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决战之绑架(5)

卷土重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决战之绑架(5)

所属目录: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 2015-7-19

  开驾的那位文东会小弟听到孟旬的话后,不敢有所耽搁。一边踩下刹车,一边将手伸出车窗,给其他兄弟发去讯号。其他几辆汽车的兄弟看到此手势之后,纷纷踩紧刹车。

      看到孟旬突然让众人停下来,蔡国胜大为不解。他语气急促,好像要发火一样:“孟先生,你这是干什么,绑匪都快跑了,快,快追上他们啊......”

      孟旬冷静道:“蔡局长,你要想救出你的儿子,就听我的。现在对他们穷追不舍,只能让他们狗急跳墙。”

      “可是,我们总不能这么看着他们在我们的眼皮底子下跑掉吧。”蔡国胜一时想不明白,嗔怒道。

      现在时间的确是很紧,孟旬也懒得理他。他拍了拍那位司机的肩膀:“兄弟,我们去找辆车。”

      “孟哥,那边就有几辆。”司机小弟指着前方一家酒店门口,顺着指的方向,孟旬看到有几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

      孟旬嘴角抹过一丝微笑:“快,开过去。”

      那位司机小弟不敢多言,猛踩油门。汽车“嗖”的一下,又发动了。

      看到孟旬做出这么奇怪的动作,别说是蔡国胜了,就是一旁的褚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前者再次追问:“孟先生,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的儿子被人绑架了,要是你们没有能力救回来,我自然有办法。只是别在这里耽搁时间好不好,你这样的合作,一点诚意也没有。”

      看到蔡国胜气的如酱干色的脸庞,孟旬知道自己不说明白,对方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顿了一下,他简单的说话道:‘我们要想把人救出来,就必须不引起敌人的注意,迅速出击,一击必杀。现在绑匪已经认出了我们的车子,我们必须换车。”

      “可是,绑匪都跑掉了,你拿什么去追?”听完孟旬的话,蔡国胜像是被人耍了一样,撕心的吼道。

      孟旬摇摇头,悠然而笑:“放心,他们跑不掉。我发现,在基隆市的大小街道上,有不少监控探头。你马上联系交通中心,他们注意车牌为.....”

      现在的蔡国胜心急如焚,最想做的就是马上见到自己的儿子。一听完孟旬的话,他简直是遇到救星似的大点其头:“我马上打电话.....”

      说着话,他慌张的从裤口袋里拿出手机,照着电话本里的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很快,**中心便在众多的监控资料中,找到了那辆牌照为***8977***的面包车。

      “蔡局长,您要找的汽车现在正驶上了江湾南路,对方正在等待红绿灯......”话筒里清晰的传出**员的声音。

      蔡国胜不敢挂电话,时刻与**中心保持联系。

      当然他没有说是自己的儿子绑架了,只是说在查一件案子。

      这个提醒,是孟旬给出的。他告诉蔡国胜,这个时候还不应该惊动警方,引起绑匪的警觉。

      绑匪都是青帮撒出的亡命之徒,为了不给社团带来灭顶之灾,他们在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一般会采取玉石俱焚措施。

      当然,这也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孟旬,蔡国胜这边做着准备,因为有了**员的协助,他们可以以最快的时间,最短的路程追上绑匪的车子。

      江湾南路,青帮杀手的面包车正以正常的速度行驶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刚刚经历了一场枪战的绑匪们心有余悸,一旁的蔡国胜儿子被绑住手脚,嘴巴和眼睛,扔在了车后靠椅的一角。

      刚才拎着AK47疯狂扫射的大汉此时正拿着一罐啤酒,咕咕噜噜往扬起的口中灌。

      是压惊也好,是庆贺一好,总之现在他的心情很好。

      “大哥神武啊,一梭子就把**吓得缩回去了。”绑匪头目身边一位小弟竖起大拇指,大声吹捧道。

      车内的另外几人听完后,也纷纷附和:“是啊,要不是大哥,我们今天可就栽在**的手里了。感谢大哥,来,我们一起敬大哥一杯....”

