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四章 一亿的幌子

噬魂黑帖 - 第二十四章 一亿的幌子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列车上恐怖分子又打来电话,市长又接下了电话。不过这时是市长先开口,洛杉矶市长急切的说道:“我们已经把钱给你们了,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人质放了?”

    电话那头干笑了两声,一开口是四句奇怪的话:“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中文)”

    谢文东听到这句话,心中咯噔一下。暗道果然。

    光凭几个人,几句话是没法在根本上打倒谢文东的,但是对于希望来说,在美国的名声就彻底坏掉了。

    那样谢文东觊觎的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可就与他永远无缘了。

    谢文东想了想,能这么做的只有美洪门的那几个堂主了,谢文东一被逼会中国,那样黄坤就没法把帮主之位传给他了。怪不得那些越南人能做出这么一件事,原来后面是有人出主意谋划的滴水不漏。

    市长听的稀里糊涂,他不明白对方突然冒出两句中文是什么意思。

    疑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对方回到:“第一次合作,双方都很愉快,我会在途中放下二十个人,在下一站,我们还要一亿不连号的美钞,如果得到钱,再放二十人,依此类推,每到一站,用一亿美金换二十个人,还有五站。”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对方的话惊得舌头都快咬掉,洛杉矶市长死死地抓住话筒,大声道:“你们在耍我?不是说好只要二十亿的吗?”

    对方听到洛杉矶市长的话,语气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道:“话我只说一遍,到底做不做你看着办。”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洛杉矶市长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把手中的电话摔了出去,还骂道:”该死的人渣,要是被我抓到,我非扒了你们的皮。“生气归生气,但是事还得做,洛杉矶市长一面下令马上去凑集资金,一方面下令FBI跟上列车,把恐怖分子锁定在己方的视野里。

    半小时后,对方打过电话来,开口是:“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中文)钱都准备好了吗?”洛杉矶市长回到:“钱不少,又需要不是连号的,所以不是那么容易的。”

    对方说道:“不用急,我们还有时间。呵呵”

    洛杉矶站的下一站是图森,图森是美国西部的一个城市,没有洛杉矶那么的繁华,四周是大片大片的庄园,这个地方主要生产葡萄酒,是美国葡萄酒出口的重要供应地。

    图森,天堂一样的地方。

    TS-是美国最先进的磁悬浮列车,速度相当的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图森。列车快要到达图森站开始减速,进到站里面时就已经是和一般的慢跑一样的了,由于事情闹得太大,把总统都惊动了。

    美国总统下令国防部部长联合洛杉矶市长等人务必把事情解决好。

    国防部部长史密斯接到总统的命令,心急火燎的赶到洛杉矶车站的总调度室,陪行的还有相当多的高官。洛杉矶市长把现在的情况和国防部部长史密斯详细介绍了一下。

    史密斯敲了敲脑袋,思考现在该怎么做。

    当然,对方不会给史密斯多想的时间,在史密斯到调度室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图森站长打来电话,说火车快要进站了,问是不是把钱给恐怖分子送去。

    史密斯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钱可以送,但是在钱里面放上一个GPS定位仪,要体积最小的那种。“好的,我马上叫人办。”图森站长回到。

    图森站长把装满钱的三个大袋子递给了绑匪,由于钱太多了,拿钱的那个绑匪把窗户打开的大了点,这下可以清楚地看到绑匪。绑匪有一脸的络腮胡子,带着口罩和大大的黑色眼镜,还留着一头长长的头发。

    绑匪把钱袋子接过,又关上了窗户。这时列车并没有像在洛杉矶站那样马上离开,而是继续保持慢行的速度。图森站的站长没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他跟着列车小跑了一段距离,这才明白,原来车上下来了一些人,看他们的表情,肯定死吓坏了。图森站的站长一数人数,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个。

    他马上把这个消息报告给洛杉矶总调度室的史密斯。不用他说,史密斯当然也知道,图森站那么多的摄像头可不是吃干饭的。但是人数他还是不太清楚,毕竟列车快要出站才从上面下来人,史密斯只能凭借摄像头远看着。

    不管怎么说,对方还是有点信用的,史密斯自我安慰道。列车上下完了二十个人后,又重新启动了,它的目标是下一站,艾尔帕所。跟车的FBI本来想把下车的二十人安排在酒店里,毕竟这和政府的执政能力,打击恐怖分子的力度多多少少有点关系的,政府也有必要这么做。

    但是其中还有不少的人不愿呆在那,他们都想早点回到自己的家中,远离这个该死的地方。看到对手老练而狡猾,史密斯真是很头痛,他拆下了耳朵上的耳机扶着椅子坐了下来。

    突然他看到坐在一边的谢文东。他感到很好奇,这个对方怎么可能出现中国人。

    虽然美国也有很多的华裔美籍人士,但是他对谢文东完全没有影响,不由的感到很好奇,他一招手,说道:“你过来。”谢文东抬起头,看了看他,根本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史密斯何时见到这种态度,顿时有些不悦。

    身为国防部部长的他身份是何其尊贵,手下的那个见到他不是客客气气的,就是总统见到他都得礼让三分。

    他加大了声调,说道:“我叫你过来,你没听到。”谢文东挑起眉,说道:“部长先生平时难道就是这样说话的?”

