一章,我是从下午两点一直写到晚上十一点的。期间除了吃了顿晚饭,便一直坐在电脑边码字。整整九个小时,我只写出了约五千字。这章写的非常纠结,那个对一字长蛇阵战阵气势的描述,让我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总想用最恰当的词语,将它完美的呈现。可是,事与愿违,我更改了无数次,才理出了一些头绪。在次,三少万分抱歉。叩拜一千零一次,愧对我们中华民族的老祖宗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的枪战            上一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十大阵法(上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