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七章 飞机劫案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七章 飞机劫案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哦?真的。快带我去见他。”谢文东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急忙要刘波带路。

    “东哥,这边请。”刘波带着谢文东驶向了黄坤的别墅。

    黄坤住的地方和金鹏的差不多,都是那种简单幽静的地方,平时也不会有多少人来这的那种。

    谢文东在一个美洪门头目的带领下,很快就穿过各种保卫关卡,来到了别墅的外围。

    还没进到别墅里,谢文东就听到从别墅中传出一曲京剧的老生,简单的一段‘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的人’唱的婉转悦耳,荡气回肠。谢文东不懂戏,但是他感觉老爷子的心情不错。

    “老爷子其他的都不太喜欢,就喜欢唱些京剧,”头目笑着对谢文东道。

    谢文东点了点头,踏着方步,朝一栋白色的建筑走去。“你们就到这,我一个人进去。”

    五行和中年头目示意,停下了脚步。谢文东屏退左右,一个人来到了黄坤的别墅后院。十几米的的鹅卵石小道,连着大门和后院。

    此时的黄坤正在练声,谢文东走到院口,停了下来没有打扰他。

    过了很久,黄坤都不知道谢文东来了。最后还是身边负责保护他安全的保镖,发现了站在树下静静听着戏的谢文东,“帮主,谢先生来了。”那名保镖一鞠礼,打断了黄坤练声。

    “哦,是文东来了,快进到屋里去。”黄坤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走进了厅堂。

    谢文东也不拘礼,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黄老爷子,我今天才知道您喜欢京剧啊,这以前倒是没听老爷子说过。”

    “哈哈,金哥喜欢太极,我喜欢京剧,十几年了,我们哥俩就在这方面谁也不服谁。”

    黄坤虽然七十多岁的人了,但是保养好的很,根本就没有那种老年人的龙钟之态,反而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嗓音更是亮堂堂的。

    谢文东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对了,我听手下说你打算回中国?”黄坤问道。“恩,我是有这个打算,今天我就是来告辞的。”

    谢文东如是回答。“难道你是为了战浪的事有所顾虑,还是有其他的原因?”黄坤问道。

    谢文东不置可否,只是摇摇头。说道:“主要是因为峰会的事,这次的峰会不像以往一样,得尽早多多谋划谋划。”

    黄坤同意他的话。“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强求了,文东啊,你要记住,战浪的事根本不能怪你,要说负责任,那得是我来负。”

    谢文东说道:“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什么事,文东你尽管说。”黄坤道。

    “我想要黄老和我一起去中国,上次我和老爷子通话的时候,老爷子就念起您。”谢文东说出了原因。

    ”哦,是这样啊,“黄坤犹豫了片刻,道:”本来,我是打算在参加洪门大典前,早些去中国,但是,”黄坤轻叹了一口气:“现在我放不下小研,高先生没有醒过来,我想小研还是需要我这个爷爷安慰安慰她的。”

    谢文东很有信心的说道:“强子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他是坚强的,也一定会醒过来。”谢文东的这番话也不知是安慰黄坤还是安慰自己。

    “恩,文东你告诉金老哥,洪门峰会我一定准时参加。”黄坤对谢文东说道。“那我就在中国恭候您的大驾了。”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就到了午饭的时间。最后,黄坤留谢文东在他那里吃午饭。

    吃过午饭,谢文东带着手下的兄弟赶去机场,由于人数很多,无奈只得分几次去中国。

    高强由于重伤昏迷未醒,只得留在洛杉矶继续治疗,东亚传媒刚刚成立,李小芸,喻超两人又有很多事得靠他们解决,所以他们俩也留了下来,而一部分文东会,暗组血杀兄弟也随他们一起留了下来,谢文东这样做,既是保护这些核心人员的安全,又是为了以后他的金融帝国的建立打下根基,扫清障碍。

    傍晚,谢文东和五行兄弟等几人上了由洛杉矶直达北京的波音客机。

    本来李爽和三眼他们是打算和谢文东同机的,但是被谢文东委婉的拒绝了,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混混了,而是统领一方的大哥,一般来说,谢文东的身边一般不会带社团里独当一面,可以领导帮会的高层人物,这样一来,就算有几人出了什么意外,那社团也不会跨。

    谢文东做的这些,也是他们不明白的,也不理解,不知道东哥为什么连着这也要做争。

    踏上上飞机的地毯,谢文东回头看了看身后这个繁华的城市,迷人的灯光,灯红酒绿后的奢华,他攥紧了拳头,暗道:“我还会回来的。”

