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六章 幕主现身

噬魂黑帖 - 第二十六章 幕主现身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黄小姐被一个陌生人带走了,这次行动也是他计划的。"名大汉用越语说道,翻译又把他的话翻译给谢文东deng人听。

    谢文东说道:"个人是谁?"

    "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也是个中国人。"

    "国人?你在说谎吧?"文东掐灭烟,把烟头仍在地上,眼睛对着他说道。

    那名大汉吓得双脚直哆嗦,说道:"真的,我们真不知道。"文东也从到他的眼神中感到他不是在说谎,这时姜森提了两个箱子过来,小声的说道:"哥,东西在这。"

    谢文东看了看,点了点头。

    "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森把箱子递给了一位血杀兄弟,问道。"deng"回答的干脆。

    ",等谁啊?"森不解地问道。谢文东的脸上倒是满脸轻松的说道:"我们要找的人。""?我们的对手能找到这?"森不明白了。

    "小看他们,我们都能找到这,更别说他们了。"

    "们在美国的势力可比我们要求强得多。"文东接着道:"群笨蛋只是为别人做嫁衣。"是我没猜错,我们的对手正在赶来的路上。”谢文东的一句话让姜森的心中一紧,要是照东哥这么说的话,那么现在处境相当的危险了。“东哥,我们是不是先避一避?”姜森有些着急的说道,他可以不怕危险,但是他不但不考虑谢文东的安全。

    “不,现在就是让那只老狐狸露出尾巴的关键时刻,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可就难了。”

    谢文东语气很坚定的说道。既然谢文东已经决定了,那姜森也没辙了,“东哥,那他们呢?”姜森指了指被抓到的那些越南人。

    “全部杀掉,一个不留。”谢文东淡淡地说道。姜森想了想,说道:“东哥,是不是留下一个。既然对方想这件事嫁祸到文东会的身上,留下一个美国政府也算是一个交代。”

    “没事,我有安排。“谢文东安慰道。

    姜森点点头,从肋下抽出开山刀,插进一位大汉的胸膛。袁天仲会意,一个华丽的转身,飘到他们的面前。银光乍现,刀锋毕露,三人根本没看到他是怎么出刀的,只是感到身上的力气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似的,接着就瘫倒在地上,脖子一边流着血,身体还在一边抽搐,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了。

    袁天仲一收刀,道:“兄弟们,给你们留了几个。”看到周围如狼似虎的大汉。

    那几名越南杀手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他们也知道谢文东的手下非常厉害,可是今天见到感觉听说和亲眼看见完全

    是两码事,在他们的身上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到死神的气息,一名比较高大的汉子哆哆嗦嗦用他们的越南话说道:"们、、、不守信用,我们已经、、把我们知道的情况都是说了。"

    "知道你们唧唧呱呱说什么,"爽抬起钢刀,滑向一个人的脖颈。

    解决了那些个杀手,在场的人并没有轻松许多,反而越发紧张起来。看到兄弟们的表情,谢文东扑哧笑了,说道:"家相信我吗?我相信今天我们会赢。"

    "然了,我们当然相信东哥了。"爽第一个发言表态。

    谢文东在大家的心中的地位简直到了神的地步,谢文东说的话在他们的意识里就是真理,既然东哥有把握赢,那就绝对没问题。在场的弟兄也纷纷出声,表示赞同李爽。"大家怕吗?谢文东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怕,有东哥在,我们什么都不怕。"人手握钢刀,满怀信心道。"可是蛮怕的啊。"文东嘿嘿的笑道:"过,为了这三十亿美金就什么都不怕了。"

    "呵呵"文东说的风趣,快乐的气氛很快就在兄弟们中传递开来,大家都笑了。

    战浪没让他们失望,很快就到了别墅的外面。

    "哥,战浪来了。他还带了差不多四百人。"名警戒的弟兄来报告说。

    "于来了,走,我们去会会他们。"文东说道。谢文东等人在别墅的院子里停下,战浪站在外面等着,后面还跟着不下四百的人。“东哥,我找到黄堂主了,不过她被杀手喂了安眠药,恐怕的睡上一段时间。”战浪皮笑肉不笑道。

    “黄研儿被两位大汉扶住,送到了谢文东的跟前。黄研儿这时已经昏迷了,高强走上前把她放在自己的背上。

    "堂主,杀手已经被我解决了。"文东笑着说道。战浪看了看谢文东和他的弟兄,笑着说:“东哥,那群笨蛋哪会是您的对手,血杀的兄弟就是厉害,就这么些人就

    可以干掉有重武器的越南人。”“杀鸡焉用牛刀。”谢文东淡淡的回到。

    姜森看到战浪,骂道:“这老狐狸,东哥说的没错,要是自己这边的实力超过他,今天他的尾巴就露不出来了。”

    “哈哈,战浪笑道:“东哥就是东哥,连说的话都不一般。”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想问东哥。“谢文东说道:"么问题?"

