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好色小姨 >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九章 飞机爆炸

噬魂黑帖 - 第三十九章 飞机爆炸

所属目录: 噬魂黑帖      发布时间 : 2015-7-19

(在这里,三少向大家表示抱歉,昨天下大雪,冷的手都打不了字,今天章节继续。明天是三少的生日,来个大爆发,更新四章,希望大家喜欢。当然有票票收藏的话,那就更好了。呵呵,看来今晚是别想睡了。)

    “什么问题?(英)“中年人感到很疑惑,现在有一飞机的人质在他的手上,主动权已经牢牢地把握在他的手中。美国政府应该乖乖的按照他的要求做才对,要是事情顺着他想的那样发展,那也就表明自己这次的行动目的就达到了。

    “你的计划是什么?”谢文东问道。

    “等到飞机到达纽约国际机场后,我们就要见到我们的人,否则开始杀死人质。”中年人看起来很是得意,笑着说道。

    谢文东听了中年人的话,摇摇头“不对,你们不应该降落在纽约机场。”

    “为什么?”中年人问道。

    “因为你们会死,死在美国特种部队的手上。”谢文东很肯定的说道。

    谢文东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美国有一个叫“黑衣”的特种部队,这些人都是百里挑一的,有一部纪录片说的就是这个“黑衣”特种部队。

    在声嘶力竭的呐喊中冲锋、卧倒、射击、爆破、擒拿,身穿黑色防弹衣裤,头戴黑面罩的“黑衣队”士兵们,个个全都像发了疯一样不知疲倦地反复冲杀着。没有命令,中止进攻就是犯罪。冲锋时任何一丝迟疑都意味着耻辱。

    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能拼死一击。这些人在恐怖事件多发的美国,早已经把这种事情处理的很完美。

    “你是说美国的特种部队会参与这件事?”谢文东点点头,不等谢文东说明原因,中年人笑道:“我也知道美国的特种部队很厉害,但是我不怕,要是我们出现了什么意外,我的穆斯林兄弟会为我们报仇的。”

    “你们难道不希望即活着,又让行动计划成功吗?”谢文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看起来他是在为对方考虑,实际上,他是在为己方的安全做考虑,要是让美国特种部队介入进来,救出了这批人质,那“赤军”恐怖分子,这顶大帽子是被扣定了。

    别说是别人了,就是中国政府都保不了他。

    看到谢文东抛出了一个这样诱人的诱饵,中年人也考虑起来,毕竟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就死了,活着是无论如何都比死强吧。“你是在考虑行动计划可能完成不了吧,放心,我保证你们的人不但会丝毫无损,你们也可以安安全全的回到你们的穆斯林。”谢文东把中年人一点的犹豫都打消了,很自信的道。

    看到眼前的这个“赤军”高层“无名”淡定自若的神奇,中年人也对他的话赶起兴趣来,”那你说说看,要是真的成功的话,我保证“基地组织”将和你们永远交好。”(英)

    谢文东满脸带笑,神采飞扬道:“马上飞回夏威夷,可以迫降到夏威夷的任何地方,就是不要降落在机场,我们要让这架飞机消失,消失在美国政府的视线里。”

    谢文东特意加重了“我们”这个单词的读音,好表面自己是为了他着想的。中年人思考了片刻,突然“腾”站起来,下定决心到:“好就按你说的办,我马上要飞机飞回夏威夷,切断飞机与机场控制台的一切消息。”

    穆斯林教徒玩恐怖事件很在行,但是他们要和谢文东玩手段,玩阴谋,那可就差远了。

    中年人是个急Xing子,一想到这个点子不错,马上就去做了。

    宽大干净的卫生间里,留下谢文东一人,在中年人闪出他视线的那一刹那,谢文东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略长的刘海下面是一双无比清澈的眸子,若霜的眼神却让人看不清,道不明。

    谢文东掏出一支烟,含在嘴里,但并不点燃,顿了片刻,回到座位上。

    机舱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缓解了不少,几名恐怖分子现在可以确定,原来这群黄皮肤的亚洲人,就是来自RB的“赤军”,老话说的好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是“恐怖分子”的他们,自我感觉好像是找到了家人了,那个叫斯洛克的大汉更是客气,拿出一根掺了大麻的雪茄,递给刚才还用枪指着他的刘波。

    刘波眨巴眨巴眼,接下了雪茄,但是并没有抽。

    只是四周火辣辣的眼神,让他们感到很不舒服。

    也难怪,碰上一波恐怖分子已经上是不幸了,但是现在碰到了两拨,任谁也得感到活着的希望渺茫,要是那些乘客还满怀激情的看着他们的话,那才叫不正常。

    要么说,恐怖分子和一般人不同呢,连漂亮的女驾驶员都下的去手,手段不是一般的残忍。

    一名大汉按照中年人的要求,来到驾驶舱,看到一位年轻的实习生,一个从日尔曼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灵魂。