    伴随着阵阵滚轮与跑道发出的声音,。这时,机舱的扬声器里响起了空中小姐那柔美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这是美国航空公司的由洛杉矶飞往中国北京的号航班。欢迎您乘坐我们的航班。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望大家系好安全带,以免飞机颠簸时发生危险。

    现在,空中小姐要向大家示范氧气罩的使用方法……”飞机融进了黑暗的夜空。刚刚用晚餐的旅客们,似乎感到一丝疲倦,他们倚躺在宽松的航空椅上,准备迎接长达数小时的航空飞行,坐车实在是一个难熬的时刻,坐飞机也是一样。

    飞机上。

    刚开始大家伙还会和漂亮的空姐打情骂趣,欢笑声不断。过了一段时间,大家也都没什么兴趣了,一个个像霜打的的茄子,耷了个脑袋靠在靠座上半眯着眼。

    光靠着几本杂志和一个手机打发漫长的时间,实在是很难熬。不单单是手下兄弟这样认为,连谢文东有时都感到烦躁。

    飞机一直平安的飞到了夏威夷群岛,当飞机上的空姐优美的声音在机厢里飘荡时,大家伙才知道坐了这么久,才到夏威夷。

    不由得感到一丝前途未知的感觉。更让大家接受不了的是,飞机得在夏威夷暂停,原因是引擎故障,无奈得耽搁三个小时,虽然空姐甜美的声音表示了抱歉,但是大家伙实在是接受不了,飞机上很多的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嚷着要去投诉,估计没动的只有中国人,因为在中国已经习惯了,列车晚点一天叫正常,列车正常到叫相当不正常。

    飞机引擎故障,大家只得换乘了,虽然夏威夷的风景迷人,航空公司也表示这次的旅行免费,但是估计没人有心情欣赏和高兴。

    飞机又出发了,谢文东注意到飞机上多出了不少的黑种人,本来多出几个人这相当正常,但是谢文东总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也许就是多年的拼杀养成的感觉吧。

    飞机正在“爬坡”,空姐温柔的声音又起,提醒大家坐稳,不要起身。

    几名黑种大汉却在这时站起身,分散开来。空姐以为他们听不懂,又用越语等几种大众语言又说了一次,但是那几个大汉根本不听她的话,有两人还朝驾驶室走去。

    “你们。。。。”空姐刚要继续说话,就被定住了。

    原来她瞥到黑人大汉的腰上别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没有说完话,就很快地走开了。坐在哪位空姐旁边的谢文东,这时感到有些不对劲,这个空姐到底是怎么了,这么鲁莽的乘客她竟然不加阻止,谢文东感到奇怪,但是他没有看见黑种汉子的手枪,所以也不能判断对方到底是些什么人,直到黑种汉子和他对视了一眼,刹那间,他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有那种感觉了,那种感觉不是别的,而是走他这条道感触最深的东西,——“杀气”。

    几人的眼睛里都有一种很坚实的东西,话会骗人,但是眼睛不会,谢文东知道这伙人一定不简单。但是他暂时还不知道这伙人到底什么来历,为了保险起见,他低声道:“大家注意,警戒。”

    不知道东哥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指令,但是既然东哥要他们警戒,那就有可能有事要发生。

    想到这,五行兄弟顿时紧张起来,要是现在发生火拼,那么大家都得玩完,更可恶的是,大家手上根本没有武器,连把像样的刀都没有。唯一有武器的只能算袁天仲了,他的软剑封在腰带中,就是最先进的探测仪也不能发现。

    知道要是出了点什么事,那东哥的安全全部的靠自己,袁天仲也有担心,不知道单靠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办到,他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了腰间。

    倒是任长风,眼高过顶,对着几个三瓜两枣(他自己认为)根本不放在眼里,虽然他的手臂上还缠着绷带,但脸上还是写满了不以为然。谢文东看到任长风的表情,用手指敲打着额头,暗道这家伙还是那样的,这么多年了还本Xing不改。

    按照惯例,号航班的机长恩斯坦来到客舱巡视。他刚刚踱到客舱中部,忽见乘务员领班慌慌张张冲了过来,气喘嘘嘘地报告说:“机长,飞机上有可疑的人,我看见他的身上藏着一把枪,很有可能是劫机的恐怖分子!”