    “恩?史密斯来了兴趣,还没有那个人和他这样说话,他也是政坛的高手,喜怒不形于色,应变能力也是相当的快的。

    再史密斯他也是一个很豪爽的人,不会由于一点小事就跟耿于怀,他推开椅子,走到谢文东的面前,坐下。说道:”请问这位先生是?“谢文东回到:”我叫谢文东。“史密斯有点疑惑,他还真没听过这个名字,一边的警察局局长提醒道:”他的朋友被现在这伙恐怖分子绑架,对方勒索十亿美金。“”“十亿?这么多。年轻人你的那个朋友是什么人?你又到底是什么人?我想对方找上你们,那么你们的身份应该不简单把。

    “呵呵,”谢文东笑道”我们只是普通的生意人。

    “就这么简单。警察局局长笑了笑:“你们中国人太谦虚了,你难道不是这段时间风头正劲的东亚银行总裁吗。”

    史密斯谢文东的名字他没听过,但是东,亚银行他倒是有所耳闻,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就是一个银行的总裁,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他来,谢文东太年轻了,只有二十五六岁,而且他的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气质,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史密斯问道:”那你对你朋友的这次绑架怎么看?“谢文东回到:”有些事该发生事总会发生,我们要做的就是当事情发生时,最大限度地减少麻烦。“

    “你是个很怕麻烦的人?”谢文东说道:“我们都是个怕麻烦的人,不是吗?”

    史密斯笑了笑:“哈哈,有意思。这句话我喜欢。”

    接下来是一个小时的等待,在这一个小时内,绑匪没有任何消息。但是,通过列车上放在钱袋里的GPS定位仪发出的信号,可以断定钱还在列车上,也就是说绑匪还在车上。一个小时的等待对谁来说都是个漫长的煎熬,知道这个时候才传来对方的消息。

    对方一开口又是那句奇怪的话:

    “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中文),我们的钱准备好了吗?”

    史密斯答道:“钱已经在准备了。你们。。。”

    “嘟嘟”对方听到回话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该死的,到底什么意思。”史密斯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的说道。

    很快,他便意识到那句话不太简单,史密斯转过头,问道警察局长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警察局长摇摇头,没听说过什么恐怖分子,邪教什么会死这个口号啊。

    一名警员把那句中文翻译成了英文,但是中国汉语的博大精深不是他们能够体会的,当然翻译出的话也四不像,史密斯根本听不懂。没办法只得作罢。

    又是一个小时的等待,列车开到了美国华雷斯。双方倒是轻车熟路,和先前两次的一样,同样的交钱,同样的放人。在座的人见怪不怪了。谢文东很细心,他看到接钱袋的是个光头。那个光头蒙着面,手里还拿着一把AK-这点大家都看到了。

    接钱的人并不是在开始的那个窗口,而是换了一节车厢,另一个窗口。

    本来这很平常,又不是一定要规定在那个窗口上接钱。

    但是谢文东隐隐感到不对。还有一个细节谢文东很奇怪,就是绑匪手中的拿的是AK-,AK-的重量有十来斤,他在接钱的的时候看到华雷斯的那个站长的动作慢了些,那个长头发的绑匪便一只手拿着枪,一只手伸下来躲过钱袋。

    拿枪的那只手丝毫不显得吃力。谢文东突然起下身,走向大屏幕,指着那个拿钱的绑匪说道。这个人不是绑匪。?恩,你说什么?这个人不是绑匪。“在场的说有人都被谢文东的一句话给说愣了,众人奇怪的看着谢文东,

    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这不是绑匪,还是谁。这个青年不是被绑匪绑架了十亿美金,被刺激傻了吧。众人交头接耳谈论到。

    “谢文东你在胡说什么?”洛杉矶市长叉着腰,指着谢文东问道。

    史密斯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岔,要谢文东说下去。

    谢文东本来也没有搅合进这件事,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解决,但是现在他想到了一个计策,要给藏在美洪门内部的那个人来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至于为什么我待会会说,现在我想了解一件事。站长先生,请问各

    节车厢之间有没有什么可以化妆的地方?