      “哈哈,说得好。这次,我们能顺利拿下任务,而且能全身而退,和兄弟们的努力不无关系。我高三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只要兄弟们好好的跟着我,就一定可以让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前途无量。”名叫高三的大汉虽然名字特别,但说出来的话,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不过是蝼蚁在临死前的挣扎,呈口舌之争而已。

      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追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只是凭经验做出的猜测。**局长的儿子,当然会是**来保护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刚才追击他们的人并不是**,而是他们的死对头——文东会的人。

      当然,他们更不会知道的是,追军并没有被他们吓退,反而,对手正坐上几辆普普通通的车子,不显山不露水的往他们这边靠近。

      “谢谢高大哥,谢谢高大哥。”感谢声此起彼伏,把自信心膨胀的高三捧得异常高兴。

      一群人零零碎碎说了一大段阿谀奉承之话,在这里再不赘述。

      当汽车以平常的行驶速度走完江湾南路的时候,车里的绑匪们终于将注意力转移到正题上。

      此时汽车已经行驶到了TW交通异常繁华的南泰路。

      南泰路比邻市政府,沃尔玛超市等一大批政治商业中心地带。

      因为这个,在这里也经常发生车辆拥堵现象。且现在是晚上九.十点钟,正是夜晚最为繁忙的时候。

      看着马路上慢慢挪动的众多汽车,一位蛤蟆脸小弟问话道:“大哥,我们这是去哪里?堂口吗?”

      绑匪头目高三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问道:“当然是去堂口了,怎么,你想把他送回去?”

      高三这句话虽然是表示疑问,但也有开玩笑的成分。可是,当蛤蟆脸小弟听到后,却完全变成了一种责怪他的味道。

      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仔细思考,蛤蟆脸小弟忙连连摇手:“不,不,高大哥,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呆上一会儿。这么在大街上晃荡,太危险了。要是碰上巡逻的**盘问,我们可就真的被动了。”

      “恩...”高三揉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说的有道理,我们就这样去堂口,确实有些不妥。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去找个地方停下。去看看,找个就近的停车场,我们先到停车场里呆上一两个小时,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出去。”

      “大哥英明,好办法啊。”周围的青帮杀手拍马屁道。

      那位蛤蟆脸听着各位同伴的赞赏,心里却非常不乐意:“明明这办法是我想的,怎么功劳都他得了。”

      尽管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是他还是不敢公开将这种情绪表现出来。

      聪明的员工是不会去和领导争功的,在黑道,这句话同样,也是应用的。

      随即,面包车的司机拿出手机,将手机的电子地图打开。通过电子地图,查找起附近的停车场什么来。

      时间不长,司机便满意的开了口:“高大哥,找到了。这里是南泰路,离这里差不多一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大型的停车场。我们可以去看看。”

      高三没有多余的顾虑,点点头:“好,就去那里。我们这就走。”

      “好咧。”开车的青帮小弟得咧一声,将油门缓缓升起。

      一公里,只五百里,汽车要是全速跑起来,恐怕用不了几分钟的时间。可那只是理想的速度,在道路抢修,繁忙的大马路上,这种全速,只能是奢望。当前面汽车堵得跟腊肠一样,如蜗牛一样蠕动时,青帮的打手们只能以不停的鸣笛,表达自己的愤怒。

      “他妈的,照着种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开车的那位青帮小弟猛的一敲方向盘,气的全身发抖。

      和他一样,车内的绑匪们也是着急万分。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要排到什么时候。

      有青帮杀手从窗户里伸出头去,想要大声谩骂前面的司机。可他刚想这么做,就被高三迅速拉了回来。

      “高大哥,你怎么.....”那位杀手的耳朵因为和车窗发生碰撞而通红,痛得他直咧嘴。

      高三怒眉横开:“你不想要命了,难道想让人注意到我们这,害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绑了堂堂基隆市**局长的儿子吗?”

