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黑帖 - 第三十三章 余孽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雷克佩斯的身手和李爽比起来,可是差远了,在美国这个地方你不会打架没什么关系,关键是要会玩枪。美国不像中国,枪械是严格受到管理的,事实上,有五六成的美国人家里是有枪的。

    雷克佩斯被李爽的大刀逼的连连后退,没有进攻的份,只有抵挡的份,这不,一个不注意就被地上还未融化的雪滑到在地,开山刀没了雷克佩斯的抵挡,一刀砍在他的肩上,鲜血瞬间就流出来了。

    雷克佩斯疼的大叫。李爽并没有再进攻,而是把刀往身后一背,手指勾了勾,那意思就是起来再打。

    “啊。。。”雷克佩斯好歹也算是一方的老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怒吼着起身杀向李爽。李爽是以刚猛著称,雷克佩斯是那种典型的欧美大汉,身材高大魁梧,这点李爽是远远比不上的。

    雷克佩斯向李爽冲过来,李爽也不后退,扎下马步,准备硬接下他的这一刀。

    “当啷”两刀钢刀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两人的刀同时甩飞,刀飞出一段距离掉在地上,再看两把刀的刀刃,相交的地方都弯曲了,其程度相当大,由此可见两人的力气又多大。

    李爽和雷克佩斯都被强大的推力震开,再看两人的虎口,鲜血从裂开的皮肤里渗出,使刀的右手震得发麻。雷克佩斯暗暗看了看面前的小胖子,心惊不已,这个胖子看起来不怎样,但是力气真的大的惊人。

    李爽晃了晃大脑袋,这打得仗什么啊,还没交手呢,刀就没了。

    两人失去了兵器,开始肉搏起来。李爽的身手比雷克佩斯要强的多,但是要是说肉搏,李爽的身材明显有劣势。

    但是雷克佩斯受伤在先,所以他也毫不介意,挥起拳头与之迎战。乱拳加上乱脚,和对方招呼上了。

    就这样你一拳我一脚的打开了。

    不一会儿,两人的身上都多了不少的皮鞋印,脸上也都一块青一块紫的,李爽的鼻梁被打了一拳,鼻血流了不少。和李爽相比,雷克佩斯的伤就要重得多。

    肩膀上的那一刀,虽然是李爽仓促之间砍的,伤口不算是很深,但是持续的大剂量运动让他的伤口,流了不少的血,更要命的是对方这种没完没了的打斗还在继续,自己就算不被打死,就是光流血也得流死。就在雷克佩斯在想该怎么办时,李爽的拳头可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这一拳打得相当偏,不是击过去,而是从上往下拍,原来李爽打得是他那只受伤了的肩膀。

    “啊。。。”雷克佩斯简直痛的快要哭出来,心中大骂这个该死的胖子真不是东西,并代为问候他祖宗十八代。李爽看到这一击很有效果,嘴角动了动,露出了一排小白牙。在雷克佩斯看来,李爽笑的很阴森,这个该死的胖子,绝对不会在想些什么好主意。很明显,雷克佩斯相当的聪明。果然,李爽的下一招又来了,雷克佩斯连忙挥手抵挡,哪知李爽的一招只是虚招,真正的用力部位是另一只手,

    “啊。。”雷克佩斯又嚎叫起来,原来李爽打得又是他的肩膀,那只正在流着血,刚刚被他打过一拳的肩膀。李爽听到雷克佩斯的叫声,那个高兴啊,又故伎重演,去攻击雷克佩斯的肩膀。这下雷克佩斯学乖了,连忙把手挡在受伤的部位,防止李爽的大拳头。可是李爽毫不介意,隔着他的手还是咂了下去,又是一阵叫声。

    一拳两拳三拳。。。李爽连续激发,到最后雷克佩斯只有挨打的份。

    在李爽打出最后一拳的后,雷克佩斯终于忍受不住,倒在地上。这时李爽捡起那把被砍的卷了刃的刀,指着倒地的雷克佩斯,道:“记住,到了你们的上帝那里就说是我送你来的。”

    雷克佩斯听不懂中文,但是也多少猜的到,他嘴角动了动,艰难的说道:“快,,杀了我。”李爽手起刀落,把雷克佩斯刺了个透心凉,心飞扬。雷克佩斯当场断气,身体急剧抽搐了一会就停了。李爽没有拔出刀,只是吐了口唾沫,骂道:“该死的洋鬼子,差点毁了我的容。”在看谢文东和战浪,战浪刚开始还是能和谢文东拼斗几下,但是随着战斗的进行,战浪越来越发现,以谢文东的身手要杀死他相当的简单,但是他现在还活着,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谢文东要他慢慢的死。

