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二十五章 追踪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东哥,怎么样了?该死的要不是强子拉着我,我早就冲进去了。“李爽说道。

    他的大嗓门们可是出来名的。

    一出声把大家吓了一跳,谢文东看李爽,不由得有些奇怪,不是说要他呆在美洪门保护黄坤的安全吗?“李爽看到谢文东有些冷冷的表情,他笑着搓搓手,干笑道:”东哥,有格桑还有暗组的弟兄暗中保护黄坤,应该没事。

    黄老爷子说东哥这里需要人手,叫我们过来帮忙。“谢文东瞪了他一眼,说道:“小爽,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好的,李爽连忙点头,”我是担心东哥嘛。呵呵,东哥,事情到底怎么样了“边走边说。”谢文东道。“李爽识趣的闭上了嘴低着头跟谢文东上了同一辆车。

    谢文东指了指急忙跑出的一对警察。说道:“跟上他们。”

    金眼道:“东哥,我们现在是去哪?”

    “图森。”谢文东道。

    “图森?”

    东哥,“这些人也是去那?那是什么地方?”高强问道。

    谢文东看到兄弟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于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众人听闻,都暗道好一个高深的金蝉脱壳之际啊。

    连一向傲气的任长风都有些服气,说道:“恩,这些越南人还有些头脑。”

    李爽道:“要是书虎真的对东哥,对文东会不怀好意,我一定亲自清理门户。”书虎是李爽在美国招的第一个小弟,要是真是个iJian细,那三眼他们一定会笑话死他,谢文东刚说完,就忙强调自己的立场。

    高强没有李爽那名义愤填膺,只是边听边想,从谢文东说话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谢文东感到好奇,讯问道:“强子,想些什么呢?你对这件事由什么看法?”

    很明显高强对谢文东会问他感到有些意外,他挠了挠头,说道:“哦,没什么。我在想我们该怎样找到书虎呢?东哥说了,我们的对手在图森就下车了,要是我们现在赶过去,他们早没影了。”

    谢文东笑道:“强子,这点你放心,我已经知会老森了。相信他们逃不了。”

    高强听到姜森这个名字,放下心来,他可是极少会出错的。

    轿车行驶到圣迭戈,姜森打来电话,说书虎和八名身份可疑的人住进了一家牧场主的一栋小别墅里。谢文东听到这个消息,大喜,回到:“密切监视他们,我们马上赶到。“姜森问道:“东哥,出什么事了?”

    谢文东说道:“这个一时半刻还说不清,只不过书虎有可能和绑架黄研儿的那群越南人有关。”“东哥,我知道了。”姜森回到。

    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两边掠过的是无边无际的草场,虽然这时已经是冬天,草已经不是那么翠绿,但却别有一种风味。

    蓝天白云,慢吞吞转动的大号风车。。。。真个不错的对方。

    李爽的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他一边看看这,一边看看那,高兴的好像个小孩子。

    谢文东不由的感叹,这么好的一个地方,也许不久就会染上罪恶的鲜血,不知道是对手的悲哀还是这个美好的对方的悲哀。

    谢文东当然不是一直跟着那一队警察,在到达图森市后就找了个位置停下了。

    不久,就看见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朝他们开了过来。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正是姜森和两名血杀兄弟。

    谢文东也下了车,走了过去。

    “东哥。姜森和两名血杀弟兄施礼道。

    谢文东一扶姜森的手,说道:“老森,不必拘礼。人在哪?”

    “东哥,跟我来。书虎和几个奇怪的人在离图森市较远处的一个牧场里,那个牧场不大,但是还是比较难找的。”

    平时这个地方除了一些牧民,做生意的人会来,其他人很少踏到这个地方来。

    袁天仲有些奇怪,老森他们坐的是汽车,他们怎呢追上速度飞快的火车呢?

    于是他用手捅了捅姜森问道:“老森,你是怎么追上他们的?”

    “当然,要是直走,我们当然没有火车跑的快,但是要是有好的向导和先进的高科技就不同了。看到袁天仲面露疑色,姜森补充道:”我在那些不记名债券的里面放了一个定位装置,让几位弟兄坐上直升机,这样他们就插翅难飞了。

    “恩,老森,干的好。”袁天仲赞道。

    有姜森刘波的地方。做起事来就是一个字“爽”在姜森的带领下,很轻松就来到那。谢文东环视书虎他们藏身的地方,那是个小别墅,不大但是相当幽静。

    小别墅附近是一人多高的蒿草,微风吹过,还真有点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味道。谢文东看到那些蒿草,不由的眉头大皱。现在是傍晚五点,由于现在是冬天,到了晚上六点就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入夜人一旦逃进这里,不要说凭自己这些人,就是你派一个装甲军队来都不一定能找到人,也就是说现在他根本没多少时间。