      杀手被高三这样一阵怒骂,而吓得一缩脖。

      虽然他的话不好听,但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理。

      要是真的和人吵了起来,而对方又不是善罢甘休想要干架之辈,那真是阴沟里帆船,死不足惜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杀手小声问道。

      此时,一向大大咧咧的高三竟然静下心,理智起来:“不急,只要后面没有追兵,我们就没事。这样,你先下车,去看看后面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车子。尤其是那种奥迪车,一定要千万注意。”

      “是,大哥。”说着话,那位杀手已经下了车。

      这个时候,南泰路上的行车更多了。汽车行驶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步行走的速度了。

      杀手从面包车上下来,对后面车子轮番搜索。

      这其中,还对几辆奥迪.悍马轿车实行近距离,探头侦测。

      虽然他不记得四辆轿车的牌照,但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对那些号码,车型都对上一些的车子,杀手都会暗自扣枪,把脑袋伸过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样子,杀手又跑着赶回面包车里。此时,面包车只移动了不到百米的距离。

      “高大哥,我刚才看过了,没有追兵。”杀手很是满意的说道。

      高三听完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做的好,很好。这下,我可以安心了。”

      “呵呵,大哥英明!”面包车内的几位打手快眼赞道。

      离面包车内不到十五米的距离,一辆白色面包车需要着重提一下。这辆车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最为特别的是它里面坐着的人。

      车内,蔡国胜用衣衫猛的擦着汗,眼神中笼罩着不可思议的否决。

      他分明看到,刚才那个杀手从车子旁边擦过去。如果不是孟旬提议换车,恐怕这个时候已经引起了绑匪们的注意和警觉。

      等到杀手终于进到车里,蔡国胜高悬的心方才放回原处。此时,除了发呆,他再也不能做出任何的动作了。

      “老孟,高啊。”车内的褚博不由自主的竖起了大拇指。

      一开始,他还不太理解孟旬这么做的原因,现在看来,他不仅有超乎常人的智慧,还有能掐会算的潜质。

      这样随意的一个举动,竟然得到了这么大的转机。

      当褚博诚心将后面这句话说给孟旬之后,后者老脸一红,连说不敢当。

      虽然心里面还是比较满意,但他也不是邀功之人。仰面而笑之后,他叹道:“这只能说是我的运气太好了吧。”

      运气不运气的另说,现在,最关键是如何在这么多的人,这么嘈杂拥挤的环境中,将人质抢救出来。

      我们在电视电影里经常看到**在某栋建筑里,营救人质。但很少见过**在繁忙的公路上,组织营救。

      当然,这也是考虑到可能误伤其他人的原因。而孟旬,褚博等人不是**,他们办事,也从来不考虑那么多。

      只要他们感觉好机会到了,他们便会全然不顾,强行动手。

      蔡国胜虽然是**,但现在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现在的**局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安全的从绑匪的手中脱线。

      预见孟旬惊人的智慧,蔡国胜简直把他当军师了。只是呆了一会儿,他便立马反应过来:“孟先生,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孟旬没有侧过身回答他,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面包车的车窗上。

      面包车共有三大块玻璃,除了司机那一栏的一块外,剩余两块在短暂打开后,又被关上了。对方这么做,恐怕是有人发现车里的不寻常之处。而要想在救出绑在车内的人质,必须在第一时间干掉车内的所有绑匪。如此艰难,不可完成的任务,一定要有非常厉害枪法,和敏捷性非常强的高手才能完成。

      如此想来,孟旬将注意力放到了褚博的身手。褚博的身手,枪法皆是一等一的。可以说,就是在文东会内,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合适的了。而恰巧,褚博正坐在车里。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啊。

      孟旬嘴边抹过一丝邪魅,给蔡国胜做出了一个停止说话的手势:“老褚啊,这个任务,恐怕只有你能胜任了。”

      “呵呵,我早就知道。当着堂堂**局长杀人,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很想试试。”褚博坏坏的拿出两把手枪,通知上膛道。

      这话有点讽刺蔡国胜的味道,但后者全然无这种感觉。蔡国胜满怀期待和关切的请求道:“褚先生,如果这次你能够救回我的儿子,我一定和你们的老大谢先生结成联盟,共同抵御青帮。我在这发誓,一定说到做到...”

      要的就是这句话,褚博和孟旬心里同时一喜。

      “老褚,万事小心,敌人可不简单。”临行前,孟旬嘱咐道。

      褚博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颔首,接着莞莞一笑,打开了车门。

      ps。值此新春佳节,三少向一年来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致以最真诚的感谢。没有你们,就没有三少,三少在这里感谢你们。执手弯腰叩拜。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内,心想事成,鸿运当头。学习进步,恭喜发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二百二十章 大决战之绑架(六)            上一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决战之绑架(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