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七章 幕主逃跑

噬魂黑帖 - 第二十七章 幕主逃跑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谢文东一众逃进别墅做出殊死抵抗的架子,战浪那肯放他们就这样坐等着援军的到来,当即下令谁第一个冲进别墅内jiang美金一百万,后退逃跑者家法伺候战浪不是一般的角色,他知道如何才能把手下兄弟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那些不想受家法,又想名利兼收的小弟们,拿着卷了刃的刀片,红着眼睛杀了过去,于是又一轮的猛攻开始了。

    晚上八点钟了,美国冬天这时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了,谢文东关闭了别墅内的全部电灯,好给敌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这时已经是跑在最前面的两位小弟提着开山刀冲进房门,借着车灯的光亮,他俩隐约看到了有一把刀横在门口。两名小弟突然下手,两把刀同时砍向横在门口的两把刀,想以两人的力气把对方的武器震飞,“当啷”两名小弟像砍在一块固定的钢铁上,虎口震裂,刀差点甩飞了。

    还没的等两人回过神来,突然看到有一把铁皮向两人飞过来,速度之快,让人根本防无可防。出刀的是袁天仲,他舞动剑花,瞬间就把两人解决。后面的小弟看的真真切切,但又没办法,老大在后面看着呢,反正后退是死,豁出去了。

    熟话说:“一人拼命,十人不敌。”

    任长风,袁天仲绝对算得是高手中的高手,要是单挑,恐怕战浪那边没人可比,但是这种群战他俩也略显吃力,这时任长风倒是有点怀念格桑了,有他在这,就绝对放不进一个人去。

    早知道就把格桑带来了。己方除了二十几名血杀弟兄,还有一些高级干部外就没人了,而门外站的是人山人海的美洪门玄武堂帮众,在双方力量在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两人都心惊不已。但是战浪手下不会给他们那么多的思考时间,瞬间又冲上来五六人,举刀就砍。

    和大门的情况一样,守在两扇窗户边的高强李爽等人同样不轻松,不计其数的人想从窗户里爬进来,但是还没接触到窗户,就被两人的刀具砍到,很多人的手骨都被生生的砍折。也有不少的人“幸运的”爬上了窗户,但是他们仍然没有逃脱过漫天的乱刀。因为双方都算是洪门分支,也算半个同门。

    所以他们都没有动枪,一来要是传出去会让同道耻笑,二来要是有哪一方动枪,另一方必会用枪还击。

    战浪不敢用枪是因为谢文东的手下都是用枪高手,要是打起来,己方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他还要靠这些能干的兄弟“挟天子以令诸侯”,帮助他登上美洪门宝座之位。

    谢文东不敢动枪,己方这边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就是一轮枪战都抵抗不了。现在他们就是的等到手下的一批神秘人员的到来。

    虽然双方都没有动枪,但是情况不比那一点逊色,窗户上门上都是尸体还有被打倒的人员。

    虽然绝大多数的死者都是战浪那边的人,但是谢文东这边的战斗力也急剧下降。拼到最后,两边都麻木了,只是任由身体机械Xing的挥刀,砍杀,场面极度血腥。战浪此时正在院墙的外面,但他对战况一清二楚,他不明白谢文东只有那么一点人怎么打倒现在还不能结束。

    很快,看到一楼根本攻不进去,战浪把目光瞄向了二楼。

    他叫过一名小弟,对他耳语了一阵,那名小弟听后大点其头随后走开了,小弟从围墙外开进去一辆汽车,在墙根下停住。这样大批的人员通过汽车爬上二楼,“不好,敌人从二楼摸上来了”

    谢文东看到向二楼窗户爬去的敌人,一马当先冲上楼。五行,姜森生怕谢文东有什么闪失,也跟了上去。反应尽管谢文东够快,但是还是来不及了,有十几位大汉已经上了二楼,后面还在源源不断的上人。

    二楼实际上就是阁楼,空间虽大,但是杂物也不少。当谢文东到达二楼时,上楼的大汉正要找开关开灯,突然眼前有人影晃动本能的反应:“什么人?”谢文东并未做声,乘着夜色的掩护,快步来到一人跟前,招呼也不打,举刀就砍。

    那名大汉还没明白什么回事,就感到自己中刀了,接着就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

    等被一名小弟找到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黑衣大汉,看清楚大汉的模样,那名小弟脑袋“嗡”的一下,原来他不是别人,而是血杀的老大——姜森。

    他也看过姜森,当然那时双方还是那是还在一起共同和乌德拼杀的兄弟。

    “兄弟,再见了。”姜森冷笑道。

    那名小弟在看到姜森时就吓呆了,在姜森举起刀的那一刻他都没意识过来。

    姜森的那一刀划过他的胸膛,连肋骨都砍断数根,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了。

    姜森作为血杀的组长,身手和头脑都不一般,要不然谢文东怎么会把血杀这么重要的一个部门交给他。

    当然姜森也没令他失望,血杀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一把尖刀也是必然的。接下来又是伸手不见五指般的漆黑,战浪的手下知道来人了,而且还是相当厉害的那种,一个个都慌了,他们疯狂的挥动手中的刀片,但是来人好像消失了,任凭他们怎么叫,对手就是掩藏在黑暗中不出来。