    时间不等人,必须尽快解决。突然谢文东看到小别墅院内的蒿草堆得高高的,他灵光一闪,让姜森挑个弟兄把那一大堆的蒿草点燃,一高瘦的血杀弟兄,从车座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些汽油,装进一个玻璃瓶内,再撕下一些衣物,绑在瓶子上浇上汽油点燃。这样一个简单的燃烧瓶就做好了。

    着了火的衣服被高个弟兄一把扔进院内。干燥的草有了汽油的助燃,烧的特别快。火焰马上就有人那么高了,屋内的人不知道情况,派出来两个人勘察。

    可是出别墅门口没多久,就倒在地上,细看他们的脖子上,没入两把飞刀。毕竟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两人在受到致命袭击后,还是向同伴发出了警报——鸣枪示意。

    就在两人开枪的瞬间,从别墅内伸出五只重型机枪,哒哒哒的扫向谢文东等人。谢文东趴下身来,拿出银枪,向对手连连还击。

    “东哥,你说黄研儿会不会在里面啊?”高强说道。

    “肯定不在,谢文东道:”除非他们是猪脑子,带着绑架来的人到处逛。“

    说话间,谢文东这边的一辆汽车被击中,发生爆炸。顿时一辆好好的汽车被轰上天空,掉在地上完全报废。

    谢文东等人躲在一人高的蒿草里,对手根本看不到人,只能凭着对方反击的枪声开枪。在别墅里的朴亮急的满头大汗,谢文东是怎么找到这的,那个战浪不是说计划天衣无缝吗,真不该听他的话把黄研儿交给他,现在可好,连张护身符都没有。

    也许是应了那句急中生智吧,朴亮扯开嗓子喊道:“朋友,来人可是谢文东,谢老大。”别墅外的枪声顿了顿,朴亮大喜,果然是他。“你的朋友黄研儿在这做客,阁下难道不想和他聚聚。。。”

    还没等他说完,回应他的是成排的枪声,朴亮一低头,骂道:“该死的谢文东真是个疯子。”

    谢文东这边看起来是占了上风,压制住了朴亮的等人,实际上两方是平分秋色,至少谢文东他们还没有攻进院子。

    造成这种情况,也不能怪谢文东的手下弟兄,他们赶到的太仓储,手上的家伙和对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血杀弟兄大多数拿的是轻巧的手枪,冲锋枪也只是带了几把。

    ,而对方拿的可是重型冲锋枪,枪子有五六寸长,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绝对是个噩梦,谢文东绝对不是好人,但是他也不是拿弟兄们生命开玩笑的人。任长风多次想冲进去,谢文东都拉住了他。

    “要是有手雷就好了,”任长风期望道。

    李爽听了他的话,眼睛一亮,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老爷子给了我一些东西,你们等着啊。”

    说完,慢慢后退到一辆车的车尾。他的身体像一个皮球,挪动的样子相当好笑。但是众人在看到他拿出的家伙后,就没人笑得出来了。只见他打开后备箱,从中拿出五颗手雷一样的家伙,这还不算,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多出一个火箭筒一样的东西。

    当李爽再次来到谢文东的身边,任长风咽了咽口水,看到了他不知何时打开的衣裳,只见他的身上挂了三个手雷,问道:“小爽,你带什么来了?”

    “闪光弹,呵呵。”李爽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闪光弹,可是这些家伙怎么没个装的东西啊。“

    任长风指了指他身上的手雷有些后怕道。

    “那个,我怕麻烦。这个东西是新货,安全的很。”李爽用他的那胖乎乎的把手上的家伙,放在地上如数家珍的好好摆好。高强用他的手掐住李爽肥肥的耳朵,压低声骂道:“你这该死的,我不是说过这东西我看着眼晕,别在我面前晃悠吗?”

    “哎哎,东哥救我。”李爽大声呼救道。

    谢文东白了一眼,道:“小爽,这个时侯还闹。”

    李爽看到谢文东的眼神,声音戛然而止,高强也放开了已经像是烧过了的耳朵。

    谢文东看到手下的两位兄弟,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谢文东喜欢这种感觉,家一样的感觉。

    但是李爽的声音还是吸引了不少的子弹,子弹在李爽的脸上划出一道口子,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是还是留了不少血。李爽看到自己本来”还算“英俊的脸上被无缘无故多出一道血痕,大怒。他拿起地上的三个闪光弹,拉开引线,等了几秒,再一股脑扔了出去。李爽的这招够阴险的,闪光弹飞到别墅内,当朴亮的几位手下意识到,捡起它们冒着危险想扔回去时,闪光弹已经爆炸了。

    “轰轰”

    别墅内的人就感到好像几百个太阳在他们的面前炸开,紧接着就是天地无光,眼睛刺痛。

    眼泪像流水一样流了出来。谢文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带头冲了进去。谢文东的身法矫健,只有几步就到了别墅的门前,靠近门口的一人听到有动静,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摸出腰间的手枪,强忍着剧痛扣动了扳机。但是他的一枪并没有射中门外的目标,而是穿向了天花板。

