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二章 战浪死亡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二章 战浪死亡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汽车的油箱被一颗子弹击中,发生爆炸。汽车顿时被强大的冲击力掀上半空,变成一个大火球摔在地上,瞬间成为一堆燃烧的废铁。

    谢文东把M丢给邹加强,沉声喊道:“战浪,我等你可多时了。”战浪此时听到谢文东的声音,暗道:“完了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只有拼了。他拉下车门,提着枪,冲上前去,在还有几辆车的距离停下。雷克佩斯拉想拉住他,但是战浪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的多,没办法了,要死就死了。

    他抢过身边的一名保镖身上的一颗手雷,把他系在皮带上,把衣服披上,衣服把手雷遮的严严实实的,雷克佩斯拉感觉差不多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也就是一死。车上的人都随两人下了车,其他的人靠着自身的车辆作为掩体,和对方对气质来,他们都拿出拼死一战的气势,倒是没被谢文东的疯狂吓倒。那辆还在燃烧的汽车和那颗倒下的大树成了两方的“楚河汉界”,双方兵戎相见,今天准定是一场生死决战。

    “谢文东,我来了,想怎么样划出道来吧。”战浪拿起一把军刺,直指向谢文东。谢文东此时没有说话,倒是李爽的的大嗓门把众人都吓了一跳,李爽此时拿着一把大号的开山刀笑道:“小子,在洛杉矶让你跑了,现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吧,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该死的胖子,你算什么东西?”战浪的一名保镖说道。

    “我算什么东西?我是你大爷。”说着就把手中的开山刀甩了过去,开山刀隔着几辆车飞刀了战浪所在的方向,那名保镖很意外,对方怎么说着说着就动刀了,但是他还是很警觉的,一挥刀,把李爽飞出的刀截下,开山刀珰的一下,掉在战浪他们面前的车盖上。

    李爽看起来并不意外,他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滚圆漆黑的东西扔了过去,看清楚了李爽扔的家伙,那名保镖和战浪都嗡的一下,当即就从他们后面的车盖上翻了过去,速度快的他们自己都不信。原来李爽仍的不是别的,而是一枚Zha弹,至少样子像Zha弹。

    过了许久,那枚掉在地上的Zha弹还没有爆炸,甚至连烟都没有。李爽看到躲到汽车后面的战浪等人,不由得好笑,他哈哈大笑道:“你们这群白痴,连个木头疙瘩都怕的要命,还想和东哥斗。”

    那名保镖听到了李爽的话后,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下意识的透过车底看向那颗“Zha弹”,一看到那个黑乎乎的玩意儿,那名保镖脸色通红,感到自己被敌人像傻子一样耍,心里大骂这个对面那个该死的胖子不是东西。原来那颗所谓的Zha弹不过是一个好像涂满了黑墨水的木头,木头的全身被刻上了手雷一样的花纹状,但是拉环处只有一个简单的凸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环冒。“战大哥,不是Zha弹。”那名保镖对战浪道。

    一旁的雷克佩拉斯捡起一把掉落的巴雷特MA半自动狙击步枪,问道:“战兄弟,那个人是谁,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战浪摇了头,别说他知道敌人想干什么,就是他知道敌人想干什么,他现在也没心思回答。战浪道:”现在没什么办法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他们拼了,现在谢文东的人数比我们不知道多多少倍,要是我们突下杀手的话,还是有可能逃进路边的草里面,要是我们进去了,谢文东想要抓住我们就难了。“

    雷克佩拉斯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我来掩护你们准备。

    one....two."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他们站起身来,准备像谢文东开火时,汽车大树后面一直沉默的谢文东,飞出手中一直夹着的黑帖,顿时枪声大作。

    两边的人各找掩体,开始了枪战。要论枪法,谢文东这边可谓是占了大便宜,五行姜森刘波等人,那个不是枪法高超之人,别说对方就这么点人,就是对方再来百十来人,谢文东在枪战上也不惧。五行等人和其他的小弟不一样,拼命扣动扳机,他们对敌人进行的是点射,这几人对战浪等人也是威胁最大的。别说趁敌人不备逃进草丛里了,就是想露出头来看看风景都难。一位眉宇间散发英气,眼睛异常锐利的年轻人,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的形式发展。透过车底,青年看到了几双黑色的皮鞋在晃动,他指了指车下,嘴角显现出了淡淡的笑容,金眼示意,表示明白。

    “砰砰”两声枪响传来了两声惨叫,战浪那边的两人被金眼的子弹打中脚面,恃骨被打穿。两人用血换来的教训得到了重视,战浪那边的人迅速把脚移到轮胎的旁边,并有人大喊:“小心脚。”

    战浪的反应也不慢,他对着前面的几个弟兄道:“车底,打敌人车底。掩护。”