    淡蓝的瞳仁有些银色丝线般的线条从中放射,几近无法预知的发色,散漫着贵族般的金色光芒,,微微上翘的眼角,,淡出的笑容从睫毛下溢出,薄薄的嘴唇现出稍些腼腆的女孩。

    大汉一点都不明白,什么叫怜香惜玉,直接拿出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恐吓另外两名男Xing老牌驾驶员,把地面控制台和飞机的联系切断,马上回头到XWY的麦地中降落,两位驾驶员当然知道,要是真的按他们的要求,把飞机的航线和通讯密码改变的话,那将意味着什么。

    那将意味着,这架飞机就这样消失了,那也就谈不上什么救援了。

    那名女驾驶员看到凶神恶煞的大汉手中雪亮的匕首,咽了咽口水,但是她转念一想,愚昧无知的他们,应该根本不知道飞机上有什么通讯密码什么的,她害怕地说道:“飞机上有自动导航装置,关不了的。。。(英)”

    还没说完,大汉刀锋一转,一刀划在女驾驶员的脸上,顿时血流如注,女实习生那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啊,一看到自己留出的血,马上就有那种晕血的感觉,身体也不自觉的往地下瘫。

    大汉根本不在意,单手制住她的身体,不让她倒下,接着道:“同样的事,我不想说第二遍。”

    两名驾驶员无奈地看了看恐怖分子手中,流着鲜血的学生,按照他说的做了。

    飞机在空中调头,虽然是晚上,但是大家还是感觉的到,飞机飞向的地方,可能就是死亡的深渊。

    一路无话,飞机在夏威夷的一片宽阔的麦地里降落了,虽然开始有些震荡,但是那也是干开始的几秒。

    引擎熄灭,像一只大鸟,栖息在无边黑暗的深林巢中。机上的乘客被要求不能下机,全部得呆在各自的位置上。

    在稳定后,斯洛克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通过一家网站,给美国政府发去邮件,要求得到在押的十几名“基地组织”成员释放的视频资料,要不然每隔十分钟就杀死一个人质。美国方面得到这消息后,很是兴奋,和号航班失去了联系好一段时间了,他们正想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占据主动的出口。

    负责人立即要人着手查恐怖分子所在的位置,可是查来查去,得到的结果让所有的人都失望,只知道恐怖分子发出邮件是夏威夷一带,但是具体的位置根本不知道,这批恐怖分子相当的狡猾,和以往交手的根本不同,和他们玩起这种手段,现在的情况是”我在明敌在暗”早已待命的“黑衣”特种部队的队员只得这样干耗着,要是光凭一个夏威夷坐标,就去找人,那也太难了。

    逗留了一会儿,谢文东一行向中年人告辞,表示感谢。

    中年人也巴不得他们马上走,毕竟有他们在,什么事都不好做。

    谢文东一行下了飞机,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众人都停止了前进,大家都知道,事情还远远没完。

    一行人就这样猫着腰,躲在麦子里。“东哥。我们该怎么办?”一旁的任长风低声说道。

    “这样,留下一些人看着这里的情况,剩下的人四散开来,看看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最好是能找到汽油什么的,我想那个东西可以帮帮我们。”谢文东指了指那个燃料加注口。

    谢文东的话一出,大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飞机里的燃料要是被引爆,别说是一架飞机了,就是整个飞机场都得给炸没了。

    计划敲定,大家伙开始分头行动,谢文东也加入了找寻东西的序列。

    一圈下来,别说引爆物了,就是找个人家都难,茫茫的麦田里,除了麦子还是麦子。

    谢文东和五行都空手而归,到了原来那个集结的地方一看,大家伙的情况都差不多。

    一些兄弟找到了几根较粗的朽木,可是长度就不行了,要想引爆后,全身而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任长风用力扯了一把麦子,把一个麦基要在嘴里,样子很搞笑,他摇着头说道:“东哥,这就是传说中,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地方,除了麦子还是麦子,一点其他的东西都找不到啊。”

    谢文东点点头,表示没错,看到任长风口中的青色麦基,他也无可奈何。

    突然,灵光一现。“我们可以用麦子啊。”谢文东走进一步,从任长风的口中拿下那根麦基道,“可是,东哥,你看,这些稻子还是半青的啊,”

    任长风看了看满地的麦子,又道:“没关系。你们看这些老的麦衣就可以燃烧。把那几根朽木拿过来,混在一起点燃。”

    谢文东边说话,一边已经开始动手剥麦衣了。

    “哦,我明白了。”刘波道,“东哥的意思是我们向“基地组织”的“弟兄”借几把枪。”

    谢文东说道:“不用多,一把就够。”虽然不知道东哥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有道理的,任长风这时也一只手开始剥麦衣,人多力量大,这话说的一点没错,不到十分钟,一堆的麦衣就被集中起来。