    紧接着就感到了脖子上有丝丝凉意,他至死都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下手的就是谢文东,他的刀法的稳快准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个小小的杀手根本不在话下。

    当谢文东到达客厅的时候,首先见到的是一条大狗的尸体,然后看到了一个老头的倒在血泊中,他的手上还死死抓住一杆双管猎枪,看样子已经断气多时。

    老头的不远处还躺着一个小男孩,男孩的右腿靠近腿肚子的地方还中了一枪,不知是死是活。小男孩看起来只有十来岁。一对年轻的白人夫妇被绑在椅子上,男人的额头上有一个大大的弹洞,女人衣衫凌乱,下身一片狼藉不堪入目。谢文东见到这种场面,握了握拳头,这帮该死的混蛋,连老人小孩都不放过,真的全部该死。

    姜森走到那个小孩的身边,摸了摸他的脖颈,再摸了摸他的鼻息,对谢文东说道:”东哥,还有气。“谢文东回到:“先送他去医院。”

    谢文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白人小孩,也许是自己还是不能做到彻底无情吧,谢文东自我安慰道。小别墅内的十二人被血杀弟兄带到谢文东的面前,十二人都被绑着手,其中还有书虎。

    谢文东走到书虎的面前,看着他没有说话。书虎好像感觉到自己离死亡不远,哭着说道:“东哥,东哥,不要杀我。”

    谢文东看了看他,道:“给我像个男人,哭像什么样子。”书虎可是没谢文东说的那么骨气,他一下就跪在地上,恳求道:“东哥,不要杀我。”

    “我不杀我的弟兄,说吧,朴亮在哪?”谢文东眼中散发的精光让他透不过起来,好像他一说假话,就马上会被做掉。

    “在。。。这。“书虎指了指他旁边隔着两人的一位大汉。

    那么大汉怒起,眼神恶狠狠看着书虎。谢文东的手背在后面,他勾了勾手指,金眼递给他一把枪,看到谢文东拿枪的手,书虎吓得半死,声音颤抖地说道:”你说过不杀我的。

    “碰”子弹穿透了书虎的心脏,书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么也弄不懂谢文东不是说过不杀自己吗,可是现在这是为什么。

    “我不杀自己的弟兄,但你不是。”谢文东看都没看他,慢慢走到朴亮的身边。问道:“黄研儿在哪,你说,我不杀你。”

    “哈哈,这就是叛徒的下场。”朴亮看了看倒在地上,还在抽搐的书虎说道。

    谢文东脸上平静,一位弟兄找了个椅子给谢文东,谢文东坐下,抽出一根烟点燃,说道:“我有的是时间,我会相信有人会开口的。”

    “那就试试,看看我们会不会说,哈哈。”朴亮很有信心的说道。

    “那就试试这个,”李爽不知在哪拿了一把钉子。

    “兄弟”给我按住他的身体,李爽说道。两名血杀弟兄死死按住他的四肢,把他压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李爽抄起一把榔头,把钉子钉进朴亮的四肢,二十来公分的铁钉不但把他的双臂双脚刺通,还深深的插进了木地板。

    朴亮也算是条汉子,他咬着只见的嘴唇,强忍着不出声。

    那种感觉不是人能受的,别说朴亮受不了,就是在场的弟兄看起来心惊胆战,这位爽哥看起来平易近人,长相可爱,但是耍起狠来简直无人能及。

    李爽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谢文东,有些担心东哥是不是会怪他做的太过火了,只见谢文东的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平静,在他看来,这些根本不是人,是畜牲。

    既然是畜牲,那就不该有什么怜惜之情。朴亮真的感觉快要死了,那种真实,那种痛,现在他终于知道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啊。。。朴亮的叫声惊天动地,现在他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妈-的要是个英雄就把我一枪打死。“

    李爽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涟漪,他慢慢拿起一颗铁钉,幽幽的说道:”中国云南有一个苗族,他们相信人的五行被桃木钉钉死,那就会永不超生,你很幸运,可以尝到这种滋味。

    “现在还只剩一个地方——那就是天灵盖。”

    李爽的话像个古老的巫师在做人祭,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一旁的高强还是第一次有些怕李爽,这个死胖子把他惹毛了,鬼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

    当李爽的手慢慢向朴亮的天灵盖移动时,朴亮的身体突然急剧抽搐,就这样死了。

    姜森蹲下来,看了看,朴亮的口里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东哥,他咬舌死了。”姜森道。“恩。”谢文东回到。其他的人看到死去的老大,再看看从地狱爬出魔鬼般李爽,什么兄弟,什么社团,统统不顾了,一个个连忙说道:“我说,我说。”这时,谢文东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六章 幕主现身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一亿的幌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