    两名大汉开着枪,这才敢把两人拖到轮胎边上来,不过轮胎毕竟太小,没办法藏好两人,受伤的两人还有大半的身子暴漏在谢文东的枪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谢文东并没有让金眼继续开枪,两人也算是捡了一条命,但是对于两人来说还不如死了呢。

    金眼奇怪地问道:“东哥,为什么不让我干掉他们?”谢文东冷冷道:“我要慢慢折磨他们,我说过强子受过的苦,我要敌人百倍千倍来偿还,就这么让他们死了,太便宜他们了。”

    金眼看了看一旁的谢文东,不由的倒吸凉气,自己跟随东哥多年,从来没看到东哥这个样子,看来这个战浪是碰到鬼,捅了马蜂窝了。很快,双方由最开始的混战,变成了零星的点射,两方的子弹全面告罄,战浪一方的子弹消耗的更加严重,谢文东等的就是这个,他要亲手劈下战浪的脑袋。

    战浪等人现在真的没办法了,要么就坐等着子弹被打光,被敌人生擒,要么就是趁现在冒着成为靶子的危险,越过路边的汽车逃进茂盛的灌木丛。两者均衡,当然是后者划算。

    战浪左右思量后,打定了主意把雷克佩斯拉到一边,向他耳语了一阵,听完雷克佩斯打不定主意,他有些为难的道:“真的要这么做?”战浪沉声道:“只有这样,绝无他法。”

    按他的想法,就是一部分人用枪拼命压制敌人,另一部分人向高速公路的右边逃跑,在谢文东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公路右边时,自己再和雷克佩斯从左边的公路上逃跑。战浪的这一计相当狠,要是真这样,那么那些负责压制、逃往右边灌木丛的小弟十有八九会活不成,战浪和谢文东不太相同,他有点子像电影里的那些老大,当然战浪也知道这样做不对,这些人可是跟在他身边十几年的弟兄,在一起出生入死,他就是再舍得,也不想把这些弟兄推入火坑,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儿套不着流氓,一部分人死总比大家一起死好吧,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下定了决定就会马上执行。

    打定了主意,战浪和雷克佩斯分别给手下打去电话,按照大哥的指示,手下的弟兄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还是奉命照办。

    战浪等人一时间停下了开枪,搞不清缘由的谢文东带来的弟兄,也停止了射击,邹加强问道:“东哥,战浪到底想干什么啊?”谢文东表情淡然,说道:“白痴和聪明人的区别在于,白痴总以为别人是白痴。”邹加强没听懂谢文东的意思,但是看他的表情也不好多问。

    山雨欲来风满楼,谢文东知道此时的安静,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得到了多半数弹药的一些人,此时正架好了枪,就等着双方的老大下令。

    战浪和雷克佩斯没有让他们等的太久,略微的等待了一下,就从还未挂线的手机中传出了开火的讯号,十来名被选中的大汉,怒吼着站起身来,扣动了扳机。

    这就是严格意义上的自杀,当然他们也知道自己得到的是死间,不过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为自己当初的选择付出代价,还是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在谢文东一方被他们的火力死死地压制住后,又一批战浪撒出的死间出动了,他们几十人没有开枪还击,只是抱着头拼命的往高速公路的右边逃跑,也许是想不到他们会这样,谢文东地手下兄弟还没回过神来,就有一些人闪进了人高的草丛,不见了踪影。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被飞过的子弹击中,倒地不起。谢文东到来的文东会弟兄的正前方被压制住,双方的状态暂时胶着,但是侧面没有,这些人活活成了谢文东的活靶子。

    看准右边激战的时机,战浪和雷克佩斯从右边冲出,速度之快,估计连牙买加的博尔特都得大呼:“我的天帝大神爷爷啊。”他们闪进caocong的那一刻,就感到踏进了鬼门关的那一双脚已经撤回了一只。战浪逃进左边的灌木丛,谢文东的手下弟兄也没太注意,毕竟他们对两人还不是很熟,对两人的相貌还不太敢确定,他们很自然的以为战浪应该是从左边(战浪他们的右边)逃走了,谁会想到他两的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既然不带一个人,“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很遗憾,站在谢文东的身边还有一位,邹加强。

    这位可是他俩烧成了灰,再扔到黄土高坡上,都能找到的老朋友了。邹加强的眼睛很毒,虽然两人的影子只是一闪就过去了,但是邹加强还是猜了个七七八八,于是他大声喊道:“弟兄们,右边,他们俩跑到右边去了。”谢文东的弟兄听到邹加强的话,一个个都傻眼了,想不到这样还能让他跑了。

    但是他们没呆掉,扔掉手中打空了的手枪,分出一部分弟兄解决掉面前的十几人,另外的大部分都准备前往灌木丛,心中都急切的希望他们没有逃的太远。

    一旁眉宇始终紧锁,脸色阴沉的谢文东站起身来,大声喊道:“不用去追了,他们跑不掉。先解决掉那些人。“谢文东指了指那些做掩护的十几名大汉,目光突然变得格外阴森,接道:”记住我要他们慢慢的死。”