    战浪回到:"为什么要到美国来,要是你好好的呆在中国,今天就不会死。"

    谢文东听了他的话,像听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大声笑道:“想杀我的人一直都很多,可是现在我还活着,而他

    们却死了。”战浪也算是混迹多年的老江湖了,丝毫不惧怕谢文东的威胁,说道:"天你就这些人,你以为你可以活着出去?"

    谢文东道:“我是有后备力量的,你不相信?”

    “呵呵,东哥我不是吓大的,你的弟兄从总部赶过来起码要四个时辰,我相信他们见到的只是你们的尸体了。谢文东,我再给你个机会,只要你答应立马回中国,从此不再踏进美国,我就放你走。”战浪以为他开出的条件够好了,他觉得谢文东会答应。

    实际上他也不想打这一战。要是真的这样做了,那自己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挟天子以自重,要是谢文东答应回中国,那帮主之位还有八成是自己的。

    他做的很谨慎,黄研儿都不知道现在就是他绑架的她。这次自己带来的手下全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不用担心事情泄露。战浪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也谋划很久了,他要的就是谢文东孤立无援。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期望那些越南人能杀的掉谢文东,谢文东可以看出列车上的猫腻他也不意外。那些越南人就是战浪放出的一个诱饵,不管谢文东怎么做,都得栽在栽在这个饵上。

    谢文东眯了眯眼,笑了:“天下之大,只有我想不想去,没有我能不能去。”“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东哥。”战浪讲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声调,那意思就是谢文东得到今天的这种结果完全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场

    面静极了,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的到。战浪的瞳孔突然放大,始终背着的手突然一“杀。”顿时,刀出鞘的声音像嗜血的音符,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冲啊,杀了谢文东。。。”战浪的手下抄起五花八门的武器朝谢文东杀过来。

    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群黑衣汉子,黑衣黑裤,衣袖的袖标和面罩上绣着一个醒目的“杀”字,这段时间战浪的耳朵里总能听到谢文东手下的血杀是如何如何厉害,他今天倒是想亲眼看看到底传闻有没有夸张。“杀死一名血杀奖美金十万。”战浪道。重赏之下从来都不少勇夫。

    听到老大说杀死一名血杀奖美金十万,那个不拼命啊,一群人红着眼睛,就奔着美金去了。想想看,几百人一起喊叫着杀过来,一般人别说打仗了,即使吓得尿裤子都不足为奇了。但是血杀弟兄不是一般人,清一色的开山刀,统一的着装,光是站在那给敌人就是一种震撼。

    “当啷啷”刀具钢管的碰撞声让人刺耳,跑在最前面的人被血杀弟兄砍倒一排,中刀的人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后面的血杀一一点杀,手段简直到了残酷的地步。

    最前面的那一排血杀弟兄并没有停手,在砍倒前面的一批人后,又一个突进下蹲,同时开山刀向前递,“扑扑扑”这下那群人都不是什么重要部位中刀,而是双腿。

    那群双腿中刀的人还有些庆幸,至少双腿中刀比胸膛中刀要幸运些。但是情况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双腿受伤不自主跪下的他们,被后面的这一批血杀一个抡刀,直接把他们的头砍下。

    鲜血喷了动手的人一脸,但是他们好像根本不在意,接着砍杀。

    他们的开山刀钢口好,力道大,还配合的天衣无缝,这下战浪终于见识到血杀的真正实力,看来谢文东能到达今天之地位,不单单靠的是他运气,还是有一批厉害的手下在后面协助者他。

    虽然出师不利,但是战浪有的是人,既然单个打不赢,那就用人海战术好了,就是磨也可以把他们磨死。门口太过狭小,大多数的人挤在门外使不上力,有些人就考虑从院墙上爬进去。

    院墙并不高,想进去小菜一碟。几个人爬着墙,想要翻过去的时候,从墙的里面飞过来几把刀,几名小弟当场就一命呜呼。但是他们根本不在意,仗着人多,还是一个一个的往上爬。

    谢文东带来的手下兄弟根本不多,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开始显得有些吃力起来。

    有血杀弟兄在前面抵挡,五行袁天仲,任长风在院内大肆拼杀,但是对方人数太多了,人山人海的,袁天仲任长风虽然厉害,但是他们毕竟体力还是有限的,时间不长,他们起刀的力度就有些下降,虽然这时是大冷天的饿,

    但是他们还是挥汗如雨,气喘吁吁。

    谢文东见情况有些危急也参与进来。

    只见他拿着一把大号的开山刀左右突刺,一些小弟看到谢文东身材瘦弱,都抢着过来立功。几把刀霍霍滑向谢文东,谢文东何时把这些角色放在眼中,一个华丽的转身,就避开了锋芒。