    猫捉到老鼠不会一下把他杀死,而是会把它玩一会再吞下肚。现在战浪就像只被捉到的老鼠,而谢文东就是那只要玩死他的猫。战浪的身上至少不下二十刀,甚至有几刀的长度有二十多公分长,但索Xing是都不是致命的。

    战浪终于是在是没有精力再拼杀了,再看谢文东,他只是手臂上有几条划痕,谢文东瞪着眼睛,像个嗜血的恶魔,他冷笑着说道:“该结束了。”

    战浪半跪着抬起头,看了看谢文东,“谢文东,你-他-妈-的要是个男人就一刀把我杀了。”

    战浪的这几句话可以说是从喉咙中嘶喊出来的。“哼哼,”谢文东动了动手,金刀扣入掌中,他一个箭步冲上前,甩出金刀,银线拉着刀柄飞向战浪,太快了,战浪只感到一阵死亡的眩晕,只是本能的举起刀抵挡,金刀绕过开山刀,深深的插进了战浪的手臂。

    谢文东一飞手,银线把他的手臂紧紧缠住,刀一样的线勒进肉里,鲜血立马流了出来。

    战浪感觉到了来自手臂的疼痛,他一挣扎,“嘶嘶”的皮肤撕裂声。

    战浪的手臂上的皮肤,肉啊被齐齐切下,耷拉在手腕上,手上的白骨支了出来,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战浪瞪着大眼,死死盯住那些剜下来的皮肉,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谢文东眯了眯眼,突然瞳孔变大,他一用力,战浪的整只右手的手掌被齐齐扯断,断手和皮肉掉在地上,而金刀这时也到了谢文东的手里,只有通过那些血珠才可以隐隐看见连着金刀的银线。

    在场的都是老江湖,杀个人不算什么,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今天看到谢文东的杀人手法,还是心中不由的发毛。

    血杀弟兄还好,邹加强带来的那些美洪门的弟兄看到这种场景,都吓得直哆嗦,有几人甚至连手中的刀都掉了还不知道。

    断手之痛那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了得,战浪被痛的直接昏了过去。谢文东拿出一张手帕,擦干了银线上的血迹,慢慢的把金刀收到袖中。看到战浪掉在地上的手掌,谢文东眼中一阵湿润,但是他强忍着没有落泪,在弟兄们的面前,他必须坚强。

    谢文东看了看天,美国郊外的白云白的是那么彻底,天空也是那么的蓝,他握紧了手,心里暗道:“强子,我的好兄弟,我为你报仇了,你可一定要醒过来,没有你的日子里,我该多寂寞啊。”

    谢文东看了看一旁的李爽,李爽也是满脸泪痕,就在刚才一旁的邹加强把高强的事告诉了他,难怪今天东哥会那么的反常。谢文东走了过来,抱住了李爽。

    他,李爽,高强,三眼,是同他出道的几位弟兄,谢文东一路走来,都如履薄冰。

    他深怕一觉醒来,听到的是弟兄们的噩耗,这一切谢文东从没有向别人说起过,有时他也会感到劳累,想放下这一切,但是还是那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一切只有自己默默承担,即使要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谢文东拍了拍李爽的背,没有说话就放开了。他对着手下的弟兄只说了一个字,然后走向了车子。

    “杀。”枪声响起,战浪的身上多出了不下三十个弹孔。执行命令的血杀弟兄把枪收起,确定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后,邹加强带着美洪门的兄弟离开了。

    留下来的一部分血杀开始打扫战场,把尸体掩埋,汽车浇上汽油一把火全部烧掉。zhexie血杀弟兄干起来轻车熟路,没用半小时就全部搞定,路面上一如既往的样子,谁也想不到这路刚刚发生过一场恶战。收拾了小尾巴,美洪门的小弟这才把路障的牌子从高速公路上撤走,得亏战浪等人怕谢文东的追杀,选择了这条偏僻的路,要不然长时间的道路封锁,势必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谢文东坐车回到洛杉矶,直接去了高强所在的医院,在病房外,谢文东和李爽看到病房内的高强,心里真不是滋味。看到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的兄弟,李爽想直接冲进去,但是被谢文东拉住了。

    医生说高强需要的是静养,最好不要打扰。高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病床边的黄研儿,有一丝奇怪的问道:“东哥,黄研儿怎么在这?”李爽的语调很怪,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大气,看样子不久前他又哭过。

    谢文东把他拉到一边,边走边和他解释。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哭声,不是大人的,是小孩的。