    这时灯突然亮了一下,还没有等他们的眼睛恢复过来,灯又灭了,接下来就是传来惨叫声。

    谢文东,姜森,五行凭借良好的心里素质和快人一步的速度,在战浪的小弟中穿行,但是每次的闯过,总伴随着声声惨叫。

    又是几次的灯闪灯灭,战浪手下的小弟们倒下了十几人。看到上阁楼的兄弟在黑暗中不时传出惨叫,后续的小弟学乖了。

    不再盲目的向上爬,而是先把通往别墅的电源切断,既然我看不见,那你也别想看见,现在就是用人海战术把对手给耗死。

    就在他们把电源切断时,突然听到围墙外一片大乱,谢文东精神一振,弟兄们来了。

    谢文东猜的不错,来人确实是谢文东的援军,也是谢文东埋在美国,从未启用的一张王牌,他们就是第一批到望月阁密训的那一百八十人。(原来本有二百人,南北战争损耗了差不多二十,现在只有一百八的精锐)一百八十人坐着几辆大货车和几辆小轿车到达别墅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下。

    借着车灯,战浪看到杀气腾腾的汽车,战浪既惊奇又困惑,来人肯定不是谢文东的人,因为谢文东根本没那么多的人在美国,血杀暗组的人是不少,但是有不少被谢文东安排在保护黄坤了,被己方困住的血杀也较多。

    这群人从哪来的,天上掉下来的?

    就是退一万步说,真的是谢文东和其他堂口的人员,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到这。战浪带着无数个问号,退到车里,不管来人是谁,是敌是友自己的安全最重要。

    “给我问问来人到底是谁?”战浪招过身边的黄成道。“是。战大哥。”黄成急急忙忙凑出一波人员,迎上了上去。“你们是什么人?”黄成首先开口道。

    来的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慢慢掏出刀前进。他们拿的是清一色的大号开山刀,步调一致,步履轻盈,黄成看的出来人相当不简单。“你们要是再不走开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黄成拿出一把片刀指着对方道。还是死一般的寂静,对方没有回答,可以听到的只有风的声音和走步的声音。

    “兄弟们,准备战斗。”黄成看明白了,来人绝对是来帮谢文东的,既然是这样那就不用客气了。

    不用他说,他手下的那些小弟也准备好了,手中紧紧握住刚刚激战了许久,早已卷了刃的开山刀。在离黄成和他的小弟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时,突然,一阵哨声,从望月阁的密训回来的一百八十名文东会兄弟开始加速,刀锋向下,地上的白雪被掀起成为雪花。

    这时已经是晚上了,温度还是很低的,但是黄成的额头上渗出点点寒,他习惯Xing的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上。”黄成下令道。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真不好过,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啊。。杀”转眼间,两边的人就快接触到了一起。

    这时,文东会的兄弟突然一个凌空,脚尖滇在对手的身上,接着就是一个猛刺,刚一接触,黄成的手下弟兄连对手的身体都还没挨到,就倒下了大片。

    别说是手下的那些弟兄了,就是连黄成都没看过这种打法,这哪是什么黑社会啊,这简直就是一队正-规-军嘛,对手不单单用上了手中的开山刀,还用上了擒拿格斗,甚至是沾衣十八跌。

    他们身上的每处部位都可以成为杀人的武器,拳脚肘膝,灵活变动,黄成的手下弟兄很多不是被砍杀的,而是被人生生拧断了脖子,骨头脱臼的就更多了。

    黄成强打起精神,冲到一位正在砍杀自己弟兄的文东会大汉身边,举刀就砍,那名大汉不但力气大的出奇,而且反应迅速,他一把抓过那名小弟,举手就挡。

    黄成也没想到他会那自家弟兄来做挡箭牌,急忙收力,刀锋划过那名小弟的肚子,划破了他的衣服,要是他再把刀递过去半寸,那名小弟今天就得开膛了。

    大汉看到黄成没砍到手上的肉盾,想都没有想把那么小弟就往他身上砸,黄成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急忙出手截住他,但是他还是满了半拍,被自己兄弟生生压在身上,大汉一笑,露出一排牙齿,把刀往他的脖子上一架,“不许动,。”

    黄成看到脖子上的刀片,傻眼了,自己什么时候有这待遇,哪次不是自己把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现在风水轮流转,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弟抓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黄成问道。