    谢文东向袁天仲耳语了一阵,袁天仲点头示意,借着月色,他抱着柴火就往飞机着陆的地方跑去,谢文东选择袁天仲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身法矫健,靠近飞机不会出现多大的声音,而是身手高超,动气手来也方便。

    袁天仲慢慢靠近飞机,,在入口处放下柴草,又找了一些青麦梗盖在上面,一切准备妥当后,袁天仲拿出口袋中的打火机把麦衣和朽木点燃,本来朽木和麦衣极易燃烧。

    但是上面铺了一层的青麦,弄得火没多少,烟倒是不少,甚至可以说浓烟滚滚。

    飞机窗口盖上了窗帘,飞机上的人看不到,但是不一会儿,烟就飘进了飞机里。

    飞机里的恐怖分子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难道美国当局的办事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不管怎么样,都得下去看看。

    中年头目挑选了两名胆子大的恐怖分子走下飞机查看情况,入口处离地面本来是很高的,但是由于降落的是麦田,机轮在当时很紧急的情况下,又没有打开,所以从上面可以轻易的跳下的。

    落地还没站稳脚跟,就感到眼前黑影一闪,虽说有月光,但还是不能很好的看清。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在两人还没回过神时,一刀白光从两人眼前闪过,接着就是身体不自然的往下倒,再看两人,脖子上有一个如线般的伤口,伤口虽细却深,倒地不到一会儿,两人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袁天仲从还在抽搐的两具“尸体”上,取下了两把手枪。转眼就消失在黑夜中。

    此时,飞机上。

    美国方面已经把十七名“基地组织”成员调出了监狱,由“黑衣”特种部队秘密押送,准备趁恐怖分子接应这批人时,把接头的人抓住,逼其说出飞机的下落。

    很明显,这次的行动经过很周密的部署,计划也不是只有单方面知道的,抓住他们,也就不愁没人告诉人质所在的位置。

    美国当局想的很好,可事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谁想的到谢文东会被牵扯进来,他们也想不到,中年头目会因为贪功,而不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给另一路负责接头的弟兄。。。

    迟迟没有得到另一波兄弟安全的消息,中年头目和美国当局周旋起来,一时既然忘了询问,两位下去的兄弟情况怎么样,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来不急了。

    “蹦蹦”两声枪响,划破了夜空的寂静,麦田顿时陷入一片火海,黑夜照得如白昼,青青的麦子也被烧得哔哔作响。

    谢文东杀过不少人,从来没有感到愧疚,唯独这一次,他在燃烧着的飞机附近,站了好久好久,墨色发丝在空中飞舞,衣角被风掀起,墨色泽的眼眸埋藏了太多,看不透,望不清,肌肤在月光的映衬下白皙的几近透明。

    这就是江湖,有时不得不做出自己不愿的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就是命运。

    飞机在事发后半个月才被发现,检测原因是迫降导致起火,机上包括恐怖分子在内的八十余人全部死亡,还有八人是来自中国的工人。

    这也是他们判断的,实际上,很多的尸体被烧焦,根本无法辨认。

    当然那十七名穆斯林教徒也没被人接走,“黑yi”特种部队不但把这十七人完完整整的抓回到监狱里,还抓到了三名前来接应的”阿图“成员,可以说,“基地组织”的这次计划全盘皆输,他们也搞不清楚。

    为什么会把飞机降到夏威夷的麦田里,又是什么让飞机上的人全部被烧死,难道真的是因为飞机出了故障,他们实在是不相信这个蹩脚的理由,不过也没办法,事情过去的也就过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谢文东和一干兄弟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出了那块麦田、

    到了夏威夷,找了一间五星级的宾馆住下,众人这才放松下来,这次也算是死里逃生了,不管怎样,保养身体要紧,大家草草吃了点宵夜,就各自睡去了。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一行人又开始踏上了回程之路。这一次,飞机安安全全的降落到了北京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

    何浩然带着马力等人带着一干兄弟前来迎接,毕竟是首都,一行人都异常单调。

    没说几句话,何浩然就把谢文东迎进了早已准备好的轿车里,一行人直奔文东会的总部,H市。

    车上,何浩然把这段时间帮会的情况和谢文东大概都说了说,文东会走上了正规,很多事都被三眼打理的井井有条,谢文东对此很是满意,只是提了几点小的建议,何浩然都一一把它记在脑中。

    谢文东本以为这段时间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可是上天也许不想让他有空闲的时间吧,快到DL时,远在安哥拉的马戈伊打来了电话,马戈伊打来电话,那么一定就是安哥拉那边出事了。

    他的能力很强,一般的事都能够很好的处理,要是他处理不了的,那么一定就是大事。

    谢文东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马戈伊一开口就是:”谢先生,出事了。“谢文东听了,心中一惊,暗道:”果然是出事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牢记本站域名www.huaidan3.com方便下次快速浏览。

下一篇  第四十章 安哥拉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基地阿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