    他一反手,刀片把一位小弟厚厚的衣服划开,还深及内脏,看他的表情不用说,完全失去战斗力了,这一刀足可见谢文东的力度之大。见谢文东也出手了,战浪的手下都快发疯了,一波接着一波的超谢文东杀来。

    谢文东眯起眼用尽全力顶住四把片刀,

    “当啷”火星四溅,谢文东拿着的那把刀的刀背死死的抵在他的肩膀上,力道之大差点让谢文东跪在地下,谢文东

    咬着牙,把身上的刀片抵了出去,在抵出刀片的同时,一个横扫千军,把四人的喉咙生生割开。四人也没想到谢文东的力道竟然如此之大,能顶住四人的劲劈,谢文东没有给他们多想的时间,割开他们的喉咙后,又一把把两人踢开,杀向他人。

    “谢文东,我来会你。”一名大汉拿着一根大铁棒从谢文东的身后挥过来。大铁棒的目标就是谢文东的脑袋。要是被它砸到,谢文东的脑袋一定开花。“东哥,小心后面。”

    姜森一边战斗,一边注意谢文东的情况,看到突然飞过来的那个铁棒,他为谢文东捏了一把冷汗。

    不用他说,谢文东也感到后面恶风不善,但是他还是慢了半拍,他一侧头,大铁棒刚好打在谢文东的肩膀上,谢文东感到嗓子一甜,有股热流就往外喷,他咬咬牙,把刚到嘴吧里的血又咽了下去。

    乘着那名大汉收棒之际,谢文东一个驴打滚,不给对方下第二次手的机会,那名大汉一心想要谢文东的命,见一击不中,又抡起大棒想要再来一击,可是谢文东那会给他这个机会,谢文东纵身一跃,凌空把刀刺进了那名大汉

    的肩膀,那名大汉比谢文东要想象的强悍的多,他一把抓住谢文东的刀刃,铁棒又飞了过来,谢文东无奈,只得弃刀。

    那名大汉以为有机可趁,现在谢文东没了刀就像没了爪牙的老虎,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可是他不知道谢文东可不至一把刀。

    谢文东常说:“世界上有两种人,白痴和聪明人的区别在于,白痴总以为别人是白痴。”这句话用到他的身上最为合适,那位大汉只感到眼前一闪,接着就感到了皮肤被勒紧,谢文东本来眯着的眼睛,突然瞳孔放大,眼中发出

    燎人的精光,他的嘴角慢慢上扬,一抬手收回了发射出的金刀。

    大汉的身体突然一下僵住了,接着半跪在地上,铁棒支着他的身体不倒,细细看从他的嘴角流出了细细的血流,

    谢文东在地上捡起了一把刀,重新加入了战团。

    四周的小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奇怪地看着他。

    这时一名小弟被一名血杀弟兄逼到了大汉的身旁。

    那名小弟为了躲避血杀甩出的一刀,不小心碰到了那位大汉的身体,大汉倒下了,他的头滚到了老远,再看脖子上的伤口,光滑无比像被切过了一样。见到这种场面,战浪的小弟们都吓傻了,吓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位小弟首先回过神来,举起刀,喊道:“为兄弟报仇,杀死谢文东,”愤怒代替了理智,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杀向谢文东。

    五行袁天仲等人,看到这种情况,都向谢文东靠拢,几人组成一个圈保护谢文东的安全。随着双方斗争的激烈,

    双方的死亡率都直线上升,谢文东这边虽然伤亡的人数比战浪那边要少的多,但是照这样打下去可不是办法。战浪那边的人太多了,死这几个人根本算不上什么。“

    ”退,退到别墅里。“谢文东下令道。

    袁天仲任长风在前面开路,谢文东五行紧随其后。高强李爽在侧翼护卫,血杀弟兄在后,就这样他们愣是杀出一条血路,袁天仲他们也不知道砍了多少刀,杀死了多少敌人,退到了别墅内把别墅里的敌人清理掉后情况稍微好

    了一点,现在只要守住窗户门口就可以了,到了小别墅内,放进血杀的弟兄,袁天仲、任长风像两尊门神一样守住大门,李爽高强各守住一个窗户。战浪下令马上进攻,必须给谢文东足够的压力,就是磨也的把他们磨死,仗打到这个地步,双方没有退路,只得拼死一战。

    在做了简单的包扎后,姜森和血杀的弟兄协助四人守住四个地方。谢文东找了一把椅子坐下,那个大汉的那一棍子把他伤得不轻。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那样太影响士气了。

    这样的混战是谢文东最不想打的,打到最后也是个两败俱伤的地步,谁能保证在混战中不受伤,谢文东环视了弟

    兄们,他们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一些伤,就是五行,袁天仲他们都不例外。谢文东看了看一旁昏倒的黄研儿,笑道:“这家伙睡的还蛮香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七章 幕主逃跑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追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