    站长狐疑道:“化妆的地方?那倒没有,虽然说TS-列车是最先进的磁悬浮列车,但是车厢之间只有一个大的卫生间。”:闻言,谢文东笑了笑,这就没错了。

    “我说这列火车上的绑匪早就不在这火车上了。”谢文东一言一出,简直语惊四座。

    “什么?你说什么?”国防部部长也不在意什么他们很看重的绅士了,腾的一起身,问道。不相信你打电话给列车的司机。

    谢文东脸上平静如水,看不出任何波澜。

    “你这是在那列车司机的命开玩笑,要是绑匪在他们边上,那他们就相当危险了,何况那两亿钱还在列车上,他们能走道那里去?史密斯看了看屏幕上还在闪烁的两个GRS发出的信号说道。”谢文东看了看他的大脑袋,暗道这里

    面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他也不卖关子了。

    “其实,绑匪要的不过只有那三十亿,其他的五亿不过是他们逃脱的幌子。“列车这时已经放下了二十人,又重新启动了。电话又响了,史密斯暂停了对谢文东的询问,接下了电话,电话里传出绑匪的电话,开头的还是那句话:“文东黑帖,血杀无边。号令群雄,谁敢不从。(中文)我们的钱准备好了吗?“

    史密斯关掉了已经被对方挂机了的电话,指着话筒,说道:”谢文东你不是说绑匪已经不在车上了吗?那现在这个是什么?”

    谢文东说道:“部长先生,你难道不觉地这句话很奇怪吗?”

    “什么奇怪?”别说史密斯一个人了,就是在这场的所有人都觉的这话没什么特别的。“这句话和上次的话一样。”谢文东说道。“这个有什么奇怪的,谁也没规定该说什么话把。”洛杉矶市长说道。“好,现在我们来想象一匪得到三十亿的不记名债券和一亿元不连号的美钞后,没有带走体积庞大的钱袋下了车。”

    “那么刚才这个拿钱的人又是谁呢?”当然是绑匪了,难道是乘客啊。”一名小警员插嘴道。“没错,拿钱的是乘客,谢文东也没在意所有人不相信的表情,继续说道。

    绑匪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同时绑架两节车厢的乘客呢?这就是为了后续的安排。

    开始时,绑匪在二号车厢的窗口处拿钱,在二号车厢找上那个光头,让他在卫生间里化好妆,并拿着绑匪给的假枪来到一号车厢,由于是和绑匪一起来到的一号车厢,那么乘客很自然地就会认为那个光头也是绑匪的一员,那些绑匪告诉光头乘客,要是不按照他们所说的办,他们就打死他。

    于是光头乘客不得已来到一号车厢,等到了华雷斯站,打开窗户拿钱。而绑匪其实早在图森站就下车了。”“可是,你怎么看的出这个光头是假的呢?”史密斯来了兴趣,问谢文东。“那把枪,AK-。”谢文东说道。

    “你们看,”谢文东走到一个Cao作员的身边,要他把刚才“绑匪”接钱的画面在放一遍。

    Cao作员点点头,啪啪打了几下电脑,屏幕的画面定格在那个光头单手拿枪的瞬间。军人出身的国防部部长史密斯看了看,点点头:“没错,果然有问题。”

    那个光头看起来并不强壮,但是他单手枪口对着窗外时异常轻松,史密斯对枪械很熟悉,他明白,AK-的重量可不轻,要是想做到这点可不简单,就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侦察兵都很难做到。

    “可是,这个电话又是怎么hui事?史密斯还是有些疑惑。谢文东走到门口,说道:“你们打电话给列车上的司机就知道了。”说完就走出了中控室。史密斯对谢文东的话开始有点相信了。

    他下令打电话给列车上的司机,这下他下了决心,不过这么做可是有风险的,要是搞不好绑匪就在他们的身边,那他们即使不Xing命难保,也少不了皮肉受苦,但是如果真的安照谢文东所说,不能早点确认绑匪是不是真的还在火车上,那么等到事情自然发展,到时去找他们可就难上加难了。

    电话接通了,刚开始并没有声音,史密斯心中一怔,难道谢文东说错了?不过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出了声音,洛杉矶站长接过电话,说道:“我是站长马克,你们那里什么情况?”司机压低声音,说道:马克站长,快点来救我们。”

    马克问道:“你身边没有绑匪?”没有,他们到车厢去了,不过他们把守这车厢间的过道,我不知道其他车厢的情况。“”那十分钟前的电话你们知道是谁打的吗?“马克说道。

    “是,我们打的,他们给的录音,他们威胁我们说要是我们不照办就开枪打死我们。”

    马克拿着电话,没有说话,原来谢文东说的一点不差,绑匪早就在图森站就下车了,这几个小时他们一直在和绑匪设的圈套打交道。众人得到这个结果,都看着屏幕上的有些莫名其妙的司机们无语。TS-列车,载着两车厢心惊胆战的乘客和几位身体还在哆嗦的司机,乘着微风,飞驰在美国最先进的磁悬浮铁轨上,不知无奈。

    史密斯看了看门,刚才谢文东出去的那扇门,暗道:“好一个聪明的年轻人。”谢文东走出中控室,马上有十几号人围了上来,这些人就是谢文东的兄弟们,五行还有李爽高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五章 追踪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火车劫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