    “文东会。”:大汉回到,

    “唉。。。”黄成叹息道,他现在真是有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那名大汉把他拉起来,对着还在拼杀的玄武堂堂众说道:“统统住手,要不然我杀了他。”看到副堂主黄成被制住,众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办。那名大汉手上加了加力,黄成的脖子上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一名黄成的心腹看到老大处于危险中,没办法,把手中的刀片一扔,做出投降的姿态。就在这时,传出了一阵枪声。在黑夜了格外刺耳。在看那名小弟,腹部中弹,倒在地上。战浪从车中走出,他的一名保镖正拿着冒着烟的手枪。“投降者家法准备,不要管他,给我杀”战浪此时已经是没办法了,只要有人开始投降,那局面将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那名文东会大汉看了看战浪,又看了看手上的黄成,下令道:“弟兄们,杀。”

    谢文东知道既然兄弟们到了,那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下了楼,对着弟兄们道:“兄弟们到了,大家随我杀出去。”

    听完谢文东的话,大家都精神一振,抡起手中的家伙反杀了出去。刚开始,任长风袁天仲在战斗时还是有些保留,因为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现在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只见任长风舞动唐刀,上下翻飞,一身的白衣好似战神,在战浪的阵营里横冲直闯,别说伤到他了,就是和他近身都难,一名大汉走向前道:“报上你的Xing命。”任长风道:“我想是你是想报销你的Xing命吧。”大汉其实知道他就是任长风,这样说就是为了杀杀他的气焰。

    没想到人家任长风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理都不理他。大汉何时受到这种侮辱,他在玄武堂的地位不低,实力也不错,就是为人好面子,脾气也暴躁,他用手一指,说道:“那就试试。”

    说话间,就冲到任长风的面前,甩开架势就劈,任长风挑了挑眉,避都没避,举刀就挡。

    “咯”任长风文思未动,大汉的刀却被砍成两节,任长风一抬手,锋利的唐刀刺进了大汉的心脏,大汉一招都没使上就一命呜呼,不能说大汉的实力是吹的,是在是任长风的手段太霸道了。

    要是说任长风的手段太血腥,太霸道,那么和袁天仲战斗简直是一场享受,不过这个享受是要命的。袁天仲身法飘渺,和他打架不会太痛苦,因为只要一沾上就会没命,他的软剑像一条蛇,嗜血追魂。

    后面有敌人,前面又有敌人。战浪手下的上百人被杀的人仰马翻,之所以还在抵抗,完全是出于求生的本能。

    看到大势已去,战浪钻进轿车,对手下的保镖说道:“快,快走。“保镖迟疑了一下,问道:“战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不管他,先离开这个对方说。”战浪也没心思,随口一句应道。

    战浪的保镖们吓得一激灵,开着两辆汽车飞一样的逃走了。

    战浪这一走,地下的弟兄更加抵抗不住了,望月阁的那批文东会弟兄越战越勇,打到最后,败逃的人数越来越多,玄武堂终于全线溃败。

    “东哥,属下来迟了。”带队的大汉把捆着的黄成扔在地下,施礼道。

    “没事,刚刚好。”

    谢文东拍了拍那名弟兄的肩膀,看了看差不多了。

    谢文东大声道:“大家都住手,我现在以代理帮主的身份承诺对放下武器的兄弟既往不咎,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留下来的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扔下了手中的武器。

    “东哥,战浪跑了。”姜森走到谢文东的身边,说道。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谢文东说道。谢文东这招铤而走险终于得到,终于找出了洪门内部的鼹鼠,为以后谢文东接替美洪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东哥,你是什么时候把这批弟兄掉到美国来的?”

    李爽摸了摸脸上的血迹,笑呵呵的说道:“这个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谢文东感到有些累,正准备上车,这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冲过来小狗,死死的咬住谢文东的脚。

    李爽看了看那条狗,想到死在客厅里的那条狗,立马想到了这条狗可能是那只大狗的孩子,以为杀死它母亲是谢文东,所以这才这么拼命。他抬起一条腿,想把小狗踢飞、

    这时姜森制止住了他,姜森蹲下,看了看那条狗,惊奇的说道:“东哥,这条小狗既然是藏獒。”

    说完把小狗抱起,说来也怪,那只小狗松开了谢文东,像个孩子一样,安详的躺在姜森的手里。

    “既然你喜欢,就把它带走好了,”谢文东走进车里,一行人上了车。

    姜森留下了一些弟兄打扫战场,当然那些越南人的尸体没有必要移动,这也是谢文东特意嘱咐的,既然战浪想利用他们把祸水引到文东会的身上,那名当然要用这些人来洗刷了。

    任长风仔细看了看那只小狗,道:“恩,我喜欢这家伙的眼神,老森,你不是想把它训练成军犬吧。”

    “哈哈,藏獒一生只忠于一个主人,是训练军犬的最佳品种,我正有此意。”姜森笑了笑。

    姜森的一念,以后为谢文东铸就了一个特殊的军团——猎犬军团“行风”。

    这个“行风”后来在谢文东的争霸历程中,为他立下了战功无数,当然这是后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十八章 东亚传媒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幕主现身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