    本来在医院听到哭声是很平常的,但是声音从高强所在的楼层传来就不太平常了,为了确保高强的安全,谢文东包下了医院的一层,里里外外,楼梯,电梯口都有人把手,按理说一般的人是进不来的。

    谢文东有些疑惑,循声而去,走进一间病房,谢文东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小男孩。

    原来是他。这个小男孩并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谢文东从朴亮杀害的那一家人救出来的白人小孩。说来也巧,谢文东下令救这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时,是一个叫古力的小弟办的,恰好高强受伤他也帮助打理的,为了不麻烦,于是把小男孩接到了这。小男孩的肌肉被子弹击穿,但是很幸运,没有伤到大动脉,伤并不是很重。看到谢文东走进来,那名叫古力的小弟好像有些担心,难不成是这个白人小孩的哭声惹怒了东哥。

    “东哥,你来了。”那名小弟唯唯诺诺的说道。“哦,没事,我来看看。”谢文东看出了他的担心,简单的一句话变打消了他的顾虑。看到谢文东走了进来,那名白人小孩停住了哭声,好奇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以下对话全部为英)“托马斯。汤姆森,十二岁。”谢文东又问道:“你为什么哭呢?”

    “我要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亲爱的爷爷。”小汤姆森小声回道,他的脸上还挂着两串泪珠。

    谢文东拍了拍他的头,道:“你的妈妈,爸爸,爷爷他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现在不会回来。”“你撒谎,他们都死了,我看到的,我看到的。”

    小汤姆森又哭了起来。谢文东听到小汤姆森的话后,感到心中一振,他可以体会此时汤姆森的心情。没有说话,谢文东走到门前,停下,回过头来说道:“我会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我不要别人的爸妈。”小汤姆森大声说道。

    谢文东没有回头,其实他还是很欣赏小汤姆森的,在他的身上,眼睛里,谢文东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相当的奇妙,但是又所不清,道不明。

    要是小汤姆森大上十几岁甚至是五六岁,谢文东都想把他收到自己的身边,但是现在他不能,黑道这种东西不是小孩能碰的。事实上谢文东和小汤姆森的缘分远远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那名叫古力的小弟看到谢文东消失的背影,松了一口气,他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暗道:“好险。”舒完了一口气,他看着小汤姆森笑道:“东哥看起来很喜欢你。”

    小汤姆森可不听什么,还是一个劲的哭,古力被他搞得头都大了,只得应付道:“叔叔先出去一下,待会就回来。”

    说完,逃似的离开了病房。

    谢文东离开了医院就直接回到了美洪门总部。但是还没进去就看到了几辆警车停在门口。谢文东也没太在意,抬脚就走进了大楼里。看到谢文东回来了,先到一步的邹加强迎了过来,一鞠礼说了声:“东哥。”谢文东点了点头,指了指门外的警车问道:“邹兄弟,那是怎么回事?”

    “哦,”邹加强直起身体,说道:“那是洛杉矶警察局长的车,听手下弟兄说,他已经等候东哥多时了。”说完,不经意的瞟了门外一眼,接着小声说道:“东哥,你看会不会是战浪的事被他知道了?”

    谢文东摆摆手,道:“不会,血杀做这种事轻车熟路,一向滴水不漏,更何况就是知道,他也不会来的这么快。走,带我见见他。”听到谢文东都这么说了,邹加强也没话了。

    他亲自带路,谢文东随他来到了一间办公室。要是谢文东没猜错的话,警察是局长此次来应该是为了列车绑架案来的,要不然他不会亲自到这来,而是带着大批的武装警察直接抓他了。

    谢文东打开了房门,只见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走在沙发上悠悠的喝着咖啡,后面站着两名年岁不大的青年,看样子应该是他的保镖。

    看到谢文东回来了,中年人腾的放下了咖啡,快步走到谢文东的跟前,大声说道:“谢先生,你好。”

    中年人吐出的是相当别扭的汉语,说完伸出双手,就想来一个友好似的拥抱,他刚想过来就被金眼拉住了,中年愣了一下,明白了意思,停下了。谢文东伸出手来,淡淡的笑道:“局长先生的中文学的不错。”中年人也伸出了手掌,和谢文东握在一起。

    “过奖,请坐。”(英)。

    “请”。(英)谢文东道。

    两人分主客分别落座。手下弟兄端上两杯热气腾腾的茶,中年人道谢。“来,尝尝,中国极品龙井。”谢文东端着茶杯闻了闻。中年人一饮而尽,喝完露出一脸很别扭的表情,看来中国的好东西外国人是喝不惯的。

    局长先生,中国茶道讲究静幽,太过心急是体会不到个中滋味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十四章 会见码头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战浪死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