    没过几分钟,就从草丛里传来了几声零星的枪声,听到枪声,谢文东的嘴角方有一丝丝的笑容。但是其他的人都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是敌人又来了。

    一个个的都围到了谢文东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五行等人紧握住枪,枪口一致对外。突然的一阵野cao的晃动,让众位兄弟神经绷得紧紧地,“什么人?”金眼大声问道。“自己人,我们是血杀的。”一群黑衣汉子捆着战浪两人来到谢文东的跟前,看到众人还是没有放下武器的意思,知道他们还是不太相信,一名弟兄拿出一张黑帖,恭恭敬敬的呈现在谢文东的面前,这时五行等人这才相信来人确实是血杀无疑。

    战浪也不想想,谢文东会那么容易露出两边侧翼,让给他们逃跑吗。其实血杀的弟兄早就埋伏在人高的野草里,等的就是两人的漏网之鱼。血杀埋伏在这及其隐秘,可以说连五行等兄弟都不知道,谢文东也是心情不佳,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他们。

    所以当他们看到战浪跑了后,那种急切不是装出来的。四位血杀弟兄押着战浪和雷克佩斯到了谢文东的近前,一位弟兄一脚从战浪的后腿上踢了过去,战浪吃力不住,跪倒在地上。但是他还是很强硬,又挣扎着起身,看到战浪又起来了,那名小弟老脸一红,他又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踹的可真叫结实,战浪又扑的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上,不过这下那名血杀的兄弟学乖了,还没等他有任何的动作,他用手死死的按住他的肩膀,战浪挣扎了一会,见没有任何效果,也就没坚持了,战浪等着大眼,看着倒地的那十几具血肉模糊的自家兄弟,不由的感到愧意,他大骂道:“谢文东,你好狠。这些事和手下的兄弟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连他们的尸体都不放过。”

    白色的雾气从战浪的口中喷出,天气很冷,战浪的内心也是冷的结成了冰。

    “残忍?”谢文东哼笑着反问道:“你对我的兄弟就不残忍?

    还记得你亲手砍得那个青年吧,我的原则是敌人在我的弟兄身上拿走的,我要十倍百倍的拿回来,不管他是谁。”

    哼哼,“战浪笑的很苦涩,”既然我都被你抓到了,那就动手吧,别他-妈-的在这里废话。“

    谢文东对战浪后面的那名血杀弟兄说道:”把他的绳子解开,我要亲手拿回我应该得到的东西。“那名小弟看了看谢文东,点点头,把战浪的绳子用刀割开。

    战浪甩掉身上割成两节的绳子,站起身来,大声说道:”谢文东,你有本事就来拿吧。“

    ”战浪,休的猖狂,我来会你。“袁天仲一挥手,一道白光从众人面前闪过,再看袁天仲手中多出一把白而骇人的软剑。战浪看都没看他,只是眼睛直直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拿出肋下的开山刀,对袁天仲说道:”天仲退下。“袁天仲无奈,只得收刀退回到谢文东的身后。谢文东拿过一名小弟手上的大砍刀,把它丢给战浪,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战浪一挥刀,有本事就来吧。

    战浪首先出手,他的头脑不简单,身手不算弱也不算强,在他的眼里应付谢文东绝对是绰绰有余,看谢文东全身上下加起来也没多少斤肉,哪会是他的对手。

    可是战浪太小看了他,在和青帮南洪门的争斗中,谢文东多次从死人堆逃出来,身手由此可见一斑。

    两方过招十几,谢文东没什么,倒是战浪的身上多出了几条血口,也许是血的刺激,又或者是求生的本能,战浪快速的挥动着刀片,既然被他踢中了谢文东一脚,这一脚战浪感觉尽了全力,要是一般的人受到了这一脚绝对得倒在地上,但是很奇怪,谢文东只是拍了拍肚子上的灰尘,又挥刀战斗,他的战斗力却一点不受影响。

    战浪不明白的谢文东有一件黑带送给他的法宝,这一次又是他身上的防弹衣帮助了他,他的那件防弹衣别说是血肉之躯了,就是子弹都能挡,所以在谢文东感觉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看到东哥一个人打的正起劲,一旁摩拳擦掌的李爽急的简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突然他看到被带到一边的雷克佩斯,大喜,对一名看着他的小弟说道:“兄弟,把这个洋鬼子给我解开,我要活剐了他。”

    那名血杀的弟兄看了看一旁的带队头目,那名头目点点头表示可以。血杀是由谢文东和姜森直接调派的,其他人员是没有资格调配的,他们也只听这两人的命令。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十三章 余孽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高强昏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