    恩斯坦机长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但这位具有多年飞行生涯的老驾驶员马上恢复了镇静:“你快回去和他们周旋。”他边说边往回跑,三步并着两步飞奔进驾驶舱,“砰”地一声将门锁上。

    “快用无线电通知机场控制塔,飞机飞了二十来分钟,颠簸的感觉终于没有了,就在大家又要重新开始体会那种枯燥的旅程时,机舱里突然传来警报声“尊敬的各位乘客,由于前方有大面积的冷空气气团,所以本次服务暂停,飞机将飞回夏威夷,本公司对您带来的不便,望请谅解。(中、英)“

    这下,机舱里都炸开了锅了,有人甚至破骂道:”这什么破飞机啊,这么多故障,关门算了。。。。飞机上多是往返美国和中国的旅客,虽然大家都不认识,但是大家的愤怒是相同的,每个人都感到极度的不满,不少人为了即将失去的订单而气恼不已。

    老机长恩斯坦是个工作模范,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来到了乘客当中,对这次特殊的意外表示相当的抱歉,道完谦,眼神不自然得瞄了瞄几位黑种汉子。

    但是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吵闹还在继续下去,就在这个混乱的时刻,几名黑衣人站起身,轻车熟路的分散到机舱的各个位置,”都不许动,全体人员都做到位置上。”一个黑种大汉拿出一把手枪,cao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道。

    一名大汉用手枪顶住机长的脑袋,把他制住。机长无言,只得慢慢蹲下来,双手抱头,无奈的看看在座的大家。

    看到这种状况,大家伙都静了下来,突然有人大喊起来,尖叫声不绝于耳,“shut”一个大汉对一名叫得最响的女子扣动了扳机,“你们给我闭嘴。”

    看到凶神恶煞的一个个,乘客们看着躺在地上,流着满是鲜血的尸体,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最后慢慢的都按照对方的话坐到了椅子上。

    很明显,在座的都时运不济,碰到劫机的绑匪了,有几个外国人想站出来,屁股都离开了座,但是一看到对方要杀人的眼神和拿在手中的铁家伙,暗自咽了咽口水,又坐了下去。

    “哎,这真是黑社会遇到黑店了,想不到在飞机上都可以看到打劫的,看来我们的运气真不错。“谢文东淡笑道。

    这时他才回过神过来,看来那几人不久前的反常举动,就是为了摸清机上的情况,要是这样,那飞机遇到什么冷空气气团也是假的,应该是哪位空姐发现了什么,发出了警报,这才做出了这一些的反应,怪不得那个机长看到有绑匪在客机上,既然表现最多的不是惊讶,而是无奈。

    “东哥,我们该怎么办?坐在一旁的袁天仲小声问道。“等等看,看到底对方想干什么?”谢文东道。

    (夕阳无限好,老牛吃嫩草。要想吃嫩草,票票少不了。嘿嘿)

    东哥的反应如此平静,不由得让在座的兄弟们感到一丝的安慰,谢文东就是有这样的魄力,万军御前,声色不改。

    其实,谢文东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能搞出劫机这样的大动作,那么这些人肯定都是亡命之徒,碰到亡命徒,又谁不会怕呢。但是谢文东不能表现出来,要是他都乱了,那手下的弟兄都不定乱成什么样了。“哦,看看这是什么?漂亮的女人。”(英)

    一名大汉满脸坏笑,拉起早已吓呆的一位空姐。“斯洛克,你难道想在这里展示你的Xing-功-能?”

    “哈哈”几位大汉吹着口哨,起着哄拍手示意。

    “哈哈。。”那名叫斯洛克的大汉抬起他那双粗糙的手,在空姐光滑的脸庞上上下游走。

    空姐反射Xing的低着头捂住胸口,这一切,任长风看在眼里,气愤不已,还真当自己不存在啊,他刚要发作,就被谢文东拉住了,任长风正要发问,谢文东抢先道:“要沉住气,看对方到底什么意图。”

    任长风眨眨眼睛,有听但没往心里去,但是谢文东的话不可违抗,他只得无奈地颔首。

    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腾的一下站起身,大叫一声,“你们住手。(英)”

    他的这一嗓子把几位大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那名叫斯洛克的人侧头,环视众人,看到底是那个不怕死的,敢在这个时候强出头。见劫机犯都盯着自己,那名青年有点底气不足,轻声说道:“你们要钱,我们给就是了,不要伤害人质。(英)”

    大汉们听完青年的话,一个个都大笑起来,那个叫斯洛克的放下手,慢慢走到青年的身边,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英)”

    青年把头微微的偏了偏,重复道:“你们要钱,我们给就是了,不要伤害人质。”

    看到大汉没有什么反应,那名青年又接着补充说:“我是美国高斯集团的副总裁。。。。”青年本来还想说钱不是问题,但是来不及了,青年被那个叫斯洛克的大汉一拳打倒在地上,到嘴边的话也被打进肚里。

    大汉踩着青年的脑袋,冷笑道:“钱,我有,美国人是吧,那你该死。”

    大汉突然一加力,抬起腿重重地踩了下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三十八章 基地阿图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游戏开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